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6章 撤离五家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96章 撤离五家山

    见鬼子势大,又步步为营,齐头并进,根本没办法再各个击破,徐锐只好放弃五家山要塞,当然,在放弃之前,徐锐还要做一些部署,将人员撤退,并摧毁大量的地表工事。



    经过战前会议,与会成员一致通过徐锐的作战计划,立即开始撤退前的总动员。



    随后的几天,鬼子开始步步为营,为五家山发动进攻,经过一番激战之后,五家山的抗联新一团逐渐退出各线阵地。



    日本鬼子见进攻有效果,立即加大了进攻力度,数天之内,终于彻底占领五家山,然而,还没等鬼子欢呼,整个五家山就发出一连串的巨响,所有鬼子占领的工事均被炸毁,足有数千鬼子被埋在了废墟之中。



    此时的徐锐,已带领抗联新一团撤退到了滨海边疆区境内,听到身后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坚守了这么长时间的五家山,最后还是被鬼子攻陷,自己的家已经没有,未来的路在何方呢……



    鬼子在占领五家山之后极为骄横,山下奉文得到来电之后更是欣喜若狂,在他看来,五家山是徐锐的根基,打掉了徐锐的根基,那么徐锐就如同没了牙齿的老虎,根本就掀不起大的风浪。



    而且,五家山一失,滨海边疆区就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的部队完全有机会趁势打下滨海边疆区,占领苏军在远东地区的最后一块飞地。



    想到这儿,山下奉文当即下令,第一师团、第四师团、第十八师团、第四十七师团立即向滨海边疆区发动进攻,力争一战而摧毁滨海边疆区,占领整个远东地区,在山下奉文看来,这将是进攻滨海边疆区的最后一战。



    随后,鬼子的四个师团立即向滨海边疆区发动了如潮水般的进攻。



    滨海边疆区,海参崴。



    当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听说五家山失守,鬼子大举入侵之时不由大吃一惊,这一次,他们终于体会到了唇亡齿寒的切肤之痛。



    萨武什金和切列夫后悔到了极点,早知如此,还和徐锐讲什么条件,早一点支持徐锐坚守五家山,也不至于有今天。



    此时的滨海边疆区日子并不好过,经过前几次与日本鬼子的作战,苏联远东方面军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原有的五万军队大幅缩水到了三万左右,不足以保卫整个滨海边疆区,于是萨武什金发布了征兵令,动员整个滨海边疆区所有适龄的苏联男人参军,然而效果并不明显,几个月的时间,只征集了不到一万人。



    这主要是因为苏联远东地区人口稀少,虽然苏联通过国家政策,强制向滨海边疆区将很多俄罗斯、白俄罗斯族从欧洲移到了远东,改变了滨海边疆区的人口结构,但并不足以改变远东地区地广人稀的现状,一万人的征兵已经是整个滨海边疆区的极限。



    如此一来,整个滨海边疆区的兵员变得极为紧张。所有人都知道,日本鬼子一定会继续进攻滨海边疆区,可是偏偏又无力阻止。



    海参崴的苏联远东方面军总部,萨武什金与切列夫有些焦头烂额,他们已尽了全力,可是滨海边疆区的形势却每况愈下,不时有苏联人偷偷离开滨海边疆区逃往苏联内陆地区,面对着险恶的局势,两个人有一种无力感。最强农家小娘子



    现在的滨海边疆区并不缺乏武器与弹药,所缺的,只是人员而已。



    切列夫就说:“萨武什金同志,日本鬼子越过了五家山和我军进攻,现与我军守卫珲春岭的部队激烈交火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军队根本无法阻挡日本鬼子太长时间。”



    “必须在短时间内最大限度扩充我们的军队,否则这么打下去,我们根本无力与鬼子进行对耗。”萨武什金说。



    “萨武什金同志,我有一个想法,海参崴住着大量的中国人,现在我军兵源枯竭,能否从中国人进行征兵,以解燃眉之急?”



    萨武什金想了想,口中说道:“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能从中国人中征兵的话,就可以补充我军的损失。”



    切列夫说:“如果从中国人当中征兵,最少也能征集六千军队,这样一来,就可以极大缓解我军所遇到的兵员不足问题。”



    萨武什金说:“政委同志,我同意你的意见,不过现在鬼子已经强攻珲春岭,我军面临很大的压力,珲春岭方向必须增兵,否则,我军就有全军溃败的危险。”



    萨武什金与切列夫意识到,整个滨海边疆区的战略形势实在是太危险,日本鬼子随时可以从伯力、兴凯湖、五家山方向进攻滨海边疆区,各处都需要兵力设防,而自己的兵力只有那么多,真的有些无以为继的感觉。



    “无论如何,必须抽调出兵力,加强珲春岭一线的防御,对了,徐锐的部队现在也应该进入了珲春岭,立即联系徐锐,请求徐锐帮我们一起守卫珲春岭。”萨武什金说。



    “好,我立即联系徐锐。”切列夫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切列夫气急败坏的回到了办公室,对萨武什金说:“萨武什金同志,我们的电台与徐锐失去联系,徐锐的部队已不知所踪。”



    萨武什金不由一声苦笑,这一次鬼子进攻五家山要塞,自己是知道的,而且就在前两天,徐锐还向自己移交了一万多名鬼子的战俘,自己用这批战俘替换了不少的工人,这些工人都直接参加了军队,如此一来,加强了远东方面军的力量。与此同时,作为回报,徐锐将五家山要塞的一些非战斗人员撤退到了滨海边疆区。



    这才几天的事情,本以为徐锐还能如以往一样守住五家山要塞的,却想不到还是出了纰漏。



    自己本应该派出军队回报徐锐,帮助他守卫五家山要塞才是,可是因为自己的失误,结果致使五家山要塞沦陷,自己对不住徐锐,没有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伸手拉他一把,现在再去找人家帮忙,真的有些抹不开脸面,不过,为了滨海边疆区,自己真的顾不得那么许多。



    萨武什金说:“一定要联系上徐锐,和他说,只要能帮助我们守卫滨海边疆区,他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什么!”非凡洪荒



    滨海边疆区,珲春岭附近某小镇,徐锐带领几个团部的军官坐在一处房间内,围坐在火炉前不停的烤火,火炉下方传来一阵香喷喷的土豆香味儿。



    卓力格图将几个烤好的土豆儿从炉下的灰里扒了出来去掉了土豆皮,递到了徐锐的手中。



    看着那金黄色的土豆儿,徐锐的心情不错,从五家山要塞出来之后,徐锐带着部队来到了这座小镇,一呆就是三天。



    远处,珲春岭的方向不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显然,日本鬼子正在昼夜攻打珲春岭,不过徐锐却不在意这些,自己撤出了五家山根据地,战争就变成了日本鬼子与苏联军队之间的较量,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同苏军一样的事情,坐山观虎斗,当然,在必要的时候,自己还是会出手,拉苏联人一把,只是苏联人想要换取自己出手,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



    “团长,萨武什金已经发了几封电报,要求我们协同作战,我们是不是回复一下。”杜俊杰说。



    徐锐就说:“没什么好回复的,老子帮了苏联人这么多忙,可是五家山有事,苏联人屁都不放一个,典型的白眼儿狼,先晾他们一晾,等时机成熟了,咱们再出击也不晚。”



    “团长,你说鬼子能不能占领滨海边疆区?”地瓜问。



    徐锐说道:“以鬼子的军力,想要占领滨海边疆区也不是不可能,主要就看萨武什金这一仗怎么打,以现在这种打法,硬碰硬对着干,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滨海边疆区就会沦陷。”



    “这个萨武什金,咱们守五家山时他见死不救,这回也让他尝尝日本人的苦头。”地瓜说。



    “团长,我们就一直在这里呆着?”陈学东问。



    徐锐就说:“对,先好好休息一下,等苏联人扛不住了再说。”徐锐说完也不理会别人,自顾自的吃起了烤土豆,那金黄色土豆发出的香味儿让人垂涎欲滴,杜俊杰等人也都取出土豆吃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无论萨武什金如何派电报,徐锐就是不接,而此时珲春岭的战斗也已进入了尾声,日本鬼子投入了大量的兵力与武器,即将突破珲春岭。



    见时间差不多了,徐锐这才与萨武什金联系,萨武什金要求徐锐立即投入战斗,而徐锐却回电说,自己的部队在五家山的战斗中损失很大,急需补充,现在还无法投入到战斗中。



    萨武什金知道徐锐这是在待价而沽,只好主动说要支持徐锐一批物资。



    徐锐回电说:“我要坦克!”



    萨武什金得知徐锐的回电之后,有一种要喷血的冲动,以前的远东方面军可能不缺坦克,但自从远东沦陷之后,坦克已成为了远东方面军的一种奢侈品,整个远东方面军也不过二百多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