第2429章 奇袭夺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29章 奇袭夺城

听了副官的话徐锐却说:“日本鬼子里竟然还有人崇拜我?这倒是有意思。”

  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你对日本鬼子的打击太大,都造成了心理阴影,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所以,很多人学习和研究你也就不足为奇。”

  徐锐说:“想不到我在日本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只是我总觉得有些奇怪,海参崴有重兵把守,又有坚城,如果换成我,一定不会直接进攻海参崴,而是选择更容易攻打的城市,以此来补充后勤的不足,解决孤军深入后的给养问题。”

  “可是我们已经发现了日军正在向海参崴进军。”萨武什金说。

  “我明白了!”徐锐眼睛一亮。

  “徐锐同志,你明白了什么?”萨武什金看向了徐锐。

  徐锐看了一下地图,口中说道:“鬼子的真正目标并不是海叁崴,而是与兴凯湖不远的克里斯切诺……”

  克里斯金诺,位于苏联滨海边疆区南隅,是一个小城市,在日军攻占了伯力等远东的城市之后,克里斯金诺成为滨海边疆区人口与位置仅次于海参崴的城市。

  此时的克里斯金诺,由苏军近卫第29师第87团驻守,虽然克里斯金诺与日军控制的苏联远东地区相距不远,但因为地处南部一隅,所以并没有太过于紧张,这里的百姓如往常一样,过着悠闲而又安静的生活。

  虽是战争年代,城市在外围加增了岗哨,但是岗哨内的哨兵都很是悠闲,没有一点紧张,几个苏军士兵悠闲的聊着天儿,就在这时,远处的天边出现了无数的小黄点儿,这些小黄点儿不断向前涌动,越来越大,越来越粗,渐渐汇聚成一条黄线,如海浪一般不断向着克里斯切诺滚滚而来。

  几个苏军士兵拭了一下眼睛,仔细向着远处的天边看去,只见那黄色的海浪越来越近,不断向前滚动,终于可以看清,那是无数身着黄色军服的人正在奋力向前奔跑。

  “那是……日本鬼子!”

  “敌袭!”

  警报声霎时响遍整个克里斯诺金城,然而,一切已经晚了,大意的苏军并没有来得及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日本鬼子大部队就已杀进了克里斯金诺城中,守城的一个团苏军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就全军溃散,他们丢弃了几乎所有的重武器,向着海参崴所在的方向溃逃。

  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日本鬼子就占领了整个克里斯金诺城,日本鬼子从苏军遗弃的仓库中得到了大量的军火与粮食等战争物资,实力大增。

  井上春之不由仰天长笑,豪情万丈,他不由想起了当年徐锐在淞沪战场上溃退下来后,只用上千残兵就捣得整个战争风云突变,此时的情况与徐锐当年的情况何其相似,不过主角却换成了自己,自己带着五千孤军,不但没有被苏联人消灭,反而攻占苏联名城,夺得了大量的物资,这样的战绩,也只有当年的徐锐能与之相媲美吧。

  井上春之得意非常,他觉得,自己已化身为一代战神,带着一支孤军杀入敌方腹心,搅得整个苏联滨海边疆区天翻地覆。快穿之反派专业户

  “井上大佐,我军已占领整个克里斯金诺,苏联守军完全崩溃,在苏军留下来的仓库里,我们找到了大量的军火、罐头、粮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平田间四郎问。

  井上就说:“让所有人先吃饱喝好,休息一下,然后留下一个大队就在这里等着苏联人的进攻,我带主力抄小路去打海参崴。”

  “什么?井上大佐,如果我们留在这里,一旦苏军大队围上来,那我们必死无疑。”平田间四郎说。

  “现在就全撤走的话,苏联人是不可能将主要兵力都投入到克里斯金诺方向的,如果他们不把兵力转移过来,我们又怎么打下重兵布防的海参崴?”井上春之说。

  “可是,一个大队只有一千人,兵力未免太单薄了一些。”

  井上就说:“平田间四郎把城中所有的苏联人赶到城边,他们就是我们的人肉盾牌,有这些苏联人质在,苏联人是不敢轻易攻城的,只要把苏联大部队拖住,等我们攻下了海能崴,其余的苏联部队将不战自溃。”

  “有道理,井上大佐,就让我带人留下吧。”平田间四郎面色凝重的说。

  井上说:“平田君,留下的人将陷入危险的境地,你真的确定要留下来?”

  “嗯,能为帝国捐躯是我的荣幸。”平田间四郎说。

  “不要说的那么悲壮,只要我们及时打下海参崴,留下的人是不会死的,那平田君,一切就拜托了。”

  “愿为帝国效劳……”

  与此同时,切列夫与冷铁锋在得到萨武什金和徐锐的提醒后,立即驱兵转道,向克里斯金诺挺进。

  切列夫与冷铁锋更是亲自驱车,向着克里斯金诺疾驰,他们率领着三个师的兵力不断前进,想要在克里斯金诺全歼井上春之的部队。

  切列夫就说:“冷铁锋同志,我们还是大意了,想不到井上春之这么狡猾,竟然没去攻打海参崴,而是去了克里斯金诺,克里斯金诺有很多的物资,这次我们的损失太大,一定要把克里斯金诺夺回来。

  冷铁锋就说:“我怎么觉得井上春之的打法这么眼熟,这好像都是我们抗联新一团用过的战术。”

  切列夫就说:“根据最新的情报,这个井上春之对徐锐同志做过深入的研究,所以他的战术里面带着徐锐同志的色彩也就不足为奇。“

  “原来如此,想不到老徐这么出名,莫名期妙的多出了个日本徒弟,只是不知这个徒弟与老师比志来会怎么样。”

  “也许,我们很从就会见到井上春之与徐锐同志的对决,那倒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战事。”

  “嗯,我们争取在井上春之离开克里斯金诺之前干掉他,井上春之算什么东西,不配和老徐做对手。”神级高手在都市

  切列夫一点头,吩付司令全速前进,千万不要让井上春之再溜了……

  苏军拥有着大量的汽车与坦克、装甲车,再加上星夜兼程,所以行进的速度很快,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井上春之已带领着四千士兵抄小路向着海参崴挺进。

  为了避开苏军的眼线,井上春之让士兵在无人的深山老林中穿行,虽然辛苦了一些,但这一招还是很有效果,短时间内确实瞒住了苏军的眼线,让苏军依旧认为井上春之的主力还在克里斯金诺。

  一路上,井上春之不断与密山方面的纳见敏郎联系,请求空军侦察苏军的动向。

  当井上春之得到苏军大部队正在向克里斯金诺前进时,心中很高兴,不过他最关心的是海参崴方向的苏军是否也在向克里斯金诺前进,只要海参崴的兵力一调动,自己的计划就可以实现,反之,如果海参崴的守军不动,那么要攻下海参崴难度不小。

  井上春之的心中很焦急,迫切的想知道,海参崴的守军有没有被调动……

  海参崴,听说战事紧急,徐锐偷偷从医院跑了出来,倒不是徐锐对苏联人有多么够义气,而是因为徐锐知道,如果滨海边疆区完了,那自己的长白山根据地孤掌难鸣,怕是也将不保,唇亡齿寒的道理自己还是懂得,至于什么与苏联人民的兄弟情谊,与徐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见徐锐从医院赶回来,萨武什金感动的眼泪差点儿流出来,心说徐锐同志真是苏联人民的好朋友啊,越是危难的时候,越能看到他的身影,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徐锐就问:“萨武什金同志,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萨武什金说:“日本鬼子的主力还在克里斯金诺,切列夫与冷铁锋带着三个师的部队已经向克里斯金诺追击,他们是摩托化部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达克里斯金诺。”

  徐锐却说:“怕是等他们到了克里斯金诺,井上春之也已经不在那里。”

  “根据最新的情报,并没有发现克里斯金诺的日本鬼子有离开的迹象。”萨武什金说。

  徐锐就说:“萨武什金同志,你上次和我说,这个井上春之研究过我的战术,那么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困守克里斯金诺,因为那是一个死地,只要被包围,最后只能全军覆没,所以,如果我是井上春之,一定会带着部队离开克里斯金诺,寻找其它的目标,他的主力现在很可能已经离开克里斯金诺,留在克里斯金诺的部队应该是小股部队,这是井上春之使的障眼法。”

  “寻找其它的目标?那会是什么?”萨武什金问。

  徐锐就说:“滨海边疆区所属的城市皆有可能,不过,以海参崴的可能性最大,因为这里是滨海边疆区的中心城市,占领了海参崴,整个滨海边疆区必将崩溃,日本鬼子的后续人马可以轻易占据整个滨海边疆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