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0章 屠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70章 屠杀

当看到一个陌生的士兵不断挥动着军帽招呼众人前进时,中田的心中产生了一丝疑惑,这个士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隐约中,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要再走,准备战斗!”中田叫了一声,随后,身后的士兵纷纷停下,从背上取下枪。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中田的额头出现一个血洞,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下一刻,二龙山枪声大作,无数机枪、步枪子弹如狂风暴雨般向鬼子头上倾泻下来,走在最前面的鬼子一下子被打倒了几十个,余下的纷纷趴在地上准备抵抗。

  “嗡……”

  地面剧烈的颤动,下一刻,上千匹战马卷起万丈尘埃,发出山呼海啸般的“乌拉”声,滚滚铁流如涛天巨浪不断向前,顷刻间将冲在最前面的近二百鬼子淹没,铁流过后,尽是一地无头的尸体。

  当北野熊看到远处无数战马向自己的队伍席卷而来时,身子不由一哆嗦,竟然是苏联人,而且全都是骑兵,天啊,哪里来的这么多骑兵?

  此时北野熊的部队距离二龙山镇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如此近的距离,又没有防御工事,没有密集火力的情况下,骑兵对上步兵,只能是屠杀。

  北野熊久经战阵,深明其中的道理,一瞬间冷汗湿透了衣背。

  “开火!开火!”北野熊大叫。

  身后的士兵开始七手八脚去抬九二式重机枪,然而,重机枪的支架却需要时间埋下,只有这样机枪的精准度才能更高,几个鬼子兵慌忙去挖地,可是看到前方的铁骑洪流,一个个手足无措。

  “快点儿!再快点儿!”一个鬼子下士一边挖着地面,一边大叫着,不想这一锹下去,正好挖到一块大石上,根本无法再向下挖掘。

  “啊!”下士急得将手中的工兵铲乱挖,不断的大叫。

  “乌拉!”

  千余警卫团的苏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鬼子冲来,如此近的距离下,鬼子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更不要提什么用密集火力对付骑兵。

  “板载!”

  北野熊知道,此时后退,只能被砍掉头颅,还不如冲出去与这些苏联骑兵决一死战。

  想到这儿,北野熊大吼一声,从腰间拔出了指挥刀,口中大叫一声,带头向着前方冲过来的滚滚洪流迎击。

  “啊!”

  那用力铲地的下士此时已经完全放弃,看到战马已冲上来,那下士抡起工兵铲就冲了出去。

  “板载!”

  此时的鬼子兵见骑兵已近在眼前,一个个揣着刺刀跟在北野熊的身后向前方冲去。

  “轰!轰!”

  也有头脑灵活的鬼子兵,将手雷扔进了苏军的骑兵队中,随着一声声剧响,十几匹战马倒下,不过更多的战马又从后面冲上来,万马奔腾,瞬间已杀入鬼子的阵中。

  “乌拉!”

  一个苏联骑兵手中高举着一把大刀,用力向前方的鬼子兵劈落。

  “扑!”

  血光冲天,那鬼子的半个脑袋连同肩膀被劈下来,鲜血冲起足有一米多高,将战马与苏军骑士梁成了血红色。

  “板载!”

  一个鬼子兵揣着刺刀向着方用力刺去,这一刺正中前方奔来的战马,然而那战马却并没有停留,在巨大的惯性下一瞬间将鬼子兵撞飞,战马去势不减,如迅雷般向前冲锋,再一次将第二个鬼子兵撞飞,直到这时,战马才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悲嘶一声,轰然倒地,马上的苏军跌落下来。

  然而还没等这苏军爬起,四、五个鬼子兵已一拥而上,手中的刺刀一阵乱刺,将那苏军刺成了一堆肉泥。

  “板载!”

  北野熊一刀挥出,连续将三个苏军斩落马下,口中发出声嘶底里的呐喊。

  不过北野熊的疯狂表现也引起了苏军的注意,几个苏军骑着战马向着北野熊同时冲来,北野熊向最前面的苏军士兵砍去,好那苏军士兵的刀与北野熊的指挥刀在空中相交,如同打了一道闪电。

  啪!

  苏军手中从中国老百姓那里征集来的战刀根本不是日本刀的对手,被北野熊斩为两截,指挥刀去势不减,将那苏军的喉咙直接划破。

  “哈哈……”

  北野熊浑身浴血,仰天长啸。

  “扑!”

  北野熊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脖子,那里正有一股血水如喷泉一般冲天而起,人头在空中飞放,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北野熊看到,一个手持马刀的中国人正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下一刻,北野熊就坠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钻山豹往地上吐了一口,用带血的钢刀插在北野熊的头颅上,耀武扬威,锐不可当,在鬼子中往来穿梭。

  当看到北野熊的头颅被斩下时,所有的鬼子兵都失魂落魄,再也没有了战斗下去的勇气。

  “妈妈呀!”

  看着如洪水一般袭来的骑兵,一个鬼子吓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裤子已经湿了一片,下一刻,一个苏军将手中的战刀一抡,一刀将鬼子的头砍飞。

  如暴雨狂风,苏军与狼牙组成的骑兵队奋勇向前,许多鬼子被砍掉了脑袋,在鬼子的宗教信仰里,头是灵魂所寄之处,如果没有头,下辈子不能投胎,鬼子不怕死,但却怕被砍了脑袋下辈子无法投胎。

  残余的鬼子见势不妙撒退就跑,可是人的两条腿又怎么能跑得过马的四条腿?

  战马所过之处,到处是无头的尸体,骑士们不断在毫无遮挡的东的平原上追逐、驱赶着日本鬼子,最后将残余的鬼子一个个砍掉脑袋。

  残阳如血,整个战场终于安静下来,只有战马不时的嘶鸣。

  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骑兵对上步兵,结果没有任何的悬念,整个北野熊大队近千人的队伍基本上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全部歼灭,通往富锦的大门被打开,不过徐锐的目标却放在了更远的佳木斯上,随着北野熊大队的覆没,佳木斯到富锦一线已没有鬼子的大队人马,徐锐完全可以带领部队长驱直入,攻击的矛头直指佳木斯。

  滨海边疆区内,鬼子的临时指挥部内,山下奉文与井上春之不断调兵遣将,由于前几天伯力飞机场被炸,以至于鬼子的飞机不得不从更远的佳木斯机场飞来增援,如此一来,鬼子的飞机威力大打折扣,而苏军的飞机虽然老旧,性能处于下风,但就近起飞,战场上,见到的更多的反而是苏军飞机的身影,日本鬼子已失去了滨海边疆区上空的制空权。

  失去制空权对战局的影响是很大的,鬼子再也不能随心所意的派遣飞机轰炸,这样苏军信心大增,本来已快被攻克的防线再一次稳定下来。

  这一次进攻滨海边疆区,山下奉文并没有留在哈尔滨,而是亲自来到了前线,战事由他亲自指挥,同时任命井上春之为参谋长,可见山下奉文对井上春之是极为信任的。

  此时的山下奉文,手里有数十万人马,可是因为滨海边疆区地势所限,一下子不能将所有的部队全部投入,只能一点点投入战斗,前面的部队打的热闹,后面的却只能看热闹。

  山下奉文只好将所有精锐主力部队全都投入到了一线作战中,而后面的后备兵员与新组建的部队,则只是观战,山下奉文很明白,让这样没有战斗经验的新组建师团作为预备队应该是一种减少伤亡的好办法。

  山下奉文不断寻找着苏军的漏洞,时刻准备着对苏军一击必杀,而就在这时,传来了同江失守的消息。

  山下奉文就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同江为什么失守?”

  “元帅,一支约千余人的苏中联合部队先是袭击了抚远,接着又占领了同江,现在正在向富锦进发。”

  “千余人?”山下奉文听到后松了口气,心想,一定是苏军的偏师进入东北,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把自己的主力拉回去,以解滨海边疆区之围,虽说现在东北很空虚,但佳木斯一带也有数千人马,在富锦驻有一个大队,由以擅战而著称的北野熊指挥,在佳木斯有一个联队,由渡边大佐指挥,再加上各县的守备队,只三江省一带就有过万的日本军队,再加上地方的伪军,一千多人的苏中联合部队是掀不起什么大浪的。

  井上春之也说:“不过千余人而已,只要北野熊能守住富锦,这支孤军将很难前进一步,等待他们的只有被消灭一条路可走。”

  “呦西。”山下奉文一点头,口中说道:“立即集中全力攻下正面的防线,拿下海参崴,只要拿下海参崴,身后的苏军将不战自溃。”

  “哈依……”

  如果山下奉文和井上春之知道在身后的苏中联合部队是由徐锐指挥的话,相信他们一定要重新考虑下一步的计划,然而,正是因为这一次的麻痹大意,造成了山下奉文与井上春之终身的悔恨。

  这一次,没有了鬼子大部队掣肘的徐锐在东北大展拳脚,翻江捣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