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9章 战火重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49章 战火重燃

徐锐想通过滨海边疆去区回到五家山,但切列夫和萨武什金却不想放徐锐回去,徐锐就说:“我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必须回五家山。”

  切列夫就说:“徐锐同志,怕是你现在回不了五家山。”

  徐锐问:“为什么?”

  切列夫就说:“因为滨海边疆区还需要你。”

  徐锐说:“我又不是苏联人,没有上级的命令,滨海边疆区的事情还是不便插手,由你们苏联人自己负责。”

  切列夫就说:“徐锐同志,根据可靠情报,日本人正在准备进攻长白山根据地,如果没有滨海边疆区的支援,长白山根据地很难战胜日本人的围剿。”

  徐锐朗声说道:“切列夫,无论有没有滨海边疆区,只要有我徐锐在,一定可以粉碎鬼子的围剿。”

  切列夫一见徐锐态度如此坚决,只好叹了口气说:“这样吧,徐锐同志,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徐锐问。

  “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唇亡齿寒,我们滨海边疆区将会全力援助五家山反击日本人的围剿,不过作为回报,一旦日本人进攻滨海边疆区,你还是要到滨海边疆区助我们一臂之力。”萨武什金插口道。

  徐锐一点头,他知道,这是一个对抗联新一团和五家山根据地都非常好的选择,与苏联人订立攻守同盟,就可以背靠苏联这座大山,巩固和发展根据地。

  “报告,有五家山最新消息!”一个参谋走过来说。

  萨武什金连忙问:“什么情况?”

  那参谋说:“日军出动三个师团约六万人对长白山根据地发动了进攻,长白山根据地所属四县在王沪生带领下节节抵抗,只是日军势大,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攻占了长白四县,现在日军大部队已云集五家山下,王沪生和抗联新一团寸土必争,双方打得很艰苦。”

  徐锐眉头一皱,只用了三天,长白四县就失守,看来,这一次日本鬼子真是势在必得,也不知王沪生能不能守住五家山,自己必须回去。

  想到这儿,徐锐说道:“萨武什金、切列夫同志,我必须回五家山,否则,一旦五家山失守,那滨海边疆区门户大开,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守住滨海边疆区。”

  萨武什金与切列夫一看这情况,心知留不住徐锐,否则一旦五家山失守,徐锐心中怨恨,出工不出力,那就会很麻烦。

  想到这儿,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既然五家山战事紧急,我们也不留你,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尽力而为,帮助五家山的同志们渡过难关。”

  徐锐就说:“我需要滨海边疆区的同志在边境地区做佯攻,吸引日本鬼子的注意力,使他们不能全力进攻五家山,这就是对五家山最大的支持。”

  徐锐知道,此时的五家山根据地并不缺乏武器和物资,所以也没有再次狮子大开口,不过徐锐却要求滨海边疆区的部队进行佯攻,牵制日军,这也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当即表示同意。深宫恋:美人如玉

  为了表示对五家山抗联新一团的支持,萨武什金又让人给五家山根据地送去了五十具火箭筒,此时的徐锐因为五家山战事紧张,心急如焚,也没有和萨武什金客套,向萨武什金要了五辆卡车,向着五家山方向而去……

  五家山,山脚下,数万日本鬼子将五家山正面团团围住,远远看去,整个五家山外一片密密麻麻的帐篷,无数的小黄点儿如同蚂蚁一样充斥其间。

  一片林立的天线中央是一座巨大的帐篷,井上春之就位于帐篷内,不断在作战地图上指指点点。

  这一次,为了对付长白山根据地,山下奉文派出了最为精锐的部队,由井上春之率三个师团进攻长白山根据地。

  为了对付长白山根据地,井上春之做了精心的准备,三个师团秘密集结于根据地外围,同时对长白山根据地发动了突然袭击,抗联新一团猝不及防,三天内连丢四县,损失惨重,余部五千余人退守五家山要塞,与日本鬼子做最后的厮杀。

  井上春之很是得意,自己的战术很有效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占据了长白山根据地的延吉、珲春等四县,消灭了抗联新一团大量的兵员,将抗联新一团残部包围在五家山一带的狭小区域内,可以说,自己的目标已完成了一大半儿,接下来,只要将五家山的抗联新一团全部消灭,那自己就将大功告成,到那时,狼牙与徐锐就成了无根的浮萍,再也无法掀起大浪来。

  只是井上春之也知道,长白山根据地的核心就是五家山要塞,五家山要塞工事坚固,山下奉文的第七军攻打多时,最终却全军崩溃,这一次,自己想要打下五家山要塞的难度也很大。

  井上春经过研究后认为,炮火是对付工事最有效的方式,特别是重炮,是摧毁工事的利器,与此同时,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则是进攻坚固工事的有益补充。

  所以,井上春之调集了大量的火炮,其中光是150口径的榴弹炮就弄了三十六门,刚好一个重炮联队的编制,同时,井上春之给进攻部队配备了大量的火箭筒,不过火焰喷射器的数量不多,井上春之从各处抽调,勉强弄来了十具火焰喷射器,在做好了准备之后,井上春之向五家山要塞发动了全面进攻。

  “轰!”

  “轰轰!”

  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响起,碎石纷飞,五家山整个山体都在颤抖,看着远处地动山摇的五家山,井上春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他知道,五家山根据地是徐锐的根本所在,如果自己占了徐锐的根本,那徐锐多年苦功将毁于一旦,到时,徐锐也就没有那么可怕。

  井上春之说:“命令,重炮联队全力轰击五家山不要吝惜炮弹,打多少,我给他们补充多少!”

  “哈依!”

  随着井上春之的命令,整个五家山一片炮火连天,山上的抗联新一团受到严峻考验……第一仙师

  五家山要塞主阵地内,王沪生与何书崖、黄守信、高楚、石长庆、地瓜等人聚在一起不断商讨着目前的战局。

  王沪生就说:“现在六万鬼子已将五家山要塞团团包围,鬼子的炮火很猛,不过由于战士们及时撤到了地下工事内,所以我们的损失并不大,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想个法子把鬼子击退才行。”

  何书崖就说:“这次是我大意,让鬼子直接占了延吉,否则局势也不会这么被动。”

  黄守信也说:“我也有责任,没想到鬼子竟然突然袭击,让部队吃了大亏。”

  王沪生却说:“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现在我们要解决问题,一定要守住五家山阵地,可惜,老徐不在这儿,不然一定可以击退鬼子的进攻。”

  王沪生看向了何书崖,口中说道:“你是老徐的高徒,是我们中最像老徐的,你说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何书崖说:“由于鬼子的偷袭,我军在三天之内损失了一半的兵力,现在总共加起了也就五千人左右,如果单单防御五家山要塞的话,从兵力上说应该是够了,不过如果我们一直困守五家山要塞,那么等待我们的只能是最好的灭亡,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只有出击,才能扭转目前的局面。”

  “出击?一来我们兵力不足,二来我们又能去打哪里呢?”王沪生说。

  何书崖就说:“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现在鬼子占了长白四县,一定会将物资囤积于长白四县内,特别是附近的珲春,与五家山离的很近,一定会成为鬼子物资的囤积点,如果我们能在珲春打掉鬼子的物资补给,那么鬼子必然陷入困境,到时我军里应外合,就有可能打破鬼子的围剿。”

  “有道理,只是出击珲春由谁去,需要多少兵力,这个值得商讨。”王沪生说。

  地瓜接过话说:“这偷袭敌后的事情自然是交给我们狼牙去干。”

  高楚说:“地瓜,狼牙的主力都去了苏联,你手下的人大多是新手儿,干这么大的活儿能成吗?”

  地瓜说:“高楚,你还别瞧不起人,我们狼牙,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就算是新手,玩起这种特种作战的事,也比普通部队强百倍。”

  何书崖说:“狼牙必须去,不过只凭狼牙兵力未免不够,所以,我要亲率一营从秘密出口离开五家山,与狼牙一起去进攻珲春,切断井上春之的大动脉。”

  王沪生一点头,说道:“这个计划切实可行,那我们举手表决通过。”

  当下,众人将手都举起来,王沪生一点头说:“那事情就这么决定,地瓜带领狼牙与何书崖的一营前出珲春,斩断鬼子的后勤补给线。”

  随后,王沪生又布置了一下任务,黄守信、高楚、石长庆等人带领部队坚守五家山,铁刚的骑兵营则作为总预备队留在五家山要塞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