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逐屋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40.第340章 逐屋巷战



按照川口平次的意图,武藤章迅速开始了地道破坏工作。

由于是破坏,而不是修建,所以挖掘时就没那么多讲究,武藤章直接从工兵联队要来了大量炸药,先在小李庄村口那座被大火焚毁的山神庙附近挖了个炮眼,然后放入上百斤炸药进行爆破,把泥土炸松了之后,再行挖掘就容易多了。

依靠炸药以及从工兵联队借来的工兵镐,仅仅半个下午,武藤联队就已经在山神庙附近挖了十几个直径超过了三十米,深度超过五米的大坑!不过遗憾的是,这十几个大坑都没能挖到地道,或许是深度不够,或许是位置不对,总之没有成功。

但是武藤章并没有放弃,命工兵继续挖掘,快到傍晚时候,伴随着工兵的一阵欢呼,小鬼子终于是挖到了一条地道。

武藤章和小鹿原俊泗闻讯赶到时,负责现场守卫的步兵已经做好了警戒,足足六挺的歪把子轻机枪已经在大坑周围架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无一例外对准了大坑底部连通左右两侧的那两个黑漆漆的洞口。

看着这两个黑漆漆的洞口,武藤章的心情立刻兴奋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他们挖开了一个地道入口,而这个地道入口却不比之前伪装成坟墓的那个入口,那个入口是中国人布置的,深入地道的一路上都布满了机关陷阱,而眼前的这个入口却是日军使用蛮力剖开的,所以这个地道入口未必就有机关陷阱,更重要的是,这个入口极有可能直通生活区!

“毒气弹,快把毒气弹拿过来!”武藤章兴奋的大叫道,“毒气弹,毒气弹,给我毒死这些支那老鼠,给我毒死这些该死的支那土拨鼠。”

早就等在一侧的防化兵便立刻抬头两罐黄2号毒气上来,看到这个,守在四周的鬼子便纷纷后撤,将地盘让给防化兵,防化兵抬着毒气罐,顺着斜坡下到大坑底部,将灌满了压缩毒气的钢瓶放到地道口,然后旋开钢瓶阀门。

下一霎那,一股股黄褐色的烟雾便从钢瓶口冒出来,迅即向着四周弥漫开来,那几个鬼子防化兵便立刻上到坑道口,然后配合另外几个防化兵便将早就准备好的帆布摊开并盖住坑口,再在帆布的四周覆盖上泥土,这样一来,从钢瓶喷出来的毒气就只能顺着地道往两侧弥漫,而不会泄露到地表上来。

(分割线)

所幸的是,大梅山独立团早就有了防备。

早在武藤大队以爆破的方式开挖第一个大坑时,设在青风岭高处的观察哨就已经看到了这一幕,并及时报告给徐锐,徐锐稍一分析,就立刻识破了鬼子的意图,鬼子这分明是想越过地道三层以及二层,直接攻击第一层的地道。

不得不说,川口这老鬼子还是很厉害的,至少这一手还是有很大的威胁的。

因为地道一层处于地层的浅表,距离地表只有不到三米,当时也是考虑到万一所有的地道入口都被鬼子堵死后,被困在地道内的军民自救时,更容易挖通地面,但现在这一优势却反过来成了劣势。

小鬼子如果持续的挖下去,被他们挖通地道一层的可能性是极大的,所以,徐锐第一时间就将小李庄的百姓转移到了邻近村庄的地道功能区,至于村与村之间的地下通道却是有隔断的,无需担心,而且这么远的通道,毒气也渗透不过去,毕竟毒气也是气流的一种,气流的流动是需要压差的。

眼下留在小李庄地道内的就只有1营1连的一百多名官兵。

并且这一百多官兵已全部穿上防护服,戴上了防毒面具。

上次从火车上劫得的物资当中就有防护服以及防毒面具,所以这玩意不缺。

通过安装在地道壁上的大瓮,躲在地道里的1连官兵可以大致判断出鬼子的挖掘点在什么位置,所以当鬼子挖开那处洞口时,1连官兵其实已经在底下做好准备,只等小鬼子从破开的缺口下来,便给予他们以迎头痛击。

不过让姚磊感到困惑的却是,鬼子并未从缺口发起攻击,在往缺口扔了两罐毒气之后便又把挖出的大坑给填上了。

武藤章这次又坚决的执行了川口平次的命令。

姚磊无法理解小鬼子的行为,赶紧上报徐锐。

徐锐接到姚磊的报告之后,一下子也有些闹不清小鬼子的意图。

“小鬼子这是想要干什么?”王沪生满脸困惑的道,“挖开一段地道,往里面扔两颗毒气弹,再然后就完事了?又把入口给填了?鬼子也不派几个防化兵下来看看,看看他们的毒气有没什么斩获?”

徐锐道:“这个鬼子还真用不着派人下来看,因为地道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鬼子施放的毒气短时间内不会消散,如果这段地道藏着有人,绝对是死了,既便这段地道里没有藏人,也是彻底的毁了。”

“那你说鬼子是什么意思?”王沪生道,“难不成,川口这老鬼子还真打算用这样的笨办法,把咱们的地道网络逐一摧毁掉?那鬼子得在大梅山盆地挖多少个大坑?他们有这么多人力、物力以及时间?”

鬼子采用这样的办法,王沪生还真不怕。

小李庄是鬼子运气好,地道的核心功能区正好就在山神庙底下,所以小鬼子没费多少功夫就挖到了核心区,但是在别的村庄,尤其是梅镇的地道网络的核心功能区,却是建在远离村镇的地下,鬼子要还这么干,猴年马月才能够挖到。

“川口这个老鬼子可不简单,应该不至于这么蠢。”徐锐摇摇头,若有所思道,“这老鬼子肯定另有所图,只是,这老鬼子图什么呢?”

王沪生道:“除了想摧毁咱们的地道网,老鬼子还能有什么意图?”

“不会,川口平次应该不至于这么天真。”徐锐摇了摇头,然后突然间大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川口这老鬼子的意图了,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把我们独立团逼上地面,跟他们进行正面决战。”

“这不是扯蛋么?”王沪生道,“鬼子的毒气攻击连小李庄乡亲的毛都没伤着,咱们凭什么上地面跟他们正面决战?再说了,既便小李庄的乡亲有个闪失,咱们也同样犯不着跟他们决战,当我们傻么?”

徐锐摇头苦笑道:“老王,你还真别说,如果不是提前转移走了小李庄的乡亲,如果小李庄的乡亲们有个闪失,哪怕只是死了一个人,咱们恐怕就得跟鬼子决战了,要不然乡亲们心里难免会怨恨咱们的。”

王沪生便立刻沉默了,因为徐锐说的是实话。

保护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他们军人的职责,你连自己的职责都没完成,根据地的老百姓当然要骂娘。

徐锐又道:“既便是现在,咱们恐怕也得跟鬼子干一仗了,要不然,小李庄的乡亲还有接收小李庄乡村的杨村的乡亲就会觉得咱们独立团没用,他们肯定会想,小鬼子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也不敢反抗,那咱们养着你们独立团有什么用?”

王沪生便默默的点了点头,好半晌后又说道:“可是老徐,这仗不好打哪,平原作战可不同于山地作战,上次在大湾、茶壶坳咱们能重创鬼子,那是因为地形好,再加上又是在夜间作战,可现在,却是在平地,而且是白天作战。”

“这仗的确不好打。”徐锐点了点头,又道,“不过,也并不是毫无机会,毕竟咱们仍然掌握着战场主动,战场还有攻击的时间,咱们都能自由选择,既然川口平次想跟咱决战,那咱就如他所愿,就在小李庄跟他干上一仗。”

“小李庄?”王沪生闻言便心头一动,说道,“老徐,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逐屋巷战!”徐锐重重点头,又道,“只要将鬼子引入村子,逐屋逐院的进行巷战,鬼子的兵力、火力优势就无从发挥,而我们却拥有地下通道,可以快速进入并且撤离战场,我们其实是有机会的。”

王沪生点点头,然后不无担心的说道:“可这样一来,小李庄的上百间房屋只怕就成为一片废墟了,乡亲们会不会骂娘呢?”

“骂娘是一定的,但是只有小李庄的几百个乡亲骂娘,总好过整个根据地数万乡亲一起骂咱们娘要好,老王你说是不是?”徐锐顿了一顿,又道,“何况等反扫荡作战结束了,咱们还可以帮助小李庄的乡亲重新盖房子嘛,你那梅山银子也可以针对性的发放些救济款,这样乡亲们的怨气也就不会那么强了。”

“你倒是好算计,梅山银行就剩那俩钱了,你这又惦记上了。”王沪生说完了又长叹一声道,“不过,也只能先这样了。”

徐锐一锤定音道:“那就这样定了!”

说完之后,徐锐就抄起桌上的电话机,要通了1营、3营以及机炮连的电话。

这次出击,徐锐决定满足何光明要求,让1营主攻,牛大壮的机炮连负责火力支援,至于3营则负责打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