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8章 醉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58章 醉酒

    徐锐终于回到五家山,在听说山下奉文要进攻滨海边疆区时,他决定到哈尔滨刺杀山下奉文,以打乱鬼子的进攻节奏。



    冷铁锋就说:“老徐,我和你一起去。”



    徐锐就说:“这次去哈尔滨,去的人不宜过多,老兵算一个,地瓜、李蛋、二嘎子开启了潜能,也和我一起去,有我们五个人就足够。”



    王沪生就说:“老徐,你刚回来又要走?”



    徐锐说:“军情紧急,这样,我明天就出发,坐火车去哈尔滨。”



    王沪生一点头,说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喝点儿,算是为你和老兵接风。”



    “老兵,咱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行!”老兵冷峻的脸上现出那么一丝丝的笑容。



    这一晚,王沪生亲手做了几个拿手好菜,红烧兔肉、小鸡炖蘑菇、再加上清蒸野猪肉和炒蕨菜等山珍看起来色香俱全,王沪生在山间又开垦了一片荒地,种了些豆角和茄子、土豆,做了个豆角炖土豆和烧茄子,一共六个小菜,有荤有素,搭配起来很能引起人的食欲。



    王沪生又弄了几坛六十度烧刀子老酒,与徐锐、冷铁锋和几个营的主管刚好坐了一桌。



    高楚夹了一口菜大口嚼起来,口中说道:“政委,你这厨艺真是一绝啊,等打跑了鬼子,我和你开个五个幌儿的酒馆,你做菜,我收帐,咱们一定可以赚大钱。”



    王沪生一笑,口中说道:“真要你收帐我做菜,你不是成了资本家,我成了你的长工吗,我才不干呢。”



    “哈哈……”众人笑成一团。



    王沪生端起酒杯,口中说道:“自从老徐走后,咱们全团的主官都没有聚过餐,今天老徐回来,咱们就好好聚一下,这第一杯酒,是为老徐接风洗尘,大家干了这杯!”王沪生说完,将一两半杯子的烧刀子一饮而尽。



    军人豪爽,有一斤的量敢喝二斤,谁也不藏着掖着,众人全都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烈?”徐锐一皱眉。



    “这是我从山下有名的郭家烧锅弄来的六十度烧刀子,纯高梁酒,够劲儿的很。”王沪生说。



    王沪生又将酒倒满举起,口中说道:“这第二杯酒,庆祝咱们长白山根据地粉碎了鬼子的围剿,在座的诸位劳苦功高,我和老徐敬大家一杯。”



    众人又都站起来将酒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王沪生又将酒杯倒满,口中说道:“这第三杯酒,愿抗日早日胜利,将小鬼子赶回老家去!来,干!”



    “干!”



    众人再一次将杯碰在一起,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磨刀霍霍向渣攻[重生]



    一口菜没吃,所有人已经将近半斤白酒下肚,酒量大的只觉心里热乎乎的,酒量小的则是面红耳赤,头晕晕乎乎。



    “来,吃菜!”王沪生说。



    众人立即拿起筷子,也没有人客气,立即大嚼大咽,吃得满嘴流油。



    徐锐就说:“老王,我离开这半年,你这酒量见涨啊,快赶上你的理论水平了。”



    王沪生就一笑:“今天是真高兴,老徐啊,你知道你走的这大半年,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吗?”



    徐锐就说:“根据地这么多人,什么事都要你一个人操心,老王,你确实辛苦,来,咱们再干一杯!”



    “干!”



    两个人又是一饮而尽。



    这一餐,众人最后也不知喝了多少,十来个人,光是五斤一坛的白酒就喝了三坛,几大盆菜全都一扫而空,也不知喝到什么时候,众人一个个歪歪斜斜,石长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呼噜震天响,高楚一屁股没坐稳,直接坐到了桌子底下,怎么也站不起来,后来还是两个警卫员将他扶了起来。



    直到深夜,众人踉跄出了王沪生的屋子,这些各营主官,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尽兴。



    晚风吹拂,徐锐微有醉意,那带着淡淡凉意的暖风吹在脸上,只觉一下子清醒很多,看着五家山的景色,徐锐有一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不久前,自己还在苏联境内与德军浴血奋战,而现在,却回到了五家山,苏联的一切仿佛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五家山的景色真美啊,可惜,这么美的景色自己只能再看一晚,明天,自己就要登上通往哈尔滨的火车,这一去,一定凶险万分,可是为了保住滨边疆区,保住长白山根据地,自己必须去。



    明天就要离开了,徐锐想起,自己刚和江南见上一面,两个人哪怕是缠绵的情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徐锐并不喜欢战争,如果生活在和平年代里,那自己一定可以带着江南和女儿生活一起,过着甜甜蜜蜜的小日子,可是战争将一切的美好都打破,自己不喜欢战争,却不得不为妻子和女儿而战,为了这个饱经苦难的民族和国家而战,驱除倭寇,光复河山!



    想到这儿,徐锐仰头向上看了看,一轮皎洁的月亮升上天空,夜空是如此的安静,徐锐仿佛看到了赛红拂,也仿佛看到了小桃红,这一刻,徐锐的心中有些凄然,在这场战争中,有多少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但是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中国一定要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中国人,不能成为岛国人的奴隶。



    远处,一个人影正缓缓的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那人影由模糊到清晰,走起路来很吃力,挺着大肚子,左手叉着腰,正是江南。



    原来,江南见徐锐这么晚没有回家,不顾自己身怀六甲的身子来找他,看到这一幕,徐锐心头一暖,这一刻徐锐有一个感觉,还是有家好啊!最起码在家里,还有一个人在惦念着自己,想到这儿,徐锐的嘴角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笑意,快步向江南迎去……神湮



    旭日东升,在王沪生的目送中,徐锐五人下了五家山,乔妆改扮一番,向着附近的火车站而去,在密山上了火车,直奔哈尔滨。



    “咔嚓……咔嚓……”



    火车缓缓前行,在徐锐看来,这火车比牛车的速度也快不了多少,不过,这毕竟是这个时代的进步,日本人为了掠夺东北的战略资源,在东北修建了丁字型铁路线,日本人的出发点自然是为了把中国东北建成自己的殖民地,但是,有了火车,人们的出行确实方便了很多,这也是日本人自己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此时的徐锐正坐在火车的车厢中,与冷铁锋并肩而坐,而地瓜和李蛋、二嘎子则坐在不远处的另外几张椅子上。



    看着车窗外一片茂密的大豆与高粱,徐锐心中不由在想,东北的黑土地真是肥沃啊,随便撒下种子都可以结出累累硕果,据说这些黑土很多被直接运入山海关内当肥料,可惜,现在这片黑土地却成为了日本人的殖民地,大量的矿产与农作物养肥的却是日本人。



    在东北,日要人吃得是大米,朝鲜人吃得是高粱米,而中国人只能吃玉米,如果哪个中国人被发现吃了大米,下场将是非常凄惨的。



    正想着,火车缓缓停了下来,原来已来到了鸡西火车站。



    就在这时,徐锐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整个鸡西火车站戒备森严,站台上,到处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有日本鬼子,也有满洲国伪军,气氛很紧张,看样子,这些鬼子和伪军想要进入火车中搜查什么。



    徐锐心中不由一动,难道是自己一行人的行踪被发觉了?



    一旁的地瓜、李蛋和二嘎子也紧张起来,不停的看自己,徐锐向地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要镇定,见机行事,至于冷铁锋,脸上却依然没有丝毫表情,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火车终于完全停下,随后,一群伪军和鬼子进入了各个车厢中,这些伪军和鬼子并没有检查乘客的身份证明,几个伪军只是不断向前行进,两眼瞄着周围的乘客,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就在这时,一个伪军向徐锐看来,只见那伪军眉头一皱,徐锐心头一紧,心说这些伪军和鬼子不会真的得到消息来找自己的吧,要是真是这样,自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正想着,那伪军的目光却从自己的身上移到了对面的坐位上,只见那伪军眼神中显出极为震惊的神色,徐锐沿着伪军的目光向对面的那人看去,只见这是一个身高达到一米九的大汉,身上穿着与自己身材极不协调的一件单衣,因为裤子短小,小半个小腿露在外面,看起来很是怪异。



    这大汉约有二十多岁的年纪,大热的天,头上却戴着一个草帽,遮住了自己的大半边脸,更为重要的是,徐锐看到,这个大汉双拳紧攥,手上青筋暴露,拳头处都是老茧,一看就知是一个练家子。



    那大汉见被那伪军盯着就要站起,徐锐用脚踩了那大汉一下,大汉想了想,又一次坐了下去。



    “怎么?有发现?”一个鬼子军官问前面的伪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