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阻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7章 阻击



浦口宪兵队司令部。 (w W W .  . c o M)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从前线传回来,先是凤阳方向援军报告,两座公路桥遭到炸毁,虽然损毁程度并不算很严重,但是工兵修复桥梁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在子夜之前凤阳方向援军是很难赶到回龙沟了。

紧接着,浦口援军也传来坏消息,他们在公路上遇到了大面积的雷场,两次硬闯都遭到了严重挫败,扫雷则耗时太久,不得已经町田保只能舍弃公路,徒步前进,但是很快,他们就遭到了小股敌人的袭扰迟滞。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回来,作战室里的气氛正变得越来越凝重。

武藤章都感觉快要窒息了,杉杉元司令官刚刚从南京打来电话,表示了对这次战事的极度关切,杉杉元言语间虽然没有一句训斥之词,但武藤章却清楚的感受到,杉杉元这次对他的表现是无比的失望的。

行动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万无一失,可是等行动开始后,却是险情不断!

面对这样的残酷现实,无论换谁来当华中方面军司令,都会感到失望。

不过这并非武藤章最担心的,武藤章最担心的,是他个人以及武藤家族的前途,一旦这次行动失败,一旦这批军需物资被截走,那么他武藤章的军旅生涯也就走到了终点,而武藤家族也会因此而遭受沉重的打击。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小鹿原了。

小鹿原俊泗已经在半小时前率领他的特战队出发了。

“小鹿原桑。”武藤章抬头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在心里默默的说道,“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千万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哪。”

(分割线)

毫无征兆的,小鹿原俊泗忽然停下脚步,然后扬起右手再用力握紧成拳,身后跟进的十几名特战队员便纷纷跟着停下脚步,并且迅速四散警戒。

伊东玉之介急步走到小鹿原俊泗的跟前,小声问道:“小鹿原桑。怎么了?”

小鹿原俊泗抬起右手手腕,看了看腕表,沉声说道:“从军列遇袭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三个小时,再有两个小就进入子夜了,这个时候,无论凤阳镇、浦口的援军能否及时赶到。我们再去回龙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小鹿原俊泗有句话没有说,回龙沟的局面多半已经是不可挽回了。现在再想阻止独立大队把军列上的物资运走,已经是不太可能了,现在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想方设法阻止独立大队把这批物资运回大梅山。

说到底,这里还是日占区,不是大梅山。

伊东玉之介默默的点点头,小鹿原俊泗说的是对的,如果凤阳镇、浦口的援军无法及时赶到,那么在他们特战分队赶到回龙沟之前。军列上的物资就已经被搬运一空,他们现在巴巴的赶过去,已经毫无意义了。

而如果凤阳镇、浦口的援军及时赶到了,合两个步兵大队的兵力,打败仓促应战的大梅山独立大队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所以,他们特战分队也就用不着巴巴的赶过去。再去做什么锦上添花的事情。

片刻后,伊东玉之介问道:“那么,现在我们该去哪?”

小鹿原沉声道:“伊东桑,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徐锐在夺得物资之后,不走大路回梅镇。而是选择走小路回去?”

“走小路?”伊东玉之介皱眉道,“不能吧?小路哪有大路好走?何况这可是3000吨军需物资,从小路能运回大梅山吗?”

小鹿原道:“然而徐锐并不傻,他一定会猜到大路会有皇军拦截,小路却不会有皇军拦截他们。”

伊东玉之介苦笑道:“问题是,就算我们料定徐锐会走小路,我们也不知道从回龙沟返回大梅山有哪几条小路。更无法确定他会选择哪一条?”

小鹿原狰狞的笑笑,说道:“我们不知道,可是有人知道。”

“有人知道?”伊东玉之介茫然道,“谁?”

“蒲城便衣队的人!”小鹿原俊泗沉声道。

“现在去蒲城?”伊东玉之介讶然。

“对,去蒲城。”小鹿原重重点头。

(分割线)

不出小鹿原俊泗所料,浦口方向的援军进展并不顺利。

“大队长,大队长,坏了!”一个少尉参谋拿着张地图气喘吁吁的跑到町田保面前,神情惶然的说道,“我们已经偏离路线了。”

“八嘎,你这个蠢货。”町田保原本就被独立大队这一路上的袭扰战搞得心浮气躁,这会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听说行军偏离了路线,顿时暴跳如雷,劈手一耳光就恶狠狠的扇在那个少尉参谋脸上,把他扇翻在地。

町田保一巴掌将少尉打翻在地,犹不解恨,还跟着踹了两脚。

少尉参谋灰头土脸的爬起身来,不敢分辩,只能够顿首哈依。

町田保发泄了一通,咬牙问道:“偏离了多少?离回龙沟还有多远?”

少尉参谋苦着脸说:“无法确定,因为找不着可靠的参照物,这里的环境与地图上标注的完全不符。”

“纳尼?”町田保闻言顿时一愣,也知道错怪了自己的部下,看来并不是自己的作战参谋玩忽职守,而是大本营提供的地图出了差错,当下町田保气得将地图撕成无数碎片,又恶狠狠的喝道,“服部桑,派一个小组去附近看看,抓几个支那人当向导。”

“哈依。”随行的一个大尉军官重重顿首,又回头喝道,“小林桑,你带上一个步兵小组去附近找找,去抓几个支那向导回来。”

“哈依。”一个鬼子军曹长顿首,然后带着十几个鬼子兵匆匆走了。

町田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的下令道:“命令,原地休整。”

(分割线)

月色下,徐锐正率领特战分队往前急行军。

忽然,徐锐高高扬起右手再用力握紧成拳,身后跟进的队员们便纷纷停下。

冷铁锋趋前一步,靠近徐锐身边,问道:“老徐,怎么了?”

“前面有人。”徐锐微眯着眼睛,敏锐的听觉顷刻间像蛛丝般漫延过去,片刻后,徐锐的眼睛再次睁开,沉声道,“有十五个人,距离大约五百米,就在前面山梁后面,从他们沉重的脚步声判断,定是鬼子无疑。”

小鬼子穿的是板牛皮鞋,所以脚步声比较沉重。

独立大队的老兵原先穿的也是从鬼子那里缴获的牛皮鞋,但是半年多穿下来,尤其是经过之前练狱般的三个月训练,他们的板牛皮鞋早已经穿烂了,现在独立大队官兵,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穿的都是轻便的布鞋。

冷铁锋闻言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十五个鬼子,简直就是给他们送菜啊。

“准备战斗!”徐锐转身回头,向原地警戒的队员们打出一连串手语,接到命令的队员们迅速四散开来,徐锐和冷铁锋最后散开,隐入了路边那浓密的蒿草丛中,夜风习习,幽深的山道很快就恢复到了原有的静谧。

几分钟之后,十五个鬼子就踏着月色出现在山道上。

这十五个鬼子的警惕性非常高,三个鬼子在前引导,三个鬼子在后掩护,剩下九个鬼子居中,不停的用警惕的眼神扫射山道两侧的草丛及树林,旦有任何风吹草动,这些鬼子便会毫不犹豫的开枪,确定没危险之后,才会继续往前行进。

毫无征兆的,走在尖兵组后面的鬼子军曹扬起戴着白手套的右手:“停!”

在前引导以及随后跟进的十几个鬼子便纷纷停下来,用警惕的眼神扫视四周,只不过四周的草丛还有树林并没有任何异常。

鬼子军曹皱了皱眉,有些困惑,他很确信自己在刚才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声响,那声音很像是树枝摇晃时,树叶互相摩擦发出的声音,这鬼子军曹参军之前是山中的猎户,对于这样的声音非常熟悉,只是,他无法判断这声响是人还是野兽撞击造成的。

难道是野兽?鬼子军曹摇摇头,正要下令继续前进,眼角余光却忽然看到了一点微弱的寒星自前方射来,鬼子军曹本能的猛一低头,一股劲风便已经擦着他的脸颊掠过,然后呲的一声命中他身后那个二等兵的脸庞。

“呃啊!”那个二等兵便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

鬼子军曹猛然回头,却看到二等兵脸颊上插了一支羽箭,这支羽箭从他的左脸颊射入又从右脸颊穿出,把他的脸整个贯穿。

“有敌人……”鬼子军曹立刻大声咆哮起来。

然而还没等鬼子军曹完整的喊出整句话,又一点寒星闪电般射至。

这一次,鬼子军曹却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一霎那之间,那点寒星便已经钉入了他的咽喉,却是一把冷森森的三八式军刺,锋利的刺刀从咽喉射入,又从后颈透出,直接就把鬼子军曹的小脑给射穿,当场就死得不能够再死了。

“噗。”鬼子军曹矮壮的身躯往前直挺挺的倒下。

几乎是在同时,九道黑影便从山道两侧的草丛以及树林中窜出来,剩下的十三个鬼子急忙举枪,准备射击,然而这么近的距离,三八大盖的回转半径太长了,那九道黑影一闪便从他们的枪口前消失,下一刻,便已经欺近到了他们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