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好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64章 好兵



一路无话,傍晚时分徐锐一行就回到了梅镇。

肖雁月得知徐锐又送出去200吨物资,不免又是好一顿埋怨,徐锐好说歹说,才止住了肖雁月的怒火。

军情似火,铁钢当即提出要将物资装运带走。

徐锐没有明着拒绝,当即让王沪生征集民夫。

其实,如果快一点,当天晚上物资就能起运,但真要是这么做,徐锐又怎么将铁钢的骑兵营扣下?所以暗中授意王沪生在征集民夫时减慢一点进度,王沪生心领神会,说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够征集齐民夫。

铁钢信以为真,只好答应在梅镇暂住一晚上。

徐锐狡计得售,又安排独立大队官兵向骑兵营讨教战法。

自古以来,大西北就一直以骑兵见长,第29军是西北军中的精锐,铁钢的骑兵营又是精锐中的精锐,既便没有借兵的这个由头,徐锐也一定会想法让独立大队的官兵向铁钢的骑兵营讨教骑兵战法,独立大队将来终究是要组建骑兵部队的。

穿越之前,徐锐先是共和国最强兵王,后又以极优异的成绩考入指挥学院,几乎对所有的战法都有很深的研究,但唯独对骑兵战法没有太多的涉猎,因为在那个时代,骑兵早已遭到淘汰,所有的军事院校都已经不再教授、研究骑兵战法了。

但是现在,骑兵却还是很有用的,尤其是对于中国这样的落后国家。

徐锐亲自出面说项,铁钢当然得接着,何况他本身就对徐锐很佩服。

铁钢当即从骑兵营中挑选了十名老兵,向独立大队的官兵们展示骑兵战法。

下沙桥外的旷野上,第180师骑兵营的十名骑兵已经一字排开,这十名骑兵是铁钢从骑兵营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一个个都长得牛高马大、身材魁梧,胯下战马也都是从新疆伊犁贩过来的好马,高大神骏。

“铿……”清越的金属磨擦声中。为首的骑兵班长缓缓抽出了马刀。

这时候,斜阳已经西下,落日的余耀照在骑兵班长的马刀上,顷刻反射出一篷冷森森的寒光,西北军的马刀形制与普通骑兵的马刀有很明显的区别,普通马刀,比如日军骑兵的马刀刀身狭窄。往后微微弯曲,看着就十分的犀利。

而西北军的马刀。刀身几乎阔了一半都不止,既长且直,只有刃尖处才有一点微微往上弯曲的弧度,这样的造型明显没有普通马刀犀利,但却也另有一种粗犷、狂野的风格,就跟西北的汉子,直爽而又粗犷。

“预备……”骑兵班长将手中的马刀微微向前,右侧一字排开的另外九名骑兵便纷纷跟着抽出了冷森森的马刀,十把马刀。全都磨得锃亮,只是看着那冷森森的刃光,就能感受到它们的锋利,用来砍头肯定很好使。

“冲啊!”骑兵班长一声令下,十名骑兵就同时冲了出去。

只片刻,十名骑兵就完成加速,开始高速冲刺。前方一千米开外,便是独立大队事先准备好的十排稻草人,这些稻草人平时是独立大队用来练习刺杀技巧的,此时却正好用来让骑兵营的骑兵现演砍杀技巧。

看到十名骑兵箭一样的冲出去,独立大队的官兵便立刻叫嚣起来。

便是徐锐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叫起来,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骑着一根木棍在故乡的荒山野岭四处乱转,憧憬着长大后,能够骑上骏马肆意砍杀,骑马与砍杀,从来就是每个男人最最向往的壮举,因为这最能够体现男人的强壮以及血性。

不过吼了两声,徐锐就不吼了。扭头对身边的冷铁锋说:“多好的骑兵,这些骑兵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了,嘿嘿。”

冷铁锋摇头说:“我比较好奇,你会拿什么借口留下他们?”

“借口?借口还不多得的是?”徐锐嘿嘿一笑,又道,“那啥,昨天董村的眼线不是报告说,鬼子又来清乡了么?”

“董村?”冷铁锋道,“那原本就不是咱们根据地的地盘。”

“老兵,你那是昨天的老黄历了,昨天以前咱不把董村缩入根据地,是因为董村离梅镇太远,鬼子来清乡时咱们来不及救援,所以将董村纳入根据地那反而是害了乡亲们,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徐锐道,“现在咱们有了骑兵营,那就来得及了。”

“你还……”冷铁锋指了指徐锐,苦笑道,“你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那是当然。”徐锐嘿嘿笑道,“老子借来这个骑兵营,可不是拿来做仪仗队的,而是要把它打造成为一把砍向小鬼子的钢刀!嘿嘿,铁钢?钢刀?真是好名字,这家伙早早晚晚都会成为老子手里的一把钢刀。”

说话间,十名骑兵就已经冲到稻草人前。

下一刻,十把马刀瞬间斩下,立在排头的十个稻草人便齐刷刷的“人头落地”,动作整齐划一,出刀干脆利落,竟没有一丝的差错!

围观的独立大队官兵顿时响起一片吸气声。

不少官兵在心里想,我的乖,这要是在战场上遇到这样的骑兵,还不得要亲命?万幸的是,这都是咱们的友军。

战马继续往前冲刺,马背上的骑兵左劈右砍,一溜排开的稻草人,那人头是一颗接一颗的滚落在地,不到片刻,四个排,一百多颗人头,已经全部滚落在地,十名骑兵这才绕了个圈又折回来,战马呼呼直喘粗气,马背上的骑兵却是脸不红,气不喘。

“好!”徐锐当即带头鼓掌,独立大队的官兵们便也纷纷跟着鼓掌。

当天晚上,徐锐特意让伙房杀了一口肥猪,给骑兵营的将士们加餐,铁钢和骑兵营的将士也没有客气,美美饱餐了一顿。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铁钢就被一阵刺耳的哨子声给惊醒了。

从板床上坐起来,往外一看,铁钢便看见独立大队的士兵正在集合。

铁钢便赶紧穿衣,一边往身上系着武装带一边问站在队列前的徐锐:“徐锐兄弟,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早训?”

“啥早训。”徐锐摇摇头,没好气道,“刚刚有董村的老乡赶来报信,说是附近据点的鬼子今天上午要来清乡,我们得赶紧赶过去,可不能让小鬼子祸害了根据地的父老乡亲,要不然乡亲们就该戳我们脊梁骨了。”

说完了,徐锐又特意说道:“铁钢兄弟,没你们啥事,你们接着睡。”

如果徐锐不说这话,铁钢还真不想多事,可徐锐说了这话,他就不能装没听见了。

不管怎么说吧,徐锐对他们第180师很够意思,先后都已经送上了好几份大礼,对他们骑兵营尤其够意思,昨晚上还给他们骑兵营加了餐,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他们都已经好几个月没尝着肉味了。

当下铁钢问道:“董村离这有多远?”

铁钢心里想着,如果距离五十里内,来去的路上也就花个两三个小时,对付鬼子个把清乡小队最多半小时,这样的话中午之前准能赶回来,也就来得及押运物资回临淮关,可如果距离超过了一百里,今天怕是就来不及回临淮关了。

徐锐顺口答道:“董村离这不远,也就一百多里地。”

“一百多里地?”铁钢皱了皱眉,又道,“等你们大老远过去,黄花菜都凉了,小鬼子早就祸害完老乡回据点逍遥快活去了。”

“那有啥办法?”徐锐摇头说道,“跑呗,就跑断了腿也得去。”

“还是我去吧?”铁钢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徐锐最期待的话,“骑兵速度快,我们赶过去只要两个小时,应该能够抢在鬼子下来之前赶到。”

“那怎么可以?”徐锐假惺惺道,“你们还得押运物资回临淮关。”

“这也是个事。”铁钢想了想说道,“要不然就这样,徐锐兄弟你发个电报,跟我们师座讲一声,就说等我们打完了鬼子再押运物资返回临淮关,反正战斗不会马上打起来,我们师座应该不会说什么。”

“发报没问题,可这怎么好意思呢?”徐锐搓着手,有些难为情。

“徐锐兄弟,跟我你还客气?”铁钢完全不知道落入了算计之中,慨然道,“就这么说定了,董村的这伙鬼子就交给我们骑兵营了。”

说完了,铁钢又扭头高声大吼道:“小刚。”

警卫排长铁小刚急吼吼的站过来,挺身立正:“有。”

铁钢哼一声,喝道:“吹集结号,骑兵营紧急集合!”

“是!”铁小钢答应一声,当即从腰带上解下号子奋力的吹奏起来,下一刻,嘟嘟嗒嗒的集结号声就响彻了整个军营。

听到熟悉的集结号声,正在熟睡中的骑兵营将士便本能的翻身坐起,在最短的时间内穿好了军装,打点好了行装,然后一窝蜂的涌出军营,来到操场所上集结,十分钟之后,骑兵营就连人带马完成了集结,这速度已经非常不错了。

徐锐刚还说不好意思,一转身就把冷铁锋叫了过来。

“老兵,你带上钻山豹还有窜天猴给铁营长当向导。”徐锐一边说,一边很隐蔽的给冷铁锋使了个眼色,暗示他打完董村的鬼子之后,再领着骑兵营四处转转,干点儿私活,总之天没有黑之前不要回梅镇。

冷铁锋心领神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