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首鼠两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68章 首鼠两端



行动计划最终确定下来,全民备战,开挖地道!

动员的事情则自然交给王沪生去做,庆幸的是,眼下仍然还是开春时节,农忙时节还远没到来,所以百姓们有的是时间挖地道,而且这次的工作不同于以往的工作,不仅老人妇女可参加,就连十几岁、六七岁的孩子都可以参加,人力更充足。

唯一让肖雁月撅嘴的是,这次根据地政府又要打不少白条。

这些个白条虽然不值钱,但是拿着白条能从她那里换粮食。

上次因为运员民夫去回龙沟运物资,库存的粮食就去了一大截,这次地道修完,也不知道库存的粮食还能剩下多少?唯一能让肖雁月稍感安慰的是,至少根据地的绝大多数百姓可以安然渡过今年这个青黄不接的开春季。

参与会议的十几个军官及青训队学员纷纷散去,会议室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徐锐还有冷铁锋两个人。

冷铁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老徐,你真就确定淮河会战必败?”

“你说呢?”徐锐扭头掠了冷铁锋一眼,反问道,“难道你对你们的蒋委员长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想想淞沪会战吧,要不是蒋委员长首鼠两端,又岂会酿成惨败?还有南京保卫战,要不是他首鼠两端,结果绝不会这样。”

冷铁锋立刻沉默了,作为淞沪会战的亲历者,冷铁锋比任何人都更有发言权,淞沪会战之所以失利,最大责任的确要落在蒋委员长头上,要不是关键时刻他的胡乱指挥,淞沪会战的结果原本不应该这样,既便打不赢,也绝不至于惨败收场。

还有南京保卫战,要不是蒋委员长首鼠两端,既想在南京给鬼子以极大杀伤。却又舍不得他的十几万嫡系精锐,结果他的一纸模棱两可的电令给了南京守军侥幸心理,等鬼子打到南京城下,****只是稍做抵抗便一窝蜂似的涌向下关码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十几万****因为没船,无法过江,就又折返回城里。扔掉武器脱掉军装往安全区一躲了事,但小鬼子可不管这些。直接冲进安全区抓人,杀人,最后杀红了眼还把屠刀挥向无辜平民。

“相信我,老兵。”徐锐喟然道,“淮河会战已经没希望了。”

“难道我们就不能做点什么吗?”冷铁锋叹息一声,黯然道,“眼睁睁看着****在淮河战场战败,我这心里终归不是个滋味。”

“我心里何尝好受?”徐锐叹道,“可我们改变不了什么。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大梅山根据地,为全国的同胞保住这把钉入日占区心脏的尖刀!只要我们大梅山根据地一日没有失守,只要我们大梅山独立大队一天还没有被消灭,华中的鬼子就别想安宁,就别想顺顺当当的、心无旁骛的进攻武汉。”

“武汉?”冷铁锋讶然道,“老徐。现在小鬼子打的是徐州。”

“我是说将来。”徐锐忙道,“小鬼子打下徐州之后,肯定还会进攻武汉,所以我们更要守住大梅山根据地。”

冷铁锋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时,王沪生忽然去而复返。

“老王?”徐锐讶然道。“你不赶紧去发动百姓挖地道,又回来干什么?”

王沪生摆摆手,喘息道:“刚才我差点忘了跟你说个事,是这样,蒲城的地下党刚刚送来一个情报,说是驻蒲城的鬼子昨天已经开拔,现在蒲城就只剩下一个鬼子小队。此外就是刚成立的伪军一团,守备相当之空虚。”

“蒲城守备这么空虚了?”冷铁锋立刻道,“老徐,打他一家伙?”

冷铁锋还记得上次打下蒲城之后,独立大队捞到的好处,那家伙,除了从鬼子手里抢得了一百多万斤军粮,还从蒲城的那些个土豪劣绅敲诈了二十万的现大洋外加价值三十万大洋的金银珠宝,冷铁锋至今还记得当他把这笔钱交给肖雁月时,她脸上的那个笑容,所以冷铁锋想再打一次蒲城,因为他想看到肖雁月笑脸。

徐锐闻言也有些心动,二打蒲城的收益恐怕是不可能跟上一次相比了,毕竟蒲城的那些个土豪劣绅也不是韭菜,割了之后很快就能长出来,但是收益再怎么减少,那毕竟也还是一座县城,多多少少还是能够刮出一点油水来的。

然而,徐锐才刚萌生这个念头,赛红拂就拿着一份电报走了过来。

“喏,云岭方面来电。”赛红拂将电报递给徐锐,顺势还用她的手指在徐锐的手心轻轻挠了两下,徐锐便不由得心头一荡,看着赛红拂转过身去,扭着腰肢走远,徐锐的眼神便立刻变得热切起来,直恨不得天色立刻就黑下来。

不过,等徐锐的目光落在那份电报上,眸子里的热切便立刻消散无形。

电报是驻扎云岭的新四军军部转来的,转达的是第三战区的一份通报,通报上说,第三战区将于近期在皖南筹划了一系列的攻势,作为先头部队,皖南独立团已经于三天之前秘密北渡长江,准备以迅速不及掩耳之势收复蒲城。

徐锐当即将电报掼在地上,气得笑了起来:“老兵,蒲城没我们事了。”

“为什么?”老兵不解,当即从桌上捡起了电报,看完之后也愣住了。

“三天前?”老兵大惑不解道,“三天前派兵过江,蒲城的鬼子不昨天才走?”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徐锐没好气道,“国民党方面早就已经得到消息,他们早就知道鬼子即将会放弃蒲城了,所以才会急吼吼的派一个团渡江前来接收,说什么将于近期策划一系列攻势,还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要不是小鬼子故意泄露消息给他们,姓万的他敢派部队北渡长江?借他两个胆!”

冷铁锋道:“你是说,蒲城是鬼子故意放弃的?”

“那可不?”徐锐道,“小鬼子那里有能人啊,知道咱跟****不是铁板一块,更知道姓万的不是东西,所以趁这机会掺沙子来,你瞧着吧,有这个所谓的独立团在蒲城,早早晚晚得跟咱们独立大队打起来。”

冷铁锋道:“万副总司令不至于吧?”

“不至于?”徐锐冷笑道,“不信咱们走着瞧。”

冷铁锋不愿意相信,徐锐却比谁都更清楚姓万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皖南事变,就是这万副总司令长官一声令下,导致九千多新四军将士喋血沙场!可怜这九千多英勇的新四军将士没有死在抗日的战场上,却倒在了友军的枪口下。

“要不然……”冷铁锋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想办法把这个皖南独立团赶走?”

“那不行,主动挑起事端的责任咱们可不担。”徐锐摇头道,“咱们不怕事,但是也绝对不去主动惹事,且看其行动罢。”

冷铁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当天下午,就又有消息从蒲城传来,第三战区派出的皖南独立团经三昼夜“激战”,顺利光复了蒲城,徐锐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第三战区长官部的那些个长官们此刻一定在弹冠相庆,无论如何,光复一座县城终归是一场大胜罢?

只不过,第三战区掀起的这点小波浪,很快就被淮河战场的惊涛骇浪给湮没。

就在大梅山全民动员挖掘地道的次日,日军第13师团出人意料的向180师发动了一次大规模反击,日军的攻势非常凌厉,尽管180师早有防备,依然被打得险象环生,作为临淮关侧翼阵地的板桥镇也是一度失守。

消息传到武汉行营,徐锐最为担心的局面果然发生了。

每当蒋委员长面临重大关口时,总是会优柔寡断、进退失据,这次也是这样,日军只在淮河战场打了一次反击,蒋委员长立刻就感受到压力,觉得这一仗其实希望不大,所以一纸电令让胡宗南的第17军团暂缓出击。

眼下蒋委员长手头能打的部队可是不多了,除了被打残的陈诚土木系,建制仍然完整的也就是汤恩伯的第20军团以及胡宗南的第17军团,至于开战前装备最好、人员最为齐整的三个御林师,甚至于可以取消番号了。

还有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都已经名存实亡了。

汤恩伯的第20军团已经深陷敌后,吉凶难料,所以蒋委员长就不敢把胡宗南第17军团轻易投入战斗,这可是他仅剩的精锐了。

蒋委员长这一缓,就是整整一星期。

一星期后,突入台儿庄的濑谷支队因为孤军深入、后援不济,出人意料的遭到了****的围歼,紧接着,跟濑谷支队齐头并进的坂本支队也在峄城遭重创,****由是取得了抗战爆发以来最大胜利,歼灭日军两万余人。

这两万人,可不是什么台湾驻屯军,而是日军精锐!

消息传开,顿时举国欢腾,蒋委员长也是深受刺激。

于是蒋委员长又想起停留在纸面上的淮河会战计划,命令胡宗南第17军团大胆往东穿插,夺取长丰,切断肥蚌公路,然而此时已经不是一个星期前了,川口平次的联队已经在长丰驻扎一星期,都快把长丰修成要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