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8章 盛京事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48章 盛京事件

    听了山下奉文的话,井上春之说道“哈依,元帅,别的满洲国部队还可以缴械,可是傅仪的卫队怕是不好处理。”井上春之说。



    “傅仪的卫兵武器精良,人手一支汤姆逊冲锋枪,这样的武器在他们的手中根一不会发挥它们原有的效用,一定要给予缴械。”



    “如果直接缴械对这位傀儡皇帝的面子太过无光,而且,容易激起满洲国军队的反抗,这样,我们可以迂回一下,这事情就交给我吧。”井上春之说。



    “嗯,尽快去办,就拿傅仪的卫队开刀,先缴他们的武器,再缴其它满洲国军的武器,至于扩军的事情,也要抓紧进行。”山下奉文说道。



    “哈依……”



    娇阳似火,盛京公园,游人如织,巨大的湖面上一只只小船不时在游弋,欢声笑语不时传来,让人忘记了现在还是战争年代。



    不得不说,日本人治理城市还是有一套的,此时的盛京经过十年的建设,已成为整个东亚首屈一指的城市,不过,这样的繁荣只是为日本人服务,日本人高高在上,而中国人只能生活在底层,给日本人当牛做马,此时的东北,日本人已人为将居民划为三等,一等是日本人,只有他们才能吃大米,二等人是朝鲜二鬼子,他们可以吃高粱米,而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却变成了三等人,只能吃玉米,总体来说,盛京表面虽繁荣,但真正的受益者却是日本人,中国人完全成为了日本人的奴隶。



    日本鬼子之所以大力发展东北的经济是有其自己目的,他们最终的目的是想将整个东北完全纳入到日本的版图中,所以,在日本人看来,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自己未来的接收做铺垫而已。



    一艘游船上,十几个衣着崭新的士兵正在划船游览公园,这十几个士兵都是伪满洲国皇帝傅仪卫队的成员,因为今天是星期天,所以这些士兵趁着难得的假期出来渡假。



    说起来,这些皇帝卫队的成员,是从二十多万满洲国军队中精调细选出来,每个人都身手不凡,经受过德国教官严格的训练,战斗力很强,总人数约有二百多人,这支部队每人都装备着傅仪特别为他们购买的汤姆逊冲锋枪,完全可以秒杀同等规模的日军。



    这十几个士兵正在划船观赏着风景,远远的看到对面几个日本兵也划着条船驶来,日本兵的船不断前行,“砰!”的一声撞在了这十几个士兵的船上。



    这十几个士兵顿时落水,另一条船上的几个鬼子兵哈哈大笑,一脸得意的样子。



    这十几个卫队士兵也都不是好惹的,几个士兵直接游了过去,将日本兵的船掀翻,日本兵也落入水中。



    不一会儿,两方人都游上了岸,只见四、五十个日本兵向着这十几个卫队士兵围了过来。



    “八嘎牙路,敢欺负皇军,良心大大地坏啦!”日本兵围了上去。后宫江山



    这十几个卫队士兵也算是天子门生,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再加上身手了得,当下也没有怯场,十几个人全都冲了上去,与这些鬼子兵大打出手。



    鬼子人数虽多,但是却被这十几个卫队士兵打得鼻青脸肿,丢盔弃甲,这一场中日大战,以卫队士兵的完胜而收场。



    这件事看起来小,却轰动了整个盛京,日军大发雷霆,认为皇军的颜面无存,这是满洲国军的公然挑衅。



    于是,远东方面军代理参谋长井上春之亲自找到了满洲国皇帝傅仪,他对傅仪说“大日本皇军的颜面受到了损害,为了避免事态的升级,必须对肇事卫队士兵给予严惩,同时,要收缴卫队的武器。



    傅仪也是有尊严的,这件事抛开谁对谁错先不谈,只要自己卫队的武器被收缴,那自己这个做皇帝的威严何在?



    溥仪就说“这些武器是我私人花钱从国外买来的,并没有动用政府的一分钱,你们无法收缴我卫队的武器。”



    井上春之呵呵一笑,口中说道“陛下,我们不想让事态进一步升级,所以才出此下策,否则,一旦双方交战,您的生命安全将很难保障。”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溥仪的内心极为愤慨,,但却无可奈何,自己这个皇帝哪里有一点的权力,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被日本人害死,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呢?溥仪很明白自己的傀儡地位。



    溥仪无奈,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只好默认了既成事实,于是,傅仪卫队的武器被全部收缴,随后,井上春之趁热打铁,借口有满洲国军队心怀不满想要冲击皇军,于是下令将东北全境的满洲国军队的武器,特别是重武器全部缴械,这就是震惊世界的盛京湖事件。



    借着盛京湖事件,山下奉文成功解除了满洲国军的武装,这些满洲国军,除了一些必要的轻武器之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重武器,从此由正规军沦为了帮助日本人管理地方,带有察性质的部队。



    此时,日本人在整个东北发布了征兵令,每个年满十六岁到五十岁周岁在满洲国居住的日本男性健康公民都要参军,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从日本驻东北的各个开拓团中就召集了五十万兵员,这些兵员大多原本都是农民,现在一下子却成了日本军人,很多人的心中都不情愿,不过在媒体的宣传下与山下奉文的强制命令下,只能接受即成事实,离开家庭,成为军人。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将经受三个月的军事训练,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也就是说,三个月内,这些入伍的新兵还不能上战场。



    而日本人在东北的各个兵工厂日夜加班加点,为新参军的日本鬼子制造武器,与此同时,通过收缴满洲国军队的武装,山下奉文终于凑齐了这五十万人所需的武器,山下奉文知道,一旦这批新兵训练成功,那自己就可以放手大干,灭掉苏联在远东唯一的支点滨海边疆区。

一夜贪欢:兽性总裁要不够

    不过在此之前,山下奉文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消灭长白山根据地。



    一直以来,长白山根据地就是山下奉文心中的痛,山下奉文从来没有打过败仗,然而在进攻长白山根据地的战斗中,他指挥的第七军却遭遇了惨败,全军被打得崩溃,这是山下奉文心中永远也无法抹灭的伤痛,也是他军旅生涯的一大污点。



    虽然日本政府对山下奉文很宽容,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还升了他的官,将他晋升为元帅,但山下奉文却总是想将长白山根据地除之而后快。



    在山下奉文看来,长白山根据地就是他眼中的一根刺,在自己的治下,竟然还有这样一大块反日根据地,这是他所绝不能容忍的。



    更为重要的是,山下奉文已经通过情报,得知这次袭击自己后方的正是徐锐所率领的狼牙,而正因为狼牙的行动,才使得兴凯湖一役日军大败,所以,山下奉文决定,先拔除长白山根据地的新一团这根盯中钉,然后再集中全力,再攻滨海边疆区!



    海参崴,当徐锐风尘仆仆,带着狼牙回到海参崴时,想象中的那种热情迎接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萨武什金和切列夫只派了一个小小的上尉来迎接徐锐,将徐锐带到了萨武什金的指挥部。



    徐锐一进门,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对视了一眼,有些尴尬,萨武什金就说“徐锐同志,这次能打赢兴凯湖一役,你居功至伟,只是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无法对你进行更多的宣传,希望你能体谅。”



    徐锐就说“萨武什金同志,能不能宣传我无所谓,能取得胜利就好,现在,我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帮助滨海边疆区成功战胜了日本人,我想通过滨海边疆区的途径,立即返回长白山根据地。”



    萨武什金却说道“五家山你现在怕是无法回去。”



    徐锐就问“为什么?”



    萨武什金说“根据最新消息,山下奉文又召集了五十万兵员,现在,日本远东方面军的总兵力已达到了一百五十万人以上,滨海边疆区的形势还十分严重,你还不能走。”



    徐锐就说“我得到的命令是,帮助你们粉碎日本人对滨海边疆区的进攻,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没有义务还留在这里。”



    切列夫说“徐锐同志,这一次兴凯湖战役,没有你在背后切断日本人的物资补给,是不可能打赢的,你对我们的帮助,我们是不会忘记的,但是,山下奉文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等新兵训练成功之后再来攻打滨海边疆区,你要是走了,我们以后的仗就没法打下去。”



    切列夫是知道自己和萨武什金本事的,他明白,如果徐锐真的离开,滨海边疆区无论如何也保不住,所以,他必须留下徐锐,所以,虽然他已得到情报,日本人想要进攻长白山根据地,但却严格封锁消息不告诉徐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