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1章 二进宝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41章 二进宝清

双鸭山通往宝清的公路上,一匹快马不断向前飞奔,一个骑士不断用力挥动马鞭抽打战马,那战马已累得直吐白沫儿,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爬起,马上的骑士动作极为娴熟,在马匹摔倒的一瞬从马背一跃而下。

  骑士的身后,十几个骑兵一边挥动马鞭,一边开枪。

  “常五儿的马不行了,活捉他!”十几个骑兵不断大叫。

  常五儿一看,心知自己如果落到这些伪军的手里一定没有好结果,与其被抓受到鬼子的凌辱,还不如就此自杀,想到这儿,常五儿将南部手枪举起,对着太阳穴开了一枪。

  “啪……”

  这一枪却卡了壳,南部手枪是一款极不称职的手枪,不用的时候总是走火,可是用的时候却又经常卡壳,现在,常五儿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常五儿就郁闷了,心说老子想死都死不成,那就和你们拼了吧。

  常五儿取出了腰间的匕首,准备与这十几个伪军拼个鱼死网破。

  “该着咱们哥们儿发财,活捉常五儿!”

  十几个伪军纷纷从马上跳下,将常五儿围在中央,一个伪军拿着枪对准了常五儿,口中说道:“常五儿,你杀了楠木太君,事儿犯的太大,谁都救不了你,乖乖和我们兄弟走,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常五儿就说:“你们这帮汉奸,明明是中国人,却偏要帮着日本人做事,真是丢尽了祖宗的脸!”

  “妈的,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那为首的伪军一拉手枪的保险,对着常五儿就要开枪。

  “啪!”

  一声枪响过后,为首持枪伪军倒在地上。

  十几个伪军大惊,纷纷从背上去取枪。

  “都他妈别动,动一下老子突突了你们!”

  一个高大的汉子从路旁的林子里蹿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支波波莎冲锋枪,正是东北虎。

  随着东北虎的吼声,十几个狼牙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支波波莎,对准了伪军。

  伪军一看这架势,立即吓得蹲在地上,双手高高举起,不敢再动一动。

  “每个人都给老子蹲在这里,太阳不下山,谁也不许站起来!”

  东北虎对常五儿说:“兄弟,上马!跟我们走!”

  “好!”

  常五儿夺过一匹马的缰绳,飞身上马,随后,东北虎等人也跳上了这些伪军的战马,扬长而去,只留下十几个伪军依旧蹲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你叫什么名字?”徐锐问。

  “我叫常五儿。”

  徐锐问:“你就是那个杀了楠木实隆的常五儿?”

  “不错,就是我。”常五儿说。

  “好小子,胆子可真大,竟敢刺杀鬼子中将,倒是有胆色。”徐锐说。

  “长官,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常五儿问。

  “听说过狼牙吗?”一旁的冷铁锋问。

  “狼牙?没听过。”常五儿直摇脑袋。

  “娘的,你连狼牙都没听过。”冷铁锋一皱眉。凤栖农家

  “听说过抗联新一团吗?”徐锐问。

  “这个听过,那可是一群硬汉,硬是从关内杀到东北,还在长白山一带建立了根据地。”常五儿说。

  “我们就是抗联新一团的。”

  “你们是抗联新一团的?”常五儿吃了一惊。

  “不错,我就是团长徐锐。“

  扑通!

  常五儿跪在地上,口中激动的说:“徐团长,你收下我吧,我要跟着你打鬼子!”

  徐锐就说:“常五儿,快起来,就凭干掉了楠木实隆,老子就收下你!”

  “谢徐团长。”常五儿大喜过望,一直以来,常五儿就想着要打鬼子,可惜自从李杜败北之后,整个东北就成了日本人的天下,常五儿壮志难酬,现在终于又能打鬼子,常五儿心里别提有多痛快。

  “常五儿,你为什么要杀楠木实隆?”徐锐问。

  常五儿就说:“徐团长,我原本是李杜将军麾下警卫连的兵,后来李杜将军战败,队伍被打散,我就留在了东北,混迹于鬼子中间,不过我却时刻没有忘记打鬼子,这一次刚好接到任务,护送楠木实隆,于是我就决心干票大的,给咱中国人争口气,能干掉楠木实隆,就算搭上自己的命也值!”

  徐锐很是高兴的说:“我们抗联新一团需要的就是你这种有血性,有骨气的中国人,你先跟着我,等回到了五家山,我再给你安排新的工作。”

  “是!”常五儿呵呵笑着说。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汽车马达声。

  冷铁锋走了过来,口中说道:“老徐,宝清的这股鬼子真是阴魂不散,又跟上来了!”

  徐锐眉头一皱,自从烧了宝清城后,宝清城的鬼子少佐吉野洋平纠集了三百多鬼子和二百多伪军坐着二十多辆汽车一路尾随追击。

  “老徐,这股鬼子太烦人,不如打他一下子。”冷铁锋说。

  徐锐就说:“不能和鬼子硬拼,狼牙只能用于特种作战,要尽量避免用于正规作战,以免不必要的损失。”

  “那我们就这样任由鬼子在后面像尾巴一样跟着?”冷铁锋说。

  “老兵,宝清城一共就三百多鬼子和二百多伪军,现在都追出来了,你说,宝清城现在会怎么样?”

  “老徐,你要再袭宝清?”冷铁锋眼睛一亮,宝清城的鬼子倾巢出动,现在如果再袭宝清城,确实是出人意料,只是,现在宝清城仓库内的物资已被烧毁,再袭宝清,真的有意义吗?

  徐锐却说:“打下宝清,就可以调动附近的鬼子来援,而我们就可以趁机向这里进发!”徐锐的一指地图上双鸭山的位置。

  “什么?老徐,你想凭着咱们这七十多人去打双鸭山?”冷铁锋吓了一跳。

  双鸭山市是三江地区一个比较大的城市,是三江地区物资中转的一个中心,比宝清县要大很多,虽然没有确切的情报,但可以想象,那里应该驻扎着不少的鬼子兵,想凭着七十多人就占领双鸭山市,无疑是天方夜谭。

  徐锐却只说了一句:“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现拿下宝清再说!”

  当下,在徐锐的指挥下,众人纷纷上马,从小路折返,向着宝清县而去……无敌唤灵

  残阳如血,昏黄的阳光投射到大地,给人一种苍凉之感。

  虽然现在并不太平,有反日部队在附近活动,但宝清县城的大门依旧敞开,吉野洋平带走了宝清城驻军的主力去追击反日武装,整个宝清城只剩下了几十个伪警察在把守。

  此时的城门口,两个伪警察百无聊赖的聊着天。

  “兄弟,这吉野太君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动静?不会是中了反日武装的埋伏了吧。”一个瘦高个儿警察说。

  “呸!你这张乌鸦嘴,吉野太君部下有五、六百人,哪里那么容易被打伏击?反日分子见了吉野太君怕是早就被吓得撒腿就跑。”另一个警察说。

  “哎?你听到什么动静没?”瘦高个儿问。

  “没有,我就是觉得地面有些颤。”另一个警察说。

  “快看,那是什么?”

  瘦高个儿向着远处一指,只见如血的残血下,一排黑点儿不断向前逼近,这些黑点儿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一条黑线,黑线越来越粗。

  嗡嗡……

  地面不断的颤动,似地震一般。

  “那……是啥玩意儿?”瘦高个警察咽了口唾沫问。

  “那是……反日分子的骑兵!”另一个警察哭丧着脸说。

  “妈呀,这可咋整,整个宝清县就咱们这几十个警察在守着,哪里能挡得住反日分子的骑兵?”

  “快给双鸭山和富锦的皇军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来增援!”那瘦高个儿大叫。

  “还是你去吧!”另一个警察说。

  “你咋了?”

  “我腿肚子抽筋儿,走不动。”

  “妈的,关键时候掉链子!”瘦高个儿骂了一句,也不管另一个警察,自己向着城内跑去。

  剩下的那个警察见瘦高个儿进了城,立即将帽子往地上一扔,身上的制服一脱,掉头向远处跑去……

  “兄弟们,杀啊!”

  如血残阳下,七十余匹战马向着宝清城狂飙突击,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半个小时之后,整个宝清城已完全落入狼牙手中。

  徐锐和冷铁锋站在了城墙上,目光看着如血的残阳,一时之间,一股豪情在胸中激荡。

  “老徐,整个宝清城都是咱们的了,根据被俘的伪警察交待,双鸭山与富锦的鬼子都已赶来增援,接下来,我们是打富锦,还是打双鸭山?”

  徐锐就说:“双鸭山比富锦大得多,要打,咱们就打大的!”

  “老徐,你真的要打双鸭山?双鸭山可是鬼子重要的物资中转站,我估计,最少也有几千鬼子在那里守卫,光凭咱们这七十多个人去,根本就是蚍蜉撼树,打不下双鸭山不说,还容易把自己搭里。”

  “老兵,我说过要占领双鸭山了吗?”

  “那你……”

  “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攻城夺地,而是为了打击兴凯湖前线鬼子的补给线,使鬼子早日退兵,所以,我们进攻双鸭山,并不是要占领双鸭山全城,我们只要炸了鬼子在双鸭山的中转站,就可以给兴凯湖鬼子的补给造成巨大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