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第343章 凶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43.第343章 凶威



看到1连仓皇后撤,村口的鬼子便立刻发出一阵欢呼,然后纷纷起身,再次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咬着1连的屁股追了上来。

小鬼子在这里犯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误。

因为1连官兵是顺着村中的几条主干道在往村中心跑,小鬼子便也顺着几条主干条往前追,他们根本就来不及、也没有想到要搜索一下主干道两侧的民房,因为前天他们进村搜查时,这些屋舍都是空的,之后他们也没见有人回村。

所以,小鬼子想当然的以为整个村子都是空的。

然而,不幸的是,此时此刻,这些屋舍却不再是空的。

事实上,独立团1营除了1连以外的2连、3连三百多人,已经全部从地道悄然进入到了小李庄内,并且在小李庄的一百多间民房里边潜伏了下来,他们就像是躲在阴影底下的眼镜蛇,正等着猎物送到它们嘴边。

作为团长,徐锐也亲自来了。

徐锐贴着墙根,可以清楚的听到外面街上鬼子的脚步声,偶尔甚至还可以看到鬼子从窗外闪过的身影,一拨又一拨的小鬼子从他藏身的民房前跑过,却没有一个鬼子想到要进入这间民房里搜查一下。

当然了,小鬼子如果真进入这民房里搜查,结果只能是死得更快。

一回头,徐锐便看到了莫子辰,这家伙倒也镇定得很,外面街上全是鬼子,可他脸上的表情愣是没啥变化,这会,只是默默的拿一块抹布擦拭着他的金钱镖,擦拭完了一枚,便又从随身挎包里拿出另外一枚。

某一刻,徐锐闭上眼睛,凝神聆听。

霎那间,千米内所有的声波便从四面八方向徐锐耳畔汇聚,通过这些交错的声波,徐锐脑海里便立刻幻出了一幅立体画面,大约一个中队的鬼子步兵,分成了好多股,就像一股股的溪流,正向村子中央的那栋大院汇聚。

等的就是这时候,徐锐微眯的眼睛猛然睁开,然后一脚踹开窗户跳出去。

距离窗户还不到两步远,就有个鬼子正端着刺刀往前冲,听到窗户异响,那鬼子本能的扭过头来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黑影从窗户跳出,鬼子想也不想,本能的举起手中三八大盖,就要开枪射击。

然而,一只蒲扇般的大手陡然欺近到他面前,一把就攥住了步枪的枪机。

这小鬼子虽然扣下了扳机,可是步枪却没响,下一霎那,那只大手猛然发力,枣木制的枪托便重重的倒撞回来,一下撞在鬼子的胸口上,小鬼子的耳畔便立刻听到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喀喀声响,然后,小鬼子便感到再无法呼吸,软软的瘫到在地。

刚才枣木枪托的一撞,已经把小鬼子的胸骨整个撞碎,破碎的骨刺倒刺入胸腔,一下就刺破了他的肺叶还有心脏,现在就算是天照大神降下神迹,也是救不活他的信徒了。

徐锐抓住鬼子的三八大盖再随手一送,顷刻就结果了一个鬼子,然后又转身扑向另一个鬼子,这个鬼子反应倒是也不慢,几乎是在转过身的同时,他手中的三八大盖就打响了,可惜的是,刚刚还在他眼前的那个中国人却一下就失去踪影,等到鬼子意识到左侧有异时,已经来不及了。

徐锐反握刺刀,顺手一抹,就割断了第二个鬼子的喉咙,那个鬼子的脖子便立刻从中间绽裂开来,一股股的鲜血就像水箭一般飙射了出来,徐锐轻盈的一个转身,就躲过了飙射的血箭,然后闪电般扑向第三个鬼子。

第三个鬼子却是一个少尉,意识到身后有人欺近,那鬼子少尉未及转身,手中的军刀就已经一招夜战八方往后旋斩过来,换成别人,没准直接就被鬼子少尉一刀斩成两截了,可惜的是,这次他遇到的却是个兵王。

徐锐横转刺刀随意的一挡,就挡住了鬼子少尉这势大力沉的一记旋斩。

鬼子少尉见状便立刻腾出右拳,照着徐锐面门就是一记直拳砸将过来。

徐锐却嘿然一笑,闪电般伸出左手,一把就攥住了鬼子少尉的右腕,再发力一拗,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鬼子少尉的右小臂竟被徐锐从中间生生拗断,两截白森森的骨刺顷刻间刺破肌肉组织还有皮肤,绽露在了空气中,竟是开放性骨折!

那个鬼子少尉吃痛之下,便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啊啊啊啊……

徐锐心下却是毫无怜悯,握住鬼子少尉右手腕顺势往前一送,两截白森森的骨刺一下就刺进了鬼子少尉的咽喉,鬼子少尉的惨叫声便嘎然而止,矮壮的身躯剧烈的抽搐了两下,颓然倒在了地上。

不到两米开外,莫子辰目瞪口呆的看着徐锐在那里大发凶威。

从刚才破窗而出的第一时间,莫子辰就拈了两枚金钱镖在手,可是等到他想要发射金钱镖时,却发现竟然是找不到目标,往往是他才刚锁定对手,可是下一霎那,那个鬼子就已经死在了徐锐的刀下。

徐锐这家伙可真是凶威滔天,杀鬼子就跟杀鸡仔似的,一下一个,一下一个,转眼间就已经干掉了好几个小鬼子,其中还包括一个少尉!照徐锐这样子杀法,进村的这一个中队怕还不够他一个人杀的。

而事实上,如果假定双方死斗到底,徐锐真可能一人就干掉一个鬼子中队。

不过现在,徐锐却是不必这么劳累,几乎是在徐锐动手的同时,早就事先躲在村子里的1营2连还有3连官兵也动手了。

面对突然出现在民房顶上、二楼窗户以及门前阴沟里的中国兵,冲进小李庄的一百多鬼子明显缺乏心理准备,鬼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小鬼子的兵员素质虽然普遍要比中**队好,但是当他们遭遇突然袭击之时,也一样会惊慌失措,譬如现在,进村的一百八十多个鬼子,一下就被打懵了。

“打,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这些狗曰的,打死狗曰的!”何光明一边连续开枪,一边厉声怒吼,看着街巷里就像无头苍蝇似的四下乱窜、却怎么也找不着藏身地的小鬼子,何光明感到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何光明就回想起了淮河的血战!

淮河血战他们180师打的是真惨,人是整营整营的死哪,一个师6000多人,最后就只突出来他们一个营不到四百人,小鬼子是真的凶残哪!

可小鬼子再凶残又怎样?现在不照样也让他们打成了狗?

“干死他们,干死他们,干死他们……”何光明连连怒吼,一边连续开枪,然后咔嗒一声,勃朗宁手枪打光子弹了,何光明正准备换弹夹时,一个鬼子兵终于逮着机桧猛扑过来,一下就把何光明扑倒在地。

何光明挣扎了一下,却发现那鬼子的力气比他大得多。

“驴日的!”何光明咒骂了一声,顺手抄起一截断砖砸在鬼子头上,小鬼子的钢盔立刻被砸得瘪下去一块,更有鲜血顺着鬼子的脸颊流下来,但那小鬼子却跟没事人似的,兀自嗷嗷的叫着,用手死命的掐紧了何光明的脖子。

何光明便再也无法呼吸,强烈的窒息感使得他的肺都几乎要炸开,挣扎也变得越来越无力,连眼前鬼子的身影也开始变得模糊,就在何光明即将丧意识时,一截滴血的刺刀却突然从那小鬼子的咽喉穿出来,发出呲的一声响。

意识模糊之际,何光明的听觉却格外的清晰。

小鬼子掐住何光明脖子的双手立刻变得无力,何光明感觉到了有一丝丝的新鲜空气正顺着气管流入到肺部,竟说不出的舒爽,下一霎那,何光明便立刻张开嘴贪婪的开始吸气,直到整个肺部都被空气灌满。

挣扎着坐起身,何光明才发现战斗已经结束,结果那小鬼子的却是徐锐。

“刚才只是意外。”感受到了徐锐身后莫子辰眼神中的揶揄之色,何光明便立刻差红了脸,解释道,“老子的身手其实不差的。”

徐锐也不戳穿他,笑道:“你是营长,干吗跟个小兵似的?”

何光明立刻反唇相讥道:“你是团长,不也跟个小兵似的?”

徐锐还没说什么,莫子辰却忍不住了,说道:“老何,你能跟团长比?团长刚才一个人就干掉了九个鬼子,你呢?刚才差点让鬼子给干掉了。”

何光明立刻火了,怒道:“我都说了,刚才只是意外,意外!”

“哪是什么意外,你的身手我又不是不知道。”莫子辰哂然道。

“你小子不信是吧,要不然咱们俩练练?”何光明下不来台了。

“练练就练练,怕你啊。”莫子辰却不是个好相与的,立刻拉开了架势。

“行了,你还有完没完?”徐锐瞪了莫子辰一眼,又对何光明说道,“老何,赶紧带着你的人打扫战场吧,然后回驻地好好睡一觉,今晚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特战队吧。”

“凭什么?”何光明一听这话立刻就不高兴了,“我们1营才刚刚热完身呢,凭什么就要走?我们不走!”

何光明是真的不想走,因为刚才这一仗打的是真提气,他已经记不起来有多久没有打过这样提气的仗了,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只有在六年前的长城抗战中,他们西北军曾经打过这样特别提气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