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第341章 招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41.第341章 招揽



休息的军号响起,山上武男便立刻两腿一软瘫倒在地。复制网址访问

终于不用挥舞该死的工兵镐,终于不用再像个该死的工兵,终于不用挖这一个又一个的该死的大坑了,至少,今天是不用再挖坑了吧?

山上武男在土坑中喘息片刻,终于恢复了一些些力气,然后挣扎着从一米多深的土坑之中爬了出来。

这时候,太阳已经下山,暮色也已经降临。

不远处的军营里,炊事小队的伙夫们已经煮好了一锅锅的热饭,还有肉汤,劳累了一整天的工兵还有独立大队的官兵们,正在排队领取吃食,看着热腾腾的饭桶以及汤锅,山上武男咽了口唾沫,却没敢上前。

他曾经是日军中一名骄傲的武士,曾经军中所有的美食都优先供给像他这样出身良好并且受过高等教育的传统武士,可是,随着前天晚上,他从战场上逃跑,这一切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的山上武男,是一名人人唾弃的逃兵。

刚开始时,山上武男也曾像别人一样排队准备领餐,结果却被排在他后面的一个二等兵一脚就给踹翻,要是换成以前,这样的二等兵绝对不敢来冒犯他这个武士,可现在这个二等兵不仅把他踹翻在地,还往他脸上吐了口唾沫。

滚开,你这个该死的逃兵,懦夫!二等兵刺耳的谩骂至今犹在他的耳畔回响。

山上武男也曾想过用武士的方式来挽回自己的名誉,可是,每当他拔出军刀,并且将锋利的刀尖对准自己的小腹,他就会禁不住的害怕,是的,他害怕死亡,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留恋,他不想死。

“咕咕……”不争气的肚子开始抗议,开始提醒山上武男他该吃饭了。

但是身为一名从战场上逃离的逃兵,山上武男却丧失了跟战友一起进餐的资格。

他只能等战友们吃完了,才能上前去吃点残羹剩汁,但有时候,甚至就连残羹剩汁都没有,他就只能饿着。

叹了一口气,山上武男落寞的走到一侧,躺了下来。

肚皮依然在咕咕轰鸣,山上武男的思维却已经飘离了大梅山,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家乡鹿儿岛,五月的鹿儿岛,鱼汛又该到了吧?真想再驾驶着小渔船,跟父亲一起出海捕鱼啊,那渔获满仓的感觉真的让人怀念。

山上武男索性闭上眼,开始想象捕鱼的场景。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却传进了他的耳畔。

睁开眼,山上武男首先看到了一双锃亮的黑皮靴,看到皮靴,山上武男便立刻怔愣了一下,这是一名高级军官,至少也是一名少尉,因为军曹长以下的士官是没有资格穿长筒军靴的。

山上武男的目光再顺着长筒军靴往上,然后就看到了一道健硕的挺拔的身影。

这个年代的日本,由于还没有引入白人基因进行人种改良,身高都普遍偏矮,很少有超过一米八的大高个子,山上武男本人身高一米七五,这在九州岛乃至整个日本国,都已经算是很难得的高个子了。

而眼前这个军官的身高却至少有一米八出头!

再然后,山上武男便看到了军官领章上的军衔,大佐!

竟然是一个大佐?!山上武男的思维有着片刻的停顿,片刻后才反应了过来,赶紧一翻身从地上爬起,向那名大佐军官顿首敬礼:“大佐阁下!”

大佐摆摆手,说道:“你叫山上武男,前天从小李庄逃走的那名骑兵,对吗?”

“哈依。”山上武男再次顿首,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内心更涌起强烈的羞耻感。

“你不必太过自责。”就在山上武男以为大佐接下来就会训斥于他时,那大佐却拍了拍他肩膀,出人意料的说道,“在当时那种情形,如果继续留下来死战,乃是愚夫所为,是蠢货,所以你的做法是对的。”

“纳尼?”山上武男抬头愣愣的看着大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佐刚才的这句话,可是一杆子打翻了几乎所有人,如果他的选择是正确的,继续留在小李庄血战到底是愚夫所为,这岂不是说上面的小队长、中队长、联队长甚至支队长全部都是蠢货?这样的结论太吓人。

大佐却叹息了一声,说道:“是的,皇军中就是因为只知愚勇、不知变通的蠢货太多太多,所以中日战争才迟迟无法结束,所以帝国才迟迟无法从中国战场抽身,所以才越来越深陷于中国战场这个泥潭。”

山上武男愣愣的看着大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并不是山上武男的知识面不够,跟不上大佐的思维节奏,事实上,山上武男的知识层次还是挺高的,他完全可以理解大佐刚才所说的这番话,而且内心也完全赞同,他同样不赞成现阶跟中国全面开战。

现阶段最好的对华策略,应该是肢解中国,然后在中国的各个分裂势力中培植亲日势力,有朝一日,等日本在满洲完成了两代以上的皇民教育,就像现在的台湾,那时候才是最终吞并中国的时候,而不是现在。

但是,山上武男一个小小的军曹,实在不敢与人讨论这样的大政方针。

大佐也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并没有继续就这个话题说下去,接着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小鹿原俊泗。”

“原来您就是小鹿原大佐!”山上武男闻言,脸上立刻流露出狂热之色。

在日军中,小鹿原俊泗的履历可谓一个传奇,先是以优异的成绩从帝国陆军大学毕业,然后又进入到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里留学深造,直到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才中途辍学从德国直接来到中国战场。

来到中国战场之后,小鹿原俊泗并没有太多的建树,唯一让人称道的或许就是,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跟徐锐直接交过手而得以生还的日本人!

但是,这并不妨碍底层的官兵像崇拜战神一样崇拜小鹿原俊泗。

因为,小鹿原俊泗是唯一一名曾经留学德国,并曾经进入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深造的日本人,他是日本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特种兵,单凭这一点他就足以博得底层官兵的狂热崇拜了。

因为,日军官兵普遍拥有高中以上文化,对当今世界的军事科技、战法也有相当了解,所以他们都知道特种部队是支什么样的部队,都知道特种兵是一群什么样的人,那可都是兵中之王啊!身为一名军人,谁不想当兵王呢?

小鹿原俊泗从山上武男的眼神里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当即就向这名正处于人生最低谷的骑兵伸出了橄榄枝:“想不想加入我的特战队?”

“纳尼?”山上武男用手指着自己鼻子,吃惊的问道,“我?”

“怎么?”小鹿原俊泗笑道,“难道你不愿意加入我的特战队?”

“不,不不不是。”山上武男连连摇头,忙不迭的道,“我当然愿意,我做梦都想加入特战队,可是,可是我真的可以吗?大佐阁下你也知道的,我是一名逃兵,回到肥城之后还将会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

小鹿原俊泗打断道:“我刚才说了,你不是逃兵,自然也无需接受审判。”

小鹿原俊泗关注山上武男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尤其是连续有好几次,跟他一起的战友都集体玉碎,他却毫发无损,一次可以说是偶然,两次可以说是侥幸,但是三次还这样,那就绝对是真本事了。

山上武男能够连续从凶险的战场上逃脱,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小鹿原俊泗终于发现,山上武男不仅拥有高超的剑道造诣,而且反应也十分之快,更重要的是,他拥有敏锐的直觉,往往能够提前预知危险的降临,正是这个本事,帮助他屡次逃出生天。

这样的人才,如果进入到特战队并接受过正规的特种兵训练,其战斗力将成倍增长,不久的将来,也必然会成为特战队的骨干!

所以,小鹿原俊泗宁可得罪骑兵联队的联队长,也要将山上武男招入特战队。

至于山上武男曾经从战场上逃跑的事实,小鹿原俊泗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对于死亡毫无畏惧的人,往往很容易被人干掉,只有那些对生命充满热爱,但是又敢死敢战的人,才是最为可怕的,这样的人在战场上往往能暴发出强大的能量!

在小鹿原俊泗看来,山上武男就是一个对生命充满了热爱,但是又敢死的人!

山上武男却有些不敢相信这突然间从天而降的好消息,吃声道:“大佐阁下,我真的可以吗?我怕是不行啊……”

“当然。”小鹿原俊泗微微颔首,笑道,“你比你想象中更加坚强,也比你想象中更加可怕,相信我,等你接受完了特种兵训练之后,你将会成为战场上的一名令敌人生畏的兵中之王!你将会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小鹿原俊泗的这话给了山上武男极大的鼓舞。

山上武男立刻挺起胸膛,朗声道:“我愿意!”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已经是我的兵了。”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又道,“至于你的调令,稍后我会转给骑兵联队,现在,跟我去吃饭吧,我想你一定饿坏了,我都听见你肚子在那咕咕叫。”

山上武男便赧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