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0章 刺杀楠木实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40章 刺杀楠木实隆

    “姜连长,你这话说的不对,咱们明明就是中国人。”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姜连长回头瞪了一眼,口中说道:“常五儿,我们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



    常五儿忿忿的将脸别到了一旁,心中却在想,满洲国就是中国的土地,生生让小日本儿给夺走了……



    “常五儿,你的思想很危险,再这样下去,我可保不了你。”姜连长说。



    常五儿心中却在想,你姜大脑袋只知溜须舔腚,管日本人叫爹,真的出了事,你早就躲到一旁,却在这里向自己讨人情。



    “姜连长,咱们都是中国人,不以给日本人当狗!”常五儿说。



    姜大脑袋眼睛一瞪,口中说道:“你小子连他妈句人话都不会说,日本人给咱吃,给咱喝,咱们就得给日本人干事,要不就是昧了良心。”



    “你还有良心?”常五儿低声嘟囔了一句。



    姜大脑袋认贼作父,克扣军晌,兵血喝得厉害,像常五儿这些当兵的平时没少受他的盘剥,士兵们背后都把姜大脑袋叫没良心。



    “你说啥?”姜大脑袋问。



    “没说啥。”常五儿应了一声。



    姜大脑袋哼唧说:“常五儿,你别给我起刺儿,要不然老子把你赶出家去。”



    “行了,姜连长,跟一个小兵儿生什么气?一会儿接到了楠木将军,把他护送到安全地带,咱们就是大功一件。”



    “楠木将军怎么还没到?咱们到前面再找找。”姜大脑袋说。



    “好!”



    一行人立即催马向前而去。



    大路上,两个矮瘦的男子骑着马行进在公路上。



    “楠木将军,为什么我们有火车不坐呢?”



    “尾观君,最近双鸭山至密山一带很不太平,有反日分子在活动,我们的火车很可能遭袭,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要走公路?”



    尾观擎光问:“可是多们为什么有汽车不坐,而骑马呢?”



    “我们坐汽车的事情,火车内很多人都知道,如果他们出了事,我们很可能暴露,现在我们换乘了马匹,自然万无一失。”楠木实隆说。



    “楠木将军,你真是太谨慎了。”尾观擎光说。



    楠木实隆就说:“尾观君,这些年,无论是军统还是中统,都几次暗杀我,但我却总是能在生死一线时逃出来,靠的就是我对危险灵敏的嗅觉与谨慎。”



    尾观擎光说:“楠木将军,估计很快就可以和接我们的人碰头。”



    “尾观君,知道这一次我为什么只把你带出来吗?”楠木实隆问。



    “请将军明示。”



    “你是个人才,也是个极聪明的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我要把你培养成全日本最出色的情报人员,尾观君,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大管事升职记



    尾观擎光听后一喜,口中说道:“愿为将军效劳。”



    “是为帝国效劳。”楠木实隆说道。



    “将军,你看,前面有几个满洲国军,会不会是来接我们的?”



    此时的姜大脑袋也指着前方说道:“田上校,你看,他们两个会不会是我们要接的人?”



    田上校和前看了看,口中说道:“这不过就是两个老百姓嘛,应该不是,咱们再找找。”



    “好。”几个人继续向前行进,来到了前方两个骑马的中国老百姓面前,姜大脑袋就说:“田上校,他们的马不错啊,我看一定是偷偷拐来的,咱们可不能放过。”



    田上校看了看那两匹战马,果然是上好的新疆伊犁马,嘿嘿一笑说:“这么好的马不当军马可惜了,你就买过来,当然,咱们是买,可不能抢,就给他们……两块大洋吧。”



    常五儿在后面偷偷啐了一口,一匹普通的马在市面上还值几十块大洋呢,这样两匹好马,最少值一百多大洋,田上校竟然要用两块大洋去买,这和抢劫也没有什么分别,常五儿暗骂,真是一群黑心狼,没一个好东西。



    “我说,你们老百姓骑马干什么?这两匹马我买了!”姜大脑袋晃着一颗硕大的脑袋,一边叫,一边把一块大洋扔了过去。



    姜大脑袋一边说一边跳下马,去牵前面那两匹马的缰绳。“



    一个男子就说:“不卖!”



    “妈勒个巴子的,给脸不要脸是不,信不信老子一巴掌煽死你?”姜大脑袋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道。



    “八嘎牙路!”



    那男子叫了一声。



    “你说啥……”



    姜大脑袋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竟然是日本人。



    “你们是……楠木将军?”田上校问道。



    “嗯,你们是来接我们的?”楠木实隆问。



    田上校连忙从战马上跳下来,向楠木实隆敬了一礼,口中说道:“卑职田大彪,见过楠木将军!”



    “田大彪,在前面带路,送我们去兴凯湖。”



    “是!”



    田大彪和姜大脑袋跳上战马,一路点头哈腰,就像两只哈巴狗一样,只有后面的常五儿一脸正气,并不趋炎附势。



    “楠木将军,前面就是隆基镇,今天晚上咱们可能要在这里过夜,我和姜连长到前面安排一下,你先在后面慢慢走。”



    “常五儿,伺候好楠木将军,要是有所闪失,看我回来不扒了你的皮!”姜大脑袋恶狠狠的说。



    常五并没有答话,只是点了点头,当下田大彪和姜大脑袋带着几个人骑着马向前方奔去,只把常五儿和一个士兵留下来保护楠木实隆和尾观擎光。



    常五儿心中暗喜,常五儿原是东北军的娃娃兵,九一八事变后,他参加了李杜将军所领导的反日军队,后来李杜将军失败后,常五儿就回了老家,可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自己什么都不会,后来满洲国招兵,为了生存,常五儿只好又当了兵。神狱龙皇



    常五儿隐瞒了自己参加过反日战争的历史,加入了满洲国的军队,不过并没有得到伪军的信任,只是让他当了一个马夫,常五儿从小就放过牛,牧过马,所以马被他养得膘肥体壮,这让田大彪很看重常五儿,这次来接楠木实隆,田大彪为了怕战马半路上发生意外,所以特别点名常五儿跟着他来接楠木实隆。



    常五儿内心对日本人极为憎恨的,与姜大脑袋等人甘心做日本人的走狗不同,常五儿从骨子里面一直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看到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扶植起了伪满洲国,他的内心是无比愤怒的,一直以来,常五儿就决定干一件大事,让日本人知道中国人的厉害,而这次让自己去迎接楠木实隆中将,常五儿感觉到,自己长久以来等待的时机到了。



    常五儿这样的马夫是不允许带枪的,不过常五儿却在晚上偷了自己排长的一支南部手枪和十颗子弹,在见到楠木实隆的那一刹那,常五儿几乎抑是不住内心的激动,强自镇定下来,他一直静静等待着时机。



    直到田大彪和姜大脑袋带着人去前面安排食宿,楠木实隆的身旁只剩下了尾观擎光、自己和另外一个士兵后,常五儿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时机真的来临。



    另一个士兵在前方带路,常五儿有意落到了楠木实隆与尾观擎光的身后,看到前面的楠木实隆与尾观擎光用日语叽里呱啦的交流,常五儿猛的从怀里取出了那支南部手枪,对着楠木实隆啪啪就是两枪,这两枪打得楠木实隆后脑脑浆迸裂,楠木实隆直接从马上栽下来落到地上。



    尾观擎光扭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常五儿啪的就是一枪,打在尾观擎光的脑门儿,尾观擎光额头爆出一团血雾,也从马上栽下来。



    剩下的那个士兵看得目瞪口呆,连忙向常五儿作揖,口中说道:“常五哥,咱哥俩儿平时关系不错,你可别杀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向日本人告密。”



    常五儿就说:“兄弟,我杀的是日本人,你走吧!”



    “多谢常五哥!”那人连忙骑马落荒而逃。



    常五儿见打死了楠木实隆,骑着马向就着远处跑去,他知道,东北虽大,但日本人想要抓到自己是很容易的,所以,必须跑到苏联那里去,现在整个远东地区差不多都让日本人占领了,只有滨海边疆区那里还是苏联的地盘儿,常五儿看准了方向,立好骑着马向密山方向而去。



    这边田大彪与姜大脑袋打点好了一切,可是久等楠木实隆不来,于是又返回来接,在半路上遇到了常五儿放过的那个士兵。



    那士兵就说:“田上校、姜连长,出大事儿了,常五儿杀了楠木中将和尾观擎光,骑着马逃了。”



    田大彪一听,吓得一哆嗦,身子一晃从马上跌了下来,他知道楠木实隆一死,麻烦就大了,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如果不能及时抓到常五儿,那所有人都别想活。



    想到这儿,田大彪说道:“还等什么?立即找电话向上峰报告,封锁边境,抓住常五儿!”



    “是!”



    楠木实隆遇刺的消息如插上了翅膀,在短短的一天之中飞遍了整个三江省和东安省,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日军以中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楠木实隆没有死在军统和中统的手中,竟然死在了一个小兵的手里,这简直太匪夷所思。



    各地区的哨卡都高度戒备,缉拿常五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