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2章 扑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62章 扑空

    徐锐向客店走去,中间刚好看到金道寒与十几个地痞打在一起。



    徐锐不由一惊,自己早就知道金道寒是一个练家子,可是没有想到身手竟然这么好,金道寒下手极狠,专打要害,基本上都是一招制敌,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地痞没有坚持三分钟都被他打倒,不断惨叫。



    “快走!”徐锐拉着金道寒跑进了一条复杂的小巷中,见无人追来,徐锐才问道:“你怎么出来和人打架?”



    金道寒不好意思的说:“我和地瓜、二嘎子、李蛋还是头一次来哈尔滨,想着要出来逛逛,后来他们三个去买香肠,我在这里等着,想不到却遇到了这些个地痞,这些地痞欺负老百姓,吃了饭不给钱,还砸了人家的摊子,我一时气不公,就上去教训一下他们。”



    “愚蠢!你没长脑子吗?我们出来是有重要任务的,怎么能轻易暴露呢?如果你被抓,那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要泡汤,我们几个是不是都要陷入险境?”徐锐气得大骂。



    “团长,我也没想那么多,当时看到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生意的,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就冲了上去。”金道寒说。



    “这次还好没有大事,否则,因为你而使我们的任务失败,老子非毙了你不可!记住,你现在是抗联新一团战士,不是以前的伪军,一定要遵守纪律,不能乱搞事情。”徐锐训斥道。



    “是,团长,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金道寒喃喃的说,金道寒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徐锐却有些畏惧,当下不敢再说什么。



    “走吧。”徐锐带领金道寒回到了客店,见地瓜与二嘎子、李蛋还没有回来,徐锐就对冷铁锋说:“老兵,怎么让他们乱跑,真要捅出了篓子怎么办?”



    冷铁锋就说:“我想地瓜是老兵了,有他领着,二嘎子和金道寒应该出不了差错。”



    徐锐就把金道寒打架的事情一说,冷铁锋一听吓了一跳,当即严厉批评了金道寒一顿,金道寒不敢说什么,再加上已经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连连点头认错。



    就在这时,地瓜和二嘎子、李蛋也赶了回来,原来三个人与金道寒走失,一路寻找而无所得,就想着金道寒是不是已经回来了,这才赶回来。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徐锐下了命令,任何人没有自己的命令不得离开客店,否则立即开除狼牙。



    徐锐的这道命令一下,地瓜等四人顿时蔫儿了,再也不敢出门,老老实实在店里呆着。



    到了夜里的时候,徐锐带着几个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废弃的仓库中,在仓库内,赵雅欣带来了一个客人,这人一身长衫,戴着礼帽,虽是夜间,眼睛上却带着墨镜,见到了徐锐,这人将墨镜摘下,赫然是白天在犹太教堂中演讲的那个德国籍犹太小伙子。



    赵雅欣就说:“这位是沙龙先生,他为我们带来了礼物。”



    沙龙说:“这是你们想要的东西,我都给你们带来了,说完,沙龙一挥手,几个犹太人分别拿着几口大箱子走了进来。



    “沙龙先生,麻烦你转告巴拉克先生,感谢他的帮助,中国人与犹太人永远是朋友,以后需要我们的尽管开口。”



    沙龙就说:“好的,我一定把你的话转达给巴拉克。”



    沙龙与徐锐一挥手,并不多说,转身离去。月时计



    “那我也回去了。”赵雅欣出快步离开,徐锐不由一愣,赵雅欣下午的时候不是崴伤了脚吗?怎么现在走路这么利索?



    仔细一想,徐锐恍然大悟,不由苦笑,心中暗想,现在的女孩子,心思很难猜啊,连自己都上了她的当。自己成天打雁,到头来反倒被雁啄了眼。



    送走了沙龙,徐锐六人打开了箱子,第一口小箱子里放着六支手枪,枪表面的油纸还没的掀掉。



    “嘿!崭新的德国原厂毛瑟手枪,好东西。”李蛋高兴的说。



    “切,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就是德国原厂的匣子枪嘛。”地瓜一边撇嘴,一边打开了第二口箱子。



    “毛瑟98K狙击步枪,四倍瞄准镜,保养的很好,都擦了油,一看就是好东西!”



    “这里也有一支!”二嘎子打开了第三口箱子说。



    这时,冷铁锋打开了余下的几口箱子,这一看,冷铁锋和二嘎子倍感亲切,这几口箱子里放着四支MP40冲锋枪,这种冲锋枪可是德军的制式装备,在苏德战场大战时,冷铁锋和二嘎子没少领教这种冲锋枪的威力,不过这东西在中国却是稀罕货,能在中国搞到这种冲锋枪,足以说明这个巴拉克的能量非常巨大。



    最后一口箱子里放着的是二十枚日本48瓣甜瓜手雷,这种手雷虽然爆炸的威力不如F1柠檬,但是体积小,易于携带,很适合特种兵作战使用。



    剩下的几口箱子则是这些枪支相配套的弹药,看着这些枪支,冷铁锋就说:“犹太人真厉害,在东北能搞到这么多好武器。”



    徐锐就说:“在现在的东北,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儿,犹太人并不缺钱,所以,办起事情来也痛快的多。”



    地瓜说:“团长的话真是有道理,等以后抗战胜利了,我就去做生意,当一个富翁,想吃糖吃红糖,想吃白糖吃白糖,喝豆浆一起买两碗,喝一碗倒一碗。”



    徐锐就说:“地瓜,你这嘴碎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呢?”



    地瓜还要说什么,徐锐就说:“把武器先藏好,咱们先研究一下计划再行动。”



    当下,徐锐带领众人回到了客店,徐锐取出哈尔滨的地形图,开始一点点研究,徐锐发现,哈尔滨的城市是依松花江而建,所以整个城市的街道都是打斜的,不光自己这些外地人傻傻的分不清哈尔滨方向,就算是哈尔滨本地人也分不清方向。这样一来,如果没有地图,自己别说要执行任务,就算是没事儿走在大街上都容易迷路。



    好在赵雅欣送来了哈尔滨市区地图,这份地图详尽标明了哈尔滨的各处要害部门,其中就包括日本远东方面军驻哈尔滨司令部。



    只是徐锐通过观察却发现,远东方面军司令部防御的极为严密,很难有得手的机会,不过徐锐却也发现一个规律,山下奉文每天都是同一时间上班,同一时间下班,走的路线只有两条,所以,徐锐决定在山下奉文上班的路上进行伏击。



    徐锐开始策划分工,准备干掉山下奉文,而就在这时,赵雅欣带回一个消息,山下奉文回日本了。



    徐锐一惊,自己不远千里来到哈尔滨,为的就是刺杀山下奉文,可是山下奉文怎么走了?



    赵雅欣就说:“听说是日本内阁召山下奉文回国述职,山下奉文已于昨天乘坐飞机飞回日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因为事关重大,日本鬼子的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直到山下奉文走后才给予公开。婚权独占:冷少,宠妻入骨!



    “妈的,让这个老鬼子跑了!”



    “团长,山下奉文这样一跑,那我们这次岂不是白来一趟?”地瓜说。



    冷铁锋狠狠瞪了地瓜一眼,地瓜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



    “老徐,我们回去。”冷铁锋永远没有过多的话语,言简意赅。



    徐锐想了想说:“好不容易来一趟,咱们怎么说也要弄点儿动静出来。”



    “团长,你想打哪儿?”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锐。



    “哪儿也不打,咱们刺杀几个日伪军大员,也算没白来一趟。”



    “好……”



    接下来的几天,伪满洲国哈尔滨市长陈得宝刚刚从家门出来,就被人用步枪一枪爆头。只过了一天,日本远东方面军驻哈尔滨的宪兵队长村上春枝在下班路上被人乱枪打死。



    前后不过五天时间,日伪军大员被刺杀了十三人,整个哈尔滨一片血雨腥风,日本人与伪军官员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日满出动了无数的军队与警察进行了全城大搜捕,可是连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



    谁也没有想到,此时的徐锐与冷铁锋六人,早已成乘坐汽车离开哈尔滨,向长白山根据地而去。



    牡丹江,通往延吉的公路上,一辆卡车不断向前行驶。



    “哎!”车上,地瓜不断叹气。



    “哎!”李蛋也是无精打采,手拄着下巴。



    “地瓜,你叹啥气?”李蛋问。



    “我想人,你又为啥叹气。”地瓜问。



    “我也想人。”李蛋回答。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在想人?”二嘎子问。



    “怎么了你还不知道吗?”地瓜白了二嘎子一眼。



    “我怎么会知道。”二嘎子说。



    “我想我的的雅欣了,多么漂亮的姑娘,以后不知能不能再见到。”地瓜愁眉苦脸的说。



    “呸呸呸,还想你的雅欣,人家对你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二嘎子说。



    “要不是你和李蛋从中作梗,雅欣早就喜欢上我。”地瓜说。



    “地瓜,雅欣喜欢的是我。”李蛋说。



    二嘎子就说:“你们都别自做多情了,赵雅欣喜欢的是团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