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6章 搂钱队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66章 搂钱队长

同江,古名“拉哈苏苏”,位于松花江与黑龙江两江交汇处南岸,东与抚远相连,南与富锦相靠。

  同江与苏联远东地区相连,早在1904年中国就有商人与俄国人做生意,二十世纪初期英国人便在同江设立海关贸易所。九一八事变后,同江划入新成立的三江省管辖。

  随着日本人占领远东地区,同江成为东北连接远东地区的重要交通要点,日本人在同江的军队大部分被调走,只剩下一个大队驻扎在同江县城内。

  同江县城并不大,日本鬼子同江守备司令部就位于同江城内,大队长为冈崎慎江少佐。

  冈崎慎江出身于大阪的一个商贩家庭,与家族世代经商不同,冈崎慎江选择了从军的道路。

  当然,冈崎慎江选择从军道路并不是因为什么忠于天皇,也不是想要一个好的前程,而他聪明的他发现,从军当官,是一条致富的捷径。

  大阪商业气息浓厚,逐渐养成了市民利益至上的风气,所以,那种忠于天皇的思想与其它地区相比要弱很多,也正因为如此,来自于大阪的师团战斗力都不是很强,比如第四师团,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武器不先进,训练不严格,而是因为大阪人骨子里面是一些以利益为先的实用主义者,他们绝不会机械的执行命令,而是会思考自己是否需要执行这样的命令。

  冈崎慎江原本在野战联队做少佐,可是他却主动要求到同江做一个地方守备大队队长,不是为了别的,而是看中了同江的物产。

  如果只在野战部队做大队长,虽然看起来前途更好,但是并没有什么实惠,而且随时要冒着生命危险

  而到了地方守备部队,一来可以远离战争的最前线,二来在同江这个偏僻的地方,自己完全成了土皇帝,冈崎慎江利用自己的职权,将同江的农产品与木材全都运到富锦,然后通过自己的关系从富锦通过火车运到关内,从中可以赚取大量的利润。

  所以说,冈崎慎江当官的目的不是为了高升,而是为了发财,冈崎慎江从骨子里,还是商人本色。

  同江的守备司令部中,冈崎慎江手里正掌着算盘不断的拔打算帐,冈崎慎江的算盘打的极好,身为商人世家的人,早已养成了每天晚上睡觉前把一天的帐目计算一下的习惯。

  半晌,冈崎慎江把算盘一推,心里盘算开,已到了收获的季节,同江因为纬度的关系,所以天气冷的比较早,虽才十月,但作物已停止生长,田里已开始收割。

  冈崎慎江在同江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商业体系,用极为便宜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收购了大量的大豆、高粱、玉米等农产品,然后再卖到关内和日本,这一进一出,赚的差价就是几十倍。当然,冈崎慎江也知道自己身为一个军人,而主要精力都用来做生意是一件上不了台面,容易引起他人嫉妒的事情,于是他将赚来钱的一部分用来打点上级,如此一来,冈崎慎江平稳的渡过了很多难关,到现在,他已经拥有几百万的日元家产,成为了一个隐形富豪。

  冈崎慎江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很满意,自己从野战部队调到同江三年,由一个靠着津贴度日的穷光蛋一跃而成为了富翁,这是自己家族中的人想也想不到的事情。

  冈崎慎江不由在想,怪不得人们都说当官是一个低风险高回报的职业,相比于获得的利益,投入的成本要小的多。

  冈崎慎江有些嘲笑自己在大阪的那些亲友,每天做着小生意,最终只能维持温饱,他们完全不知道权力与金钱的关系,与他们相比,自己真的很聪明,很早就懂得了其中的关系,当上了军官,才取得这么大的成功。

  冈崎慎江计算了一下,几百万日元,完全够自己在日本做一个富翁,甚至成立自己的公司,中国的土地是肥沃啊,能生产这么多的物产,只要自己一直坐在这个守备大队长的位置上,那么就可以继续取得大量的利润。

  正想眘,一个少尉走了进来。

  “少佐阁下,有消息说,一支部队袭击了抚远,占领了抚远镇,夺取了军马场,正在向同江方向赶来。”

  冈崎慎江很是不满少尉打扰了自己,口中说道:“不过是几个小小的反日分子而已,掀不起什么大浪。”

  少尉还想说什么,冈崎慎江却说:“少尉,我还有事,你要没事就出去吧。”

  少尉心中一叹气,心知冈崎慎江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如何赚钱上,至于消灭反日分子的事,他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

  事实上,冈崎慎江是有名的“搂钱少佐”,对军事并不精通,他之所以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上,主要是因为自己会逢迎拍马,会使钱,打通了从上到下的各个关节,所以才能平步青云,对这样的军官,少尉和部下内心是很不以为然的,当然,冈崎慎江对此却也是不在乎,对他来说,军官的身份只是自己赚钱的工具,至于下属们对自己的看法,他却根本不放在心上。

  少尉离开了冈崎慎江的办公室,冈崎慎江又开始拔动自己的小算盘,盘算起等今年的收成一下来,自己又可以大赚一笔……

  三江口,位于同江县城附近,是松花江与乌苏里江的交汇处,站在江边,可以看到三江口的江水从江中央划分,明显分为黑与黄两种不同的颜色,北面黑的为乌苏里江,南面黄的为松花江,虽同入一条江,但却径渭分明,真是难得的奇景。

  “队长,你说这水怎么两个颜色呢?一半黑一半黄,真是有趣。”地瓜说。

  冷铁锋并没有理会地瓜,不过眼睛却也盯着这两色的江水出神。

  “队长,听说这江里的鱼味道挺不错,要不咱们弄点儿尝尝。”地瓜又说。

  “好。”冷铁锋说。

  地瓜也不管冷铁锋是否爱听,依旧碎嘴的说道:“队长,你看,那边有条船,船上那人倒是有趣,手里拿个叉子,好像在叉鱼啊。”

  所有人都向地瓜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江中划过一条小小的独木舟,舟上坐着一个汉子,那汉子身着一身奇怪的装束,手中拿着鱼叉,不时用江水中用力刺下鱼叉,不一会儿,一条足有五、六斤重的大鱼就被汉子用鱼叉挑了上来。

  “嘿,真叉到了。”地瓜兴奋的说。

  就在这时,那汉子再一次用鱼叉向水里叉去,只听轰的一声,水花四溅,那小舟竟然被巨大的浪水打得东摇西晃,最后竟然一下子翻了过去,随后,一条巨大的,长有数米的大鱼从水中一跃而起,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再一次跃入水中。

  “老天,好大的鱼啊!”地瓜失声叫道。

  “不好,快救人!”徐锐叫道。

  几个水性好的战士刚要入水,只见那掉入水中的汉子再一次露出了头,拼命向岸边游来,那大鱼在后面划过一道白色的水线,穷追不舍。

  “快开枪!”徐锐大叫。

  “啪啪……”

  战士们纷纷向大鱼所在的水域开枪,掩护那个落水的汉子上岸,不一会儿,那汉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游到了岸边,人已近乎虚脱,两个战士连忙将汉子拉到岸上。

  就在这时,那大鱼再次一跃而起跳出水面,几乎与此同时,岸上枪声四起,狼牙的神射手们纷纷出手,几乎在同一时间,大鱼被数十颗子弹击中,发出一声惨叫,落入水中后不断的翻滚,最终失去了行动能力。

  “快捞上来!”

  徐锐叫道。

  当下,几个战士跳上岸边的小船划入水中,向那大鱼划去……

  徐锐来到那落水汉子面前,只见这汉子身着一身古怪的衣服,看衣服的材质,并不像是布料与丝绸,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缝制,这汉子不断喘息着,用一种略带惊恐的眼神看着徐锐。

  徐锐就问:“你是什么人?”

  那汉子大口喘息,让自己平复下来,口中说道:“我是这附近不远八岔岛上的赫哲人,我们赫哲人世代生活在这大江两岸,以捕鱼为生,今天我出来捕鱼,却不想遇到了河神,还好遇到了你们,不然就没了命。”

  “河神?你是指那条大鱼?”徐锐一指前方问,那汉子顺着徐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经过一番努力,十几个战士驾驶着两条小船终于将那垂死的大鱼拖上了岸,只见这大鱼足有四、五米长,最少也有上千斤重,尖利的嘴巴突出。

  “天啊,你们竟然杀了河神!”那汉子大吃一惊,吃力的站起身来,踉跄的来到那大鱼尸体前跪拜于地,双手向天,嘴里用一种很陌生的语言说个不停,似乎是在祈祷。

  “你是说,这鱼是河神?”

  见那汉子祈祷完毕,徐锐问道。

  汉子点了点头,口中说道:“这是松花江的河神,没有人能杀死它,每年,我们赫哲人都有人在打鱼时被河神掀翻船丢了性命,今天幸好遇到了你们,不然我已经被河神吃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