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独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282章 独狼



韩锋考核通过,现在就只剩莫子辰一人还没有参加考核了。

好戏终于要开始了么?一直都显得无精打采的狼牙队员们便纷纷打起精神,都向莫子辰投去了怜悯的目光,可怜的娃,老兵或许还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可那个死变态,死禽兽,却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犯错误的。

徐锐将花名册递给冷铁锋。

冷铁锋伸手来接花名册时,徐锐意外的发现,冷铁锋的手心居然都是肿的,还有他的十根手指头都快肿成了胡萝卜了,刚才跟韩锋的较量,冷铁锋看来可不止脸上挨了两石子,为了拨开韩锋掷过来的飞石,他手都肿了。

不过徐锐并没有拆穿冷铁锋,而是走到莫子辰面前,站定。

莫子辰也直直的看着徐锐,作为一个西北军老兵,他甚至参加过长城抗战,死在他金钱镖下的鬼子,没十个也有八个,他又怎么可能怵别人?

“你刚才不是想知道特级考核标准是什么吗?”徐锐笑笑,说,“我现在就告诉你,特级考核标准,就是在所有科目,包括射击、格斗、枪械基础、体能、潜伏等等所有科目的考核中击败我,只要有一项科目没能击败我,就判为失败!”

莫子辰也微笑,说:“如果是这样,情况或许不算太糟。”

“噗哧。”莫子辰话音方落,赛红拂第一个忍不住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还向徐锐抛了记媚眼,那对会勾人的大眼睛仿佛在说:禽兽,你看见没有,现在人家公然向你挑衅了,人家压根没把你放在眼里。

再然后,另外的几名狼牙也跟着大笑起来。

“或许?或许是吧。”徐锐耸了耸肩,再一转身脸便拉下来,大吼道。“第一个科目,枪械基础!”

霸天虎和钻山豹便立刻搬来了两张桌子。

在这两张桌子上,各铺着一张红绸,在红绸上各摆了一把王八盒子,只不过,这两把王八盒子并不是整体的,而是分解的零件。

“王八盒子?”莫子辰立刻就笑了。

他虽然是****。但徐锐如果以为他是****就对小日本的枪械不熟悉,那可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等会,他就会用残酷的事实告诉他,他莫子辰不仅对国造军械了如指掌,对小日本的枪械也同样手拿把抓。

莫子辰走到其中一张桌子后面站定,笑着说:“老徐,忘了告诉你,早在八年前,我组装王八盒子的时间。就从来没超过十秒!”

“是吗?这么说你玩枪玩的不赖啊。”徐锐也微笑着,站到了另外一张桌子后面。

只不过,就在莫子辰准备要动手时,徐锐却转过身变成了背对桌子,然后小桃红过来用一块黑绸蒙住了徐锐的眼睛,莫子辰见状便不由愣住了,背身?还蒙眼?这是啥玩法?以前他没有玩过这个啊。

不过莫子辰并没有发慌。

身为一名老兵。他可不是被吓大的。

徐锐背对着桌子站定了,扭头问道:“你先还是我先?”

“你先。”莫子辰笑道,“你是地主,我怎么能抢你的先?”

“那我可就现丑了。”徐锐嘿嘿一笑,小桃红便已经摁下了秒表,计时开始。

几乎是在小桃红喊开始的瞬间。徐锐双手就已经闪电般往后伸出,虽然蒙着眼睛,然而他就跟长了背后眼似的,无论什么零件都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又在第一时间装配,只看徐锐这动作,莫子辰就知道。这一场他已经输了。

“咔嚓!”徐锐最后将弹夹拍入枪膛,组装完毕。

小桃红迅即摁停秒表,看了看时间说道:“五秒。”

莫子辰的一张脸便立刻涨成了猪肝色,他刚刚还在跟人夸耀说,八年前组装时间就从没有低于十秒,可是转眼间,对方就给了他一个五秒,而且还是蒙眼,这差距有些大,简直不可以道里计,天差地远呐。

徐锐取下蒙眼的黑绸,笑道:“老莫,该你了。”

莫子辰看着徐锐,心下不免有些踌躇,人前风光,是人都喜欢,可是人前丢丑,就没几个人愿意了,莫子辰也不能免俗,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是真不想再比枪械基础了,因为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根本就是丢人现眼嘛。

“怎么,老莫你该不会是不敢比了吧?”

徐锐的眼神冷了下来,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要是连亮剑的勇气都没有,那他就真要看不起莫子辰了。

不过莫子辰终究没让徐锐失望。

“比,怎么不比?!”莫子辰咬了咬牙,背过身。

小桃红也过来给莫子辰蒙上黑绸,然后开始计时。

最终,莫子辰花了足足十八秒钟才终于组装完毕。

这个成绩其实已经不错了,因为莫子辰以前没玩过蒙眼组装,但是有徐锐珠玉在前,莫子辰的这个成绩就简直没法看。

“枪械基础,你已经输了,也就是说,你已经考核失败。”徐锐特意顿了下,又道,“后面的科目,还要接着比吗?”

“比,怎么不比?”莫子辰豁出去了。

反正已经出一次丑了,再出几次又有什么大不了?

“如你所愿,第二个科目,射击!”徐锐邪笑道,“两百米,移动靶!”

徐锐说话间,钻山豹就已经取了两把压满子弹的三八大盖,搁在两人桌前,大蟒蛇和东北虎则带着五只陶罐躲进了避弹坑里。

徐锐抄起一杆三八大盖,扭头微笑道:“这个属于抢答题,你我各凭本事,谁手快就是谁的,手快则有,手慢的人,活该憋屈死,嘿嘿。”

“预备……”霸天虎高高扬起右手,然后突然落下,“开始!”

看到霸天虎的右手落下,大蟒蛇和东北虎便立刻缩进避弹坑,然后开始往天上扔陶罐,而且是向着各个方向胡乱扔。毫无章法可言。

几乎是在第一个陶罐跃起地平线的瞬间,徐锐就迅速调转枪口,果断开枪。

只听叭的一声,第一个陶罐便应声碎裂,莫子辰便立刻愣住了,他才刚刚将枪口指向陶罐的方向,还没来得及瞄准。

接着。第二只陶罐升起。

徐锐迅速调转枪口,扣动扳机。第二只陶罐又应声碎裂。

莫子辰忍不住扭头,向徐锐投来怨怼的一瞥,这次他还是没有来得及瞄准。

接着,第三只、第四只陶罐相继升起,结果依然没悬念,全都被徐锐击碎,等到第五只陶罐升起,莫子辰终于不管不顾开了一枪,却根本没有打中。等到莫子辰拉栓退壳、准备再次射击时,徐锐才举枪瞄准,不慌不忙扣下扳机。

只听咣郎一声,第五只陶罐也应声凌空解体。

“五比零,你又输了。”徐锐放下三八大盖,笑着说道。

“再比,这次比暗器!”莫子辰彻底的恼了。气呼呼道。

“行啊,那就比暗器。”徐锐笑道,“就比你最擅长的金钱镖。”

“你说甚,金钱镖?”莫子辰讶然道,“老徐,你也会使金钱镖?”

“当然会。”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以前从来没有使过。”

“你说甚,以前从来没使过?”莫子辰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从来没使过还敢说你会使?你这是藐视我呢,还是藐视我呢?

徐锐却装做没看到莫子辰脸上的怒色,笑意盈盈的问道:“我可没有金钱镖。能不能先借我几枚使使?”

莫子辰彻底怒了,从镖囊抓出一把金钱镖扔到徐锐桌上。

徐锐抓起一枚金钱镖,对钻山豹说道:“豹子,抬靶子!”

钻山豹便立刻跟霸天虎抬来了人形靶,摆到了三十步外。

徐锐先拈起一枚金钱镖,随意的向着三十步外的人形靶甩出,只听笃的一声,金钱镖准确的命中了标靶,但是只命中了五环位置。

莫子辰刚想冷笑,徐锐的第二镖便已经甩出。

只是这一次,金钱镖却直接命中了十环位置。

莫子辰的嘴巴立刻张大,这……姓徐的真是第一次使金钱镖?

徐锐却尤嫌距离太近了,吩咐钻山豹道:“豹子,将靶子再往后移二十步!“”

再往后移二十步?五十步?!这次,莫子辰连眼睛都睁圆了,驴日的,姓徐的是认真的还是纯属开玩笑?

徐锐却是认真的。

真正的高手,到了一定境界,所有兵器、暗器全都是相通的,一门会,就门门会,一样精,就样样都精,金钱镖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种极难掌握的暗器,可是对于徐锐来说,却不过就是一种暗器而已,跟飞刀其实没啥区别!

(分割线)

持续了将近一天的选拔考核终于结束了。

围观的观众也心满意足的四散离去,今天看到的这些无比精彩的比斗场面,足够他们在茶余饭后谈论个几年了。

目送着莫子辰一瘸一拐的黯然离去,冷铁锋小声对徐锐说:“老徐,这个老莫,无论是射击、格斗,还是体能,全都是顶尖的,跟你虽然没法比,但是比别人却强出不少,你真就打算放过他,你真就不觉得可惜?”

最后一场是格斗,依然是莫子辰输,而且是惨败。

徐锐眯着眼睛说道:“老莫的身手的确不错,是一个好苗子,但是……”

见徐锐半天没有说,冷铁锋便忍不住问道:“但是什么,说话别只说半句。”

徐锐便轻叹了一声,说:“但是他是头独狼,因为独行太久,它已经忘记怎么跟同类相处了,而且它太骄傲了,如果现在就带他上战场,不仅会害死他自己,更会连累了整个狼牙小队,等吧,等下次选拔时,或许能有所改变吧。”

“独狼?”冷铁锋轻轻颔首道,“还真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