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8章 宝清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38章 宝清城

冷铁锋就说:“老徐,咱们已经来了两天,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个宝清县应该是鬼子物资的囤积地之一,我们要想办法混进去。”

  “等叫驴他们回来,看看情况再说。”

  远处,一阵马蹄声响,叫驴与东北虎等人已骑马回来。

  将田老六向徐锐面前的地上一扔,田老六立即摔得七昏八素,惨叫连连。

  叫驴就说:“田老六,想活就要说实话,鬼子在宝清县有多少仓库,多少人马?”

  田老六就说:“大爷,宝清县原来只有一百来个皇军,噢不,是鬼子,可是这几天,来了上千鬼子兵,这些鬼子兵一部分守住了宝清城,一部分押运着仓库里的物资不断向南运,运到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冷铁锋就说:“一定是运到兴凯湖去了。”

  徐锐说:“先侦察一下宝清县的情况,二嘎子,你和东北虎是东北人,到宝清城里走一趟。”

  “是!”

  二嘎子与东北虎应了一声,骑马上下,向着宝清县城而去。

  徐锐让人将田老六抓起来,然后与狼牙在树林里休息,约到了黄昏的时候,二嘎子与东北虎赶回来,二嘎子就说:“团长,已侦查清楚,现在宝清县约有三百多鬼子和二百多伪军,其余的鬼子都向南押解物资去了。”

  “老徐,三百多鬼子,我们要想正面强攻的话,难度还是很大,要想个办法才行。”

  徐锐就让冷铁锋过来,在他的耳畔说了起来……

  田老六看到四周只有一个人看管自己,只见那人打了个哈欠,靠在树根底下打起了瞌睡。

  “好机会!”

  田老六靠在树干上,背缚着的双手用早就捡来的石子不断摩擦,好半晌,绳子终于被田老六磨断,见那看守没有醒来的迹象,田老六蹑手蹑脚向着远处跑去,进入了丛林中,然后发了疯一样向前狂奔。

  田老六一口气跑到了宝清县城,见到了鬼子驻宝清县独立第36旅团第2大队大队长吉野洋平。田老六就将狼牙的行踪向吉野洋平告了密,吉野洋平一听,竟然有抗日队伍来到宝清,这可是个大事,自己必须将这股后患铲除,于是吉野洋平让田老六带路,带领宝清县的三百鬼子向着狼牙的宿营地而去。

  吉野洋平前进的速度很快,发出后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城外的丛林中,一番地毯式的搜查之后却一无所获,而就在这时,背后宝清县的方向却响起了枪声。吉野洋平一听,心知坏了,一定是宝清县城遇袭,自己上了这个田老六的调虎离山计。

  “八嘎,中计了,你地良心大大地坏啦!”

  吉野洋平取出南部手枪对准了田老六。

  “太君,我说的都是实话,不要杀我,不要杀……”

  “啪!”

  吉野洋平一枪打在田老六的头上,田老六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立即回援宝清城!”

  吉野洋平大吼一声,带着三百多鬼子向着宝清城回奔。

  宝清城,二百来伪军全都用手抱着头蹲在大院儿里,冷铁锋带领狼牙没费什么力气,一个奇袭就完全占领了宝清城,将二百多正在军营吃饭的伪军全部抓住。

  冷铁锋就说:“瞧瞧你们,还有点中国人的样子没有?为虎作伥,甘心给鬼子当狗腿子,把你们祖宗的人都丢尽了!”

  一个伪军军官哭丧着脸说:“这位爷,东北被日本人占了十年,俺们就是为了混口饭吃才当的兵。”

  徐锐就说:“都他妈给我进屋里去!”

  这些伪军被赶进了住处,徐锐让两个队员给六上了锁,把窗子也封死,就在这时,宝清城内四处火起,徐锐知道,一定是叫驴等人已经得手,烧了整个宝清的仓库,当即骑着从伪军这里缴获的军马,来到了宝清城的北门与叫驴和韩锋等人汇合,众人骑马离开了宝清城,向着双鸭山的方向而去。

  路上,冷铁锋就问徐锐:“老徐,咱们为什么不在宝清城狠敲一下鬼子?”

  徐锐就说:“我们来是破坏鬼子的运输线,不能和鬼子过多纠缠,打蛇打七寸,不到关键时刻轻易不要出手。”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去双鸭山。”

  “双鸭山?”

  “对,双鸭山是鬼子重要的煤矿基地,也是物资囤积地,咱们这就到双鸭山去搅他个天翻地覆!”

  “好!”

  一行七十余人,抄小路向着双鸭山方向而去,等吉野洋平少佐回到宝清县城时,只看到满城火起,几十个仓库全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看着满城大火,吉野洋平从马上跳下,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个鬼子兵讨好的来扶,吉野洋平大叫道:“不要碰我!”

  吉野良平看着城中冲天的大火,心下黯然,这些仓库里堆放着几百万发子弹,上千吨的粮食,现在,一下子化为乌有,没了这些物资,兴凯湖前线的进攻怕是要受到影响,自己这个少佐不但干到头儿了,还可能受到军法的处置。

  一想到自己无法向上级交待,吉野良平呛啷一声,从腰间拔出短刀就要自尽。

  “少佐,不要!”几个士兵拦住了吉野良平。

  “哎!”

  吉野洋平无力的垂下头,手中的短刀掉到地上……

  兴凯湖前线,十万日本鬼子乘坐从各处搜罗来的船只,包括几十艘内湖巡逻艇,向着兴凯湖南岸发动了进攻。

  苏军严阵以待,清除了湖边沙滩上所有的障碍物,整个南岸登陆场方圆一公里内连一块大石,一棵大树都没有,整个登陆场完全暴露于苏军的枪炮之下,在这种情况下,日本鬼子如果想要登陆,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整个兴凯湖战场,一片尸山血海,日本鬼子向着苏军的工事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日本鬼子完全不计伤亡,不计代价,苏军躲在工事里用机枪等重武器大量杀伤鬼子,兴凯湖的沙滩上,无数残破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整个沙滩已变成了血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气与尸体腐烂所散发的恶臭。

  在付出了数千人的代价之后,鬼子开始意识到,如此一味猛冲只能徒劳的增加伤亡,于是鬼子将战友的尸体撂在一起,用这些尸体建成了一道道血肉制成的滩头工事。

  而随着滩头工事的建立,日军开始步步为营,一点点向前推进,每推进几十米到一百米,都要重新建立新的掩体,如此一来,就给苏军以巨大的压力。

  一座机枪碉堡内,梅德科夫依旧操控着机枪,不用射杀远处不时冲锋的鬼子兵。上一次兴凯湖大战后,梅德科夫因为战功赫赫,已经晋升为少尉,同时也成为了苏联的英雄,这一次,梅德科夫再一次率领自己的排回到了兴凯湖的工事中。

  不过这一次,梅德科夫却明显感觉到鬼子与以往的不同,之前的鬼子只知一味的冲锋,而不重视巩固滩头阵地,可是现在的鬼子,却是步步为营,一边巩固滩头阵地,一边一点点向前推进,不断扩大登陆场,眼见前线一个个的工事被摧毁,梅德科夫心急如焚。

  “少尉,日本鬼子的火箭筒太厉害,怎么办?”一个士兵问。

  “立即呼叫后方炮火支援!”梅德科夫叫道。

  “是!”

  不一会儿,无数的炮弹划破天空,落到海滩上,苏军的炮火很猛烈,将整个海滩全都覆盖,炸得鬼子一片鬼哭狼嚎。

  “不过鬼子却并不后撤,虽然伤亡惨重,但却死战不退,牢牢占据着滩头阵地,在死亡中不断向前推进。

  “少尉,鬼子又上来了!”一个苏军士兵叫道。

  “开火,把他们全都打死!”梅德科夫大叫。

  “是!”

  重机枪手不断开火,将冲上来的鬼子一片片打倒在地,然而鬼子就如同蝗虫一样,打倒一批,又冲上一批,整个碉堡的外面,鬼子的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竟然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工事,最后,鬼子只需要踏着战友的尸体就可以冲上碉堡。

  一个鬼子用火箭筒瞄准了重机枪工事,只听“轰”的一声,机枪碉堡倒塌了一个角,将重机枪手砸在底下,梅德科夫一把推开重机枪手的尸体,口中大叫道:“子弹,快上子弹!”

  随后,梅德科夫操纵着重机枪向着前方的鬼子不断扫射,激烈的战斗在持续着……

  中国东北,宝清县通往双鸭山的铁路上,一列火车飞驰而过,火车上载着五百多名鬼子兵,这些鬼子兵隶属于鬼子远东方面军第46师团独立工兵大队,这支大队装备着最先进的工兵器材,清一色的德国工兵铲,他们奉命前往兴凯湖前线配合日军大部队的进攻作战。

  “去看花,去看花,樱花多美好……”

  车厢内,日本鬼子很是欢乐,不断拍手唱歌,两个日本鬼子穿着开档裤衩,头上绑着白布,不断的扭来扭去。

  “好!”

  鬼子不断的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