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8章 兵出太平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508章 兵出太平洋

    在得到级的命令之后,徐锐知道,大势不可改,自己必须要到太平洋战场去,于是他将抗联新一团主要领导人召集到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即然是级的命令,众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高楚与王沪生率先发言表态,众人于是纷纷表示服从级的决定。



    现在的五家山根据地,在经过了数次大战之后,只剩下了五千军队,如果徐锐再带走一个团的兵力,那么兵力会严重不足,于是徐锐和王沪生、冷铁锋等几个主要领导商量了一下后决定扩军。



    扩军有两个途径,由于接连的大战,五家山附近的珲春、延吉、图们、汪清四县被日本人占领,这四县支持抗联的老百姓陆陆续续来到了五家山根据地定居,徐锐和王沪生早已从这些人里面选拔青壮,组成了民兵,现在,很轻易的将这些民兵收纳到正规部队,共收到了两千新兵。



    与此同时,王沪生派出了大量的工作队进入四县的部分乡镇进行征兵宣传,又召到了一千新兵,如此一来,五家山的总兵力扩充到了八千人左右。包括五个步兵营,四个骑兵营,一个装甲突击营,共计十个营的兵力。



    徐锐决定将战斗力最强的装甲突击营和四个骑兵营都留下,五个步兵营只带走三个,不过这三个营都是绝对的主力,分别是第一营、第二营和第三营,第一营营长何书崖,何书崖是徐锐的徒弟,一营的战斗力也最强,二营营长黄守信,三营营长高楚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将,从大梅山根据地一直打到五家山,从关内一直打到关外,一直跟随着徐锐,徐锐决定将这三个战斗力最强的步兵营带走,其余的部队全都留在五家山根据地。



    除了这三个步兵营之外,徐锐决定带走狼牙大队的大部,剩下的小部分留在五家山,井千代子与朝奈舞这两个日本人徐锐则通过秘密途径送往延安,让她们加入反战同盟,在延安经受反战的再教育。



    冷铁锋是一定要跟着徐锐走的,李蛋与王沪生留守五家山根据地,地瓜和二嘎子等人跟着徐锐一起行动,留下的人统一归王沪生指挥,至于江南等一些抗联新一团的家属,徐锐则让他们与井千代子等人一起通过秘密交通线去延安,这样徐锐也可以安心在外作战。



    时间已进入十二月份,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整个东北已彻底进入漫长的冬季,徐锐在经过一番准备之后,已做好了出征前的所有事情,徐锐不知道,这一次离开五家山之后,自己还能不能再回来,在临走之前,徐锐想再看一看战士们,再看一看自己为之奋斗了数年的五家山根据地。



    寒风呼啸,徐锐穿着棉袄,带着江南,在五家山不断巡视,这里的点点滴滴无不浸透着徐锐的心血。



    徐锐最先来到了装甲突击营,看着那几十辆坦克与百辆汽车,徐锐心头暖暖的,徐锐知道,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这支装甲突击营的战斗力,完全可以硬撼鬼子一个联队,甚至一个旅团,在野战拥有着巨大的威力,这也是自己最为得意的一支部队,现在自己要离开了,心真的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徐锐在34坦克用力的敲打了两下,发出一声感叹,转过头刚要离去,这时徐锐看到,远处,装甲突击营的千战士已排成整齐的队伍向他走来。



    人群停了下来,装甲突击营新任营长林蔚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口朗声喝道:“装甲突击营营长林蔚率全营战士向团长致敬!”甜妻来邻:误惹豪门第一少



    “敬礼!”



    林蔚大吼一声,风雪,整个装甲突击营千战士同时向徐锐敬了一记军礼。



    徐锐看到,这些年青的战士屹立于风雪,身与帽子全都是白色的大雪,很多人连出气的鼻孔都已变成了白色,然而,这些战士却仿佛一点也没有察觉,这样静静站立着,用自己的方式与徐锐作别。



    这一刻,徐锐只觉一股暖流在胸膛涌动,多么可爱的战士啊,是他们用自己的肩膀托起了抗战,国未来的希望在他们的身!



    江南也很是感动,拉了拉徐锐的衣襟,徐锐也举起了右臂,向装甲突击营的所有指战员敬了一记庄严的军礼。



    接下来的两天,徐锐到各个部队都看了一遍,每到一处,战士们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徐锐的尊敬与不舍。



    分别的日子终于到来,徐锐带领三个步兵营与狼牙,共计三千将士站在了五家山的山口处,徐锐回头向山内望去,王沪生、江南、李蛋等人正站在远方,目送着自己的部队离去,那场面,真的让人很辛酸。



    “老徐,好走。”虽然这种场面已有几次,但王沪生的心还是有些难受,口幽幽说道。



    徐锐一咬牙,朗声说道:“搞什么鬼,弄得像生离死别似的,老子只是去太平洋打日本鬼子,等老子打完了仗再回来见你们!”



    “我说那谁!对!二嘎子,是你,给老子唱段儿《小拜年》,老子要高高兴兴的走!”



    “是!”



    二嘎子清了清嗓子,大声唱了起来:“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



    “都给老子唱起来!”徐锐大叫。



    “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儿啊……”



    嘹亮而又欢快的二人转曲调在空回荡,寒风,远征的队伍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当……



    徐锐带领队伍一路向南而行,进入了滨海边疆区,来到了海参崴附近的机场,在海参崴,萨武什金与切列夫接待了徐锐的部队,他们早已得到通知,美国人的运输机要飞过白令海峡,然后绕过鄂霍次克海飞抵海参崴,再从海参崴将徐锐的部队装飞机。



    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想不到这一次你竟然去帮美国人作战,可惜啊,你本来应该在苏德战场大展身手的。”



    徐锐说:“没有什么可惜的,到哪里都是打击***,萨武什金,我走后,你一定要守住海滨海边疆区,千万不要让日本鬼子钻了空子。”倒追那个暖男师兄



    萨武什金说:“徐锐同志,滨海边疆区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



    徐锐神色有些黯然,滨海边疆区的远东方面军原有五万部队,但经过几次与日本鬼子的血战之后,只剩下了两万人左右,而他们的周围却是百万日本远东方面军,想靠这两万人守住海参崴谈何容易。



    而海参崴一失,那五家山失去了依托,必然也不能长久,如此一来,整个东北的局面必然陷入极为被动,徐锐不禁为五家山根据地的命运担忧起来。



    不过他也知道,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强求,只能尽心力而为之。



    一天后,百余架美国最新的-54“空霸王”运输机群编队飞临海参崴机场空,这些美国的“空霸王”运输机是-4客机的军用型,航程极远,最远可达6276千米,足以从美国位于阿拉斯加埃达克的空军基地飞越白令海峡来到海参崴。



    海参崴机场有限,这些“空霸王”不可能一次性全部降落,于是只好分批降落,装载士兵并加油后再起飞。



    由于飞机运载空间有限,美国人要求所有的士兵都必须扔掉一切武器,不可以携带私人物品,甚至要排净大小便后才可以登飞机。



    对此,徐锐的部队早有准备,在离开五家山时,已将所有的武器留在了五家山,所以,抗联新一团的官兵都很顺利的登机。



    当飞机升天空时,徐锐再一次看了一眼下方白色的苍茫大地,深吸了一口气,心暗暗想着,这一次参加太平洋战争,要与国民政府的军队共事,怕是又有横生很多的波澜……



    美国,夏威夷。



    和煦的海风吹拂在徐锐的脸庞,徐锐躺在沙滩的椅子,手拿着一只椰子,不断用吸管吮吸着椰子汁,一脸的惬意。



    太阳晒在徐锐那健硕的肌肤,将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都晒成了古铜色,此时的徐锐如果去参加健美赛连橄榄油都不用擦拭。



    一周前,运载抗联新一团的-4运输机从海参崴穿过白令海峡,进入美国的阿拉斯加后,几经辗转,终于飞到了夏威夷,而夏威夷,也是抗联新一团此行的终点。



    在夏威夷,刚一下飞机,每个人都被勒令脱去身所有的衣物,然后进行集销毁,随后,所有人又必须一丝不挂的全身消毒,把头发剃成板寸,以防止身携带寄生虫,又经过洗澡之后领取了新的军装与单兵装备。



    美国人的单兵装备很是齐备,1928背包、1910腰带式弹袋、1910水壶、急救绷带包,除此之外,担任破障任务的士兵,会额外携带1936破坏剪。士兵们大多获得本来只有军官才会配发的1911手枪,因此每个人也有加挂1911手枪枪套及弹匣袋的配置……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