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御赐军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19.第319章 御赐军刀



赛红拂也羞红了脸。

小桃红更促狭的问:“小姐,姑爷是不是在暗示你给他生娃呀?”

“我呸。”赛红拂便立刻轻啐一口,嗔道,“我才不给他生娃呢,要生你去给他生,看你胸大臀肥的,一准能生大胖小子。”

“小姐。”小桃红的一张包子脸立刻羞得通红,又小声反击道,“你的胸比我还大,屁股比我还肥呢。”

“你说什么?”赛红拂立刻侧过脸,眼神不善的盯着小桃红。

小桃红吐了吐小舌头,赶紧抿紧小嘴再也不敢多说挑逗的话。

“回头再跟你算账。”赛红拂轻哼一声,又回头看台上的徐锐。

刚才台下的汉子们笑成一团,台上的徐锐却没笑,接着说道:“可是,自从小鬼子打进中国,他们到处烧杀抢,到处****掠,我们的老娘竟无处可以养老,我们的儿女竟无处可以藏身,还有我们的女人,更惨遭鬼子的蹂躏,怎么生娃?生谁的娃?”

台下的哄笑声便像是被人拿刀切断一般,嘎然而止,这是个残酷的话题。

大梅山区距离南京并不算远,也就不到三百里路程,小鬼子在南京犯下的累累血行,大梅山区的老百姓早有耳闻,甚至,还有亲历过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逃难到了梅镇,向梅镇的百姓讲述了发生南京的无比血腥的三十多天。

一霎那间,所有人的心情便变沉重起来。

梅镇的乡亲们这才突然间想起,鬼子可就在梅镇附近不远,大梅山根据地随时都可能遭受鬼子的入侵,他们的家园随时都可能被鬼子焚毁,还有他们的孩子,也随时有可能丧生在鬼子的屠刀下,还有他们的女人,也随时面临着被鬼子蹂躏的危险。

“我们的老娘竟无处可养老,我们的儿女无处可藏身,还有我们的女人,面临着随时被鬼子蹂躏的危险,我们该怎么办?”

徐锐说此一顿,陡然调高了嗓门,声嘶力竭的大吼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像锋子一样拿起武器跟小鬼子干,干死狗曰的小鬼子!小鬼子不给我们活路,想要亡我国、灭我种,我们就反过来干死他们!”

“干死他们!”

“干死鬼子!”

“干死狗曰的小鬼子!”

徐锐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发出声声低沉的咆哮。

听着徐锐低沉而又极具穿透力的低频咆哮,台下的汉子们顷刻间热血激荡,一个个也跟着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甚至于连不少的老人、女人还有孩子也跟着高喊起来,二丫和韩大娘就几乎把嗓子都喊哑。

站在戏台边的王沪生忍不住回过头跟身后的肖雁月交换了一记眼神,都说他们这些搞政工出身的干部很会演讲,很会搞宣传,可是到了今天,他王沪生才知道,像徐锐这样行伍出身的军事干部搞的宣传,才真叫宣传!

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徐锐再回过头把手一招,莫子辰便抱着一杆刚改装好的三八大盖跑上前来,徐锐接过步枪,然后郑重交到韩锋手里。

在交接三步大盖的同时,徐锐的殷殷嘱托也透过麦克风传遍整个祠堂广场。

“锋子,我知道你石头扔得准,三十步内例不虚发,可你石头扔再准也只能够打杀三十步内的鬼子,所以你还得学会用枪,这把狙击步枪是我亲手改装的,去掉照门,加装了二点五倍瞄准镜,刚才豹子还有小桃红磨了我半天,想要这杆狙击步枪,可我没给,现在我把这杆枪交给你,我希望你能用它杀更多的小鬼子!”

韩锋郑重的接过狙击枪,然后啪的敬礼道:“是!”

韩锋挎着带有瞄准镜的狙击步枪,在台下乡亲的欢呼声中走下了戏台。

徐锐挥手压下台下欢呼,再次高喊道:“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欢呼,欢迎大梅山独立团骑兵营骑三连连长,铁小刚!”

热烈的欢呼声中,铁小刚的身影出现在营门外。

昨天夜里这一战,特战分队和骑兵营功劳最大,韩锋作为特战分队的代表已经接受过表彰,铁小刚则是骑兵营的代表,每个单位只派一个战功最卓著的代表上台,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要不然所有人都上台那这大会得开到啥时候?

铁小刚踩着红毯大步前行,难掩神色间的激动。

伴随着铁小刚的大步前行,徐锐的声音不失时机的响起来:“铁小刚,大梅山独立团骑兵营骑兵第三连连长,在茶壶坳的战斗中,一个人就活劈了十一个小鬼子,其中包括小鬼子的一个少佐,乡亲们,你们说这样的兵算不算英雄?”

“当然算!”

“好样的!”

“小伙子,给我当女婿吧。”

台下的乡亲们便立刻欢呼起来。

在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铁刚一步步的走了台。

徐锐转头一招手,莫子辰便双手捧着一把鬼子军刀走上前来

徐锐从莫子辰手中接过了军刀,然后以右手紧紧的握住军刀,递到铁小刚面前,低沉的声音也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

“铁小刚,看到这把军刀上的菊花与星图案了吗?”

“看到了。”铁小刚的目光落在徐锐手中的军刀上,轻轻颔首。

“这把刀,是从鬼子的一个骑兵少尉身上找到的,这个小鬼子虽然只是个少尉,但是身份却非同一般,这把军刀则更是日本天皇御赐的军刀,军刀上的这个菊花与星图案,就象征着日本皇室的威仪以及尊严。”

听到这话,铁小刚的眼神霎那之间变得热切起来。

铁小刚其实早就想要一把东洋刀,西北军的制式马刀虽然够沉够劲,砍起人来也十分顺手,但是品质终究是差了些,反观小鬼子的军刀,虽轻且薄却锋利无比,工艺品质也十分精良,在实战中也能更加省力。

只是可惜,铁小刚一直未能如愿。

倒不是说,此前就一直未曾缴获鬼子的军刀,事实上铁小刚也缴获过不少军刀,但是这些军刀无一例外都只是普通骑兵马刀,中间偶尔也缴获过几把尉官军刀,但是都让铁钢拿去当礼物送人了,东洋刀可是稀罕物品。

所以铁小刚自己反倒没落下一把。

现在,铁小刚却终于可以如愿了。

而且这还是日本天皇的御赐军刀,不用说,这一定是把精品。

徐锐没有令铁小刚失望,郑重的将军刀递到了铁小刚的手上,说道:“铁小刚,我现在将这把军刀交给你,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利用这把军刀,多杀鬼子,我更希望你能够用小鬼子的鲜血,赋予菊花与星另外一层含义。”

停顿了下,徐锐陡然间拔高音量,厉声道:“我希望你用小鬼子的血,赋予菊花与星图案另一层意义,日本皇室的威严固然不容亵渎,但是中国人民的尊严更加不容践踏,所有敢于践踏中国人尊严的侵略者,都将付出血的代价!”

铁小刚以双手,庄重的接过军刀,厉声应诺:“是,中国人民的尊重不容践踏,所有敢于践踏中国人尊严的侵略者,都将付出血的代价!”

(分割线)

日本,兵库县。

在一个外表平平无奇的小院,正在上演一场人数极为悬殊的柔道较量,一方就只有一个人,而另一方却有十六人,而且对阵双方清一色都是红白色带的高阶弟子,其中单独一方的那名弟子系的腰带略宽些。

根据柔道的分级体系,一段至五段为黑带,六至八段才能佩戴红白带,也就是说,对阵的这十七人,全都是柔道六段以上的高阶弟子,柔道尽管是小日本的国术,但是八段以上的高阶弟子也还是不多见的。

这场人数悬殊的柔道较量,只有一位特殊的观众,一位坐在轮椅里边,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老人。

单独一方的那名柔道弟子,身材极为高大,身量足足有一米九零以上,这在日本国内是极为罕见的,这名弟子转过身,用征询的目光看向轮椅上奄奄一息的老人。

垂死老人微微颔首,那名身材高大的弟子便立刻转过身,面向另外十六人,轮廓分明的脸庞上顷刻涌起一抹冷酷之色,然后深深鞠躬,说:“请赐教。”

对面的十六人也深深鞠躬,齐声回复说:“请阿部师兄赐教。”

鞠完躬起身,那十六名红白带的弟子便立刻四散开来,将那名身材高大的弟子团团包围起来,且开始走马灯似的转圈。

身材高大的弟子便立刻眯起了双眼,人却是岿然不动。

十六名红白带弟子绕着身材高大的弟子转了几圈之后,其中一个弟子率先发起攻击,只见他一个箭步就抢上前来,一把抱住高大弟子的又圆又粗的腰,然后吐气开声,一双铁臂猛然发力,试图给高大弟子来一个抱摔。

然而遗憾的是,任凭那名弟子使出了吃奶的劲,高大弟子的身躯却就跟钉子似的钉在地上,竟是纹丝不动。

相持了三四秒,但见那高大弟子猛的一个拧身,也没见他出手,抱住他腰际的那名弟子便已经被他甩出去,并且一直飞出十步才重重坠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