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1章 交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511章 交易

    麦克阿瑟震惊于狼牙的强悍的军事素质,于是来看徐锐,在听徐锐说狼牙打败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时他不由大吃一惊,麦克阿瑟知道,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汇聚了整个德国最为精锐的战士,能击败他们,那必须拥有逆天的战斗力。



    麦克阿瑟看徐锐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在说谎,而且确实有消息说,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在苏德战场上连遭打击,所以已经被德国解散,难道打败他们的就是徐锐的狼牙?



    要是这样的话,那简直是太好了,徐锐现在帮美国打仗,那么他的狼牙也就可以为自己所用,以狼牙的身手,在日后的作战中一定大有可为。



    想到这儿,麦克阿瑟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也许,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麦克阿瑟说。



    徐锐就问:“说来听听。”



    麦克阿瑟说:“美国还没有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如果你能帮肋我们建立一支特种部队的话,那么,我们美国人将不胜感激。”



    徐锐心说这年头感激有个屁用,没有利益,一切都是扯蛋。



    想到这儿,徐锐说道:“麦克阿瑟将军,我很重视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友谊,不过,建立一支特种部队,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没有物资的支撑,我无法训练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



    麦克阿瑟就是一乐,口中说道:“OK,我喜欢与务实的人打交道,这样,你可以提出条件,我将尽力满足。”



    徐锐心中一乐,麦克阿瑟此时就如同一个投怀送抱的舞女,看起来是如此的可爱,好像在对自己说:“来吧,宝贝,你可以对我提出任何条件,我一定满足你。”



    既然这样,自己就不需要和他客气,这时不提出要求,什么时候提出要求呢?



    想到这儿,徐锐说道:“麦克阿瑟将军,我的狼牙在训练中需要消耗大量的物资,比如子弹,狼牙训练都是使用实弹,每天光是子弹的消耗就非常可观,还有,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需要掌握全方位的军事技能,比如会操作大炮,会使用坦克,会开飞机,甚至会驾驶潜艇,所以,我需要大量的军用器械,而你知道,这些军用器械是会磨损的……”



    “年青人,我说话不喜欢兜圈子,你可以直说,到底需要什么,我一定尽力满足。”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麦克阿瑟将军,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说话直来直去,那我们来算一笔帐,如果你要建立一支一百人的特种部队的话,每天每人最少需要消耗一千发子弹,那么一天就是十万发,一个月就是三百万发,而一支特种部队最少半年时间才会完成雏形,也就是说,最少需要两千万发子弹。



    当然,还要枪械的磨损,这一百个人需要掌握各种枪械的使用,所以,我需要全世界现役各国的枪支,每人三到五支,只有这样,才可以满足我的训练要求,此外,为了学会各种武器,我需要各国现向,以各种型号的大炮、飞机、坦克、潜艇……”重生之金枝庶叶



    麦克阿瑟会心一笑,看了徐锐一眼后说道:“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务实主义者,而我所需要的特种部队规模不是一百人,是五百人,所以,我们可以将你刚才所说的需求扩大五倍,半年之中,我可以给你拔发一亿发子弹,美军现役的枪械,包括步枪、手枪、冲锋枪种三千支,轻重机枪一百挺,大炮五十门,各式战机三十架、坦克三十辆,潜艇和军舰各一艘,供你的教学使用,你用多少武器物资我不管,但是必须在半年之内给我训练出一支真正的特种部队来。”



    徐锐一听,麦克阿瑟真是一个好主顾,竟然对自己的狮子大开口并不还价,这么多的军用物资,自己足可以组建一支特战旅了,现在只训练一支五百人的特种部队,那么多余的装备与武器弹药,自己就笑纳了,反正美国人财大气粗,拔根汗毛都比自己的腰粗,也不会太在乎这点武器装备。



    想到这儿,徐锐很愉快的说道:“麦克阿瑟将军,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愉快的合作。”



    麦克阿瑟也说:“年青人,我们一定会合作的很好。”麦克阿瑟委是满意的一点头,与徐锐的手握在了一起……



    夏威夷州,圣马力诺岛,这是一座用于军事训练的小岛,此时岛上杀声震天,旌旗烈烈,无数的士兵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



    国民革命军新六军军长廖耀湘此时正在训练场上,看着自己的部队威武雄壮的气势,廖耀湘很是得意,自己的新六军经过在印度蓝姆伽基地和夏威夷一段时间的一段强化训练,此时无论从体力还是技战术上都有一个质的提升,可以说,新六军代表了整个中国最强大的战力,其装备与训练水平完全可以媲美发达国家A类部队标准。



    廖耀湘心中很是得意,自己的新六军是蒋委员长的御林军,现在这样的气势,放眼全中国,无论是八路军还是日本人,谁能与之争锋?



    正想着,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支军队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来,他们的廖耀湘眉头一皱,扭头向远处看去,只见一队士兵正排成四路纵队齐步走,他们的步伐是如此统一,他们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虽然没有一丝的声音,但那在无数血战中所浸泡出来的杀气却让人感到一股凛冽的寒意。



    当看到这支队伍时,廖耀湘不由心中一惊,这支中国军队并不属自己的新六军,不过从气势上来看,绝不逊于新六军,特别是他们身上那浓浓的杀气,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这是哪支部队?”廖耀湘问身旁的军官。



    “他们是徐锐的三团。”那军官低声说。



    廖耀湘眉头一皱,只看这支军队的气势,就完全可以看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军队,其身上所散发出的浓烈杀气,远非自己部队所能比拟。



    “真劲敌也!”廖耀湘不由发出一声感慨。他是一名征战多年的悍将,当然能看出,这支部队规模不大,但却拥有强悍的战斗力,从气势上来看,甚至远超自己的新六军,这样的部队,如果在战场上遇到,真是可怕的对手。灶王爷工作指南



    廖耀湘是骄傲的,在中国,他还没有服气过任何一个对手,包括有着“天下第一军”称号的新一军,他都从来没放到眼中,然而远处走来的这支部队,却给他一种窒息的感觉,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让廖耀湘从骨子里感到一股寒气。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国共两党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廖耀湘相信,未来有一天,国共两军一定会在战场上相遇,到时,这支军队就是自己最为强大的劲敌。



    廖耀湘就说:“徐锐的军队,未来必是党国之大敌。”



    一旁的参谋长刘建章就说:“军长,我听说三团有一支特种部队,连美国人都要接受他们的训练,中国有这种强悍的军队,不知是福是祸。”



    廖耀湘就说:“在目前团结一致抗日的大前提下当然是好事,不过等打走了日本人,国共之间必有争锋,到时,这支部队必将是我军最为强劲的敌人,我一直以为徐锐打了那么多胜仗,靠的不过是个人的能力与一些运气,如果换成我的新六军,一样可以能得赢,但现在看,徐锐此人真的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军长,我军正在训练,徐锐的部队却大摇大摆多我们的面前走过,这可是一种挑衅的行为啊。”刘建章说。



    廖耀湘脸一沉,口中说道:“不错,他徐锐的部队是厉害,但老子的新六军也不是吃素的,一定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我们新六军的厉害,以后在战场上遇到了我军心生怯意,也显露一下我们新六军的威风。”



    “军长,你看我们向美国人提议进行一次联合对抗演习怎么样?只要我军在演习中能击败徐锐的三团,那么以后徐锐的人见到我们都得绕着走。”刘建章说。



    “好,我一会儿就去找主管训练的威金斯将军。”廖耀湘说……



    “什么?新六军要与我们进行实战对抗演习?”徐锐问。



    “下马威。”冷铁锋寒声说。



    “团长,新六军这是在挑衅。”杜俊杰说。



    徐锐就说:“老子没去找他新六军的碴,他新六军却欺负到老子的头上,廖耀湘真的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吗?老子就和他的新六军搞一次对抗演习,让他知道知道咱们三团的厉害!”



    “团长,咱们三团与廖耀湘的新六军虽说同归中国驻美远征军,但是各不相属,新六军想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那咱们必须给他们教训。”杜俊杰说。



    徐锐冷哼一声说:“既然廖耀湘想自讨其辱,那么我们也就却之不恭,煞煞他们的威风,让他们知道新三团的厉害!”



    杜俊杰说:“团长,威金斯说,廖耀湘提出,新六军出一个团,与我军进行一次正面的教量,双方都使用空包弹,相互攻防,由美国人裁判最后的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