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高汉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74章 高汉亭



    徐锐说道:“当初军部可是答应过咱们的,只要我们独立团坚持抗战,不当汉奸,还有不向军部要一分钱一颗子弹,这仗应该怎么打,军部绝不干预,这才过去几个月时间,老王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这个我当然没忘。”王沪生点点头,又道,“不过打肥城不一样啊,这可是攻打一座省城啊,事关重大,不请示军部怕说不过去哪?”

    王沪生是确实有所顾虑,当初暂编七十九师改编为新四军独立团时,军部确实给过独立团独立自主抗战的命令,不过当时不是考虑到徐锐才刚接受**改编,再加上皖中距离皖南也实在有些远,所以组织上就不敢太过严格。

    你太过严格,万一激起徐锐的反弹怎么办?

    但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接触,王沪生对徐锐的为人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他发现徐锐这人除了生活作风有点问题,别的方面真的没谁了,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且还是个拥有高超军事指挥造诣的马克思主义者。

    所以,现在,王沪生就敢于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徐锐了。

    更高的标准,就是组织性、纪律性,**的部队一定要服从于组织,绝不允许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

    北洋军为什么会在短短不到十年时间之内,就从成军时那支战无不胜的新军迅速堕落为不堪一击的败军?

    其主要原因,就是北洋军没有从根本上杜绝山头主义,军内仍是山头林立,派系丛生,有了山头和派系,就一定有倾辄,无论当兵的还是当官的,见了好处都会上前抢,有了难处就会本能的往别人头上推,这样的军队,还有什么战斗力?

    从目前来看,国民军也在走北洋军的老路,军内同样是山头林立、派系丛生。

    但是**的部队绝不会也不能走北洋军的老路,所以必须强调组织性以及纪律性,必须强调对上级组织的服从。

    单就打肥城这件事,并不足以说明徐锐就没有了组织性、纪律性,毕竟当初军部的确是答应过不干涉独立团的。

    但是如果徐锐真的不在事先上报军部知晓,那就免不了在上级领导心目中留一个目无组织的印象,尤其现在新四军的领导层还很复杂,那就更需要谨慎,王沪生这也是为了徐锐的前途着想,四支队司令员高汉亭就是因为这个,跟军部的某些领导闹的很不愉快。

    所以,王沪生是真的有些犹豫,因为他担心徐锐会在领导那里留个不好的印象。

    徐锐很容易就猜到了王沪生的担心,但是跟王沪生不太一样,徐锐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在军部领导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不是说他不尊重军部的领导,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从未来世界穿越过来的穿越者,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无论哪个党派组织,清洗总是不可避免的,就好比人的肌体,在生长过程中总是不可避免的会长出些毒瘤脓包,你不把这些毒瘤刮掉,不把脓包给挤破,就会被病毒杀死,但是在刮毒挤脓的这个过程中,难免会伤及一些无辜。偶像手记第一部之学园日录

    这个时候,站队就非常重要了,但是对于一个知道历史走向的穿越者来说,如何站队还算是个问题吗?一句话,紧跟着**就对了!至于那些共产国际派来的钦差,对不起,徐某人恕难伺候,你们还是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所以徐锐是真的不替自己担心,当下又道:“老王,事后要是军部的首长们问起了,你就说一开始咱们只是想炸掉军火库,搞一次破袭就完事,可是谁曾想,四支队居然也赶过来凑热闹,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肥城给打下来了。”

    “一不小心打下来?”王沪生苦笑摇头,“老徐你这是存心寒碜人哪,你这话要是让国民军的那些个大员听到,还不得活活给气死?他们拼到吐血都没能够守住哪怕一座大城,更别提光复了,你却一不小心光复了一座省城,嘿!”

    “那没办法,谁让他们没那本事?嘿嘿。”

    “行吧,那就暂不向军部请示。”

    “政委,这就对喽。”

    王沪生终于被说服,去给四支队发电报去了。

    (分割线)

    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汉亭是一位传奇人物。

    高汉亭是红二十五军的创世人之一,红二十五军长征北上之后,高汉亭奉命组建红二十八军并留在大别山区坚持打游击,红二十八军以不足两千人的队伍,却在三年间先后挫败了百倍于己的强敌,气得老蒋三次撤换剿总指挥也是无济于事。

    最后一任剿总指挥卫立煌坐拥二十万正规军,并纠集了一百多个还乡团及保安团,还修了八万余座碉堡,挖了四十余条封锁沟试图困死红二十八军,最后仍是无济于事,高汉亭甚至还敢大举反攻,攻击卫立煌的司令部。

    要不了卫立煌正好换了司令部驻地,直接就成为俘虏了。

    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之后,红二十八军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下辖七、八、九团,总兵力超过三千人,是新四军四个支队中战斗力最强的,当陈司令员的一支队、粟司令员的二支队还在苏南为创建茅山抗日根据地而苦战时,高汉亭却早已经背靠大别山,在桐城、舒县、无为、巢县一带建立起了面积超过一点四万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两百五十万的皖中抗日根据地,部队更是发展壮大到了九千余人。

    可遗憾的是,三七年王明挟带共产国际的“圣旨”回到中国来抢班夺权,新四军由于离武汉较近,受共产国际的影响远比八路军要深,于是首先受到了波及,当王明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其实就是变相的把军事指挥权交给国民党时,高汉亭却拒不肯让出皖中抗日根据地,结果被安上各种罪名,惨遭杀害。

    远在延安的**虽有心相救,奈何距离太远,得知高汉亭遭到羁押后,**便赶紧手书一封密信,要求东南局审慎处理,并明确提出如有必要,就将高汉亭送往延安接受组织进一步的审查,遗憾的是,不等**的密信送到,高汉亭就被秘密的处决了。霸道萌宠:腹黑大神契约妻

    历史没有如果,如果高汉亭没有被错误的处决,如果左权没有牺牲在太行山上,这两位战功卓著的名将很可能也会授衔元帅,那么新中国的将帅榜很可能就不是现在的十大元帅十大将,而会是十二大元帅十二大将了。

    不过此时的高汉亭,却正处于短暂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就在不久之前,借着皖中日军重兵扫荡大梅山根据地,其余各个方向收缩兵力的宝贵时机,四支队趁机发动了一波大规模的进攻,一举光复了无为、庐江两座县城。

    现在四支队光县城就控制了四个之多!

    也就是说,现在鬼子仅控制了肥芜公路两侧的狭长地带。

    打发走了手下的几个团长,高汉亭对政委萧华东说道:“老萧,还别说,这次咱们之所以能够顺利光复两座县城,还真得感谢徐锐的独立团,要不是独立团将川口支队主力吸引到大梅山,咱们还真找不着这种机会。”

    萧华东点点头,说道:“是啊,这次咱们光复两座县城,一半的功劳得记在独立团的头上,也不知道现在大梅山那边的反扫荡作战打得怎么样了,独立团以一团之兵,独自面对川口支队一个支队的大扫荡,他们能吃得消?”

    “独自面对?谁说他们是独自面对?”高汉亭笑着说,“老萧,我就没打算白拿独立团的好处,我决定了,明天就让八团、九团北上,摆出攻击肥城的架势,就算不能将川口支队从大梅山区调回来,也至少要牵住肥城的鬼子。”

    萧华东点点头,喟然说道:“我们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然而,萧华东话音才刚落,通讯处干事就走进来,报告说:“司令员,政委,我们的电台刚接到了大通社的一条简讯。”

    “大通社?”高汉亭说道,“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萧华东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嗨,这个所谓的大通社,不就是独立团的团长徐锐搞的么?上次独立团在茶壶坳、大湾打了个大胜仗,击毙了鬼子少将羽村秀一,不就是借这个大通社发布的公告么?”

    “哦,想起来了。”高汉亭恍然点头,然后拍手大叫道,“政委,你还别说,徐锐这小子这一手玩的还挺漂亮,改天咱们也得弄个通讯社,名字就叫,就叫皖通社好了,咱们皖中抗日根据地的通讯社嘛。”

    萧华东摆了摆手,问通讯处的干事道:“刘干事,大通社说什么了?”

    刘干事脸上便流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说道:“大通社的简讯上说,他们刚刚挫败了川口支队的扫荡,并全歼来犯之敌,大通社还援引了独立团团长徐锐原话,说他们大梅山独立团绝非好惹的,还让皖中的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