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4章 抚远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64章 抚远镇

    萨武什金一听徐锐看中了自己的警卫团,心中有些不愿意,一旁的切列夫就说:“萨武什金同志,只要能保住滨海边疆区,不要说你的警卫团,就算是让我们两个都上阵杀敌又有什么不行的呢?别忘了,斯大林同志可是时刻关注着这里的战事。”



    萨武什金一听斯大林的名字不由打了一个哆嗦,真要丢失了滨海边疆区,以斯大林的性格,不得枪毙自己啊。



    想到这儿,萨武什金头一抬,一脸严肃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同志,只要能取得胜利,哪怕你要我跟着你上战场都可以,警卫团你尽管带走。”



    “好,我需要给警卫团加强火力配制,特别是火箭筒,我需要五十具,以及相配套的弹药。”徐锐说渞这。



    萨武什金就说:“没问题。”



    切列夫问徐锐:“徐锐同志,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徐锐说:“现在日本人大兵压境,我们一定要争取时间,我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集合队伍,配备武器。”



    “好,安达科夫同志,立即集合队伍!”萨武什金对一个高个子中年男子说道。



    “是……”



    五天后,中俄边境地区,伯力附近。



    经过行军,徐锐带领安达科夫的警卫团与狼牙绕过了日本鬼子,来到了伯力市不远处的一片丛林之中。



    伯力,又名哈巴罗夫斯克,是原沙俄的第四大城市,也是苏联远东地区仅次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第二大城市。



    伯力在清朝时是东北边疆重镇,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后被沙俄占据,改名为哈巴罗夫斯克。



    在日本鬼子占领了苏联远东地区之后,伯力就成为苏联控制远东地区的一个支点,日本远东方面军进攻滨海边疆区的部队大部分从伯力出发。



    安达科夫对徐锐说:“徐锐同志,如果打下了伯力,我们就切断了日本远东方面军的的退路,一定可以击溃日本远东方面军。“



    徐锐却不以为然的说:“日本远东方面军有在滨海边疆区有五十万大军,只要他们全力回援,我们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在伯力根本无法坚持,我们现在的守要任务是干掉伯力的飞机场,帮助萨武什金夺取滨海边疆区上空的制空权,然后再打下伯力城,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赢得足够的时间。”



    当下,徐锐决定兵分两路,冷铁锋带领狼牙去袭击伯力城郊的飞机场,而自己则与安达科夫带领警卫团去袭击伯力城。



    此时的伯力城,完全成了一个大兵营,城内城外到处是鬼子的后方留守部队,足有数万之众。



    徐锐本想打下伯力城,但一看鬼子数量实在太多,警卫团这一千多人想要打下伯力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于是徐锐改变主意,决定放弃伯力,向东北境内的抚远进军。



    好在冷铁锋带领狼牙很出色的完成了任务,炸毁了伯力飞机场,如此一来,日本鬼子失去了前进机场,再也不能就近升空支援日军在滨海边疆区作战,苏军士气大振,又有萨武什金亲临前线指挥,三军用命,终于暂时挡住了日本鬼子的进攻。女神属性女配命



    而徐锐在与冷铁锋汇合之后,从伯力附近出发,连夜渡江,到了东北抚远镇附近。



    夜深人静,徐锐带领警卫团与狼牙正在抚远镇附近的丛林中休息,地瓜就说:“团长,前面就是抚远镇,这里以前可是中国和苏联的国境线,中国在这里驻扎了大量的士兵,后来日本人占领了远东地区,这里才被废弃,你看,那江心的岛叫黑瞎子岛,原来是中国的领土,后来张学良与苏联人开战,战败之后被苏联人占了去,再后来日本人占领远东地区,这里现在就成了日本人领地,日本人在黑瞎子岛一个小队,不过却是用来管控周边的中国人。”



    “日本人在抚远镇并没有驻军,现在这里很空旷,而且边境线上的哨卡也已经被放弃。”地瓜说。



    徐锐说:“老兵,立即坐船进入黑瞎子岛,消灭岛上的鬼子,安达科夫,你立即带人进入抚远镇。”



    安达科夫神色一凛,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这就带人进入抚远镇,不过我们是苏联人,怕抚远镇的居民不配合,我需要几个中国同志与我一起去抚远镇配合我的工作。”



    徐锐就说:“地瓜,你带一个小队过去,进入抚远镇,配合安达科夫的工作。”



    地瓜一听这话不由一咧嘴,口中就说:“团长,我想去黑瞎子岛去和日本人真刀真枪的干。“



    徐锐说:“地瓜,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话,让你去你就去,再挑三捡四,给老子回五家山去。“



    地瓜一听徐锐的话,苦着脸说道:“团长,别啊,我去还不行吗?”



    徐锐照着地瓜的屁股就是一脚,口中说道:“马上给老子滚蛋!”



    当下,徐锐与安达科夫带着警卫团进入了抚远镇。



    抚远镇是一个小镇,总共加起来只有不到一万人,然而,这里已经是方圆数百里内最大的镇子,东北的东部地广人稀,往往走出几十公里也遇不到一个村落,在这种情况下,抚远镇在东北东部的战略地位就显得十分重要。



    一进抚远镇,徐锐看到,虽然太阳刚刚下山,但整个抚远镇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大街上很难看到人影,显然,苏军的到来让这些抚远镇的居民很是惊恐。



    安达科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找到徐锐,口中说道:“徐锐同志,我们已经找遍了抚远镇,可是并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们。”



    徐锐想了想,就说道:“走,到抚远镇中心最大的饭馆去。”



    安达科夫就问:“徐锐同志,你饿了吗?”



    徐锐就说:“我并不是饿,饭馆是三教九流交汇之地,这里的信息最为灵通不过,而且老板与居民很熟,有他帮助我们做工作,应该可以帮助我们在抚远镇立住脚。”



    徐锐说完,带着安达科夫和地瓜等人前往抚远镇的中心地带。



    抚远镇的中心,兴隆饭店,刚刚入夜,但兴隆饭店却大门紧闭。终末之城



    徐锐来到了兴隆饭店的门口,只见那大门两侧写着一幅朱红色的对联,上联是:笑迎四方客八面来财,下联是:入店即是客尽兴而归。



    红底黑字,字体苍劲有力,一看就知出自老学究之手。



    地瓜就去敲门,口中叫道:“老板,开门!”



    然而地瓜叫了半天,门内鸦雀无声,并没有人出来。



    地瓜就大叫道:“再不出来老子就把你这门炸了。”



    “咯吱……”



    朱红色的大门打开,一个身着青衫马褂,头戴瓜皮帽,戴着一幅黑边眼镜的六旬老者走出来。



    那老者弯着腰,一脸的恭敬,笑着对地瓜说:“这位军爷,有什么事吗?”



    地瓜就说:“你这个老头儿,老子敲了这么半天门你不开,一说要炸了你的店你就屁颠屁颠跑出来。”



    老者就说:“客官有所不知,我们抚远镇这几年不断遭受兵灾,只要一有军队过来,老百姓就要被祸害一遍,胡子又不时下山祸害老百姓,所以老百姓是真的怕了。”



    徐锐从后面走了过来,口中说道:“这位大叔,不要害怕,我们是抗联新一团的,是中国人自己的队伍。”



    “你们是抗联新一团?”那老者眼中透出欣喜之色。



    “怎么,你们也听说过抗联新一团?”徐锐问。



    “当然知道了,我们抚远镇虽然远离中心城市,但是消息还是很灵通的,我家就有一台收音机,可以收听到很多广播节目,抗联新一团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你们在五家山几次重创日本鬼子,真是给中国人大涨志气,我们抚远镇的老百姓都很佩服你们,不过你们抗联新一团不是在珲春一带的五家山吗?怎么回来到我们这偏僻的抚远镇?”



    徐锐就说:“我就是抗联新一团团长徐锐,我们来抚远,就是来打鬼子。”



    那老者很是激动,口中说道:“实不相瞒,老朽原是清河县长,名叫赵希汉,曾经追随过李杜将军打过鬼子,兵败后隐姓瞒名来到抚远县开了这家小店,为的就是避祸,这十年来,老朽无时无刻不想着光复国土,兴我中华,可惜,十年了,我见到的只是小鬼子在东北的统治日益巩固,光复东北越来越遥遥无期,义勇军失败了,抗联失败了,连山林队也几乎都被日本鬼子剿灭,直到抗联新一团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我堂堂中华毕竟不颓,有如徐团长这样的英雄人物,早晚有一天能驱除倭寇,还我河山。”



    赵希汉接着说:“徐团长,有什么需要老朽做的尽管吩咐,老朽一定尽力而为。”



    徐锐就问:“赵老伯,从这里到佳木斯一路有多少鬼子,都驻扎在哪里,你知道多少就和我说多少。”



    赵希汉说:“鬼子原来在这里有不少驻军,但是最近却都调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