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7章 龙头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37章 龙头镇

井上春之听了山下奉文的话就说:“我们有一个漏洞,也是苏军唯一可以战胜我们的机会。”

  “什么漏洞?”山下奉文问。

  “我们的后勤补给线。”

  山下奉文倒吸了一口冷气,口中说问道:“不错,我们确实忽略了自己的后勤补给线,如果苏军派出小部队袭击我们的后勤,那么我军前线部队将陷入巨大的困难中。”

  井上春之对山下奉文说道:“徐锐的狼牙部队以袭击后勤和敌方首脑机会而擅长,我推测,他们一定会袭击我军的后勤补给线,给我军前线造成物资供应困难,如此,则我军想要攻占滨海边疆区就非常困难。”

  “嗯,立好命令第29师团全力保卫双鸭山、密山、虎林、宝清一带的补给线,不给苏军和徐锐以可趁之机。”

  “山下元帅,我觉得一个师团的兵力守卫这么大一片补给线有些捉襟见肘,我们在后方还需要更多的兵力。”井上春之说。

  “好吧,让独立第36旅团也留下来守卫补给线,一个师团又一个旅团,近三万人的兵力,守卫补给线应该够了。”

  井上春之说:“东北地广人稀,在这么大的一片土地上,再多的兵力也不见得太多,不过一个师团又一个旅团的兵力,保卫补给线应该勉强够用。”

  山下奉文说:“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如何渡过兴凯湖,进攻滨海边疆区……”

  宝清县,位于东北伪东安省地区,三江平原腹地,兴凯湖南端,与滨海边疆区的距离很近,由于山下奉文将大兵陈于边境地区,所以,位于边境附近的宝清和双鸭山、密山、东宁一带就成为鬼子囤积战略物资的所在。

  从宝清到兴凯湖一线的公路,车辆川流不息,将大量的物资运到兴凯湖北岸。

  龙头镇,位于宝清县城以南,因前方有山,形似龙头而得名。

  龙头镇的大街上,伪巡警队长田老六带着几个伪警察手中拿着警棍,在大街上晃来晃去,美其名曰维护治安,熟悉田老六的人都知道,田老六本是一个地痞无赖,但因投靠了日本鬼子,摇身一变成了维护治安的警察,扒上了一身黑皮,这田老六当了警察,更是无所顾忌,吃饭从不给钱,走哪儿拿哪儿,老百姓恨之入骨。

  田老六进了一个小饭馆,看到有五、六个陌生人正在那里吃饭,田老六领着四、五个警察坐了下去,田老六口中说道:“老板,什么好吃的都端上来!”

  那老板哭丧着脸应了一声,然后说道:“田警官,你们已经吃了两年了,这帐什么时候结一下?”

  田老六一听把眼一瞪,口中说道:“妈勒个巴子的,我说老于,老子还能把你的店吃关业咋的?”

  于老板就说:“田长官,我现在连上菜的钱都没了,要不你看看把欠的帐结一下?”

  田老六一听嘿嘿一笑,口中说道:“我说老于啊,你大家大业的,还差我们这点儿钱?再说,我们为龙头镇看家护院,保一方平安,你不得出点儿辛苦钱?我吃你的是瞧得起你。”

  “田警官,你这么说可以不对了,我这也不是无本生意啊?你吃饭算帐,那是天经地义,你也不能吃白食啊。”情深不寿:我欲成魔

  “老于啊,你别给脸不要脸,惹毛了老子,砸了你的店,你要不信就试试!”田老六恶狠狠的说。

  于老板一听,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他知道,田老六这伙人跟土匪没有什么区别,惹毛了他,还真能砸了自己的店,自己惹不起人家,只好吃了这哑巴亏。

  想到这儿,于老板长叹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老板,给我上盘警服!”身旁吃饭的那桌,一个声音叫了起来。

  于老板就纳闷儿了,口中说道:“几位兄弟,啥叫警服啊?”

  “老板,连警服都不知道?就是狗皮。”一个声音说。

  于老板不由一乐,心知这几个人是看不公,在奚落田老六他们。

  果然,田老六听了这话眉头一皱就想发火,不过一看对面那几个人身强力壮,个个目露凶光,这到了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

  “都坐下,不是说咱们。”田老六安抚着几个警察。

  “老板,光是警服不够味儿,再给老子来六个警靴。”

  于老板又纳闷儿了,就问:“啥叫警靴啊。”

  “警靴就是狗蹄儿。”那声音说道。

  这话音一落地,田老六再也忍不下去了,这他们分明是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啊。

  田老六大叫一声:“妈勒个巴子的,老子都忍你一回,还他妈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我打!”

  五、六个警察拿着警棍,将桌子一推,向着那几个吃饭的汉子走过来。

  那说话的汉子向田老六走过去,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一下子顶在了田老门的脑门儿上。

  田老六当时就吓得腿肚子抽筋,差点儿没趴在地上。

  田老六心说坏了,遇到胡子(土匪)了,当即壮着胆子说道:“几位爷刚从山上下来的吧,兄弟不小心惹到了你什么请多多担待。”

  那汉子一听,口中说道:“你他妈才是胡子,田老六,想活命的话就听我们话,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嗯,我听话,我听话!”田老六连连点头,早已没有了在于老板面前的趾高气昂。

  汉子就问:“镇里的警署还有多少警察,有没有日本人?”

  田老六就说:“镇警署还剩下五个警察,只有一个叫川口岸信的日本人在那里管事。”

  “妈的,你们十几个狗腿子,只有一个日本鬼子管事,真他妈熊包!”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说道。

  “东北虎,有些人天生不爱做人,就爱当狗,就是他妈的贱!”那拿枪的汉子说。

  “我说叫驴,咱们这就端了镇警署,也给中国人出口气!”

  “好!”

  当下,叫驴带着东北虎和王强等狼牙来到了镇警署,没费什么力气就拿下了镇警署,算上田老六,十来个伪警察乖乖的站成一排,东北虎取出波波莎比划了两下,吓得田老六和其他的警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是作揖。妖孽缠身:殿下您歇歇

  “大爷,不要杀我,我上有八旬老母,下有三岁女儿,还有两房姨太太都怀了孕,我要死了她们也没法儿活啊。”田老六叫道。

  “妈的,瞧你这个熊样儿!”东北虎只是吓唬一下这几个伪警察,想不到反应这么强烈,田老六等人的表现让他做呕。

  “把那个小鬼子带出来!”

  一个身着和服,留着丹仁胡,白白净净的矮胖子从屋里被扔出来,睁着一双小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附近的一切。

  “小鬼子,想活命的话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叫驴说。

  那日本鬼子低着头,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求求你,放了我,我地,知无不言。”

  叫驴就说:“日本人在宝清县的仓库都在哪里,你给老子画出来。”

  “这个,我地,真的不知。”日本鬼子说。

  “妈的,不说老子崩了你!”叫驴将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将手枪顶在了那日本鬼子的头上。

  “我地……真的不知……”

  “啪!”

  一声枪响,那日本鬼子脑浆迸裂,瞪大眼睛倒在地上,已然气绝身亡。

  “田老六,说吧,鬼子的仓库都在哪里?”叫驴将枪口顶在了田老六的脑袋上。

  田老六当时就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颤抖着说道:“在宝清县里!”

  “都是什么仓库?”叫驴问。

  “有大米、面粉,还有军火,有好多好多。”田老六说。

  “知道仓库的位置吗?”叫驴问。

  “我这一段时间经常进城,大概知道一些,大爷,我上有八旬老母,下有三岁女儿,中有两个怀孕的姨太太,你可千万不能杀我……”

  “行了,少他妈废话,和我们走!”

  “叫驴,其余的人怎么办?”东北虎问。

  “那不是有个狗圈吗?听老百姓说,这些伪警察把反日分子都活着扔到狗圈里喂狗,那就让他们自己也尝尝喂狗的滋味儿,把他们都扔进狗圈里,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们自己的运气!”

  “不要啊,饶了我们吧……”

  那十来个警察平时跟着田老六作威作福,民愤极大,老百姓恨之入骨,叫驴让人将他们捆起来全都扔到了狗圈里,那狗圈里有日本人养的二十多条大狼狗,平时以人肉喂养,十来个伪军被扔进去之后,立即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被这二十多条大狼狗撕碎,狗圈里一片血肉模糊……

  “走!”

  叫驴与东北虎等人骑上了警察署的日本东洋马,带着田老六向着远处奔去。

  田老六却一脸的苦涩,心说这帮人真是杀人不眨眼啊,自己这条命总算是暂时保住了,不过保不齐啥时候就丢了这条小命,自己一定要找个机会逃出去。

  宝清县附近的山林中,徐锐与冷铁锋站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