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2章 毒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72章 毒杀

    “吴大爷,听说没?日本人放了话,只要听过大米的中国人,统统杀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神秘兮兮的说。



    老吴听后吓了一跳,口中连说:“我把大米扔了还不行吗?”



    “晚了,只要吃过大米的,日本人都不会放过。”



    “徐团长他们早晚是要走的,把我们留给日本人可咋整?”老吴说。



    “我是决定跟着徐团长干了,日本人最怕的就是徐团长,跟着他,咱们什么都不用怕。”



    “三牤子,我这就收拾一下,也跟着徐团长走。”



    “吴大爷,你都五十多了,还想去参军?”三牤子说。



    “我还没活够呢,跟着徐团长怎么说也能有条活路……”



    “日本人要杀光吃了他们大米的中国人……”



    消息不断扩散,整个佳木斯变得人心慌慌,日本人在东北已经统治了十年,用残酷的手段镇压中国人,所以,所有人都相信这个消息不是空穴来风,怕是日本人真的要动手。



    有压榨就有反抗,当中国人被压榨到极点的时候,反抗也就成了必然,再加上一些中国人从中煽风点火,推波助澜,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日本人根本不把中国人当人,当顺民,想像狗一样的活下去都是一种奢望,只有跟着徐锐,才能有一条活路。



    在接下来的两天中,来投军的老百姓如井喷一样爆发,而且周边市县在听说徐锐占领了佳木斯之后,正在大力招兵的消息后,不断有青壮年来到佳木斯参加军队。



    而只要参军,徐锐一率给安家费,再加上二百斤粮食,这样的待遇也使得一些活不下去的老百姓争相来投。



    佳木斯原伪三江省政府所在地,一幢二层的小楼内,徐锐悠闲的坐在一张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不时喝一口茶。



    地瓜就走了进来,口中说道:“团长,大喜啊!”



    徐锐就说:“什么事这么高兴?”



    地瓜笑着说:“团长,这两天来投军的人太多了,都快两万人了,连五十多岁的老头儿都来投军,还好有肇原他们帮忙,不然都忙不过来。”



    徐锐就说:“从这些投军的人中选出精壮,高于三十五岁,小于十六岁的一根不收,另外凡是患有夜盲症和鸭板脚的也不收,身高低于一米六的不收。”



    “是!”



    地瓜就说:“团长,咱们打下了佳木斯,是不是该乐呵乐呵,聚聚餐什么的。”



    徐锐却一摇头说:“还不能松懈,要抓紧时间训练部队,鬼子的反攻就要开始了……”



    “纳尼?佳木斯失守?”滨海边疆区的远东方面军临时指挥部内,山下奉文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渡边介口哪儿去了?”山下奉文问。何以止殇



    “渡边介口的部队遇到敌军的骑兵,为了避免全军覆没,已经分散突围,向哈尔滨方向转进。”一个军官说道。



    “八嘎!渡边介口这个浑蛋!竟然分散突围,这简单是皇军的耻辱!”山下奉文气得大骂。



    一旁的井上春之说道:“元帅,佳木斯是我军后方重地,备战此次战役所囤积的物资有半数在佳木斯,最重要的是,佳木斯一失,我军后路被切断,如果不能及早夺回佳木斯,我五十万大军将会陷入弹尽粮绝之境。”



    山下奉文很快恢复了冷静,口中说道:“到底是谁在指挥这支深入我军内部的部队?”



    “据从同江逃回来的冈崎慎江报告,这支军队极为精悍,其领导人是徐锐。”



    “徐锐?又是他!”山下奉文拳头用力锤了一下桌子,口中接着说道:“我早就该想到是徐锐,也只有徐锐才有这个本事。”



    井上春之就说:“元帅阁下,如果真是徐锐指挥的话,那很麻烦,我们必须立即派出精锐部队反攻佳木斯,将徐锐驱逐,只有如此,才能保证我军补给线的畅通。”



    山下奉文说:“好吧,立即叫第32师团柳生仁智率部回攻佳木斯,一定要把徐锐赶出佳木斯,恢复佳木斯到滨海边疆区的后勤补给钱。”



    井上春之却说:“元帅阁下,32师团是我军主力师团,也是方面军的总预备队,你真的要将他们派去满洲?”



    对付徐锐,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有丝毫大意,就派32师团去。“山下奉文说。



    井上春之说:“柳生仁智一定不是徐锐的对手,我请求亲自带兵反攻佳木斯。”



    山下奉文点头说:“不行,现在正是战役的关键时刻,你不能离开,柳生仁智是一个老手,32师团又有两万兵力,装备精良,更何况佳木斯四周都是我们的部队,可以配合柳生仁智作战,就让柳生仁智去吧。”



    “好吧。”井上春之见山下奉文并不放自己离开,只好叹了口气,心中暗自想,希望柳生仁智能赶走徐锐吧……



    柳生仁智,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从军二十余年,不过柳生仁智很少有亲临前线的机会,多数时候做的是幕僚工作,他在参谋本部一干就是十年,这才有机会进入一线部队进行历练。



    这几年,柳生仁智已因功晋升为32师团的师团长,32师团虽是乙级师团,但是在柳生仁智的调教下已经成为远东方面军的样板师团,战斗力强悍。



    柳生仁智也时刻想着建立功勋,所以在接到山下奉文的命令后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即率领全师团两万余人星夜兼程,经伯力返回抚远、同江,向佳木斯一带攻击前进,大战一触即发。



    同江,八岔岛,赫哲人聚集区,冷铁锋奉徐锐之命,带领狼牙来到了八岔岛,准备在这里对付回返的鬼子,为佳木斯一带的如兵和训练赢得时间。



    八岔岛,赫哲人用马哈鱼肉热情的招待冷铁锋,品尝着杀生鱼、塔拉哈,肇原的父亲,赫哲族的族长肇林就说:“冷队长,你和徐团长是我们赫哲人永远的朋友,这次你们来到同江,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重生最强女帝



    冷铁锋就说:“日本鬼子的32师团要进攻佳木斯,老徐派我们来阻止鬼子的进攻。”



    “我们能帮什么忙吗?”肇林问。



    冷铁锋就说:“我需要三十件鱼皮衣,还有一些鱼肉特产。”



    肇林说:“冷队长,你要这些做什么?”



    冷铁锋:“明天你就知道。”



    肇林一见冷铁锋不愿意说,也就没有勉强,当即让人工来了三十套鱼皮衣,交给冷铁锋。



    鱼皮衣大多是由大马哈鱼皮晾干经过加工、缝制而成,是赫哲人的传统服饰,冷铁锋当即选出包括肇原在内的二十多个新参军的赫哲战士,在地瓜的带领下,换上了鱼皮衣,准备实施下一步行动……



    柳生仁智回师的速度很快,只几天的时间,他的部队就经过伯力到达了抚远,在抚远镇只呆了半天,再一次出发向着同江扑来,先锋人马走到八岔附近时已是人困马乏,准备埋锅造饭。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了几十个身着鱼皮衣的赫哲人,这些赫哲人正在江边喝酒吃肉,在他们的身后,几口大锅正冒着白气,一股鱼肉的香味儿扑鼻而来。



    那为首的鬼子大佐看到这一幕哈哈一笑,当即派了一个小队冲过去,那几十个赫哲人一哄而散,留下了很多美酒与鱼肉。



    自从佳木斯被徐锐攻占以后,鬼子的后勤保障就出了问题,这些鬼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肉了,闻着那酒肉的香味儿,大佐很是高兴,拿起筷子就要去夹肉,身后的一个军官说道:“大佐,如果有毒怎么办?”



    大佐就说:“你刚才没看到那些赫哲人在喝酒吃肉吗?如果有毒,他们早就毒死了。”



    当下大佐吃了一口鱼肉,只觉鲜美异常,大佐立即让人把多出来的鱼肉和美酒分发下去,上千鬼子又是喝酒又是吃肉,高兴的手舞足蹈,几个鬼子脱光了衣服,只穿着一块兜裆布跳起了日本的舞蹈。



    士兵们围坐在一起看着舞蹈高兴的哈哈大笑。这时,那几个跳舞的鬼子兵却连最后的兜裆布也都扔到了一旁,露出赤裸的身体。



    一旁的参谋小野建三郎是个佛教徒,从不吃酒肉,晚上只吃了些干粮,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这些士兵平时跳舞很有分寸,不可能把兜裆布都脱掉,再看四周的战士们,一个个手舞足蹈,身体踉跄,似乎都已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特别是那几个赤裸着跳舞的军人,浑身赤红。



    小野建三郎学过一些医术,一瞬间清醒了过来,这似乎是中毒的症状。



    一定是赫哲人的酒肉里有毒!



    小野建三郎立即去找黑田大佐,然而他却发现,黑田大佐已倒在地上,脸上发黑,嘴里吐着白沫儿,身子不断抽搐。



    几乎与此同时,小野建三郎看到,那些原本癫狂的士兵一个个倒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



    这一刻,小野建三郎已完全可以肯定,一定是赫哲人的酒肉里有问题,这些赫哲人竟然在酒肉里下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