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9章 依兰攻防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79章 依兰攻防战

    牡丹江市,与佳木斯相隔数百公里,是一座比佳木斯还要大的城市,警卫团在安达科夫的带领下,以风卷残云之势,一路连续攻克雾山与秀山、柴河等地,饮马牡丹江。



    安达科夫看到牡丹江市并没有什么防备,欣喜若狂,当即下令警卫团全线出击,准备在最短时间内攻克牡丹江。



    与此同时,徐锐率部来到了重镇依兰附近,准备攻克依兰,直取哈尔滨。



    依兰,又叫五国城、三姓镇,东北古镇,金国初年,被金国俘虏的宋徽宗与宋钦宗就被金国人关押在依兰,至今留有遗迹。



    在张氏父子主政时期,镇守边陲的依兰镇守使李杜的司令部就位于依兰城中,九一八之后,李杜高举抗日大旗,与日寇血战数月,最终不敌兵败,从此,依兰就落入日本鬼子的掌握之中。



    由于九一八时李杜主要在哈尔滨与日本反子交战,所以依兰并没有受到大的破坏,依旧保持着原样,日本人留有一个大队的人马驻扎依兰,守卫着哈尔滨的门户。



    徐锐带领九个独立营来到依兰的消息传来,依兰顿时变得鹤唳风声,日军严阵以待,将整个依兰修建成了一个大堡垒。



    徐锐当即下令独立二营薛大巴掌部和独立三营牛老黑部对依兰展开攻击,然而两个营连攻了数次,除了折损一百多战士外,没能前进一步。



    徐锐不由心想,如果是抗联新一团的老兵,像鬼子的这种防御程度,一定可以杀过去,可是现在的这几个独立营,不过是刚刚参军的农民,与抗联新一团老兵的素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看来,强攻是打不下依兰,可是这时撤退,又怕鬼子出击,对自己部队造成损失,于是徐锐下令,独立二营留下,敲锣打鼓来迷惑鬼子,而徐锐则带领主力绕开依兰,直奔哈尔滨而去。



    哪知刚走不久,就听到依兰方向猛烈交火,杀声震天。



    约一个小时后,浑身是血的薛大巴掌骑马逃了回来。



    薛大巴掌的大腿受了伤,被人搀扶着来到了徐锐的面前。



    “团长,大事不好,鬼子追上来了!”薛大巴掌说。



    徐锐就问怎么回事。



    薛大巴掌说:“你刚走后不久,鬼子就识破了咱们的疑兵之计,向我营发动了进攻,我营虽有上千官兵,但都是新兵,根本不是鬼子的对手,死了二百多人,其余的也全部被鬼子打散,我好不容易逃出来。



    现在鬼子正在向咱们追来,团长,想想办法吧。“薛大巴掌说。



    徐锐不由一惊,看来,依兰城的鬼子有高人指点啊。



    “妈的,和小鬼子拼了!”身后的警卫员金道寒说。



    徐锐就说:“小鬼子既然敢逃出这个乌龟壳,那就是自己找死。”



    当下,徐锐下令,独立三营的牛老黑带着三营与四营绕到鬼子后面的依兰城,夺下依兰城,在城头树起红旗,与此同时,其余各营都埋伏在玉米地里,为了让鬼子上当,徐锐还派出一个连的士兵……

盛宠呆萌妻:亿万boss欺上身

    饭岛力是日军驻依兰守备大队的大队长,在得知徐锐部从佳木斯向哈尔滨进攻的消息后,饭岛力立即下令将依兰建成了一个大堡垒,饭岛力知道,依兰是佳木斯与哈尔滨之间重要的交通枢纽,徐锐要进攻哈尔滨,一定要先打依兰,他决心死守依兰。



    然而通过与徐锐部的交战,饭岛力明显感觉出,徐锐所部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他们只是一群新兵,很多人连在战场上最基本的生存法则都无法做到,比如己方开炮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卧倒,就算卧倒,很多人也是全身着地,而不是四脚着地,张开嘴巴,只从这点可以看出,这些士兵,绝对是一群新兵蛋子,没有太强的战斗力。



    不过因为徐锐所部人数太多,所以饭岛力一直不敢出击,直到前方又是敲锣又是打鼓,饭岛力更是不敢出去,然而,他手下的依兰县长程启光却说:“徐锐又是敲锣又是打鼓,一定是主力已经离开,少佐阁下,我们这个时候出击一定会取得胜利。”



    饭岛力终于鼓足勇气下令士兵出击,结果取得了一场大胜,将上千的反日军全部打散。



    饭岛力经过一战,信心大增,心说徐锐也不过如此,看来,自己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饭岛力当即下令追击,伪县长程启光却说:“现在追击有可能中了徐锐的埋伏,少佐阁下,还是不要轻易行动。”



    饭岛力不听,口中说道:“这是一个消灭徐锐部的大好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程启光一听,心知劝阻不了饭岛力,只好说道:“少佐阁下,不如这样,你带一部分力出击,我带一部分兵力留守。”



    饭岛力摇了摇头说:“我军一共才有一千人,而徐锐部有一万人,我军兵力本来就不足,如果再分兵的话,那还有什么作用?我命令,全军出击!”



    程启光就说:“那我请求带领城中的警察队留守。”



    饭岛力一想,伪军本来就战斗力差,特别是警察,根本没有太强的战斗力,让他们出击也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也就答应下来。



    饭岛力亲自带领上千日军出击,远远的看到前方有一队反日武装一边开枪一边逃跑,饭岛力哈哈大笑,口中大叫一声:“追!”



    一个参谋就说:“少佐,小心中了支那人的埋伏。”



    饭岛力就说:“这里是一片平原,支那人能埋伏到哪里?立即追击!”



    上千鬼子跟在饭岛力的后面不断攻击前进,刚走到一半儿,耳听得前方有喊杀声,枪声也密集起来,却是一支反日军杀来。



    双方交战片刻,反日武装被打得近乎崩溃,狼狈逃窜。



    “哈哈,这就是你说的支那人的伏兵?真是不堪一击!”饭岛力仰天长笑,口中命令道:“全线出击,一定要抓到徐锐!”



    “哈依!”



    上千日本鬼子信心满满,向着前方猛扑。



    约走了数里,前方的中国溃兵越来越近,饭岛力大笑,拔出指挥刀大叫:“杀改改!”


雍正皇后生存录
    鬼子发出一阵冲天的呐喊,向着前方猛扑。



    此时的东北正是收获的季节,不过依兰的玉米大多并没有收割,徐锐带领部队埋伏在玉米地里,听到远处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徐锐知道一定是鬼子来了,当即下令所有人不得出声,做好战斗准备。



    果然,不一会儿,先是五营一连的二百多人跑了过来,在他们的身后,上千鬼子穷追不舍。



    眼见鬼子进入了包围圈,徐锐大吼一声:“打!”



    下一刻,九二式重机枪、歪把子轻机枪、迫击炮、掷弹筒,无数的子弹与炮弹如雨点般向着鬼子倾泄下去。



    虽然徐锐的部队都是新兵,然而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射击,只要不是瞎子,一定可以打中目标,在第一波攻击中,鬼子就倒下了三百多人。



    这时鬼子已经反应过来,开始向两侧的玉米地进行冲锋。



    “同志们,杀啊!”



    徐锐暴吼一声,两侧数千战士一跃而起,杀入了鬼子的阵中。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金道寒手中抡着一柄大砍刀不断前进,每次挥刀,都能砍下一个鬼子的头颅,徐锐也加入了这场战斗中,匕首倒提于掌中,匕首不断挥动,一个个鬼子倒在他的面前。



    不过鬼子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特别是白刃格斗能力极强,这些新兵却远不是鬼子的对手,与鬼子刚一交手,战士们就出现了重大伤亡,好在徐锐部下人多,又都存着同仇敌忾之心,前仆后继,虽然伤亡巨大,但却丝毫没有后退。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短短的半个小时内,七百多鬼子只剩下了三十多人,个个带伤,而徐锐部下的新兵却付出了近两千人的代价,几乎每干掉一个鬼子,就要三个中国士兵去陪葬。



    然而徐锐却认为这是值得的,一支部队,如果没有拼过刺刀,上过战场,那么永远是新兵,永远也没有战斗力,只有经过了这样残酷的大战,才能真正快速成长起来,徐锐相信,经过这场大战,剩下的这些士兵,无论从战术素质还是战斗意志,一定会飞速提升,再打几仗,他们也就成为真正的战士。



    此时的三十多个鬼子将饭岛力围在中央,依旧与战士们惨烈的搏杀着,鬼子只一个冲锋,就将七营二连的队伍完全冲垮,向着徐锐所在杀来。



    金道寒取出一挺歪把子机枪放在手中,就要射击,然而徐锐却拦住了他,此时的鬼子见到金道寒的机枪也停住了脚步,他们知道,只要机枪一开火,己方这三十几人是没有几个能活下去的。



    “我是徐锐,放下武器,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徐锐说。



    “板载!”



    “大日本帝国万岁!”



    当得知眼前的这个中国人就是徐锐时,鬼子们同时发一声喊,向着徐锐猛冲过来。



    “小鬼子,我日你姥姥!”



    金道寒扣动了手中的轻机枪,将冲过来的鬼子一片片打倒在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