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8章 虚虚实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78章 虚虚实实

    主力前脚刚撤退,日本鬼子后脚就发动了进攻。



    “怕是鬼子察觉到我军主力撤退,所以才进攻。”肇原说。



    “队长,咱们快进入阵地吧,挡住鬼子的进攻。”地瓜说。



    冷铁锋却说:“命令部队,准备全体出击,向鬼子发起反冲锋!”



    “什么?反冲锋?队长,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如果反冲锋的话,怕是会有很大的损失。”二嘎子忧心忡忡的说……



    冷铁锋却说:“服从命令。”



    “是!”



    二嘎子不敢再说,肇原就来到冷铁锋身旁说道:“冷队长,狼牙还是要用到刀刃上,让我们独立一营反冲锋。”



    “好。”冷铁锋点头说。



    肇原从腰间拔出手枪,口中大吼一声:“冲啊!”



    下一刻,数百战士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声,跟在肇原身后向着鬼子勇猛冲去。



    鬼子并没有想到守军敢于反冲锋,很是吃惊,鬼子指挥官立即下令全军冲锋,准备拼刺,下一刻,鬼子退下了子弹,口中大叫着:“板载!”向独立一营的战士杀去。



    “板载!”



    一个鬼子手持着刺刀向着对面的一个赫哲族战士杀去,那赫哲战士却从背后取出一柄短把鱼叉,用力向着一掷,鱼叉从那鬼子的身后透体而出,鱼叉去势不减,将那鬼子带飞出去,又插在第二个鬼子的身上,两个鬼子就如同串糖葫芦一般倒在地上,后面的那个鬼子并没有死去,不断痛苦的惨叫,这时这个赫哲战刀冲了上来,取出腰刀,一刀斩掉了两个鬼子的脑袋……



    “啊!”这赫哲战士大吼一声,抡起腰刀再一次向下一个鬼子杀去。



    肇原从背上取出鱼叉与鬼子战在一处,只见那鱼叉上下翻飞,如水银泄地,片刻间,肇原就干掉了三个鬼子,一个鬼子军官看到肇原如此勇猛,立即挥动指挥刀向肇原杀来。



    肇原一抡鱼叉,当的一声,金铁交鸣,火星四溅,肇原手里的鱼叉被鬼子的指挥刀斩为两截。



    那鬼子军官眼中寒光闪烁,再一次抡起指挥刀向着肇原砍来,这一刀势如霹雳,一旦被砍中,肇原必然身首异处,肇原眼见就要命丧敌手。



    “啪!”



    一声清然的枪响传来,下一刻,那鬼子军官倒在地上,只见地瓜带着十几个狼牙冲了过来,地瓜的手中拿着一支匣子枪,枪口还在冒着青烟。



    “地瓜,谢谢。”肇原说。



    地瓜就说:“我说老肇,刀子再快也怕枪,和鬼子没什么道义可讲,干掉一个算一个!”



    地瓜说完向着鬼子阵中杀去,直到此时肇原才看到,这十几个狼牙进攻的战术很独特,三个人后背相靠,人手一支匣子枪,不过三个人当中只有两个人同时向四周射击,第三个人待命,当另外两个人射光弹匣内的子弹更换弹药时,另外一个之前等待的士兵才开始射击,如此一来,可以一直保持火力的持续性。欲擒顾爱



    这十几个狼牙分成五个战斗小组,不断交替更换弹匣,连续射击,打得鬼子成片倒下,最后不得已只好溃败下去。



    肇原不由一声苦笑,自己的部队几百人没有打退鬼子,可是人家十几个狼牙一加入,立即扭转局势,将鬼子打退,狼牙的战斗力,真的是不服不行,肇原不由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成为狼牙的一员该有多好,哪怕自己这个营长不干也值。



    独立一营再一次退回了出发地,不过,出发时的七、八百人此时只剩下了五百人左右,也就是说,在刚才这一阵肉搏中,独立营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不过鬼子被杀的人数更多,可见战况之惨烈。



    肇原就说:“冷队长,鬼子已经溃退了,为什么不追击?”



    冷铁锋却只说了一个字:“撤!”



    “什么?撤退?我们刚打了一个胜仗,为什么要撤退?”肇原不解的问。



    所有人都看向了冷铁锋,打了胜仗都应该乘胜追击才对,冷铁锋为什么要下令撤退呢?



    地瓜嘿嘿一笑,口中说道:“都不知道了吧,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刚才鬼子的时攻,是因为他们嗅到了我们的主力撤走的味道,所以鬼子刚才的进攻只是试探性进攻,以此来确定我们的主力有没有撤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击败他们,否则一旦被鬼子察觉我军主力离开,那小鬼子一定会一拥而上,到时,我们这些人就全都交待在这儿了。”



    地瓜接着说:“现在,我们打退了鬼子的进攻,鬼子一定以为我军的主力还在,所以,他们一定会继续包围下去,等候37师团援兵的到来,而不是选择进攻,而我们,就可以从容撤退,所以,刚才那一仗,不该出击,但我们却必须出击,现在这一仗,看似要追击,我们却要撤退。”



    听了地瓜的解释,所有人都心道:“原来如此,想不到冷队长也是这样足智多谋,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跟着徐锐团长时间久了,都是难缠的角色。”



    当下,冷铁锋让人立即撤退,他自己则带领狼牙断后,悄悄退出了佳木斯的外围阵地,而日本人却还是一无所知。



    此时的柳生仁智已得到了徐锐主力可能撤退的消息,所以派出军队进攻进行试探,但从试探的结果来看,徐锐的主力似乎并没有离开。



    柳生仁智不由放下了一颗心,口中吩咐道:“命令各部,在援兵到达之前不要轻易进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损失,等37师团的大炮一到,就是我们反攻之时!”



    白鸟参谋长就在一旁说道:“将军阁下,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头,要不要再进攻一次试试?”



    柳生仁智说道:“不是已经试探过了吗?没有必要再用更多的皇军生命去试探,咱们只要耐心等下去就好,徐锐部刚刚小胜一场,一定会出兵趁胜追击,我们一定要坚守阵地,不能被徐锐钻了空子。”



    “好吧。”



    见柳生仁智心意已决,白鸟只好无奈的点头。混在三国当仙师



    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过了三个小时,预计中的徐锐部的进攻依旧是没有一点音讯,柳生仁智就纳闷儿了,心说徐锐刚刚打了胜仗,怎么不趁胜追击,反而销声匿迹了呢?



    “不好,中计了!”白鸟一声惊呼,随后对柳生仁智说:“将军,怕是徐锐得到我军援兵即将到达的消息后已经跑了。”



    “白鸟君,不要大惊小怪。”柳生仁智并不相信。



    白鸟急得满脸是汗,口中说道:“将军阁下,我请求亲自带一支部队发动进攻。”



    柳生仁智依旧一幅无所谓的样子。白鸟就说:“将军,真让徐锐跑了,山下奉文元帅一定会责罚我们的!”



    白鸟的话终于打动了柳生仁智,柳生仁智就说:“好吧,那你就事一个大队做一个进攻试试,记住,如果遇到强烈抵抗立即撤回来,不要做无谓牺牲,等大炮来解决问题。”



    “哈依!”



    白鸟应了一声,当即调兵遣将,发出了攻击的命令,然而,出乎日本人意料的是,这一次,日本人进展的异常顺利,连一点抵抗都没有遇到,顺利的攻入了佳木斯。



    然而,白鸟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色,心中却暗暗叫苦。



    “坏了,中了徐锐的计了,又让他给跑了!”



    当白鸟将前线的消息报告给柳生仁智时,柳生仁智大吃一惊,不由扼腕长叹,多好的一个机会,竟然被徐锐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



    “白鸟君,你说徐锐他们会去哪里?”柳生仁智问。



    白鸟看了一下地图,手指着地图说道:“现在看来,徐锐有三条行动路线,一条是回攻伯力,一条是进攻牡丹江,另一条则是进攻哈尔滨。”



    “他会选择哪一条路?”柳生仁智问。



    “以我对徐锐的了解,徐锐十有八九是去进攻哈尔滨。”



    冷汗立即湿透了柳生仁智的衣背,哈尔滨是日本远东军指挥部所在,也是东北的中心城市之一,如果哈尔滨失守,那么位于滨海边疆区的远东方面军主力就打不下去了,只有回撤一途,自己这个师团长怕是也当到头儿了。



    想到这儿,柳生仁智随即恢复了清醒,在最短的时间内下达了一个个命令,让32师团所属各部,以及协同自己作战的各地留守部队立即向哈尔滨方向追击徐锐所部。



    与此同时,柳生仁智向37师团发电,要37师团在汤原一带堵截徐锐所部。



    柳生仁智已经红了眼睛,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徐锐,已经绕开了汤原,向着鬼子的后方重镇依兰挺进,与此同时,徐锐派出警卫团,在安达科夫的带领下从另一条路向牡丹江挺进,此时的东北腹地极为空虚,徐锐的部队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徐锐这一次打算两路并进,同时进攻哈尔滨与牡丹江,用徐锐的话说,他要学孙猴子,在鬼子的肚子里搅他个天翻地覆,杀他一个七进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