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3章 七星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43章 七星峰

听了井上春之的话,山下奉文就说:“这伙反日分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搞清楚他们的身份没有?”

  “还没有,不过从他们的作战方式与风格来分析,我认为,这股反日武装很可能是徐锐的狼牙。”井上春之说。

  “你是说,狼牙到了我军的身后?”

  “我可以感觉到,这支反日武装身上有着徐锐的风格,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一定是狼牙,而且,徐锐很可能就在其中。”

  “井上君,现在兴凯湖的战斗正在关键时刻,我军的后勤补给不能出现差错,否则,会严重影响前方的战事。”

  “井上君,如果真是徐锐和狼牙在后方行动,他认为,他们下一步最可能袭击的目标在哪里?”山下奉文问。

  井上春之看了看地图,半晌说道:“双鸭山火车站是我军后勤物资的中转站,如果双鸭山火车站受到破坏,那么,我军的后勤补给物资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果我是徐锐,必然选择进攻双鸭山火车站!”

  “立即给双鸭山火车站打电话,要他们加强戒备,另外,电令宝清县的吉野洋平,富锦的柴田信男,双鸭山的酒井隆二郎,立即增援双鸭山火车站,同时电令双鸭山火车站,加强戒备,千万不能让狼牙钻了空子……”

  “报告!双鸭山的电话!”一个参谋大叫。

  井上春之立即拿起电话筒,片刻后,井上春之的脸色变得如此一般惨白,缓缓撂下了电话。

  井上春之说:“元帅,双鸭山火车站被炸,所有物资悉数被毁,上千守备队集体玉碎,看来,兴凯湖的进攻暂时要缓一缓。”

  “八嘎牙路!这群无用的东西,上千人的守备队,竟然被小小的狼牙消灭,真是帝国的耻辱!”山下奉文大骂。

  井上春之说:“山下元帅,当务之急,一定要消灭这支狼牙,彻底解除我军后方隐患,否则我军前线战事很难开展。”

  “立即让酒井隆二郎、柴田信男、吉野洋平全力追击答狼牙,一定要把他们彻底消灭!”山下奉文寒声喝道。

  “哈依……”

  双鸭山通往密山的公路上,三十多辆汽车正在不断前进。

  远处,山峦叠嶂,再往前进已是完达山脉在三江地区的余脉,山势雄伟,气势雄浑。

  “少佐,前面就要进入七星山区,这里的山区林密草深,我们还需要继续追击吗?”一个士兵问。

  吉野洋平就说:“狼牙就在前方,我们一定要消灭他们,立即进山!”吉野洋平这一段时间一直跟在狼牙的屁股后面转,可就是追不上狼牙,好容易有了狼牙的行踪,自然不肯轻易放过。

  “可是少佐,我们的汽车已无法继续行驶,只能步行。”

  “我们步行,狼牙也步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逃跑!”吉野洋平冷着脸说。

  “哈依!”

  三百多鬼子和二百多伪军纷纷下车。

  “少佐,这七星峰很危险,这里是一片原始森林,据说这里常常有老虎、黑熊与野猪出没。”一个鬼子兵说。

  “嗯,我知道这个地方,原来一直有反日分子盘跟踞在这里,他们还建了一个兵工厂,后来皇军出动了一个大队攻占了七星峰,消灭了这里的反日武装,一转眼,这里已荒废了好几年,想不到现在狼牙又来到这里,那就让他们成为第二支在这里覆灭的反日武装!”穿越千年之一顾倾城

  “少佐,七星峰有七座石峰,前面就是七星峰的第一峰,我们要小心狼牙在这里伏击。”

  “呦西,让搜索小队先去侦察一下,如果没有埋伏再继续前进。”

  “哈依!”

  不一会儿,搜索分队发来报告,前面一切正常,没有埋伏。

  吉野洋平一挥手,口中说道:“前进!”

  伪军在前,鬼子在后,立即向前大步而去……

  七星峰第四峰的石峰顶上,叫驴不断的嘟囔着。

  “我说队长,这些小鬼子太不开眼,追着咱们屁股后面跟了好几天,这要不打他们一下,倒真把咱们狼牙当成肥肉。”

  “那就打!”冷铁锋说。

  冷铁锋说话一向没有废话,言简意赅,给人一种酷酷的感觉。

  “队长,小鬼子上来了!”一旁的钻山豹说。

  “豹子,准备!”冷铁锋说。

  “好!”

  钻山豹将子弹上膛,瞄准了正在冒头的一个伪军。

  “啪!”

  子弹呼啸而出,化为一道流星,瞬间射入那刚刚冒头伪军的额头。

  扑通!

  那伪军仰面栽倒在地。

  枪声就是命令,下一刻,几十个狼牙同时开火,莫辛纳甘步枪与波波莎冲锋枪交织成一片收割生命的死亡之网。

  “啊!”一个伪军惨叫倒在地上,夸张的大叫。

  “张三儿,你他妈瞎叫什么,左少校气的大骂。

  张三儿这才发现,自己只是被子弹擦破了一点儿皮儿,惊魂初定,见狼牙的火力这么强,吓得趴在地上不断动弹。

  “快他妈给老子冲!”左少校用脚踢着张三儿的屁股。

  “左少校,我受伤了。”张三儿帮做痛苦的叫道。

  “没死就他妈给我起来冲锋!”

  “是!”

  张三儿叫得挺大声,爬起来却不往前冲,只是装模作样,见前面伤亡惨重,掉头就向后跑。

  只片刻之间,三十多个伪军就被打倒在地。余下的伪军吓得落荒而逃。

  “妈的,真不禁打,才开了这么几枪就跑没影儿了。”叫驴一撇嘴。

  “伪军就是伪军,从战斗意志上来说,与日本鬼子差得很远,不过说起来,这些东北的伪军比关内的伪军战斗力还是要强不少。”钻山豹说。

  “小鬼子就要上来,准备好,狠狠的打!”冷铁锋说。

  “是!”

  山峰上,十几个射术最好的狼牙纷纷瞄准,准备下一次战斗。

  “八嘎牙路,真是一群废物!”

  看到伪军纷纷溃退,吉野良平气得大骂。

  “吉野少佐,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反日分子的枪打得太准,我们根本就靠不上前儿。”一个伪军少校说。

  “左桑,立即命令你的部队前进,冲上山峰!”吉野洋平说。双面新娘,总裁不要爱上我

  左少校弯着腰,对吉野洋平点头哈腰,口中说道:“吉野太君,兄弟们尽力了,真冲不上去。”

  “左桑,不要让我发火!”吉野洋平按了按腰间的南部手枪。

  左少校吓得一哆嗦,不敢再啰嗦,转身向前跑去。

  左少校来到一百多伪军面前,口中叫道:“兄弟们,咱们平时吃日本人的,喝日本人的,拿着日本人的饷钱,现在该到了咱们出力的时候,给老子冲上去,把前面的反日分子消灭干净!”

  “左少校,现在向前冲就是送死,日本人有种自己去打,凭啥让咱们白白送死。”一个老兵说。

  这些伪军士兵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肯向前走一步。

  “妈勒个巴子的,非得惹老子发火是吧,给我冲!”左少校手中举起抽子,不停抽打着士兵,可是这些士兵只是一边躲一边后退,硬是没有一个人肯向前冲锋送死。

  “八嘎!你们这些满洲人,良心大大地坏啦!”吉野洋平走过来,从腰间取出南部手枪对准了这些伪军。

  这些伪军低着头,谁也不肯吭声。

  “你地,进攻!”吉野洋平手指着一个士兵说。

  那士兵将头低下去,吭也不吭一声。

  “啪啪!”两枪,那士兵胸口爆出两朵血花,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吉野洋平将枪指向了左少校,口中说道:“左,你带头冲锋!”

  “啊?吉野太君,可不中啊,我家里有老有小,我要是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左少校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不断的哀求吉野洋平。

  “啪!”

  吉野洋平根本不与左少校废话,将他一枪打死,随后,吉野洋平说道:“贪生怕死的通通枪毙!”

  “进攻!”吉野洋平抽出指挥刀大叫。

  这些伪军一看连左少校都被打死了,一个个只好硬着头皮向前冲。

  “啪!”

  “啪!”

  一声声枪响过后,一个个伪军被击毙。

  “妈呀,对面怎么这么多的炮手,枪打的太准了!”伪军纷纷叫苦,现在,只要他们一露头,必定被山峰上的狼牙一枪爆头。

  “吉野太君,山上炮手太多,我们冲不上去……”一个少尉叫道。

  “呛啷!”

  吉野洋平拔出指挥刀,一刀刺入了少尉的胸口,用力踢了少尉一脚,将指挥刀抽出来,顿时一股鲜血叶了吉野洋平一脸,吉野洋平口中大叫道:“八嘎牙路,进攻!进攻!”

  伪军在吉野洋平的威逼之下,只好再一次猫着腰向前冲锋。

  “张三儿,你咋走的这么慢呢,十分钟你前进了不到二十米,你是属乌龟的吧。”一个老兵问张三儿。

  张三儿就说:“啊呸,不是老子走的慢,是你们跑的太快,急着送死投胎啊。”

  “嗨!张三儿,你就不怕吉野太君给你一枪?”老兵说。

  “妈的,死日本鬼子,把老子惹急了给他一枪。”张三儿说。

  “你就吹吧,吉野太君可上来了,咱们快点向前冲,否则吉野太君饶不了咱们。”老兵说完,揣着枪向前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