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8章 夜店将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498章 夜店将军

    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等鬼子的主力集中于海参崴附近之时,就是我们行动之日,当然,前提是,海参崴必须守住,否则,我们必将前功尽弃,一切计划都化成泡影。”



    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这个你放心,海参崴工事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缮,很是坚固,日本鬼子就算人再多,短时间内想攻下来比登天还难!”



    徐锐说“只要你能守住海参崴,那这一仗就大有可为,虽说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是,只要我们不出现错误,捕捉战机,一定可以击败来袭的日本鬼子。”



    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你在莫斯科的时候就有着丰富的指挥机械部队的经验,我相信,你指挥的快速突击部队,一定可以击败日本鬼子。”



    “报告,日本鬼子的先锋距海参崴只有一百公里,而且日本人的前进速度非常快,预计再有一到两天时间,就将抵达海参崴的外围地区。”有士兵报告说。



    萨武什金立即与切列夫、徐锐来到了地图前,萨武什金看着地图说“日本鬼子来得好快,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加强外围防线,以阻止鬼子的入侵。”



    切列夫说“徐锐同志,你什么时候才能行动?”



    徐锐就说“等鬼子的主力都集中于海参崴外围时,就是行动的最佳时机。”



    “可是这样一来,海参崴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切列夫说。



    “所以,这一仗的关键就看你们,如果你们觉得实在是撑不住了,那我就开始行动,你们撑得越久,鬼子聚于海参崴的就越多,我们的战果也就越大。”



    萨武什金一咬牙,口中说道“和日本鬼子拼了,徐锐同志,海参崴方向你放心,有我萨武什金在,就有海参崴在,咱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给日本鬼子以足够的教训!”



    “好!”徐锐一点头,口中说道“我这就去组建快速突击部队,如果撑不住,立即用电报联系。”



    “徐锐同志,一切都交给你了!”萨武什金两只如蒲扇般的大手与徐锐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随后,徐锐带领警卫团绕路前往珲春岭附近,因为鬼子正在从珲春岭向海参崴进攻,所以徐锐只能走小路,终于在珲春岭附近找到了抗联新一团的大部队。



    此时苏军的车队与坦克已经到位,由于远离战场,鬼子的飞机很少飞来侦察,所以日本鬼子并没有发现这支部队。



    徐锐当即让部队由骑马改成作车,只留下骑兵一营的铁钢部依旧骑战马,但却变成一人三骑,如此一来,也可以极大提升铁钢所部的战斗力。



    徐锐知道自己手中这支机械化部队的威力,机械化部队对上日军的步兵,完全可以碾压对手,然而,这一百辆坦克是最后的王牌,不动则已,一动必然要取到影响战局的作用!鱼国梦



    海参崴外围,鬼子前敌总指挥,也是第一师团的师团长的源田兵卫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面色凝重,源田兵卫可以看出,海参崴的防御还是很强大的,挡在他们面前的到处是钢筋水泥工事,足有数万苏军士兵藏在这些工事中负隅顽抗。



    源田兵卫不由暗想,海参崴能孤悬于远东数年而没有被攻陷,看来还是有它自身原因的,这么强大的防御工事,完全可以与旅顺口的工事相媲美,看来,想要打下海参崴,不付出一定的代价是不可能的。



    源田兵卫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军人,身为第一师团的师团长,虽然有他自然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之外,更多的原因是他的姓氏,源这个姓氏原为皇室血脉,因皇室人口过多,所以从皇室中分离出来,但无可否认,这个姓氏的人血脉里流的是皇室的血统,是日本民族中除了皇室之外最为高贵的姓氏。



    不过源田兵卫对自己的这个姓氏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自认为自己完全可以不必依靠家族姓氏,凭借自己的能力完全也可以达到现在的高度。



    可惜的是,第一师团一直驻守在东京一带,负责拱卫皇室与东京的安全,所以,源田兵卫只能眼睁睁看着其它的部队在战场上纵横沙场,而自己只能呆在东京过着看望奢糜,但实则无聊透顶的生活。



    源田兵卫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在东京时,军官俱乐部与酒吧是他常去的地方,时间一长,消息不胫而走,于是,他成了有名的“夜店将军”。



    对于这个绰号,源田兵卫深以为耻,他总想在战场上证明自己,这一次他率领第一师团的一半人马来到滨海边疆区作战,给了他一个绝佳的建功立业机会,源田兵卫决心在战场上证明自己,摘掉头上“夜店将军”的帽子。



    见到海参崴到处林立的工事,源田兵卫只觉头皮发麻,这么密集的工事,如果不能用炮火摧毁,怕是死再多的人也攻不上去。



    不过源田兵卫却等不急,大炮还在后面,需要几天才能运过来,所以源田兵卫决定派出一支先遣部队做一下试探性进攻,而这支先遣部队似乎走了狗屎运,不死一人,向前推进了二百多米,将苏军外围防线撕开了一条口子。



    有了先遣部队的成功,源田兵卫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来苏军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看来只要英勇的皇军奋力向前,完全可以一鼓作气攻入海参崴。



    源田兵卫不由热血沸腾,当即下令部队发动全面攻击,在经过迫击炮的短暂攻击之后,如潮水一般的日本鬼子向海参崴外围的苏军阵地发动了进攻。



    看到日本鬼子中计,萨武什金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事实上,为了对付日本鬼子的进攻,远东方面军做了充分的准备,首先是各地的守军大部回撤到海参崴,建立了很多临时阵地,萨武什金甚至将海参崴面前的一座几十米高的小山削平、挖空,将整个山体打造成了一个防御工事,那里也是海参崴的主阵地。



    面对鬼子的试探性进攻,萨武什金故意留了一手儿,各处工事基本没有开火,所以鬼子才能长驱直入,之所以这样做,萨武什金为的就是吸引日本鬼子发动总攻,然后利用工事大量的杀伤日本鬼子。我家后院是异界



    看到鬼子中计,大队人马在缺乏火炮掩护下发动总攻时,萨武什金知道,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这一次,鬼子是吃大亏!



    “牙叽该该!”



    鬼子的指挥官大吼着,无数的鬼子手持着三八式步枪向着苏军工事发动了冲锋。



    嗒嗒嗒……



    此时的苏军工事,火力全开,无数的轻重机枪形成交叉立体火力网,不断向外喷吐着火舌,如同一条条闪光的鞭子抽打在鬼子的身上,鬼子成片的倒下,偏偏日本鬼子又认死理儿,虽然伤亡惨重,但却依旧不断进攻,前面的鬼子倒下,后面的又冲上来,地上的尸体铺了一层又一层。



    看到这一幕,萨武什金放下了望远镜,口中说道“现在的情景,让我想起了1905年的日俄战争,我的父亲曾经是驻旅顺要塞的一名军官,见证了那场残酷的战争。”



    “萨武什金同志,我听说那场战争很艰苦。”切列夫说。



    “是啊,当时我父亲是旅顺要塞的一个上尉,负责守卫一处堡垒,据我父亲说,日本鬼子打仗根本就不要命,当时堡垒里有两挺重机枪,而鬼子想占据堡垒,于是发动了进攻,我的父亲利用堡垒中的机枪,一夜之间干掉了一万多鬼子,鬼子的尸体铺满了整个小山,父亲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人都是惜命的,哪有冒死也要冲锋的?



    但现在我信了,你们看,现在的情况与当年多么相似,鬼子如果这么进攻的话,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



    萨武什金说的不错,在这次鬼子仓促发起的总攻中,无数的日本鬼子战死,海参崴外围的阵地上,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鲜血将白雪染成了红色。



    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源田兵卫终于意识到自己上了苏联人的当,然而为时已晚,足有上万鬼子战死,源田兵卫无奈,只好下令停止进攻。



    而这时,苏军却突然发动了反攻,打得鬼子措手不及,又有不少鬼子被打死打伤,这一夜,鬼子算是领教了苏联人的厉害。



    第一次进攻就以惨败收场,这样的结果向自负的源田兵卫难以接受,还想组织新的进攻,但在其它的几个师团长的苦劝之下,源田兵卫这才泄了气,准备等待大炮到来之后再继续进攻。



    经过流血的第一天,鬼子老实了许多,萨武什金松了口气,看来,鬼子得到教训之后短时间内已不敢轻易再进攻,他们一定会再次聚集足够的兵力与火力后再发动攻击,这样一来,自己就有喘息之机。



    事实也正如萨武什金所料,鬼子在经历了惨重的伤亡之后,开始不断聚集兵力,四个师团下属的部队源源而来,新的大战一触即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