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第338章 釜底抽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38.第338章 釜底抽薪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川口支队在对大梅山根据地的扫荡作战中遇到了大麻烦,由于对大梅山独立团的地道战术束手无策,川口平次便萌生出了退兵的念头。

对于日军而言,地道战法是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日军之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自然也就没好的对策,至于如何从军事上予以破解,专业问题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员,等国内的军事专家们找到对策,他们再来大梅山扫荡也是不迟。

凭心而论,川口平次的退兵念头并非没有道理,因为日军拿躲在地道里面的中**队毫无办法,继续留在这里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更何况,川口支队将近一万人,每天消耗的粮饷都是个巨大的数字。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一旦在梅镇呆的时间超过了一星期,随军携带的给养就将耗尽,届时就只能从肥城或者浦口往梅镇运输给养,可问题是,从肥城或者浦口到梅镇的公路线并不安全,给养能否如期运抵都是个未知之数。

犹豫片刻之后,川口平次还是对永进达也说:“永进桑,给各单位下达命令吧,中午之前撤出梅镇,返回肥城。”

“纳尼,撤兵?”永进达也闻言从沙盘上抬起头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也难怪永进达也不敢相信,川口支队挺进大梅山区这才不到两天时间,跟大梅山独立团更是只交火两次,虽说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亡代价,但是这对于一个支队来说,根本是微不足道的数字,怎么就到了要撤兵的地步了呢?

咽了一口唾沫,永进达也问道:“司令官阁下,你是认真的?”

“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川口平次冷冷的扫了永进达也一眼。

永进达也闻言一窒,好半晌后才小声问道:“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川口平次背负双手,看着窗外的天空,叹息道,“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皇军拿躲在地道里的支那军毫无办法,既然拿支那军没办法,皇军再留在梅镇,纯粹就是浪费时间以及粮饷,那为什么不干脆及早撤兵?”

“可是,可是……”永进达也吃声道,“这不成了白跑一趟?”

“白跑一趟也总比糜费粮饷要好。”川口平次道,“更何况,从肥城、浦口到梅镇的运输补给线并不安全,万一我们被支那军困在梅镇,补给又迟迟未至,到那时候恐怕就不是白跑一趟、丢了面子这么简单了,。”

永进达也不甘心道:“司令官阁下,支那军的地道战法虽然闻所未闻,而且对付起来也是十分棘手,但却未必就没有破解之道……”

川口平次立刻打断了永进达也,说:“你可有破解之道?”

永进达也竟无言以对,他要是有破解之道,刚才就献策了。

川口平次闷哼了一声,沉声道:“所以,还是面对现实吧。”

“哈依。”永进达也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川口平次却忽然出人意料的又喊住了永进达也,永进达也便立刻顿步回头,用希冀的眼神看着川口平次,希望川口平次能够改主意。

遗憾的是,川口平次并没有改变主意,说:“永进桑,让辎重联队将全部油料都交给工兵联队,再让工兵联队把梅镇以及周边所有的村庄都烧了。”

“都烧了?”永进达也满脸不解的道,“司令官阁下,我们把梅镇和周边所有村庄都烧了,岂不是让这里的支那百姓更加憎恨大日本皇军?这里的支那老百姓更加的憎恨皇军,反过来就会更加的支持支那军,将来对付起来,就更加的费力的。”

“你懂什么?”川口平次冷然道,“我这叫釜底抽薪,是破解支那军地道战法的唯一办法。”

“破解地道战法的唯一办法?”永进达也愣了,说道,“你刚才不说毫无办法?”

川口平次道:“我刚才说毫无办法,是军事上没办法,但是军事上没办法破解,并不意味着政治上也无法破解,而这一招釜底抽薪,却能够从政治上破解地道战法。”

永进达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川口平次,表示不懂,他是真的没搞懂这招釜底抽薪怎么就能破掉独立团的地道战法?

川口平次却是懒得解释了。

(分割线)

这个时候,徐锐也已预感到不妙。

前文说过,徐锐这家伙除了听觉、嗅觉、视觉远异于常人,直觉也是很厉害的,从鬼子突然撤离小李庄这一件事,徐锐就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鬼子有可能要撤兵,至少川口平次这老鬼子已萌生了退兵的念头。

徐锐当然是希望川口支队不要那么快撤,因为川口支队这么大块肥肉到了嘴边,他才刚咬了一小口,结果到嘴边的这肥肉就马上要飞走了,徐锐当然不乐意,怎么着也得咬他个几大口,才能放川口支队走不是?

所以,徐锐是真担心川口支队一走了之。

“老徐你说啥?退兵?”王沪生却不信,“怎么可能,小鬼子来咱们大梅山根据地才几天功夫?正经的仗都还没有打过一次,这就要撤兵?那小鬼子的这次扫荡不就在了儿戏了么?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徐锐说道:“为什么不可能,如果我是川口这老鬼子,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撤兵。”

王沪生道:“可问题是你不是川口平次,你知道咱们的地道厉害,可川口平次这老鬼子不知道,以小鬼子的鸟性,他们是绝不可能撤兵的。”

“怕就怕,川口已经知道了咱们地道的厉害。”徐锐道。

说到这里,徐锐忽然想通了,难怪开战之前,他心里总是隐隐约约觉得哪里还有些不对劲,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现在却明白了,就是这个地道战太过无解,已经超出了小鬼子的能力范围,小鬼子明知取胜无望就极有可能撤兵。

如果能逼得小鬼子无功而返,倒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也意味着反扫荡作战是胜了,无论根据地民心还是独立团士气,都能够得到鼓舞以及提升,但是怕就怕小鬼子不肯空手而返。

小鬼子万一要是顺手干一点别的,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地道战无法从军事上破解,却绝不意味政治上也无法破解。

如果小鬼子临走之前将梅镇以及周边的村庄全部付之一炬,这一来,独立团固然是没什么伤亡,固然没有失败,可根据地的老百姓却遭了殃了,一下就都无家可归了,这也意味着,这次反扫荡从政治层面上来讲,其实是失败了。

如果仅仅只是一次,那也没什么,根据地的老百姓还承受得起损失。

可怕就怕,小鬼子隔三岔五的就来上一趟,来一趟就烧上这么一回,那根据地的老百姓就有金山银山,也非给折腾穷了不可,一次两次,老百姓还不会说什么,可是三次四次,老百姓就不可能再没有怨言了。

我们把自家的子弟送到部队上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保护我们么?现在小鬼子动不动就来根据地撒野,可你们独立团却始终无法保护我们的财产安全,那我们又何必把自家子弟送到部队?

如果这样长久下去,独立团就会失去民心,直至无法在大梅山立足!

而这,就是政治层面上的釜底抽薪,这个可是十分厉害的,因为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过了,冈村宁次在华北搞的治安肃正战,就属于这样的釜底抽薪,而效果就是,短短一年多时间,八路军的兵力就从超过四十万锐减至不足二十万。

所以,徐锐也很害怕川口平次给他来个釜底抽薪。

但是世上事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徐锐这边正在担心呢,赛红拂就拿着一纸电报走了进来。

接过电报只看了一眼,徐锐的脸色就变了,王沪生发现徐锐表情有异,便从他手上接过了电报,然后王沪生就立刻大叫了起来。

“我的乖,川口这老鬼子真要撤兵?”王沪生惊喜的道。

没有说错,就是惊喜,冷铁锋的观察哨报告说鬼子正在收拾行装,看样子要撤兵,王沪生看到了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高兴,因为鬼子这个时候撤出梅镇,就是无功而返,鬼子的无功而返,就意味着独立团的这次反扫荡作战胜利了。

徐锐却兜头给王沪生浇了一盆冷水,说道:“政委,你高兴得太早了,小鬼子既便选择撤兵,也绝不会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鬼子这会肯定已经在准备放火了。”

“放火?”王沪生懵然道,“你什么意思?”

徐锐叹息道:“我的意思是说,小鬼子在临走之前肯定会放火烧了梅镇还有周围所有的村庄,根据地的老百姓很快就要无家可归了。”

“什么?”王沪生闻言顿时脸色大变,急声道,“那不行,我们得阻止他们!”

“阻止他们?”徐锐苦笑摇头,说道,“怎么阻止?鬼子可巴不得我们出现,好跟我们进行决战。”

“那怎么办?”王沪生道,“难道眼睁睁看着鬼子烧掉整个镇子?”

徐锐叹息道:“恐怕只能这样。”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