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4章 空城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54章 空城计

    听何书崖说要发动群众坚守延吉,一连长姚磊并不看好。

    何书崖说:“用没有经受过训练的老百姓来守延吉确实胜算不大,你听说过空城计吗?”

    姚磊看向何书崖,不明白何书崖到底什么意思。

    何书崖就说:“咱们这一次就跟板本成冈玩一个空城计。”

    当下,何书崖就将自己的想法和姚磊说了一遍,姚磊一听,眼睛一亮,口中说道:“营长,你这不只是空城计啊,这简直就是十面埋伏,小鬼子真要来的话,非吃大亏不可。”

    “嗯,这一次,咱们就叫小鬼子尝尝抗联新一团的厉害,追了咱们这么长时间,也该让小鬼子出出血。”何书崖冷哼一声。

    当下,何书崖立即让部下发动群众,保卫延吉,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与发动下,这些延吉的老百姓参军热情十分高涨,只一天时间,就有一千多人参军,何书崖将仓库中积存的步枪发给了这些新参军的战士,另外,通过联系地方党组织,又集中了大约一千人的区小队与民兵,如此一来,何书崖麾下的兵力就有三千多人。

    虽然这些士兵的战斗力与鬼子的正规军虽然无法相提并论,但用来撑撑场面还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经过地方党组织的动员,又有上万的老百姓赶来助战,虽然这些老百姓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却可以壮壮声势。

    何书崖并没有把这些新兵打散安插进自己的部队中,因为这样的话,会极大削弱部队现有战斗力,何书崖将这些区小队、民兵和新兵组成了九个连,每个连的连长都由自己选派的老兵担任,只用了大半天时间,何书崖就对部队完成了整合。

    也就在这时,有情报传来,坂本成冈的部队已摆脱了赵大奎的纠缠,正向延吉快速推进中。

    听到这个消息,何书崖并没有慌张,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自己的部队已经完成了重组,大网已经张开,接下来,就等着坂本成冈入瓮……

    坂本成冈很着急,井上春之参谋长派自己去消灭何书崖,可是自己不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让何书崖的部队火烧珲春,现在又攻占延吉,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将何书崖部彻底消灭,那自己有何面目去见井上春之?

    所以,现在的坂本成冈抱定一条决心,一定要干掉何书崖,干掉了何书崖,那么自己就可以弥补之前的失败,完成井上春之交给的任务。

    所以,坂本成冈不断催促士兵加快前进,他现在唯一害怕的是何书崖在自己到来之前再一次逃走,就如同珲春一样,让自己扑个空,那样的话,自己再想找到何书崖真的太困难。

    “坂本大佐,士兵们的体力消耗已到极限,我们需要休息。”一个军官一边喘息一边说道。

    坂本成冈就说:“这里距延吉只有十公里,告诉士兵们,坚持最后十公里,还不能休息,我们要一口气直捣延吉城!”

    “可是大佐,已经有很多人掉队……”

    “八嘎,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不惜一切代价赶到延吉,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立即投入进攻!”

    “哈依!”

    “开路!”

    坂本成冈一边大叫,一边指挥着士兵跟上,黄昏时分,坂本成冈带着他的部队终于来到延吉城下,不过,由于长时间的行军,部队掉队的情况很严重,

    此时跟随坂本成冈到达延吉城下的军队已不足四千人,而且很是疲劳,远远的看到,延吉城的城门大开,并没有什么防备,坂本成冈哈哈大笑,取出望远镜向延吉城看去,在坂本成冈的眼中,此时的延吉城与被剥光了衣服的娘们儿一样,完全**裸的躺在自己的面前,等待自己去蹂躏。月西女传:无字悲

    就在坂本成冈刚要下令进攻时,他却突然犹豫起来。

    “大佐,城中看样子并没有防备,我们现在进攻正是好时机。“一个军官说。

    坂本成冈想了想说:“何书崖一向狡诈多端,延吉城这么重要,防御不可能这么松懈,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那军官说:“何书崖一共才四、五百兵力,怕是兵力不足,给我们摆出来的空城计吧。”

    “空城计?他何书崖想当诸葛亮,我坂本成冈却不是司马懿!命令部队,全力进攻!”

    “哈依!”

    “杀改改!”

    随着坂本的一声大叫,数千鬼子兵向着城门处杀来,可是城门依旧敞开,丝毫也没有关闭的迹象。

    “板载!”

    一队鬼子向着延吉城冲过去,然而,延吉城却依旧城门大开,并有丝毫动静。

    “板载!”

    鬼子不断向延吉城靠近,就在这时,无数面红色大旗从延吉城头竖起,几十挺机枪几乎同时开火,向城下发射一串串火舌。

    “杀啊!”

    下一刻,无数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只见延吉城的四面八方,到处红旗招展,杀声震天,枪炮声此起彼伏。

    “杀鬼子啊!”

    “活捉坂本成冈!”

    一声声呐喊此起彼伏。

    “中计了!”

    坂本大吃一惊,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分辨敌人数量,只见到处是红旗,到处是喊杀声。

    “大佐,这是抗联新一团的主力啊,我们中计了!”一个军官大叫。

    坂本成冈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向下滴落,口中大叫道:“撤退!”

    大队鬼子立即调过身形,向着原路返回,可是,这些鬼子经历了长途行军,已经是精疲力竭,几乎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而在他们的身后,无数的中国士兵如下山猛虎,锐不可当,从后面向着鬼子追杀而来。

    “坂本大佐,挡不住,快撤吧。”

    坂本知道这时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当即在部下的簇拥下骑上战马向着远处逃去。

    刚刚转过一处高地,就听杀声四起。

    “杀啊,别让坂本成冈跑了!”

    两侧的高地上,锣鼓齐鸣,杀声震天,红旗招展。

    “快走!”

    此时已到了夜间,黑暗中,不知两侧高地到底有多少抗联新一团士兵,鬼子落荒而逃。

    “报告大佐,殿后的吉田中队全军覆没!”

    “报告大佐,藤野中队不知所踪……”

    一个个坏消息传来,这些鬼子经过长时间的赶路,已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一路向前逃走,坂本身旁的士兵越来越少,到半夜的时候,只剩下了几十个人,大部分的士兵都已走散。法医娇妻:老公,验么

    “大佐,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一个军官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

    坂本一听大怒,口中说道:“八嘎,这个时候怎么能休息,快快转移!”

    “我是真走不动了!”那军官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幅死猪不怕开火烫的架势。

    见那军官坐在地上,余下的几十个鬼子鬼也坐了下去,说什么也不起来。

    坂本一看这个样子,心知这次是真的不能走了,口中只好无奈的说道:“好吧,先休息十分钟,一会儿再走。”

    听了坂本这话,很多鬼子兵直接躺在地上,胸口不断剧烈的上下起浮,显然,经过了长时间的高强度行军,这些鬼子兵的体力已到了极限……

    “哎呦嘿!这帮小鬼子都跑不动了,这他们是要让我们抓俘虏啊。”地瓜嘟囔着。

    “地瓜,我们现在是不是冲上去?”一个狼牙问。

    地瓜就说:“先等等。”

    “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地瓜说。

    约过了五分钟,地瓜就说:“立即行动!”

    十几个狼牙手持着匕首,如暗夜幽灵一般,进入了鬼子的队伍中。

    “有敌袭!”

    一个鬼子哨兵大叫一声,随后,那哨兵被匕首划破了喉咙。

    倒在地上的几十个鬼子兵呼到叫声就想爬起来,可是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经过这一歇,身上反而提不上劲儿,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一直跑还没有什么大事儿,这一歇下来,心中的那口气泄了,反而没了力气。

    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几十个鬼子兵被狼牙全部干掉,而坂本成冈则被身后冲上来的两个狼牙活捉。

    坂本成冈很是顽强,口中“八嘎”叫个不停。

    坂本成冈认为自己是大佐,抗联新一团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就在这时,地瓜手持着一柄带血的匕首走过来,看了坂本成冈一眼后口中说道:“老鬼子,你挺横啊!”

    “八嘎!快放开我!你们这些支那猪,就是我们日本人圈养的家畜……”

    还别说,坂本成冈的口才不错,骂起人来连一句重复的句子都没有。

    “妈勒个逼的,小鬼子,我让你叫!”

    也算坂本成冈倒霉,刚好遇到地瓜心情不顺,地瓜一匕首就割断了坂本成冈的喉管,然后用力割了几刀,将坂本成冈的脑袋彻底割了下来别在腰间。

    一个战士就不解的问:“地瓜,你把坂本成冈的脑袋栓在腰带上做什么?”

    地瓜说:“老子觉得这个造型比较帅气。”

    众人被彻底雷了个外焦里嫩。

    地瓜就说:“这一仗打得真他妈漂亮,咱们又立了一件大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