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6章 鬼子的漏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36章 鬼子的漏洞

听了山下奉文的问话,井上春之顿时语塞,半晌才说道:“很难,只能全力一试。”

  “有几成把握?”山下奉文问。

  “五成。”

  “五成?对付徐锐,五成把握已经很高,井上君,我决定,由你暂时代理远东方面军的参谋长,与我一同指挥此次对滨海边疆区的行动。”

  井上春之听了这话,激动的小心脏砰砰乱跳,远东方面军的参谋长最起码是中将衔,而自己刚刚由大佐提为少将,现在又代理参谋长的职务,山下奉文真的是太看重自己了。

  井上春之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次战役中好好表现,争取把头上的代理两个字去掉,真要成了中将,自己就步入了高级军官的系列,这是何等光耀门楣的事情,整个家族都会为自己而骄傲。

  想到这儿,井上春之强自按捺下激动的心情,口中说道:“山下元帅,职部必鞠躬尽瘁,死而后矣,以报您的知遇之恩。”

  山下奉文一笑,口中说道:“井上君,就让我们共同努力,共同为帝国开疆拓土!”

  “哈依!”

  “报告,元帅,据前方情报,徐锐所部占据了虎林要塞。”一个军官走进说道。

  “噢?”

  山下奉文大叫一声,与井上春之快步来到了地图前,仔细看了片刻,山下奉文就说:“虎林要塞已被我军废弃,根本没有任何的战略价值,徐锐占据虎林要塞,根本就是一招废棋,想不到他竟然也会出昏招。”

  井上春之却说:“元帅,我了解徐锐,他绝对不会胡乱用兵,占据虎林要塞,背后会不会有什么深意?”

  山下奉文就说:“最起码,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出占据虎林要塞这个孤立的据点有什么意义,既然徐锐想要占领这座无用的要塞,那就让他去占好了,等咱们夺取了滨海边疆区,再腾出手来收拾他。”

  井上春之虽然心中感到哪里不对,但一时也看不明白徐锐此举的用意,心想,也许这只是徐锐的一招闲棋,用来扩大势力,暂时就由他去吧……

  徐锐此时已回到了海参崴,这一次回到中国,占据了虎林要塞,表面上看是一招闲棋,实际上对徐锐未来的布局有着深远的影响,不过此时徐锐的心思却放在了滨海边疆区上。

  山下奉文的三十万大军已遍布于整个与滨海边疆区相邻的边境地区,时刻准备对滨海边疆区进攻,大兵压境之下,整个滨海边疆区的形势很严峻。

  海参崴,苏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内,一片愁云惨淡,在得知三十万日本鬼子云集于边境地区时,萨武什金的第一感觉就是海参崴保不住了。

  萨武什金甚至已经秘密安排自己的家属由海路离开海参崴,回到喀山去,虽然苏联内地现在也是战火连天,但喀山算是一个世外桃园,无论是德国人还是日本人,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打到喀山,也就成了一些苏联人的避风港。

  萨武什金并没有信心能守住海参崴,守住滨海边疆区,在他看来,滨海边疆区不过五万军队,而东北的日本鬼子有百万大军,只这次用来对付滨海边疆区的就有三十万大军,敌我兵力比达到了六比一,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让萨武什金觉得,这仗无论如何也是打不赢的,还是要早点安排一下身后事的好,老婆孩子可不能跟着自己陪葬。

  司令部内,萨武什金面色凝重的说:“徐锐同志,山下奉文大兵压境,我们应该早做准备,保全有生力量,我已要求最高苏维埃政府派出军舰和船只到海参崴来协助我们撤退。”

  徐锐就说:“萨武什金同志,你觉得苏维埃政府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会顾得上我们这个被隔绝在远东的边陲之地吗?不要说现在苏维埃政府没有船,就算是有船,也要优先从国外运输那些援助的战略物资,怎么可能会将宝贵的船只派到远东来呢?”

  “司令员同志,喀山来电,斯大林同志要我们坚守滨海边疆区,不能丢掉一寸土地,否则我们就是逃兵和叛徒。”一个通信兵走过来说道。

  萨武什金一瞬间面如土色,斯大林的电报等于告诉萨武什金,滨海边疆区不能放弃,就算是死,也要坚守。

  萨武什金长叹一声,口中说道:“看来,我们只有以死报国了。”

  切列夫就说:“萨武什金同志,不要那么悲观,也许我们能打赢这一仗,赶走日本鬼子。”

  萨武什金就说:“靠什么打赢?日本鬼子光是进攻的兵力就达到了三十万人,十几个师团,而我军满打满算只有五万军队,与日本鬼子之间的实力相差过于悬殊,我们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

  “不,我们还有机会。”徐锐说。

  “能有什么机会呢?”萨武什金说。

  徐锐就说:“鬼子虽有三十万兵力,但是主攻方向应该还是在兴凯湖一线,而鬼子渡船有限,再加上兴凯湖一线的地形一次最多只能展开一到两个师团,所以,鬼子一次性投入到前沿阵地的部队最多只有三到四万人,而我们利用兴凯湖岸边的工事,完全可以有效阻止日本鬼子的推进速度。”

  “这样不过是延缓一下滨海边疆区陷落的时间而已。”萨武什金说。

  徐锐说:“如果我们能打掉鬼子的后勤补给线,那么,鬼子人数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处。”

  萨武什金眼睛一亮,口中说道:“打掉鬼子的后勤补给线,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只是我们怎么打掉鬼子的后勤补给线呢?”

  徐锐就说:“根据情报显示,鬼子的主要物资都囤积在佳木斯、双鸭山、宝清一线,如果由我亲率一支精锐之师奇袭双鸭山和宝清一线,那么,有很大可能打掉鬼子的后勤补给线。”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滨海边疆区确实有一线生机。”切列夫在一旁说。

  萨武什金就说:“难道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只能试试看,只是鬼子三十万大军陈兵边境,我军大部队想潜入东北怕是不易。”

  徐锐就说:“只需要狼牙就可以,我们可以从天上过去,空投到宝清一带。”徐锐说。

  “徐锐同志,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萨武什金问。

  徐锐说:“越快越好,就今天晚上吧。”

  萨武什金说:“好,我这就给你联系飞机。”

  切列夫在一旁说:“徐锐同志,此行很是凶险,你们深入鬼子腹地,孤立无援,四周到处都是鬼子,千万要小心,另外,你走了,滨海边疆区怎么办?”

  徐锐就说:“滨海边疆区应该将主要兵力放置于兴凯湖一线,然后层层阻击,消耗日本,记住,只能防守,在我回来之前千万不要进攻,只要坚守不出,能与鬼子形成僵持就是最大的胜利,只要我掐断了鬼子的补给线,这三十万鬼子兵自然会撤退,反之,如果贸然出击,那很可能被鬼子钻了空子。”

  萨武什金就说:“徐锐同志,你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们一定不会主动出击,只是凭借工事阻挡鬼子的进攻。”

  徐锐说:“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马上给我联系飞机,准备两张东北地区的地图,特别是宝清、双鸭山一线的地图,我这就出发。”

  “地图我这里就有,徐锐同志,一路平安,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

  看着徐锐远去的背影,萨武什金就说:“切列夫同志,你说,徐锐同志这次会成功吗?”

  切列夫就说:“我相信徐锐同志,只要他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这一次,他一定会凯旋而归。”

  徐锐和狼牙再一次出征,登上了四架运输机,向着中国东北宝清飞去。也就在这时,密山方向的鬼子有了动静,为了这一次兴凯湖之战,鬼子出动了很多的部队,只在兴凯湖一线就聚集了五个师团又两个独立旅团,近十万人之多,从四周调集了大量的渡船,还弄了几十艘小炮艇,只等山下奉文一声令下,就要向着兴凯湖南岸出击。

  日军远东方面军密山临时指挥部内,山下奉文不断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

  “井上君,现在我军大兵压境,集结的战船一次足以渡过六千人,完全可以对苏军造成压倒性的优势,如果你是萨武什金,你会怎么做?”

  “如果我是萨武什金,要么逃跑,要么投降!”一个鬼子参谋说道,这参谋说完,四周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井上却说:“在正常的情况下,只要我军抢滩登陆成功,苏军是没有一点机会的,他们能做的,只是拖延自己灭亡的时间而已,只是不知为什么,我最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噢?为什么不安?难道苏联人还能翻盘吗?”山下奉文问。

  井上想了想,突然说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山下奉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