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4章 爱好和平的鬼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94章 爱好和平的鬼子

    听了杜俊杰的分析,徐锐点了点头说:“我当然知道危险,不过,虎口拔牙的事情,老子却干得多了,就算第四师团再厉害,老子也要拔掉这颗虎牙!更何况,这个第四师团,表面上看是头老虎,实际上,很可能是病猫!”



    “噢?”所有人都看向了徐锐,揣摩着徐锐话中的含义。



    徐锐就说:“当年我们和第四师团交过手,第四师团虽是甲等师团,武器比一般的日本鬼子强,但是战斗力却不强,战斗意志也很差,这些由大阪商贩组成的军队的思维与其他的日本鬼子不同,其他的日本鬼子想的是如何为他们的天皇效忠,而这些商贩想的却是如何活下去,如何发财。”



    “可是团长,听说前一阵子第四师团在东南亚战场打得不错,几乎全歼了东南亚战场上的美英军队。”杜俊杰说。



    徐锐就说:“那是因为东南亚战场上的美英军队兵无斗志,所以才一触即溃,咱们可不是那些没有斗志的美英军队,而且,我们占据了机动性与单兵火力上的优势,只要近距离交战,利用我们手中的冲锋枪与鬼子搅在一起,我们就可以重创鬼子。”



    “团长,第四师团毕竟是甲等师团,我们还是要小心一些。”黄守信说。



    徐锐就说:“咱们不去打附近延吉的四十七师团,而是打远在敦化的第四师团,鬼子一定很意外没有防备,我以有心算无心,发动突然袭击,一定可以取得战果,第四师团这场肉,老子是吃定了!”



    “既然团长下了决心,那咱们就干吧,我相信团长的判断,虎口拔牙的事儿,咱们也干了不少了。”何书崖也说。



    徐锐一点头,当即将几个营主管叫了过来,这一次出击,徐锐将一营、二营、骑一营、骑二营、骑三营、骑四营都带了出来,共计六个营三千余人,这也是整个抗联新一团的主力。



    当下何书崖、黄守信、铁钢、刘小辫、牛老黑、等人立好围在了徐锐的身旁,听徐锐讲解这一仗的部署……



    敦化,是位于吉林市的一处城镇,平时也算安静,不过现在的敦化却很是热闹,第四师团的官兵从东南亚来到中国,路过敦化,因为旅途劳累,所以第四师团决定在敦化休息一天,同时也等待身后的部队靠近,以避免孤军深入。



    不过第四师团的官兵并没有劳累的感觉,一大早,整个敦化市的早市就人山人海,仔细看去,里面有不少日本鬼子在那里摆摊贩卖物品,这些物品多是一些东南亚和日本带来的物产与纪念品。



    这些小鬼子摆摊时与中国的商贩一样,也懂得砍价,而且很精明,他们的商品也卖得不错,很受当地一些中国人的欢迎,可以说,大阪第四师团的商贩们将自己在商业上的才华发挥的淋漓尽致。



    事实上,对于这些大阪商贩来说,他们骨子里面就是商人,至于从军,也不过是一种生意,一种维生的手段,不得已而为之而已。



    不过这些大阪商贩还有一点很值得称道,那就是公平买卖,他们可以牛气冲天,他们可以砸在日本砸警察局,但是在做生意上,他们却从不欺行霸市,体现了绝对公平的商业精神。



    一个早市,所有摆摊的大阪商贩几乎都是满载而归,这些日本商贩用挣来的钱买来了一些当地特产,准备以后带回日本,再大捞一笔。剑傲封仙



    日军军官对于这些军人的行为并不进行约束,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行为在第四师团是根本无法约束的,而且,这些做生意的军人或多或少都会给军官交纳一些收益,于是,这些军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道。



    在修整了一天之后,第四师团再一次启程,不过他们的行动速度很快,比蜗牛走路也快不了多少,还没出敦化,一些老兵油子就开始生病,而且这种“病”似乎还有传染性,一下子倒了一大片,整个师团足有上千人几乎同时“病倒”,无法再前进。



    鬼子的师团长八村重气得大骂,八村重知道,每次要进行大战之前,自己的部队都有大量人员“病倒”,无法参加战斗,这已经成为了第四师团的惯例,然而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在东南亚的战斗中,这些第四师团的官兵表现的还算可以,但是那是因为东南亚的美英军队兵无斗志,第四师团的官兵见到软柿子好捏,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但是在东北战场,这些第四师团的官兵听说要与徐锐打仗,一个个心里都没有底气,所以行动的异常缓慢。



    任凭八村重如何命令,这些士兵行动的速度就是慢得如蜗牛,让八村重无可奈何。



    离开敦化没有三十里,部队就再也走不下去,因为“生病”的人太多,不断有人因为“生病”而掉队,只三十里,就有一千多人掉队,这让八村重气得简直要发疯。



    八村重只好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再一次向前行军,又走了三十里,竟然又有两千多人掉队,就这样,八村重带人连着走了四天,整个师团的先锋离敦化竟然不过一百多里,一路到到处是鬼子掉队的士兵。



    这些士兵也不着急,遇到同时掉队的,先互问一声安康,然后开始聊天散步,完全是一副秋游的架式……



    徐锐带领部队已经在敦化到图们的路上埋伏了三天,在徐锐的计划中,鬼子只需要一天就可以走进埋伏圈,可是鬼子却走了三天也没有看到影子,徐锐心说难道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吗?



    徐锐也有些耐不住性子,好在这时出去侦察的战士回来报告说,已发现第四师团的踪影,不过第四师团走的很慢,一天最多只走三十里。



    黄守信就说:“团长,第四师团的指挥官很厉害啊,这招叫步步为营,这么一弄,我们还真找不到伏击的机会。”



    那侦察回来的战士却说:“黄营长,你是不知道,这帮小鬼子真的那叫一个慢,队伍拖的那叫一个长,从敦化到延吉之间一百多里地,他们拖拖拉拉,前面的已走了一百多里,后面的还没有出敦化城。”



    “艹,小鬼子属乌龟的吗?怎么爬得这么慢?”黄守信说。



    那战士就说:“我听说鬼子中似乎流行一场大瘟疫,得病的人越来越多,掉队的也越来越多,两万多人的部队拖了一百多里长,后面的路上全是掉队的鬼子。”



    “这是打仗还是旅游?小鬼子这是搞得什么迷魂阵?”铁钢等人不由犯起了迷糊。诱妻成瘾:错惹腹黑boss



    听到这儿,徐锐也有些琢磨不定,就让黄守信带着一个连前去看看。



    到了晚间的时候,黄守信带人回来了,徐锐就问怎么样?



    黄守信说:“小鬼子也不知怎么了,他们明明发现了我们,我都已下令准备战斗了,可是小鬼子却停了下来,又是吃饭,又是唱歌,好像故意装做看不见我们,我们就这么回来了。”



    “不会吧,鬼子就这么放你们回来了?”地瓜看着黄守信说。



    “是啊。”黄守信点头说。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地瓜说。



    徐锐这时却仿佛明白了什么,心知这是第四师团“爱好和平”的老毛病又犯了,既然这样,估计一时半会儿是等不到他们进入埋伏圈了,再等,鬼子另外三个师团怕是就要上来。



    想到这儿,徐锐决定主动出动。



    当下,徐锐带领三千铁骑星夜兼程,向着第四师团所在之处而去。



    行了约几个小时,远远看到第四师团在野外的营帐,徐锐将天狼面具戴在头上,将马刀抽出,发出一声长啸。



    “杀!”



    徐锐带领三千铁骑如潮水一般向着鬼子的军营杀去。



    嗒嗒嗒……



    马蹄声越来越近,不断向鬼子的营地靠近。



    在进入五百米距离之后,徐锐下令全力冲刺,缩短冲到鬼子营地的时间。



    “杀啊!”



    看到与鬼子的营地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全力催动战马向前狂奔,然而让人纳闷儿的是,意想之中的鬼子阻击却并没有发生,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徐锐的部队就杀入了鬼子的营地,然而战士们还没有高兴过来,却惊讶的发现,帐篷内的鬼子兵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妈的,这些小鬼子是属兔子的吗?跑的这么快!”地瓜叫道。



    徐锐立即高举着马刀,口中说道:“追,给老子追!”



    “是!”



    三千铁骑如汹涌的洪水奔腾而去,直向前跑了十几分钟,才看到前方有鬼子兵正在逃命,一见这种情况,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并不是鬼子的阴谋,鬼子这次是真的怂了。



    当下,所有人精神倍增,高举着马刀奋勇向前,准备与鬼子进行一场殊死的搏斗,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又发生了,那些跑得慢的鬼子兵一看后面有人杀过来,第一反应不是反抗,而是扔了枪,抱着头蹲在地上,直接投降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