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怒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77章 怒火



    万向云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后悔,要是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向古树同提出这样的馊主意,更加不会主动请缨,派出年轻气盛的杨八难前去无锡收容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全心全意招揽徐锐。

    徐锐这样能打的战将,真是百年不遇!

    可惜的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买,所以,纵然万向云把肠子都悔青了,也是于事无补了,当然了,万向云也是不知道徐锐的穿越者的身份,他要是知道了徐锐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并且还是**党员,恐怕就不会做此想了。

    万向云站在那不吭声,古树同却不想就这样放过他,又冷幽幽的问了一句:“不知道万副总司令对此有何感想哪?”

    “啊,感想?哦,感想。”万向云拿白手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语无伦次的说道,“卑职以为,卑职以为这多半是徐锐在那里自吹自擂,对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徐锐在那里自吹自擂,全歼鬼子一个支队,就凭他一个团,怎么可能?”

    “自吹自擂?”古树同冷然道,“万副总司令长官可能还不知道,这事儿就连武汉行营的蒋委员长都已经被惊动了,并且已经向新四军发去了嘉奖令并奖励法币五千元,万副总司令长官的意思是,蒋委员长被徐锐给蒙骗了?”

    “啊?不不,卑职不是这个意思,卑职绝对不是这个意思,蒋委员长慧眼如炬,怎可能被人蒙骗,这么说起来,这么说起来,这简讯所说应该是真的,那个,应该是真的,大梅山独立团或许真的打了个胜仗也未可知。”

    “也未可知,也未可知,这都是你干的好事!”古树同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霍然起身指着万向云的鼻子怒骂道,“当初要不是你向我出这馊主意,要不是你派去的人激怒了徐锐以及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何至于有今日之失?徐锐,他本应该是我三战区的人,还有他的大梅山独立团,也本应该是我三战区的部队哪!”

    “卑职愚钝,卑职该死。”万向云只能老老实实认错。

    跟顶头上司抬杠,顶嘴,那不是找死么,还是老老实实认了吧。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万向云就真的只能束手待毙了,他还是有办法挽回影响的。

    过了片刻,等古树同的怒火稍稍小了些,万向云便立刻上前两步压低声音说道:“总座,浙西那边的买卖成了,而且那帮浙商给出的收购价要比……”

    “嘘。”古树同便立刻示意万向云噤声,然后训斥道,“仔细隔墙有耳!”

    说完,古树同走到办公室门口,确定附近没什么人,这才关上了大门,然后才走回来小声询问道:“那帮浙商给出的价格比本地粮商的收购价高多少?”

    “至少高出两成,要是量大,价格还能再高一些,那帮浙商手里有钱,再说这兵荒马乱的,粮食才是真值钱。”万向云说到这忽然停顿了下,又说道,“总座,要不然咱们再把粮食捂在手里等一段时间?我估摸着,粮价还得窜着个的往上翻。”

    “你小子懂个屁。”古树同训斥道,“这批军粮都已经报了战损了,要是再捂在手里,万一让稽查处的人给发现了怎么办?到时候老子固然讨不了好,你小子更完蛋,所以那批粮食必须尽快出手,早日拿到黄金才是正经。”邪王盛宠:天才预言师

    敢情这两人是在合计着怎么倒卖军粮。

    不过说真的,这在抗战时期并不鲜见,尤其是进入相持阶段之后,国民军各个战区的高级将领基本上都在暗地里干着这样的勾当,不是倒卖军粮就是走私棉布、烟土什么的,至于打仗的本职工作,却是没几个真正关心了。

    事情到了这,万向云知道他的危机已经基本解除了。

    当下万向云又小心翼翼的问道:“总座,那大梅山独立团的这个事……”

    “这事挺麻烦,我听说老头子发了脾气,连骂了好几句娘希匹。”古树同皱眉说,“不过老头子生气归生气,却也知道大梅山独立团终归是七十九路军余孽,所以内心并不会真的责怪于你,但有一条,你的皖南独立团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万向云立刻挺身立正,朗声道:“总座放心,卑职这就去给王义这个王八蛋还有杨八难发急电,命令皖南独立团于近期发动一波大的攻势,争取打一两个胜仗,怎么着也要帮总座您在老头子面前挽回颜面。”

    (分割线)

    杨八难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了,因为王义的一些做法让他越来越无法忍受,暗中纵容官兵私卖枪支弹药也就罢了,毕竟并不是皖南独立团一家这么干,几乎所有的国民军或明或暗都在干这事,这几乎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

    而且对于这些流失的枪支弹药,杨八难也并不怎么担心。

    杨八难知道王义打的如意算盘,他暗中也做过一些调查,发现皖南独立团官兵私卖的枪支弹药大多流向了周边乡镇的土匪、地主武装及会道门武装,所以最终,这些枪支弹药还是会以清剿“匪患”的形式回到皖南独立团的。

    说的更加直白点,周边乡镇的土匪、地主武装以及会道门武装,不过是暂时替他们皖南独立团保管枪支弹药,只要时间一到,这些土匪、地主武装以及会道门组织就得连本带利把他们吃进嘴里的好处吐出来。

    所以,对于王义私下纵容官兵倒卖枪支弹药这事,杨八难并不介意,真正让杨八难无法释怀的是,王义对蒲县百姓的祸害!这厮简直不是人,根本就是个畜生,自从皖南独立团在蒲城驻军,已经有超过一百个良家女子遭到王义毒手!

    天可怜见这些老百姓,没遭受小鬼子祸害,却反让国民军给祸害了。

    团部警卫连连长稽程就多次跟杨八难提议,找个机会做掉王义得了。

    团部警卫连连长稽程表面上是团长王义的跟班,实际上却是三战区副总司令长官万向云派来潜伏在王义身边的暗子,并直接受杨八难指挥,所以只要杨八难愿意,他转手间就可以灭了王义,自己当这个团长。

浮生后传

    但每次事到临头,杨八难却还是退缩了。

    因为他心中没底,王义的为人虽然禽兽不如,带兵却还是很有一套的,底下的十几个营连长大多都是他心腹,杨八难担心一旦杀了王义,皖南独立团立刻就会作鸟兽散,至少王义的那几个铁杆心腹一定会带着部队投奔了小鬼子。

    真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形,则不等鬼子打上门,周边乡镇的土匪、会道门武装就能够要了他的小命,眼下国民政府在皖中、皖东地区的威信及影响力正在急剧衰退,不说土匪,就连那些乡贤、会道门组织也不怎么买国民军的账了。

    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地主乡贤、会道门组织就不敢杀了杨八难,因为对于这些乡贤、会道门组织来说,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投奔小日本,万一要是闹好了,蒲城就有机会成为一个独立王国,他们就能在蒲城当土皇帝,作威作福。

    今天,杨八难得到消息,王义又从附近村庄掳了一个农家女子,此刻这个可怜的农家女子正躺在王义的团部,忍受王义这个畜生的折磨,杨八难发现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他今天必须把王义干掉,哪怕导致皖南独立团分崩离析也是在所不惜。

    从骨子里,杨八难就是个正直的军人,他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

    身为长官,你可以克扣军饷,你可以倒卖枪支弹药,但是绝不应该鱼肉百姓!因为军人的职责就是保护百姓,又怎可以祸害百姓?

    咬了咬牙,杨八难终于下定决心,大步走向了团部。

    路上碰到了警卫连长稽程,稽程向杨八难投来征询的眼神,杨八难微微颔首,看到杨八难点了头,稽程顿时神情一振,然后反手掏出了盒子炮,再将二十响盒子炮一撩,四周十几个警卫便呼喇喇的跟上杨八难。

    杨八难、稽程带着警卫连的战士气势汹汹直扑团部,然而,一行十数人才刚刚走进团部所在的小院,迎面就看到王义的副官王贵从办公室里迎了出来,双手挎着武装带,阴恻恻的对两人说道:“参座,稽连长,你们这是要干吗?”

    杨八难顿时间神情一凝,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下一刻,院子两侧厢房的门窗便齐刷刷打开,接着,无数黑洞洞的枪口便从敞开的门窗内伸了出来,而且所有的枪口都齐刷刷指向站在院子里的杨八难和稽程,其中光是机枪居然就有好几挺,显然,王义是早有防备。

    再接着,王义便好整以暇的从公办室走出来,问道:“杨老弟,你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过河拆桥了?你这就急着想当团长了?”

    杨八难一咬牙,沉声道:“团座,只要你把那个从周庄掳来的女子放了,卑职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幼稚!”王义嗤的一笑。

    都已经刀兵相见,居然还心存幻想!

    下一刻,王义挥了挥手,干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