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3章 火雨流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93章 火雨流星

濑户达昌咬了咬牙,大叫一声,手中短刀用力向腹部刺去,可是那刀刚到腹部,濑户达昌就再也下不去手,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自己连死的勇气也没有。

  “师团长阁下,不能啊!”

  几个侍从听到濑户达昌的叫声冲了进来,奋力去夺濑户达昌手中的短刀,濑户达昌也就借坡下驴,缓缓的站起来,口中说道:“你们这是陷我于不义啊。”

  “师团长阁下,第二十五师团还有一万多精兵,我军的身后还有十万大军,没有必要去死,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一个侍从说。

  濑户达昌就说:“好吧,命令各部已即撤退至珲春城附近,依靠珲春城进行防御,等候援军的到来。”

  “哈依……”

  “什么?濑户达昌将部队都撤到了珲春城?”徐锐问。

  “是的,团长,分散的日军各部现在纷纷向珲春城聚集,看来,濑户达昌已意识到自己的兵力布置过于分散,想要集中兵力与我们对峙。”杜俊杰说。

  “团长,这样一来,我军想要分别吃掉二十五师团的计划将无法进行。”陈学东也说。

  徐锐问:“鬼子进入珲春城了吗?”

  “没有,珲春城经过上次一场大火,城内十室九空,没有什么完好的建筑,所以鬼子并没有进入珲春城,而是在城外安营扎寨,珲春城外空地不多,所以鬼子的阵营很密集,一万多人集中于平原上大约不到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区域内,这样做,鬼子相互之间可以合作,我们很难再对其一点点吞掉。”杜俊杰说。

  “等等,你说鬼子一万多人集中在一起?”徐锐问。

  “是的,准确的说,鬼子聚集区有可能只有半平方公里左右,这样一来,我们很难再下手。”

  “嘿嘿,小鬼子这是在找死啊!”徐锐说。

  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锐,不明白徐锐的想法,只有何书崖眼中闪烁不定。

  徐锐就问何书崖:“书呆子,你能明白我的想法吗?”

  何书崖就说:“鬼子如果分散,我们可以一口一口吃掉他们,现在他们又过于集中,那么,只要我们有足够的炮火,就可以给鬼子造成巨大的伤亡,甚至可能全歼第二十五师团。”

  徐锐满意的点了点头,何书崖的思维方式真的越来越像自己。

  “书呆的话不错,那么多的鬼子聚集于这么小的一片空间之内,我们每一炮下去,估计都可以炸死几个鬼子。”徐锐说。

  “可是团长,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炮火啊,而且大炮很笨重,我们无法将大炮在短时间内运到这里来。”陈学东说。

  “难道你忘了,我们有火箭筒。”何书崖说。

  “你个书呆子,快成老子肚子里的蛔虫了。”徐锐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容。

  “团长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利用我们带来的火箭筒,制成简易的火箭炮,然后集中开火,袭击珲春城外的鬼子,团长,我说的没错吧。”何书崖说。淡淡的香

  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这次出来,我将所有的火箭筒都带了出来,为的就是今天。”

  “团长,我说你把所有的火箭筒都带出来,原来早就算准了。”何书崖佩服的说。

  徐锐就说:“鬼子如果失利,必然齐聚于珲春城下,而珲春城小,无法容纳鬼子,只有城外一片空地能容纳上万的鬼子,而且,鬼子为了不被各个击破,必然聚于在一起,这时就是我们的火箭炮发挥威力的时候。”

  “团长,什么时候动手?”陈学东问。

  “就在今天晚上,老子要鬼鬼尝尝火箭炮的味道……”

  月朗星稀,由于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整个地面一片银妆素裹,日本鬼子在珲春城外的营地内,无数的篝火亮起,很多鬼子正围坐在火堆前烤火取暖,不时聊着一些闲话。

  濑户达昌则坐在帐篷里,在他的旁边放了一个火盆,火盆里堆满了木炭,整个帐篷里暖暖的,不过濑户达昌心里却是焦躁不安,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总有一种不预感,然而,他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会出问题。

  濑户达昌觉得气闷,走出了帐篷,到军营里巡视起来,就在这时,一段对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就听一个声音说:“关谷君,你觉得我们可以打赢这一仗吗?”

  另一个声音说:“大久保君,我对这场战争已不抱任何希望。”

  “噢?关谷君,为什么这么说?你对战争的走势也太悲观了吧。”

  “不是我悲观,如果遇到别的对手,我们还有可能战胜,可是这次我们的对手是徐锐,所以我对胜利不抱任何希望。”

  “徐锐真的有那么厉害?”大久保说。

  “是啊,我原来是特战师团的士兵,我们特战师团都是帝国军队的精英,经过极为严格的训练,被派来进攻五家山根据地,然而围山的十万大军,在山下元帅的带领下,却被打得全军崩溃,特战师团也几乎全军覆没,战后被撤销了建制。没有与徐锐交手,你不会想象到他有多么可怕,他无所不能,智近于妖,战场上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我们就如同一个个提线木偶,无力挣脱……”关谷说道。

  “关谷君,徐锐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你永远也不会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可怕,去进行一场注定会输的战斗,随时可能丢掉性命,那感觉,真的是太难受……”

  听到这里,濑户达昌的心头一颤,军心不稳啊!虽然濑户达昌从内心来讲并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可是现实却告诉他,那个叫关谷的士兵说的极可能都是真的,遇到徐锐这么强大的对手,自己真的有一种无力感。

  自己真的太大意,早知如此,就等着其它师团一同进攻,也不至于一夜之间损失三分之一的兵力。

  想到这儿,濑户达昌长叹一口气,转过头来就要离开,就在这时,濑户达昌的鼻子嗅到了一股火药的味道,随后,耳中听到一阵破空声。圣级魔导

  濑户达昌抬头向天上看去,只见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突然间多了许多的流星,这些流星拖着长长的尾焰,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光芒映亮了夜空。

  “好一片火雨流星啊!”濑户达昌的声音停了下来,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天上飞来的是什么,虽是冬季,但濑户达昌却汗如雨下……、

  “轰!”

  “轰轰!”

  火箭炮虽然缺乏精度,但是覆盖面却很广,射速极快,在短时间内形成巨大的杀伤,一瞬间,整个日本鬼子在珲春城外的阵地已成为一片火海,无数日本鬼子惨叫着到处乱跳,很多人浑身是火,在地上不断的打滚。

  “啊!”一个浑身是火的军人不断的在地上打滚,一股焦糊的烤肉气息在空中弥漫。

  更多的人在火箭炮的火力覆盖下被炸得血肉横飞,在短短的两分钟内,足有上千枚火箭弹落到方圆只有半公里的狭小区域内,日本鬼子的军营被炸成了一片火海,那火焰直冲云宵,几乎烤化了大地上的积雪,整个日本鬼子的营地几乎被夷为平地。

  两分钟内,鬼子第二十五师团遭受了毁灭性打击,五千多人被炸死、另有约四千人受伤,整个第二十五师团几乎全军覆没,残存的日本鬼子在抬着受了重伤的濑户达昌退到了珲春城内,与城内的千余鬼子汇聚在一起,死守珲春,不过,此时二十五师团出发时的两万大军,连伤员都算上已不足三千人。

  当看到鬼子宿营地一片火光冲天时,徐锐放下了望远镜,一旁的地瓜就说:“乖乖,这么猛的炮火,小鬼子要是能活下来命可真的大得不得了。”

  徐锐说:“二十五师团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咱们又要寻找新的目标。”

  杜俊杰就说:“团长,根据最新消息,日军第四十七师团已到了延吉城,正在向五家山赶来,从行程上计算,再有半天时间,他们应该可以到达五家山附近。”

  “这是正常情况,现在第二十五师团已经被我军基本消灭,消息一定会传到第四十七师团那里,阿杜,如果你是四十七师团的指挥官,还会孤军深入吗?”徐锐问。

  杜俊杰想了想,口中说道:“如果我是第四十七师团的指挥官,在听到二十五师团覆没的消息后,一定会留守在延吉,以城墙为依托,等候其它部队来到,然后再出击。”

  “这就是了,所以,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既然鬼子会龟缩在延吉地区不出,那么我们就先不用理会他们。”

  “团长,那我们去打谁?”

  “就是他们!”徐锐一指地图,那地图上赫然写着第四师团的字样。

  “团长,你要打大阪第四师团?大阪师团还在敦化一线,与我们相隔较远,更为重要的是,大阪师团后面还有第十八师团与第一师团,如果我们不能在最短时间内消灭第四师团,就有被日军三个师团合围聚歼的可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