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8章 战同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68章 战同江

    同江城共有鬼子一个守备大队不到大约八、九百人,还有伪军一个团,现在这些鬼子和伪军大部分都被冈崎慎江派出去征粮,留在同江城内的只有一百多鬼子和二百多伪军,这些鬼子和伪军又大多数分散在全城各处,所以,虽然比岛博文上尉不断的集结队伍,但是日伪军集结的却很缓慢。



    比岛博文好不容易集结了一百多人,然后在他的带领下在马路上集结成阵,放上两挺机枪封锁马路,以挡住反日武装进攻的路线。



    对此徐锐早有准备,狼牙一进城,立即占据了各个制高点,在城市巷战中,谁控制了制高点就控制了战斗的走向,而日本人显然没有受到过这方面的训练,这也注定日本人将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遭受巨大的损失。



    “嗒嗒嗒……”马路的中央,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不断向前扫射,由于同江的马路并不太宽,并不利于骑兵冲锋,在九二式重机枪的扫射下,十几个警卫团的士兵纷纷中枪,后续部队只好停止了进攻,下马与鬼子和伪军对射,双方打的不可开交。



    一幢二层小楼,二嘎子爬到了楼顶,远择好了一个绝佳的狙击位,与此同时,地瓜则爬上了对面的一幢二层小楼,与二嘎子形成了交叉火力。



    “二嘎子,听到说话请回答。”地瓜的声音从步话机中传来。



    二嘎子就说:“地瓜,准备好了?”



    地瓜的声音再一次从话筒里传来:“二嘎子,这步话机真他妈的好用,离着这么远,说话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二嘎子就说:“这可是团长从苏联带回来的新鲜玩意儿,好用的很,最远可以相隔几公里进行对话,地瓜,看到那两个九二式重机枪手了吗?”



    “二嘎子,左边这挺机枪交给我了,右边那挺是你的。”地瓜说。



    “没问题。”地瓜回答。



    二嘎子不再说话,将手中的毛瑟98K狙击枪对准了对面下方的鬼子机枪手,虽然外边风速很快,但二嘎子还是飞快的计算出了弹道走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扣动了扳机。



    “啪!”



    “啪!”



    两声清脆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鬼子的两个机枪射手同时被爆头倒下,鬼子的火力持续不由为之一顿。



    看到两个正射手被击毙,两个机枪副射手推开了尸体来到了射击位上就要开火,不过下一刻,两个机枪副射手再一次分别倒地。



    这一下鬼子彻底慌了神,到处寻找狙击手的位置所在,不过地瓜可是老手,鬼子根本找不到他所在的位置,二嘎子虽然参军不过一年,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俨然成了老兵,所选择的狙击位也是恰到好处,完全处于鬼子的射击死角之内,让鬼子根本无法对其进攻火力压制。



    而且二嘎子与地瓜的两支狙击枪形成了交叉火力,射击没有死角,两个人不断开火,将一个个鬼子打倒在地,就连日军指挥官比岛博文也被二嘎子一枪打死,如此一来,鬼子失去了火力压制与指挥,变得异常混乱。



    正面冲锋的警卫团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立即组织士兵骑上战马进行冲锋,几乎一个攻势,警卫团就冲进了鬼子的阵中,苏军士兵一边挥动着冷兵器,一边不断开枪,杀得鬼子彻底崩溃,而随着鬼子守军的崩溃,伪军完全溃散。仙玄传说



    警卫团与狼牙一路横冲直撞,风卷残云,几分钟后,已杀到了鬼子大本营城防守备司令部。



    远远的看到司令部门口有两辆卡车正在向远处驶去,卡车的前方挺着日本膏药旗,一看就知是日本人想逃跑。



    徐锐一挥手,二十多个狼牙骑着马就追了过去,那汽车开得如同疯了一般,不过狼牙个个骑术高超,再加上同江大街的路并不平坦,汽车始终不能快速行驶,反倒是战马渐渐追上了两辆卡车,东北虎从马上跳了下来,从身后跟着自己驮装备的战马上取下了加特林机枪对着前面的卡车就是一通疯狂的扫射。



    “嗒嗒嗒嗒……”



    在狂风暴雨一般的扫射中,最前面汽车的正面完全被打成了筛子,车里的驾驶员被打的浑身是血,后面的鬼子司机一见这种情况,再也不敢再开车,用力踩下了刹车,汽车猛得停下。随后,一个鬼子少佐被战士们从车上拽了下来。



    “不要杀我,我要见你们的长官!”那少佐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



    徐锐一听这个少佐要见自己,就说道:“把他给我带上来!”



    东北虎一手拿着加特林,一手拉着那鬼子少佐的衣领来到徐锐面前,只见那鬼子少佐对着徐锐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满脸谄媚的笑意。



    “小鬼子,见我做什么?”



    “长官你好,我叫冈崎慎江,是大日本帝国驻同江守备队的大队长。”



    “噢,你就是人称‘搂钱少佐’的冈崎慎江?”徐锐问。



    冈崎慎江一听‘搂钱少佐’四个字,很是尴尬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冈崎慎江是有机会逃出同江城的,但是他非要把大部分的财产带上,结果这一装车耽误了时间,以至于最后被狼牙抓到。



    冈崎慎江就说:“长官,我愿意用财产换取我的生命。”冈崎慎江不愧是一个生意人,一瞬间就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性命,不然命没了,钱没花了,自己不是太亏了?



    徐锐就说:“我听听,你用多少财物来换你的命。”



    冈崎慎江就说:“这两辆卡车里有十万日元,两万满洲国的钞票,还有一万块大洋,三十根一百克的金条,我将他们全都交给您以换取我的生命。”



    徐锐就说:“冈崎慎江,你的算盘打的很精嘛,这两辆卡车里的东西已经被老子缴获了,还用你送?老子可不让人做这个空头人情,东北虎,把这小鬼子拉下去毙了!”



    “是!”东北虎一把拎起冈崎慎江的衣领就的拖走。



    “等等,我还有其它的财物可以换取我的生命!”冈崎慎江吓得大叫。



    “东北虎,先等等,听听这小鬼子还有什么可说的。”徐锐说。重生之茗墨



    冈崎慎江就说:“长官,我把全部的积蓄都给你。”



    徐锐就说:“你的积蓄都在哪里?”



    冈崎慎江就说:“我的办公室有个密室,那里面有我这几年来同江所得到的全部积蓄。”



    徐锐立即让人带着冈崎慎江去密室,不一会儿,东北虎出来说道:“团长,密室里光金条就有上千根,还有好几万块银元,这个冈崎慎江真是富得流油啊。”



    徐锐就说:“这老鬼子搂钱倒是有一套,来同江这么几年,就搂了这么多钱,这些都是中国人的民脂民膏,自然要归还给我们中国人,把冈崎带回来!”



    不一会儿,冈崎再一次被押解到了徐锐的身前,徐锐就说:“冈崎慎江,你不老实啊。”



    冈崎慎江就说:“长官,我已经将所有的财物都交给你了,你就放了我吧。”



    徐锐就说:“你来同江三年,可是有钱的‘搂钱少佐’,说你只搂了这些我才不信,你听过一句话吗?人活着最大的悲哀是人没了,钱没花了,东北虎,把他拉出……”



    “长官,我实话实说!”冈崎慎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说道:“长官,我把所有的财产都交出来了,真的没有了。”



    “存单呢?”徐锐问。



    徐锐这话一出口,冈崎慎江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徐锐这话正中他的要害,冈崎慎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不会把钱财都放在一起,他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都存入了日本银行中,如此一来,只要有存单,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提取,就算自己不当官,以后走到哪里都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他没有想到,被徐锐一语戳中要害,冈崎慎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是好。



    徐锐就说:“冈崎慎江,难道你有别的选择吗?”徐锐冷哼一声说。



    听了徐锐这话,冈崎慎江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后,拖了自己的鞋子,从鞋垫底下取出两沓存单,脸上的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徐锐说话算话,你可以走了。”



    “什么?你是徐锐?”冈崎慎江大吃一惊,此时的徐锐在日本人的心目中简直已经成了妖魔的化身,当听说眼前的年青人竟然是在日本人人谈之色变的徐锐时,冈崎慎江一脸的震惊。



    徐锐是什么人,那是整个日本民族心头挥之不去的噩梦,无数名将折损在他的手中,而其人对日本人的态度一向是斩尽杀绝,很少听有人能与徐锐部队交战被俘后能活着回来。



    冈崎慎江不由暗自庆幸,能从徐锐这个恶魔的手中逃得一条命,也算是不容易,三年积蓄,一朝化为乌有,这回逃得了性命,自己再也不做什么军官,早点退役,过一些太平的日子吧。



    想到这儿,冈崎慎江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向徐锐鞠了一躬,转身向远处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