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0章 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500章 巷战

    海参崴的情况万分危急,鬼子已攻占了海参崴外围的主阵地,整个海参崴都处于日本鬼子炮火的打击范围之内,整个海参崴的失陷已进入倒计时。

    源田兵卫兴奋的手舞足蹈,在他看来,海参崴已是囊中之物,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劲儿,攻克海参崴,占领滨海边疆区的大功就要落到自己的头上。

    到时,想来自己的官职一定可以更进一步,成为大将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想到这儿,源田兵卫一脸的笑意。

    然而源田兵卫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消息传到他的耳中,珲春岭失守了。

    珲春岭是鬼子的后路,珲春岭失守,意味着鬼子的后路已被切断,如此一来,源田兵卫面临着两个抉择,一是继续攻打海参崴,只要占领了整个海参崴,那么就算后路被切断,自己也可以从海路得到补给,这一仗也是赢定了,另一个选择就是回师珲春岭,消灭占领珲春岭的苏军。

    源田兵卫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在他看来,海参崴已是指日可下,这时放弃进攻太过可惜,当然,珲春岭的方向也是不得不防的,于是源田兵卫在与几个师团长沟通后,下令担任后卫的第十八师团回攻珲春岭。

    与此同时,源田兵卫将手头所有的兵力都投了上去,向海参崴发动了最为猛烈的攻击,霎时间,炮声隆隆,整个海参崴内硝烟弥漫,爆炸不断,海参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萨武什金将手头所有的部队都派了出去,甚至连自己都要亲自上前线,切列夫拦住了萨武什金,口中说道:“司令员同志,你是指挥员,不是战士,不能到一线战场去。”

    萨武什金说:“我的政委同志,都什么时候了,海参崴随时可能被攻占,这个时候,我应该与战士们在一起战斗,而不是躲在后面。”

    切列夫就说:“司令员同志,如果实在守不住,就撤退吧。”

    萨武什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向哪里撤退?整个远东地区只剩下海参崴在我们手中,难道让我们退到大海里去吗?政委同志,我们不能做逃兵!”

    切列夫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现在的海参崴已到了最后关头,如果徐锐不能及时击溃鬼子的后卫部队,吸引鬼子回防,那么整个海参崴就完了,以斯大林的脾气,就算自己与萨武什金逃回喀山,怕也是落得个被枪毙的下场。

    想到这儿,切列夫一咬牙说:“好吧,司令员同志,要去,我们两个一起去!”

    当下萨武什金与切列夫离开了城防司令部,两个人刚离开,就听“轰轰”几声巨响,城防司令部被几枚榴弹炮弹击中,顿时成了一堆瓦砾。

    萨武什金与切列夫大吃一惊,心说幸好自己离开了城防司令部,不然,现在已经死透了。

    两个人不敢再迟疑,立即来到第一线阵地,指挥部队防守,然而鬼子的大炮太厉害,萨武什金眼见着己方的工事在鬼子大炮下被一一摧毁,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的部队不但伤亡巨大,而且根本守不住海参崴。

    炮声中,萨武什金把切列夫叫到了身旁,口中大声说道:“政委同志!”

    “轰!”一枚炮弹在身旁爆炸,切列夫大叫道:“你说什么?”狂妃驾临

    萨武什金拉着切列夫蹲在一堵废墙下,口中大叫道:“政委同志!我们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否则战士们都会白白牺牲!”

    “你打算怎么办!”切列夫大叫。

    “轰!”

    又是一枚炮弹在两个人前方不远处爆炸,好在有墙挡着,所以两个人除了有些耳鸣,并没有受伤。

    轻咳了两声,感觉耳朵好受了一些,萨武什金说道:“政委同志,我打算把鬼子放进来,得用海参崴的地形与鬼子进行巷战,你看怎么样!”

    “好,司令员同志!”切列夫大叫。

    当下萨武什金向各部队下达命令,放弃城外的所有阵地,所有部队退守海参崴,与鬼子进行巷战。

    另一方面,源田兵卫见苏军开始后撤,认为苏军已经顶不住了,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立即下令所有部队追入城中,彻底消灭城中的苏军,于是,海参崴城内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大战……

    一间民居的上方,士兵柴可夫斯基手中拿着一杆带着狙击镜的莫辛纳甘步枪,通过狙击镜不断观察着周围的形势。

    就在这时,他看到,正前方的巷口有一个鬼子的头探了出来,那鬼子手中揣着机枪,站在巷口,对着四周一通扫射,柴可夫斯基就要开枪,他身旁的另一个狙击手就说:“不要乱动,你注意到没有,鬼子子弹的落点完全是漫无目地,也就是说,鬼子并没有发现我们,这不过是他们的火力侦察而已。”

    柴可夫斯基仔细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又安静下来。

    远处的鬼子见机枪的火力侦察并没有什么情况,于是一招手,二十多个鬼子从他的身后钻了出来,这些鬼子一个个手持着三八式步枪,行动异常迅速,不断向前快步前进。

    近了,更近了,柴可夫斯基已可以看到对面鬼子脸上的麻子,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为首拿机枪的鬼子“啪”的就是一枪。

    只见那拿着机枪走在最前面的鬼子脑袋顿时出现一个血洞,仰面栽倒在地。

    下一刻,巷口左右两侧的民居屋顶上方枪声大作,两挺机枪形成交叉火力,将鬼子一片片打倒在地,片刻之后,二十几个鬼子死伤大半,余下的两个刚要逃走,却被柴可夫斯基和他的伙伴一枪一个干掉。

    只用了不到两分钟,二十几个鬼子只跑了一个,其余全部被打死。

    屋顶的苏军跳了下来,给没死的鬼子补枪,然后再一次准备守株待兔。

    过了几分钟,大队的鬼子开到了巷口,这一次,鬼子没有贸然进攻,而是将四门迫击炮支了起来,对着巷子两侧的屋顶就是一通狂轰滥炸,几十发炮弹下去,巷子深处的几处房屋全部垮塌,苏军的两挺机枪全部被埋在了废墟中。

    见前方没有了动静,鬼子大队人马这才进入巷子,不断搜索可疑的地方,以防止中了苏军的埋伏。
阴阳冥婚
    不一会儿,鬼子从废墟里拖出来两个受伤的苏军战士,几个鬼子在苏军身上浇上汽油,然后点火,在两个苏军的惨叫声中,鬼子拍手哈哈大笑。

    处理了巷道的苏军,这队鬼子再一次向前行去,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一片开阔地,开阔地只有两堆比人还高的瓦砾,分布于左右,看到四周没有可以埋伏的地点,这些鬼子松了一口气,百余鬼子再次向前快速推进,与那两堆瓦砾越来越近。

    “嗒嗒嗒……”

    两堆瓦砾中间突然出现两条火舌,形成交叉火力,封锁了所有的角度,鬼子猝不及防,一下子倒下一大片。余下的鬼子想要寻找掩体,可是四周都是空旷的开阔地,又哪里有什么可以掩体呢?

    后面的几个鬼子一看,立即要把迫击炮支起来。

    “啪!”

    一枪爆头,一个正在架设迫击炮的鬼子脑袋被穿,另一个鬼子连忙跑过来想要接着架设迫击炮。

    “啪!”

    又是一枪爆头,鬼子的头再一次被打爆。

    瓦砾中,柴可夫斯基每干掉一个鬼子就大吼一声,围绕着鬼子的迫击炮,足足倒下去十几具尸体。

    在机枪手与狙击手的全力绞杀之下,这群近百人的鬼子兵终于被彻底干掉。

    “撤!”

    柴可夫斯基大吼一声,几十个苏军战士立即撤出战斗,退入了城市的另一处。

    城市的各一侧,百余日本鬼子杀入一处居民区,海参崴的百姓在战争到来之前已经撤离了城市,所以,这处居民区并没有什么居民,鬼子正前进时,受到了民居两侧屋顶上方的射击,顿时倒下一片。

    这群鬼子也算反应及时,立即退入几间民居中,依托房子的墙壁抵挡苏军的进攻,双方形成对峙。

    这时,几个苏军取来了火焰喷射器,对着几处民居喷出熊熊燃烧的火焰,霎时间,几间房屋内火光冲天,一阵阵鬼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两个浑身是火的鬼子从房子中冲出来,但随即就被苏军的狙击手干掉……

    激烈的巷战在不断进行,苏军士兵利用地形熟以及自动武器的优势占据了上风,而日本鬼子的炮兵却投鼠忌器,不敢再用大炮猛轰,只能依靠兵力上的优势不断加强攻势,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整个海参崴到处是鲜血与尸体,到处是硝烟与战火,战斗进行了胶着状态。

    与此同时,徐锐指挥着快速突击部队不断向前猛烈冲击,在消灭了第十八师团的炮兵联队与辎重兵联队之后,徐锐的部队终于遇到了第十八师团的主力步兵联队。

    徐锐二话不说,直接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虽然经过一夜的激战,但坦克部队并没有什么损失,除了几辆抛锚以前,其余的还可以继续战斗。

    当下,九十多辆坦克如虎入羊群,向着鬼子正匆匆赶来的步兵联队猛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