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9章 炸车-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39章 炸车

火车的车厢内,两个军官一边跟着音乐的节奏鼓掌一边聊天儿。

  “松本君,听说兴凯湖前线的战况很激烈啊。”一个小鬼子,罗圈腿的鬼子兵说。

  “尾崎君,如果不是战事这么激烈,我想应该不会派我们前去兴凯湖修筑工事。”松本说。

  “是啊,我们工兵大队是全日本最为专业的工兵大队,配备着最精良的工兵器材,我们虽然是工兵,但是真正的战斗力绝不在甲级师团战斗大队之下,如果不是战斗激烈,远东方面军是不会使用我们的,我相信到了兴凯湖后,我们必然会给苏军以致命一击。”尾崎说。

  “尾崎君,和你说个事情,我就要结婚了。”松本说。

  “噢?松本君,真的恭喜你,不知你的未婚妻是做什么的?”尾崎高兴的问。

  “她是我们镇里小学的老师。”

  “哇,原来你的未婚妻是老师,真的很羡慕你。”尾崎说。

  松本嘿嘿一笑说:“等打完了这一仗,我就要回国去完婚,婚假我也已经请好了。”

  尾崎说:“那就希望帝国早日打赢这一仗,你能顺利的回家。”

  “轰!”

  一声震天的爆炸声传来,列车嘎然而止。

  “轰轰!”

  一声声爆炸响起,紧接着,一节接一节的车厢在冲天的火光中被掀翻,十几节车厢化为一条火龙,横七竖八倒在铁轨两侧,烈焰焚天,将整个夜空映成了火红色。

  松本吃力的从车厢内爬了出来,下体一片鲜血淋淋,一块爆炸后的碎片无巧不巧正击中了他的下体,松本知道,自己再也当不了爸爸了,然而,他却不想死,他要活下去,他要活着回到日本,去见自己的未婚妻。

  就在这时,松本听到了一脚步声,随后,他看到一双军靴正站在自己的身前,松本抬起头向上看去,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中国人手中拿着一支波波莎冲锋枪,不过此时他却将枪别在了后面,从靴间取出一柄闪亮的匕首向着松本刺来,下一刻,松本只觉脖子一凉,接着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中……

  “队长,这列火车上足有六、七百鬼子,现在全部被消灭。”韩锋说。

  冷铁锋一点头,口中说道:“立即撤退,与团长汇合。”

  “是!”

  冲天的火焰中,十几个狼牙后撤回了完达山脉中。

  “老徐,炸掉了鬼子的一辆运兵车,干掉了六、七百鬼子工兵,这些工兵应该是前往兴凯湖的,准备很精良,这下子咱们可是赚了。”冷铁锋说。

  徐锐就说:“老兵,干得漂亮,还有什么发现没?”

  “老徐,我们从翻了的火车中找到一份文件,文件上说,鬼子有一个军官团要前往兴凯湖前线考察,这个军官团由老鬼子楠木实隆率领。”

  “楠木实隆?就是那个在上海到处煽风点火的特务老鬼子?”徐锐问。

  “对,就是这个老鬼子,在上海的时候,军统几次设伏,都被他在最后关头逃走,土肥原死后,楠木实隆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日本驻中国最大的特务头子,干掉了他,可以狠狠的打击鬼子气焰,同时,也可以振奋我军的士气。”冷铁锋说。不愿辜负你

  “嗯,楠木实隆这个老鬼子很狡猾,这次一定不能让他逃了,知道楠木实隆乘坐哪列火车吗?”

  “从文件上看,楠木实隆应该乘坐明天从富锦前往密山,他乘坐的火车会路过双鸭山,我们只要把他的火车拦住并炸毁就可以。”冷铁锋说。

  徐锐说:“楠木实隆可是老牌特务,诡计多端,我们一定要小心。”

  “好,老徐,明天火车就交给我吧。”冷铁锋主动请缨。

  徐锐就说:“那好,老兵,争取干掉鬼子的观战团,只要打掉了观战团,一定会极大挫败鬼子的士气。”

  “你就放心吧。”冷铁锋一点头,立即布置起来……

  次日,晚九时许,一列客运火车自双鸭山徐徐向着兴凯湖开进,与以往不同的是,这列火车只有三节车厢,每节车厢里都坐满了日本军官,这些军官,大多是各部队基层指挥人员,军衔以尉官为主,也有少量的佐官,这一次,他们前往兴凯湖前线,要进行战地参观。车厢内鸦雀无声,很多人都打起了呵睡,坐在那里闭着眼睛。

  就在这时,列车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随后,列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麻原太郎大佐叫道。

  “前面的铁轨上有大石拦住了去路。”一个军官在沟通了车组人员后说。

  “八嘎,都下车去搬石块!”麻原太郎叫了一声,不少正在睡觉的鬼子被叫起,很不情愿的下车去搬石头。

  麻原太郎站在最前方,口中说道:“快快地,把石块都搬……”

  麻原太郎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一枚了弹击中了他的额头,麻原太郎直接倒在地上,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轰!”

  “轰轰!”

  就在这时,数声爆炸同时响起,随后,三列车厢被炸得飞上了天,一片火光冲天。

  “妈妈啊!”

  那几十个搬石块的鬼子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大叫,而就在这时,四周响起了一连串冲锋枪的叫声,数十个身着苏式军服的军人手持着波波莎冲锋枪从四面八方杀来,随着一串串火蛇不断闪动,鬼子成片倒下……

  冷铁锋来到了那依旧在不断熊燃烧的火车前。

  “还有活的吗?”冷铁锋问。

  “队长,留了一个活口。”余必灿将一个鬼子提了过来,一把扔到地上。

  只见那鬼子瞪着眼睛,口中大叫道:“八嘎,皇军是不可战胜的,你们快放了我!”

  冷铁锋眉头一皱,心说这鬼子真是死性不改,当即从靴间取出匕首,口中说道:“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你说了,我放了你,如果不说实话,别怪我不客气。”

  “八嘎牙路!我是不会说的!”那鬼子依旧昂着头咆哮着。

  “嗖!”

  寒光一闪,那鬼子的一只耳朵被冷锋锋用匕首切了下来。

  “啊!”那鬼子惨叫一声,手捂着耳朵不断大叫。魅王毒后

  “说不说?”冷铁锋问。

  “大日本帝国皇军,誓可杀不可辱!”那鬼子虽然依旧在硬挺,但是气势已明显不足。

  “扑!”

  冷铁锋手中匕首刀锋一扎,那鬼子顿时满脸是血,一只眼珠被冷铁锋生生剜了下来。

  “啊!”

  那鬼子痛的不断惨叫,眼珠被生生剜下来,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只见这鬼子一脸是血,身子不断颤抖着。

  后面的狼牙队员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他半晌竟然无法再爬起来,只是痛得不断惨叫。

  “我说过,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放你走,如果你不回答,那么我不会把你的另一只眼珠和耳朵剜下来,如果还不说,我会把你的舌头和手脚下割下来,当然,我不会让你去死,我会在你的伤口处涂上蜂蜜,用不了多久,你的伤口处就会爬满蚂蚁,一点点啃食你的肉体,你会觉得奇痒无比,想死也死不成,活的连狗都不如……”

  “不要再说了……”那鬼子一脸的汗水,缓缓抬起头来,身子不注颤抖着,口中说道:“我说……”

  “很好,现在我的提问开始。”冷铁锋冷哼一声,接着说道:“这三节列里装的是什么人?”

  “远东方面军观战团。”那鬼子说。

  “嗯,有多少人,都是什么军衔?”

  “一共二百四十三人,其中尉官二百名,少佐三十名,中佐十名,大佐两名,少将一名。”

  “楠木实隆在里面吗?”冷铁锋问。

  “楠木实隆不在里面,他在白天就换乘汽车从公路走了。”

  “什么?楠木实隆跑了?他不是乘坐这列火车吗?”冷铁锋问。

  “楠木中将说,昨天这附近的火车被炸毁了过,火车不安全,所以他一大早就转乘了汽车。”

  “妈的,这家伙倒是狡猾的很,让他给跑了!”冷铁锋气急败坏的说。

  “队长,这个鬼子怎么处理?”一个狼牙问。

  “拉出去毙了。“冷铁锋说。

  “你不讲信用!”那鬼子大叫起来。

  “小鬼子,和你们讲他妈什么信用!”冷铁锋冷哼一声,余必灿一脚将那鬼子踢到一旁,抬手一枪要了那小鬼子的命。

  冷铁锋就说:“咱们总算不虚行,干掉了鬼子观战团,立即回去见团长,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一下。”

  “是!”

  当下,众人纷纷跟着冷铁锋退回到了铁路旁的丛林中……

  崎岖的山路上,几匹战马不断前行,马上坐着几个伪军,为首的是一个伪军上校,只见这上校说:“妈勒个巴子的,皇军真能折腾人,这楠木实隆大人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偏偏要走什么小路,还让咱们去接他,这都走了一天一夜了,还没有见到人影儿,这谱摆得也太大,真不把咱们中国人当回事儿。”

  “田上校,你可小声点儿,咱们是满洲国人,不是中国人,小心让皇军听见再丢了小命儿。”一个上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