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6章 血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56章 血杀

    “牙叽给给!”



    公路上,一个鬼子上尉抽出指挥刀,一边向前奔跑一边大叫,在他的周围,数百名鬼子不断向前追击。



    “连长,子弹打光了!”一个士兵叫道。



    在刚才的突围战中,战士们打光了几乎所有的子弹,此时的孙长河见无法摆脱鬼子,转头看了看四周剩下的几十号兄弟,一脸悲壮的说:“兄弟们,咱们和鬼子拼了,拼一个是本儿,拼两个赚一个!”



    “拼了!”



    四连剩下的四、五十号人纷纷停住脚步将身子转过来,每个人都将上了刺刀,准备与后面的鬼子追兵拼个鱼死网破。



    “呦西,他们没有子弹了,所有人退子弹,上刺刀!”鬼子上尉大叫。



    下一刻,鬼子不断拉动三八大盖儿,将枪膛里的子弹退出,在枪头安上刺刀,准备与一连战士进行白刃拼刺。



    “连长,鬼子还挺讲究,没开枪,准备与咱们白刃战。”一个士兵说。



    “讲究个屁!鬼子三八式步枪子弹的穿透力极强,他们是怕乱开枪在白刃战中误伤了自己人,所以才退下子弹。”孙长河给战士们普及了一下知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鬼子是因为具有武士道精神才退的子弹。”那士兵恍然大悟。



    “准备!冲啊!”



    孙长河一马当先,带着战士们向着鬼子猛扑。



    “板载!”



    鬼子发出呐喊,向四连扑来,两股人流瞬间撞碰,发出震天的呼叫与喊杀声。



    “杀!”



    一个战士一刺刀刺入了正前方鬼子的小腹,那鬼子一咬牙,用力把住刺刀,不让那战士抽出去,然而这鬼子没想到的是,这名战士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把刺刀抽出,这战士的刺刀在鬼子的肚子里那么用力一搅,顿时将这鬼子的肠子搅成了无数碎片,那鬼子扑通一声倒地不起,身子不断抽搐……



    “杀!”



    这战士用力拔出刺刀,刚要向前冲出,就在这时,旁边冲过来一个鬼子,一个弓步挺刺,刺刀刺入了战士的胸口。



    一口鲜血从战士的口中喷出,这战士一咬牙,完全不顾自己,用力将手中的刺刀捅入了对面鬼子的胸口,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保持着挺刺的姿势,就如同一尊雕像,这画面定格成永恒。



    “小鬼子,我日你祖宗!”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战士拿着刺刀向那鬼子上尉刺去,上尉一把荡开了小战士手中的刺刀,锋利的刀刃横在小战士的脖子上。



    鬼子上尉冷冷看着这个小战士,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也许是因为营养缺乏的关系吧,长得并不高大,身材瘦小,然而,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坚定。



    这一刻,上尉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刀应该不应该劈下,对面的这个少年还只是一个孩子,自己真的要杀一个孩子吗?



    “你算个吊!”小战士向上尉吐了一口唾沫。



    这唾沫正吐在上尉的脸上,上尉并没有用手去擦,这一刻,一团怒火在他的胸口熊熊燃烧,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个支那人的孩子竟然侮辱了自己,这简直是自己的奇耻大辱。



    “八嘎牙路!”上尉怒吼一声,高高兴起了手中的战刀。幽影龙帝



    这柄战刀,是上尉出生时,家人将一块上好的生铁扔到了水井里,在水井中泡了十八年后才锻造而成的宝刀,上尉一直带在身边,引以为荣,可是现在,上尉要用这柄战刀砍掉面前少年的头颅。



    “扑哧!”一顶人头飞出,小战士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鲜血冲天而起,溅了上尉一脸。



    “啊!”



    上尉发出一声惨烈的大叫,下一刻,上尉眼中寒芒一闪,口中大叫:“板载!”



    上尉向着对面的四连战士疯狂冲去……



    “小虎子!”



    当看到小战士无头尸体倒地之时,孙长河口中发出一声悲呼,提着刺刀向着那上尉冲来。



    “啊!”



    两个鬼子兵拦在孙长河的身前,孙长河向前闪电般的一刺,干掉了第一个鬼子,然后又一脚踢在第二个鬼子的下阴处,一记短子绝孙脚踢破了鬼子的蛋蛋。



    “八嘎牙路!”



    鬼子上尉抡着战刀向着孙长河砍来,孙长河手中步枪一架,只听啪的一声,步枪竟然应声而断,要不是孙长河在最后一刻弃枪,这一刀已将孙长河的脑袋劈下来。



    “啊!”



    上尉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不断向孙长河砍去。



    孙长河左躲右闪,一个趔趄,被一具尸体拌倒在地。



    “啊!”



    鬼子上尉向着孙长河一刀猛劈而落,却见孙长河身子诡异的向前一滚,从地上抓起了一把刺刀向前一挺,那刺刀一瞬间从上尉的两腿之间由下自上直插而入。



    “啊!”



    上尉惨叫一声轰然倒地。



    孙长河抢起上尉的战刀,一刀劈下了上尉的脑袋,口中叫道:“小虎子,老子给你报仇了!”



    孙长河一手拿着带血的战刀,一手抓起上尉的人头仰天长啸!



    当看到上尉人头落入孙长河手中之时,所有鬼子兵不由失魂落魄。



    “啊!”



    孙长河一手提着鬼子上尉的人头,一手挥动战刀不断向前劈杀,就如同一个绝世战神,杀得鬼子肝胆俱裂。



    然而,四连的战士人数太少,几百鬼子围着四、五十人的新一团战士不断冲杀,新一团战士寡不敌众,不时有人被刺倒在地。



    十几分钟后,鬼子终于完全占据了上风,将残存的十几个新一团将士团团围住。



    一个鬼子少佐从外围的鬼子中挤出来,向已然受伤的孙长河行了一礼,然后说道:“你们已经尽力,尽到了一名军人的职责,只要你们投降,大日本皇军一定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孙长河嘿嘿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用战刀支撑着自己被刺中受伤的右退不至于跌倒。



    “小鬼子,放你娘的罗圈儿屁!想让爷爷投降那是白日做梦!”末世之女配寻仙



    “你们已经没有希望,现在投降还来得及。”那鬼子少佐说。



    孙长河仰天大笑,口中说道:“新一团只有战死的鬼,没有投降的孬种!”



    鬼子少佐叹息一声,心知这几个新一团士兵心意已决,自己不可能再说服他们,于是退回到了人群中,轻轻的一挥手,上百鬼子齐齐将手中的刺刀向前一探,准备做最后的冲锋。



    “兄弟们,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跟老子上!”孙长河大吼一声,十几个战士纷纷将刺刀揣起,准备做最后的战斗。这一刻,每一个四连战士的脸上都没有怯意,看起来无比坚毅,杀气冲天。



    “杀!”孙长河暴吼一声,手中紧紧握住了战刀。



    “杀!”十几个战士齐声呐喊,做好了最后出击,与敌同归于尽的准备。



    “板载!”



    鬼子也是大吼一声,数百鬼子向着残余的四连战士狂猛杀来……



    “嗒嗒嗒……”



    就在此时,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枪声响起,无数的子弹如雨点一般向着鬼子袭击,此时的鬼子正在准备拼刺,猝不及防,被子弹成片打倒在地。



    “冲啊!”



    不远处的公路与两侧山头,无数的抗联新一团战士冲来,杀声震天。



    “撤退!快撤退!”



    鬼子在留下大片尸体后仓皇而逃。



    “兄弟们,追啊!”孙长河大吼一声,虽然一瘸一拐,但依旧奋力挥动自己手中的战刀向前劈杀。



    一直追出了几百米,孙长河一个趔趄,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杀鬼子!”



    孙长河奋力想要站起,可是费了半在的劲儿也没有爬起,这时,一双大手将他扶了起来。孙长河扭头一看,正是自己的营长黄守信。



    “营长,你可算来了。”孙长河看到黄守信,声音有些哽咽。



    黄守信就说:“老孙,政委怕你吃亏,所以让我带部队来接应你,我来晚了一下,牺牲了那么多的同志。”



    孙长河就说:“营长,我错了,要不是我的好大喜功、麻痹大意,也不会牺牲这么多同志。”



    黄守信就说:“你的错误咱们以后再谈,先把同志们救回去再说。”



    当下,黄守信带领队伍停止追击,开始寻找未死的四连战士,然后带着四连没牺牲的同志退向五家山。



    这一仗打的真是很惨,孙长河连一百多人,打到最后,只剩下了十几个人有战斗力,而且个个带伤,就算是再加上被救回来的重伤未死的十几个重伤员,整个四连加起来也只剩下三十多人,四连基本上失去战斗力。



    孙长河的心情很不好受,要不是自己好大喜功,非要追来,四连也不可能受到这么大的损失,现在,自己还有什么脸去见政委。



    想到这儿,孙长河连自杀的心都有,好在黄守信了解孙长河的性格,不断开导孙长河,孙长河这才收起了自杀的心思,被担架抬着回到五家山。



    五家山,孙长河一看到王沪生,立即羞得无地自容,口中说道:“政委,一切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