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1章 自相残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501章 自相残杀

    “前进!”徐锐在坦克里,通过车载无线电设备发出攻击命令,九十多辆坦克如虎入羊群,向着正在奔来的鬼子步兵联队冲去。



    “前进!前进!”



    徐锐的坦克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远远的看到一队鬼子骑兵向着坦克冲过来,这些鬼子骑兵高举着马刀,嘴里哇哇大叫,向着坦克猛扑过来。



    徐锐的嘴巴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齿,口中大吼一声“开火!”



    “轰轰!”



    一枚枚坦克炮弹落在鬼子骑兵的队伍中,一瞬间,鬼子的骑兵发生极大的混乱,向前冲锋的势头被打破,很多战马因为畏惧炮火而到处乱跑,不再继续向前冲刺。



    而徐锐却指挥着坦克利用这个机会靠了上去,下一刻,一排排车载机枪子弹如暴雨狂风般向着鬼子骑兵不断扫射。



    “嗒嗒嗒……”



    近百挺车载机枪不断向外喷吐着火舌,将冲上来的鬼子骑兵一片片扫倒。



    “板载!”



    虽然大多数鬼子骑兵被扫倒,但还是有几十个鬼子兵冲破了机枪的阻挡,成功的来到了坦克近前,然而这些鬼子来到近前反而不知所措,面对着t34那庞大的钢铁身躯,他们根本不知从何处下手。



    一个鬼子用手中的马刀向坦克砍去,只听啪的一声,火星四射,马刀断为两截,下一刻,那坦克猛得向前一冲,将鬼子骑兵从马上撞飞出去,鬼子骑兵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没等爬起来,另一辆坦克已经从他的身上碾压过去……



    “板载!”



    几个鬼子骑兵取出骑步枪向坦克射击,只见坦克上溅点火星。



    “狗日的小鬼子!”



    徐锐当即叫卓力格图开火,一串机枪子弹过后,几个鬼子纷纷中枪倒地。



    一个鬼子手握着手雷向着坦克扔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坦克却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反而直接向那鬼子猛冲过来,将鬼子连人带马狂暴的撞飞出去。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鬼子的一个完整骑兵联队,数百人骑,在坦克面前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这情景不由让人想起了波兰战场上,波兰骑兵以血肉之躯去向德国人的坦克进行决死冲锋,最后一片片倒在血泊之中。



    不到二十分钟,鬼子一个完整的骑兵联队全部阵亡,徐锐的快速突击部队没有一点停歇的打算,继续向前方推进,向着鬼子十八师团的师团部与步兵联队疾猛突击。



    鬼子第十八师团,代号菊,重建于1937年9月9日,编成地久留米,辖有三个步兵联队,分别为第55大村联队,第56久留米联队和第114福冈联队,参加了侵华战争,第一个攻占广州,师团长牟田口廉也中将。



    牟田口廉也是中国人的老对头,七七事变时,他是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的联队长,正是他下达了向驻守宛平的中国守军开火的命令,牟田可口可乐中廉也甚至亲自打响了第一炮,从而挑起了“七七事变”。为此,天皇裕仁亲授其金鹰三级勋章,将他晋升为少将。1941年4月,牟田口廉也成为第十八师团的师团长。冰山总裁的贴身兵王



    此时的牟田口廉也紧皱着眉头,后卫的辎重联队与炮兵联队被全歼的消息已传到了他的耳中,所以,牟田口廉也派出了骑兵联队,准备探一探后方敌军的虚实,哪成想只不过半个小时不到,自己的骑兵联队就全军覆没。



    不过骑兵联队的牺牲并没有白废,牟田口廉也终于了解了他所面对的对手是一支机械化的坦克部队。



    牟田口廉也大吃一惊,之前还没有听说苏军远东方面军有大规模的坦克部队,看来,苏军的远东方面军还是隐藏了实力,自己撞到的必然是远东方面军的主力。



    怪不得这支敌军在一个晚上就消灭了自己两个联队的兵力,必须集中全部兵力才能将其消灭。



    想到这儿,牟田口廉也当即下令,第55大村联队,第56久留米联队和第114福冈联队立即攻击前进,一定要全歼这股苏军。



    然而命令刚下达不久,牟田口廉也就收到一个消息,第55大村联队在与这股敌军交战一个小时后已经被击溃,溃兵正向南而来,冲动了第114福冈联队的阵式,这两个联队无法立足,只好一路溃退,向着久留米联队所在奔逃。



    牟田口廉也气得大骂两个联队的主官是废物。参谋长波多野太郎就说“将军阁下,必须想一个办法阻止溃败,不然一旦溃兵冲动了久留米联队,那么整个第十八师团就完了。



    牟田口廉也心下一发狠,口中说道“立即命令,56联队就地组织防御,不得让敌人越过自己的防线。”



    “可是将军阁下,现在溃兵即将冲击第56久留米联队的防线,我们必须采取必要的手段才能保住阵地,制止溃败。”波多野太郎说。



    “如果败兵冲击久留米联队的阵地,那就……无差别射击!”牟田口廉也说道。



    波多野太郎身子不由一哆嗦,心说牟田口将军真的很果断,竟然壮士断腕,向自己人开火,他明白,这也是阻止全师团溃败唯一的办法。



    想到这儿,波多野太郎一弯腰,口中说道“哈依!”



    稻垣三郎大佐是久留米联队的联队长,在接到牟田口廉也命令之后,稻垣三郎第一时间来下令部队就地组织防御,挖掘工事。



    然而,还没等士兵完成工事,远处大村联队与福冈联队的溃兵已经赶到。



    稻垣三郎当即让士兵将机枪架好,然后取过一只喇叭喊道“你们这些懦夫,立即回去与敌人作战!”



    这些溃兵显然已听到了稻垣三郎的叫声,可是并没有人去理会他,没有人相信稻垣三郎的士兵会真的开枪,同样是皇军,怎么可能向自己人开枪呢?



    看到远处的溃兵根本不听自己的,只是一个劲儿向自己阵地所在方向逃来,稻垣三郎眼中寒芒一闪,他知道,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既然上峰有了命令,那就算是出了事也有人兜着,想到这儿,稻垣三郎一挥手,口中大叫道“射击!”



    然而,期待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这些士兵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无法对自己人下得去手。



    “八嘎!”文娱图书馆



    稻垣三郎眼睛红了,一把推开了身旁操纵重机枪的机枪射手,手扶着重机枪扣动了扳机。



    下一刻,一串刺眼的绚丽妖花从九二式重机枪的枪口喷射而出,将冲在最前面的一排溃兵扫倒。



    见到自己的长官亲自开枪,这些鬼子士兵一个个也红了眼睛,大吼着向着对面开枪,有的人于心不忍,直接将眼睛闭上,手指却依旧不断的扣动着扳机。



    一片片鬼子被自己人的子弹打倒在地,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



    “你们这些懦夫,敢后退者格杀勿论!”



    稻垣三郎再一次拿起大喇叭大吼起来。



    “前进!”



    此时,徐锐的坦克部队不断向前推进,为了达到在心理上震慑鬼子的效果,徐锐让所有的坦克都拉响了警笛,刺耳的警笛声在空中回荡,一时之间,谁也无法分辨到底有多少辆坦克,这些日本鬼子一个个已被吓得魂飞魄散,完全丧失了斗志,后面的向前逃跑,可是前面的鬼子又受到自己人的扫射往后跑,最后,两个联队六千余人全都拥挤在中间地带,人挤人,人连人。



    徐锐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歼灭鬼子的大好机会的,当即下令所有坦克向着鬼子聚集区开炮。



    一瞬间,炮声隆隆,硝烟四起,惨叫连连,几乎每一炮下去,最少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鬼子被炸死炸伤,此时的鬼子终于意识到,现在前进也是死,后退也是死,于是,很多鬼子再一次鼓足勇气向着后方的坦克杀去。



    然而,经过长时间的逃跑,鬼子的重武器几乎丢得一干二净,很多鬼子甚至已经赤手空拳,然而,他们别无选择。



    “板载!”



    无数的鬼子发出绝望的咆哮,向着徐锐的坦克冲去。



    “开火!”



    “开火!”



    随着一声声大吼,坦克的车载机枪开始不间断的发射,将冲来的鬼子一片片打倒在地。坦克不断向前推进,一边开火,一边追逐、碾压鬼子。



    “天皇陛下万岁!”



    一个鬼子拿着一枚手雷向着对面的坦克冲去。



    “嗒嗒嗒……”



    坦克的机枪发出一连串的吼叫,枪口焰如同一朵朵绚丽的妖花,不断闪烁着刺目的光芒,将这个鬼子打倒在地,随后,坦克再一次向前推进,从鬼子的身上直接碾压了过去,将这个鬼子碾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残阳如血,战场终于安静下来,六千鬼子几乎全部阵亡,整个战场已成了一片修罗地狱,无数残破的尸体散布于苍茫大地,原本白色的雪原已变成了星星点点的赤红色,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



    徐锐打开了坦克的仓盖儿,冷冷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充满了坚定与从容,这就是战争,注定是血流成河,徐锐早已见惯了这种场面,他的目光已盯在了远方,那里,第十八师团残存的鬼子已挖好工事在等着自己,新的大战就要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