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9章 怪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59章 怪人

    徐锐上了火车,但在火车上却遇到了鬼子和伪军上车搜查,一个鬼子军官就问:“怎么,有发现?”



    前面的伪军连忙将目光从大汉的身上收回,摇了摇头说:“不在这节车厢,我们去看看别的车厢吧。”



    “好吧。”后面的鬼子军官狐疑的看了徐锐对面的大汉一眼,跟着前面的伪军向着前面车厢走去。



    不一会儿,那两个人巡查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什么,再一次转回来,大汉一看两个人又转回来,连忙低下了头,前面那个伪军有意无疑的看了大汉一眼,然后大步向前而去。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人物。”



    “收队!”



    火车外,伪军与鬼子的谈话隐隐传来,随后,站台上的伪军与鬼子开始撤退。



    火车再一次徐徐开动,那大汉看了徐锐一眼,一点头表示感谢。



    徐锐就对大汉说:“走,透透气去。”



    徐锐说完,也不管大汉如何反应,来到了两节车厢中间的位置,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徐锐就站在这里等着大汉。



    大汉想了想,一咬牙,跟在徐锐的身后走了出去,看向徐锐说:“你找我有事?”



    徐锐就说:“这些伪军和鬼子是来找你的吧。”



    大汉眼中凶芒一闪,拳头一握,向着徐锐靠近了一步,一股无形的杀气直扑徐锐脸庞。



    徐锐却丝毫不惧,只是淡淡的说:“不要紧张,如果我想出卖你的话,你早就没命了。”



    大汉寒声说道:“你想怎么样?”



    徐锐说道:“我对你感到很好奇,我想知道你的身份和来历,还有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大汉低头想了一下,他已感觉到徐锐对自己并没有敌意,于是说道:“有烟没?”



    徐锐说:“戒了。”



    大汉叹了口气说:“说来话长,我其实是一个逃犯。”



    “我知道。”徐锐说。



    “你知道?”大汉诧异的问。



    “你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吧,一定是从哪里偷来的。”



    大汉低头看了看自己不合体的衣服,讪讪说道:“这是我从一户人家顺来的。”



    “为什么要乔装改扮?”徐锐问。



    大汉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你要保证不把我的事情泄漏出去,今天的事情过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咱们两不相干。”



    “没问题,我只是很好奇。”徐锐说。



    大汉看四周无人,这才说道:“我杀了人。”



    “杀了人?什么人?”徐锐问。



    “我杀了我们师长的儿子。”



    “你是军人?”徐锐问。



    大汉答道:“是的。”


一世情深:帝少的夺妻大战
    徐锐就问:“为什么要杀了你们师长的儿子?”



    “因为他奸杀了我的未婚妻。”大汉咬着牙说,说这话的时候,大汉的虎目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到底是怎么回事?”徐锐问。



    于是,大汉向徐锐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大汉名叫金道寒,是哈尔滨附近呼兰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满清贵族家庭,虽然清朝原来的皇帝溥仪当了满洲国皇帝,但是旗人并没有什么优待,金道寒为了生存,就当兵以混口饭吃,后来,金道寒的部队来到了鸡西,就驻扎在鸡西城外。



    金道寒从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小凤儿,小凤儿不远千里到鸡西来找金道寒,结果却无意间被师长的儿子,有名的纨绔公子张松之看中,张松之先是利诱,后是威逼,但小凤都没有从他,于是张松之就直接强暴了小凤。



    小凤也是一个刚烈的女人,一气之下就投了井,这事儿张松之让人瞒着金道寒,可是金道寒在部队的一个好朋友还是告诉了他,金道寒知道真相之后,偷了连长的匣子枪杀了张松子,连同张松之一同被杀的还有他的十八名仆从。



    一十九条人命,其中一条还是师长的儿子,这一下金道寒可闯了大祸,师长下令无论如何也要抓到他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金道寒在杀人之后就逃了出来,准备坐火车回呼兰老家,看一眼父母的坟头后就亡命天涯,可是想不到师长却封锁了所有的车站与路口严加盘查,刚才上车的伪军中有一个,正是金道寒原来一个部队的战友,那战友显然也发现了金道寒,不过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同情,这个战友最终并没有出来指认金道寒。



    金道寒说完这些之后,声音有些哽咽,口中说道:“我已经说完了,现在我们两不相欠,咱们各走各的。”



    徐锐就问:“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金道寒眉头一皱,还是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很好奇,你是谁,竟有这么大的胆子和我这么说话。”



    “我叫徐锐。”



    “你就是那个杀得日本人魂飞魄散,抗联新一团的团长徐锐?”金道寒问。



    “对,就是我。”徐锐朗声说道。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从此亡命天涯,随时可能被日本人和伪军抓住枪毙,第二个选择嘛……”



    “第二个选择是什么?“金道寒问。



    “第二个选择就是加入我们抗联新一团,有我徐锐罩着,没有人能抓到你。”



    “我选择加入抗联新一团。”金道寒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说道。



    “不后悔?”



    “我还有后悔的余地吗?我要活下去。”金道寒说。



    徐锐很满意金道寒的回答,现在,加入抗联新一团是金道寒活命唯一的出路,这说明,金道寒并不蠢,而且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徐锐相信,金道寒只要稍加打磨,一定是一个出色的狼牙,毕竟一个人能连杀十九个伪军,没有真材实料,没有一颗杀伐果断的心是无法做到的。



    徐锐看人一向很准,他相信,这个金道寒只要在自己手底下稍加打磨,未来必大有可为。



    “跟着我吧,先回去。”



    徐锐与金道寒回到了车厢内,金道寒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也不与冷铁锋等人说话,只一个人在那里闭目养神。张二驴的诡异人生



    火车一路前行,经过漫长的旅程,终于来到了哈尔滨附近,路过呼兰的时候,金道寒扒着火车窗户不断向外观看,眼中泪光隐现。



    徐锐就问:“老家还有什么人?”



    金道寒摇摇头说:“没有了,父母都过世,我在这个世界上已没有亲人。”



    徐锐就拍了拍金道寒的肩膀,口中说道:“没有了亲人,但你以后会有很多兄弟,你并不孤单。”



    金道寒点了点头,眼睛不断向外观瞧,生怕漏掉了一丝。



    列车过了呼兰,离哈尔滨已经不远,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此时的哈尔滨在中国经济上的地位远比后世重要的多,哈尔滨的经济一度甚至超过了上海,很多外国人居住在这里,修建了一系列的欧式建筑,比如索菲亚大教堂、马迭尔大酒店等,所以哈尔滨被称为东方的小巴黎。



    哈尔滨现在成为了日本远东方面军司令部的驻地,也是日本统治远东地区的中心,很多物资都是通过哈尔滨转运到远东的西伯利亚一带。



    哈尔滨站盘查的很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行六人在哈尔滨的前一站下了车,准备坐汽车前往哈尔滨。



    刚刚下车,就看到车站处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方东生”三个大字。



    徐锐带着人走过去,那少女就问:“你是方东生先生?”



    徐锐就说:“我是东方生,而不是方东生。”



    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一颔首,带着徐锐六人向着远处而去,只见一辆美国产的福特红头卡车正停在火车站门口,徐锐六个立即跳上了卡车,向着哈尔滨方向而去。



    车子一路晃晃悠悠,这个年代,就算是公路也并不平坦,砂石路已经算是很不错的路况,在这种公路上行驶,颠簸就再所难免。



    地瓜被颠得直接晕车,头晕脑胀,眼冒金星,用力的拍着车窗,汽车嘎然而止,那少女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口中问道:“怎么了?”



    “老子晕车!”地瓜大叫,然后趴在车后的挡板前哇哇大吐,把胆汁都吐了出来,只我满嘴的苦味儿。



    “一个大男人还晕车啊,我还以为狼牙无所不能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少女下了车,看着地瓜嘻嘻一笑说。



    “你咋知道我们是狼牙?”二嘎子问。



    “这位同志是满洲省委的人,是组织上派来接应我们的,自然知道我们的身份。”徐锐说。



    “行了,吐得差不多了吧,那就接着赶路,天黑前我们一定要进哈尔滨,否则鬼子实行宵禁,我们就无法入城。”少女向地瓜和二嘎子吐了吐舌头转身就要上车。



    “真……好看。地瓜看着少女漂亮的脸蛋儿眼睛都直了。



    二嘎子也说:“很可爱的女孩子。”



    “二嘎子,你都有未婚妻的人,这个不许和我争。”地瓜说。



    “地瓜,你不是也有女朋友吗?怎么还见异思迁?”二嘎子反唇相讥。



    地瓜就说:“二嘎子,给老子甩词儿是不?还见异思迁,你那个是未婚妻,是订了婚的,老子只是女朋友,是随时可以换的。”西瓜一抹嘴角,他的脸色虽还煞白,但比刚才却缓过了一些,有了点儿精神,就和二嘎子斗起嘴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