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3章 大闹晚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543章 大闹晚宴

    徐锐与银汉鱼号的艇员们来到了西雅图,受到了美国人的热情欢迎,晚,他们入住了西雅图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徐锐正要休息,凯莉却来敲门,说是要在徐锐的房间睡,还要去洗个澡。三寸人间 



    徐锐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凯莉的请求,凯莉洗澡时,不断的哼着歌儿,一会儿让徐锐递毛巾,一会儿让徐锐递香皂。



    徐锐没有办法,只好一一照做,洗完了澡,凯莉进入了卧室,一会儿说房间冷,让徐锐去帮她取被子,一会儿又说地面太滑,让徐锐帮她拿把拖布,总之,把徐锐搞得很是无奈。



    到了深夜,凯莉竟然在卧室里唱起了动听的情歌,把徐锐弄的心猿意马,不过徐锐还是咬着牙坚持,整个晚没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徐锐一大早出了房门,眼睛红红的,正遇到厕所的约瑟夫,约瑟夫问:“校,你这是怎么搞的?”



    徐锐只是苦笑,说有些失眠。



    约瑟夫说:“校,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这次回去向级打报告申请退役,全力经营好我们的快餐店。”



    徐锐说:“约瑟夫,你的房间有沙发吗?”



    “当然。”约瑟夫说。



    “太好了,我要以你的房间去睡一觉。”徐锐打了一个哈欠,进入了约瑟夫的房间……



    一大早,银汉鱼号所有成员都用了早餐,然后与酒店的工作人员照了一张合影,照片,每个人都笑的很开心,只有两个人与众不同,一个是徐锐,不断的打着呵欠,一个是凯莉,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众人在西雅图只停留了一个晚,然后乘坐飞机飞向了华盛顿,飞机在空飞行,突然颠簸起来,随后,飞机的广播里说道:“我们的飞机遇到了强对流,很危险,请各位背好降落伞,随时准备跳伞。”



    随后,两个空乘人员立即协助众人背降落伞,不一会儿,凯莉叫了起来。



    “天啊,我竟然没有降落伞!”



    听了凯莉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惊,飞机的颠簸更加的剧烈,不断的摇晃,随时都可能失控,如果没有降落伞,那从这万米高空下落,一定会粉身碎骨。



    在凯莉无助的时候,徐锐将自己的降落伞塞给了凯莉。



    不一会儿,飞机终于平稳下来,广播里说道:“我们已安全穿过了强对流区,祝各位有一个愉快的旅程。”



    “耶!”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纷纷把降落伞收起,徐锐去取交给凯莉的降落伞,不想凯莉不但没感谢徐锐,反而一把将降落伞砸在了徐锐的身。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了,心说这是怎么回事。连徐锐都感到不解,自己在危难的时候将生存的机会留给了凯莉,他为什么反而这样对待自己呢?



    听凯莉说道:“徐,你刚才这么勇敢,为什么昨天晚胆小的像只老鼠?”



    徐锐彻底无语,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凯莉昨晚的一切行为,又是唱歌,又是洗澡,分明是向自己投怀送抱啊。天外仙妻



    机仓内,所有男人都向徐锐投来了嫉妒的眼神,显然,从凯莉的话里,他们听明白了什么,詹姆斯打破了机仓内的尴尬,口说道:“伙计们,危险过去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到了华盛顿,怕是有我们忙的了。”



    见詹姆斯替自己解围,徐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打了个哈欠,沉沉睡了过去……



    美国的领土真的很广阔,从太平洋沿岸的西雅图到大西洋沿岸的华盛顿,飞机足足飞行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下午,飞机才在美国首府华盛顿徐徐降落。



    华盛顿,美国行政心,在经过大半天的长途跋涉之后,飞机终于在华盛顿机场降落,随后,西雅图机场的一幕再次重演,而且规模西雅图更大,更有甚至,美国总统的特别助理科尔亲自到机场代表总统迎接英雄们的回归。



    银汉鱼号的官兵们被淹没在鲜花与掌声之。



    在机场,科尔与徐锐和詹姆斯等人亲切的握手并合影,随后,银汉鱼号一行人被安排住进了距离白宫不远的一处五星级酒店,不久后传来消息,说罗斯福总统明天午要接见他们,今天晚则要参与一个为战事募捐的晚宴。



    一听到晚宴,徐锐等人想起了在西雅图的那一幕,虚假的笑容,喧闹的场景,很多人甚至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小丑一样,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展现着自己虚伪的一面。



    可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却别无选择,他们之所以能回到美国,主要是为了宣传需要,麦克阿瑟和美国政府已决心将银汉鱼号的官兵打造成美国式的英雄,用他们树立起美国人战无不胜的信心。



    事实,银汉鱼号的战绩对于这些政客与将军们来说,政治宣传的意义远超过在战斗的实际意义。



    晚宴很快到来,银汉鱼号的成员每个人都身着崭新的军服,看起来英姿飒爽,六十人站成两排,每个人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先是各方代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再是主持人充满煽动性的语言,银汉鱼号的每一个成员甚至有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他们存在的意义只是一个象征符号而已,他们不需说一句话,只要保持脸的笑容可以了。



    至于说话的权力,永远属于那些大人物。



    晚宴足足进行了两个小时,可是银汉鱼号的成员却没有一个能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他们这样站在那里,看着那些达官贵人在那里高谈阔论,不断享用着桌的美食。



    “少校,我好饿。”卡尔说。



    詹姆斯说:“伙计,先忍忍,等晚宴结束,我们可以有东西吃。”



    “妈的,我真是受够了!”约瑟夫脸保持着笑容,嘴却说道。



    “应该快结束了。”詹姆斯说。



    在这时,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徐锐从银汉鱼号的队伍走了出来,坐在了一张桌子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知他想要干什么。



    两个负责安保的士兵走过来,很有礼貌的小声对徐锐说道:“长官,你要做什么?”落星银河



    徐锐说:“我们坐了一天的飞机,午饭都没有吃,我想,我们是不是该吃点儿东西呢?”



    这时,负责晚宴的军官走了过来,口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徐锐说:“我只是肚子饿了,想吃点儿东西而已。”



    徐锐说完,自顾自的拿起刀叉,取过了一套餐具,切了一块小牛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让几个富商的眉头皱了起来,一个富商对身旁的人说道:“真是粗野的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徐锐与那富翁坐在一张桌,富商的话自然听得很清楚,徐锐眼寒芒一闪,口朗声说道:“你再说一遍。”



    富商被徐锐的气势所震慑,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头脸别到了一旁。



    “有种你再说一遍!”徐锐寒声说道。



    徐锐的声音很大,大厅内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一名负责主持晚宴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口问道:“军官先生,有什么事吗?”



    徐锐说:“这位先生刚才说我粗野,一点规矩都不懂,我说的对吧。”



    那富商鼓起了一些勇气,口说道:“是的,这是什么场合,你怎么可以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到我的桌子吃饭。”



    徐锐冷哼一声,口说道:“诸位,都听到了吗?这位先生之所以说我粗野,是因为我到他的桌子吃饭,那好吧,诸位先生,我要问一句,你们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呢?”



    没有人回答徐锐的话,不过从一些人的眼神,徐锐看到了不屑的神情。



    徐锐再次开口说道:“先生们,你们是美国的精英人士,对于你们来说,我们不过是一群粗野的大兵,没有一点规矩,甚至打扰了你们的兴致,我说的对吧。”



    “校,有什么和我到后面去说。”那晚宴的工作人员说。



    “闭嘴!”



    徐锐声音一寒,那工作人员立即被徐锐震在那里。



    徐锐说道:“不错,我们这些当兵的是一群粗人,不懂什么规矩,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当我们在战场流血时,你们这些人却坐在这里吃着牛排,喝着威士忌,当你们在与妻儿团聚,合家团圆时,我们这些穷人的孩子很多却牺牲在战场,多少妻子失去了丈夫,母亲失去了儿子,却没有我们这些粗人的流血牺牲,你们早成了日本人的奴隶!”



    “今天的晚宴真的很有趣,你们嘴里说着我们是英雄,可是心里却完全把我们当成垃圾,你们在一旁高谈阔论,慷慨激昂,我们只能站在一边微笑的看着你们,你们在桌前品尝着美酒佳肴,可我们却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你们吃喝,自己却在忍饥挨饿,在你们的眼,我们这些大兵和你们这些等人有着天然的鸿沟,我们不配与你们坐在一起品尝胜利的喜悦,你们他妈忘了,没有我们这些当兵的在外与敌人作战,你们他妈是一堆臭狗屎,活该被日本人踩在脚下……”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