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3章 战事再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63章 战事再起

    见地瓜和李蛋争上了赵雅欣,二嘎子就说:“你们都别自作多情了,赵雅欣喜欢的是团长。”



    “啥?她喜欢团长?你咋知道?”地瓜和李蛋吃了一惊,瞪大眼睛问。



    “咱们离开哈尔滨的那天,我看到赵雅欣朝着团长直抹眼泪。”



    “噢?团长是不是把她抱住了?”地瓜八卦的本性一下子显露无疑。



    “没有,团长只是说,雅欣同志,我们永远是同志的友谊……”



    “然后呢?”地瓜问。



    “没有然后,团长直接上车了。”地瓜说。



    “切,这说明团长并不喜欢雅欣,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雅欣,我的雅欣,什么时候还能见到你呢?”地瓜又发起了花痴。



    “我艹!”



    二嘎子一见地瓜的花痴样,直接暴出了一句粗口,也不再去理会他。



    汽车一路前行,由于徐锐六人扮做了鬼子的模样,六人又都会说日语,所以,有惊无险,顺利的通过了日本鬼子设立的重重关卡,回到五家山。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整个长白山根据地很是平静,虽然鬼子占据了长白四县,但是对五家山要塞却无可奈何,只在五家山的外围驻了一部分军队以监视五家山要塞,双方再一次陷入僵持中。



    不过徐锐却知道,目前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日本鬼子正在积极扩军备战,五十万大军正在训练之中,一旦山下奉文回国,五十万新招募的士兵训练完毕,山下奉文必然再一次向滨海边疆区大举进攻。



    短暂的平静下面实际上暗流涌动,日本鬼子更大规模的进攻随时都可能到来。所以,利用这段平静期,徐锐尽可能的发展五家山根据地,扩充人员,加强训练,提升部队的战斗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已经是一九四一年十月,已是金秋时节,东北的十月是收获的季节,向田野望去,一片金色的海洋,经过一个多月的训练,整个五家山根据地兵强马壮。



    徐锐的心情很不错,江南真的给他生了个儿子,这个小家伙一出生,就给徐锐和根据地的人们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围绕着给徐锐的儿子取名,王沪生和冷铁锋等抗联新一团的主官争个不停,徐锐查遍了书籍,一时之间也没有个头绪。



    而就在这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山下奉文回到东北以后,再一次集结五十万大军准备进攻滨海边疆区,不过这一次山下奉文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意识到了地形与后勤保障的作用,并没有把兴凯湖一线作为主攻方向,而是将大量的兵力集结于伯力,准备从伯力方向进攻滨海边疆区。



    从滨海边疆区传来的消息可以得知,那里的军民见山下奉文大兵压境,人心浮动,很多老百姓乘坐轮船从海上离开了滨海边疆区,萨武什金与切列夫不得不下达了禁海令,不允许船只下海,可是这样的办法却并不能阻止滨海边疆区居民的恐惧情绪,整个滨海边疆区陷入一片混乱,部分地区甚至出现打砸抢现象,虽有军队极为维持,但情况很不乐观。农耕天下:王爷挑水,宠妻浇园



    现在的形势是,滨海边疆区成为苏联在远东地区的一块飞地,四周都是强大的日本军队,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并没有能够坚守下去的信心,于是向斯大林打报告,请求放弃滨海边疆区,从海路撤回到苏联内地。



    然而,斯大林很坚决的拒绝了萨武什金与切列夫的请求,并指责他们被敌人吓破了胆,如果他们胆敢撤退,斯大林将下令把他们两个以逃兵论处,就地处决。



    萨武什金与切列夫无奈,只好一方面让军队紧守出海口,一方面向徐锐紧急求援,希望徐锐能带领狼牙到滨海边疆区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徐锐权衡了一下利弊,如果滨海边疆区失守,那么整个五家山根据地也无法保住,唇亡齿寒的道理自己还是懂得。



    想到这儿,徐锐决定再次带领狼牙奔赴海参崴。



    虽然对江南和新出生的儿子有些依依不舍,但徐锐知道,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与刚刚生产不久的江南告别,离开了五家山。



    这一次出征,徐锐带走了狼牙的大部分成员,包括冷铁锋、二嘎子等与自己去苏联的全班人马,地瓜说什么都要跟着徐锐一起走,徐锐得现在五家山没有什么战事,地瓜与自己去海崴也可以历练一下,于是同意了地瓜的请求。



    至于李蛋,徐锐决定让他留在五家山,协助井上千代子师徒镇守。罗小力与常五儿同样被留在了五家山,至于金道寒,徐锐则留在身边。



    在徐锐看来,与罗小力与常五比起来,金道寒虽然加入狼牙最晚,但是其身手并不在普通狼牙之下,徐锐相信,只要对金道寒稍加打磨,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这次徐锐也存了历练金道寒之心,将他带在身边。



    一行人刚离开五家山,就得到消息,山下奉文已经发动了对滨海边疆区的进攻,山下奉文的进攻速度很快,五十万大军以泰山压顶之势冲过边境,只用了一昼夜时间就向前推进了五十公里,攻破了苏军的第一道防线,正在向苏军的第二道防线进发,滨海边疆区的情况十分危急。



    听到这个消息后,徐锐立即加快了前进速度,不过就算这样,等来到海参崴的时候,已经几天之后了。



    海参崴,苏联远东方面军指挥部,当看到徐锐到来时,萨武什金激动得无以复加,双手用力握着徐锐的手,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徐锐说:“萨武什金同志,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如何。”



    萨武什金就说:“山下奉文的五十万大军已全面进入滨海边疆区,现在他们已经攻破了第一线前沿阵地,正在与我军在第二线阵地交战。战斗进行的很激烈,每天都有很多战士牺牲和受伤,如果不是因为依托工事,恐怕第二线阵地早就失守。”



    徐锐看了一下地图,口中说道:“我们现在还有多少兵办?”



    “滨海边疆区人口稀少,征兵困难,虽然原有五万军队,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不断战斗,只剩下了不到四万人,而我们对面的山下奉文这一次却出动了五十万大军,兵力比超过十比一,相差十分悬殊,情况十分严峻。”、



    “你们还能顶多久?”徐锐问。清云鉴之倾城血樱



    “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我军的大炮只要一开火,就会受到日本鬼子的重点打击,无法发挥战斗力,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坚持二十天。”萨武什金的嘴角挂着一丝苦涩。



    “如果我们拥有制空权呢?”徐锐问。



    “如果我们拥有制空权,我军有大炮助战,应该可以坚持一个月。”萨武什金说。



    萨武什金明白,凭海参崴那些老式的战斗机,是根本无法与日本鬼子先进的零式战斗机相提并论的,又何谈制空权。



    “一个月,应该够用了。”徐锐说。



    “噢?徐锐同志,你有办法对付日本鬼子?”萨武什金诧异的问。



    萨武什金原本并没有指望徐锐能力挽狂澜,只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想着碰碰运气,而徐锐的回答给了他以希望。



    徐锐就说:“我会想办法让红军夺取制空权,但你们必须坚持一个月。”徐锐说。



    萨武什金就说:“徐锐同志,只要有制空权,我们一定可以坚持一个月。”



    “这就好。”



    “徐锐同志,你有什么想法?”萨武什金问。



    徐锐就说:“如果只是正面抵御日本鬼子的进攻,就算能守得久一点儿,但我们早晚会归于失败,所以,想要击退日本鬼子,必须反其道而行之,以攻代守。”



    “以攻代守?”萨武什金与切列夫诧异的看向徐锐。



    徐锐说:“五十万鬼子同时进攻,看起来声势虽大,但鬼子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物资,他们进攻的兵力越多,所需要物资也就越多,后方也就越空虚,我需要一支部队,从小路插到鬼子的背后,切断鬼子的补给线,这样一来,就可以击退日本鬼子。”



    “是个好主意,但你上次带狼牙深处鬼子后方已惊动了鬼子,这次鬼子怕是不会轻易上当。”切列夫在一旁插话道。



    徐锐就说:“我这次去鬼子的后方,并不是只带狼牙去,我需要一支团级部队与我一同前往,只有这样,才有这样,才可能给鬼子的后方以致命打击。”



    “徐锐同志,一个团也不过一千多人,怕是很难收到效果。切列夫说。



    徐锐说:“兵在精而不在多,这个团我需要抽调远东方面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与我一起去。”



    “徐锐同志,你看中了哪支部队?”萨武什金问。



    “远东方面军中,又有哪支部队的战斗力能超过你的警卫团呢?”徐锐说。



    萨武什金的警卫团是整个远东方面军中最为精锐的部队,兵员素质高,同时配备了大量的自动武器,其战斗力在苏军远东方面军中首屈一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