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8章 大发洋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88章 大发洋财

    看到司机要开车去撞欧阳强,婉荣大叫一声,拼命拉住司机的手臂。



    “皇后,你要干什么?”溥仪大惊。



    啪!



    一声清脆的枪响,汽车嘎然而止,却是欧阳强身后的地瓜一枪干掉了司机。片刻后,身后的狼牙在徐锐的带领下干掉了日本宪兵,从后面冲了过来。



    马队很快就冲到了车队近前,溥仪坐在车内的侍卫见机不妙,不敢抵抗,乖乖举起了双手。



    徐锐骑马来到了溥仪的车前,欧阳强一指汽车,口中说道“这个就是溥仪。”



    “下车!”地瓜喊了一嗓子。



    溥仪正了正衣服,想保持皇帝的威仪,但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他还是无力的垂下头去,再也没有了皇帝的气度与威仪。



    徐锐冷哼一声,让人将溥仪带走。



    这时,欧阳强来到徐锐的近前,口中说道“徐团长,婉荣已怀了我的骨肉,请不要为难她,我要带她走,过属于我们的幸福日子。”



    “可以。”徐锐点头说,这时,欧阳强来到婉荣面前,一把将婉荣搂住,婉荣顿时哭成了泪人儿。



    看到这一幕,溥仪真是又急又气,口中说道“欧阳强,你竟然敢勾引皇后,真是罪该万死!”



    慑于溥仪以往的淫威,欧阳强最开始还真被溥仪震慑住,不过当他看到徐锐投来的鼓励的目光时,欧阳强一咬牙,朗声说道“溥仪,你算什么男人?你有一个男人的能力吗?荣儿跟着我才会幸福一世。”



    溥仪气得不断喘着粗气,问婉荣道“皇后,你快到朕身边来,朕可以原谅你,你永远是朕的皇后。”



    婉荣一咬嘴唇,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溥仪,我已经受够你了!你算男人吗?我这个皇后,不过是一个虚名,我只是成为了你的花瓶,外面看起来光鲜,可是没有一点自由,我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我要追求自己的幸福,我要和欧阳在一起,永不分离……”



    “你们这对奸夫淫夫!”



    “扑!”



    听了婉荣这话,见一对奸夫在自己面前秀恩爱,溥仪气得老血狂喷……



    伴随着徐锐的部队攻入,整个新京乱成一团,日伪军的主要兵力都在城防工事上,而失去了大松博正的指挥,这些部队大多不敢乱动,而正是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徐锐的部下将新京大部分的商行、金店席卷一空。



    新京,富士洋行。



    “轰!”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洋行的金库被炸开,保险箱存放的宝石、金条被炸得满地都是,刘小辫乐得脸上开了花儿,让士兵用麻袋装金条,然后扔上汽车。



    就在这时,徐锐来到了富士洋行,看到刘小辫简单粗暴的掠财手段,徐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些金条和珠宝,大多是日本人从中国搜刮来的,九一八的时候,东北的中资银行里面的钱财就被日本人直接封存,摇身一变,成为了日本人的财物,徐锐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
豪门弃妇的极致重生


    “团长,城外有关于阻击部队情报传来。”卓力格图说。



    “怎么样了?”徐锐问。



    “张老蔫儿与他的部下一千多人,已经全部为国捐躯了。”



    徐锐心头一颤,虽然对这种结果早有准备,但当这个消息传入耳中时,徐锐还是忍不住扼腕叹息,向着张老蔫儿牺牲的方向恭敬的行了一礼。



    徐锐看了看时间,鬼子的援兵距新京城应该不到两个小时的距离,自己必须撤退,否则,这新京城只怕是难以离开。



    “撤退!”



    徐锐大吼一声。



    “啥?团长,还有一小半儿金条没搬出来呢。”刘小辫不甘心的说。



    徐锐就说“鬼子援兵就要来了,你要想死,没人拦着你!”



    刘小辫儿不由叹了口气,只好扭头说道“兄弟们,撤退!”



    不得不说,新京城内的汽车很多,徐锐没费什么力气,就弄到了二百多辆卡车,随后,徐锐让人将从新京各大银行和金店抄来的财物都扔到了车里,由狼牙开着汽车向延吉方向而去。



    两个小时后,鬼子的援军终于入入了新京城,然而见到的却是满目疮痍的新京,虽然新京已夺回来,但是城防司令大松博正中将被抓,伪满洲国的皇帝溥仪被抓,储存在新京各大商行内的财物大半落入了徐锐的手中,这一切都对日本鬼子打击很大。



    更重要的是,新京一战之后,徐锐所部的主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们从新京撤离之后,向着吉林市前进,准备沿吉林至通化回到五家山根据地,如果让徐锐所部平安到达五家山,这将是给日本人又一记响亮的耳光。



    滨海边疆区,当山下奉文听到新京失守的消息后只觉眼前一黑,差点儿没坐在地上,还好井上春之扶了他一下,半晌山下奉文才站稳,口中问道“麻生太郎在哪儿?”



    “麻生太郎现在已收复了新京,不过……”一个参谋拿着电报说。



    “不过什么?”山下奉文问。



    “不过徐锐所部已经逃离了新京,临走之前,他们还俘虏了大松博正中将与满洲国的皇帝溥仪。”



    “纳尼?大松博正和溥仪被俘虏了?”山下奉文大吃一惊。



    “是的,他们两个在战斗中被徐锐俘获。”



    “八嘎,大松博正这头蠢猪!”



    “元帅,徐锐劫抢劫了新京城中几乎所有的银行,据初步清点,帝国政府存放在银行内的财物几乎被洗劫一空。”



    “八嘎!”



    山下奉文身子一颤,大松博正与溥仪的被俘他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大松博文这样的军人,日本军中多如牛毛,而溥仪的地位虽然重要,但不过是一个傀儡,自己随时可找人替换他,但是这些存放在银行中的资金不一样,这批资金的价值高达上千万美元,原本是留作远东方面军行动的军费,现在被徐锐一抢,远东方面军的经济元气大伤,极度缺乏活动资金,根本不可能再支撑自己在前线的作战,也就是说,短时间内,远东方面军再也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举动。宫福



    可惜啊,自己的部队已打到了海参崴,只要再有一个月,哪怕是半个月的时间,自己一定可以攻克海参崴,然而现在,远东方面军失去了资金,就如同无根之水,再也掀不起什么大浪,只有撤退一途。



    “现在看,只能撤退了。”山下奉文说。



    “可是元帅,我们已攻破了苏军的三道防线,就快要打进海参崴,现在撤退的话,那将功亏一篑!”有军官说。



    “我军囤积在佳木斯的物资已被摧毁大半,现在存在新京内的资金也被徐锐抢走,我军已没有足够的财物和物力再进行这场战争,只能等待它日。”井上春之接口说道。



    “井上将军,要走你们走,我是不会走的!”



    说话的是第49师团长桃田理太。



    桃田理太是狂热的的代表,他不会承认失败,在他的心里,日本帝国是战无不胜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取得战争的胜利。



    井上春之就说“桃田君,你必须听从指挥。”



    “如果上级的指挥是错误的,那我宁可抗命,为帝国流尽最后一滴血。”桃田理太朗声说道。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了子弹、粮食的补充,现在已是秋天,可是我们的战士依旧穿着夏季的单衣在作战,很多人已得了重感冒,难道你想让他们白白的死去吗?”井上春之对桃田理太这样狂热的份子很反感,虽说他也是的执行者,但却比较务实,不会那么不切实际。



    “大日本皇军战无不胜,就算就有子弹,我们还有刺刀,就算没有粮食,我们还要苏联人的血肉可食!”桃田理太朗声说道。



    “元帅阁下,我请求留下我的部队,做最后的冲锋,与海参崴共存亡。”桃田理太说。



    山下奉文了桃田理太一眼,从心里上来讲,他是很佩服桃田理太的勇气的,从骨子里,山下奉文也是一个强烈的者,他当然希望奇迹的出现,而桃田理太的表现给了他以勇气,他决定做最后一搏。



    “桃田君,我给你留下一个基数的弹药,这是我军最后的库存,一切就拜托你了!”



    “哈依!愿为天皇陛下尽忠!”桃田理太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兴奋。



    “我命令,各部队做最后的进攻,如果在天亮之前拿不下海参崴,除49师团做决死冲锋外,其余师团立即后撤至伯力!”



    “哈依!”



    “天皇陛下万岁!”



    “万岁……”



    滨海边疆区,山下奉文的远东方面军以第49师团桃田理太部为先锋,向海参崴发动了最后的攻击,日本鬼子的攻击极为猛烈,然而海参崴毕竟是苏军经营多年的地区,碉堡与炮楼林立,到处都是苏军的工事,苏军依仗着工事顽强抵御着日本鬼子的进攻。



    日本鬼子猛攻一夜,虽然摧毁了苏军部分工事,但却损失巨大,死伤愈万人,最终弹尽粮绝,全线溃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