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土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78章 土匪



    徐锐都已经过了下沙桥,一回头却发现王沪生急匆匆追了上来。

    “吁……”徐锐便赶紧勒住了胯下的战马,等待王沪生追上来。

    片刻后,王沪生追上来,喘息着说道:“老徐,出出出,出事了解。”

    徐锐心下一跳,表面上却是毫不改色,问道:“老王,出什么事了?”

    “蒲城!”王沪生喘息道,“蒲城的国民军皖南独立团闹内讧了,团长王义跟参谋长杨八难早有积怨,这次终于是打起来了。”

    “原来是皖南独立团啊。”徐锐松了口气,说,“让他们打去吧。”

    “老徐。”王沪生知道徐锐是在说玩笑话,可忍不住还是翻了一记白眼,又道,“我知道你跟杨八难有过节,不对付,不过这可是大是大非,皖南独立团团长王义是个什么人我可比你清楚多了,这就是个畜生,要是让他灭了杨八难,皖南独立团恐将成为我们大梅山独立团的心腹之患。”

    “心腹之患?就凭皖南独立团?”徐锐不屑的道,“老王,你还真是看得起他,不是我吹牛,就凭王义的这个狗屁独立团,那战斗力就连以前梅镇的保安队都不如,老子连川口支队都给灭了,还怕他?只消一个步兵连就能消灭了他!”

    王沪生一想也是,若论战斗力,皖南独立团跟大梅山独立团相比还真就不是个,当下话锋一转又道:“是,皖南独立团的战斗力确实不值一提,但是蒲城的位置非同小可,万一这王义投降了小日本,当了伪军汉奸,终究也是个麻烦吧?”

    “这个倒也是。”徐锐点了点头,说道,“那这样吧,就让钢子的骑兵营跑一趟,灭了这个王义,顺便让杨八难欠老子一个人情。”

    “我也是这么想的。”王沪生欣然道,“我这就去通知铁营长。”

    说完,王沪生又策马转身匆匆回了,徐锐也勒马回头,向冷铁锋和狼牙小队的几名队员们一挥手,一行十人便再次策马上路了。

    就在今天上午,独立团跟四支队达成了联合作战协议。

    作为先谴部队,徐锐将亲率狼牙小队潜入肥城,对肥城日军的部署及军火库等战略要点进行踩探,为后续计划的展开做好准备,同时与南霸天进行接头,再让南霸天出面去跟安达僚太接洽,然后假借伪军第一旅的扩编,分批次将独立团的三个主力步兵营以及机炮连接应进入肥城,再然后,四支队将从桐城一带连夜开拔。

    当然,这只是整个作战行动中的三个主要步骤。

    除了这三个主要步骤外,还有详细的行动计划,根据之前的兵棋推演,大梅山独立团已尽可能的把将会遇到的难题、将要面临的风险以及可能出现的意外都考虑在内,并且也做好了详尽的应急方案,可以说,这是自独立团成立以来最为周密的一次作战行动,局部环节甚至周密到了狼牙小队的每一个队员什么时候应该出现在什么位置。

    冷铁锋策马紧走几步追上徐锐,说道:“老徐,其实你用不着现在就去的,就是搞一个战场侦察,你该不会以为我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吧?”

逆袭毒妃:全系元素师

    “恐怕不行。”徐锐道,“因为高汉亭点名要在肥城跟我见面。”

    “你说什么?”冷铁锋讶然道,“高汉亭点名要在肥城见你?”

    徐锐笑着点点头,又道:“高司令员恐怕是想看看我有没有胆识,然后再决定是否投入全部兵力跟我们一起打肥城,正好,我也想要见见这个传说中的打不死的高汉亭,这可是一个让卫立煌都闹得灰头土脸的人物。”

    (分割线)

    “呵钦,呵钦!呵钦!”

    高汉亭一连打了三个喷嚏,然后摸摸鼻子骂骂咧咧的说:“他娘的,是哪个王八羔子在背后骂我呢?让我逮到了非捏爆他卵蛋不可。”

    萧华东便趁机上前劝道:“司令员,我觉得还是要慎重,你可是四支队的司令员,肩上系着九千官兵的安危,又岂能轻蹈险地?”

    “险地?啥险地?肥城能算险地吗?”高汉亭嘿然说道,“当年老子连卫立煌的司令部都敢闯,又何况肥城?老萧你尽管放心,能干掉我高汉亭的人还没打娘胎里生出来呢,老子的命硬着呢,死不了。”

    高汉亭说这话是有底气的,那艰苦的三年他都撑过来了,现在的日子跟那时候比起来简直就是神仙,再说了,他也的确是急切的想要跟徐锐见一面,之所以要选在肥城见面,却是为了考较徐锐的胆量,看他敢不敢只身蹈险。

    说到底,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在没有见到徐锐之前,高汉亭对徐锐此前的种种,都表示怀疑,只有见了徐锐,有过接触,高汉亭才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判断,才能确定徐锐是否值得信任,才会决定是否投入四支队全部兵力参与行动。

    现在嘛,四支队和独立团只不过是暂时达成协议而已。

    萧华东见劝不住高汉亭,只能退而求其次:“司令员,那你多带些人去。”

    “老萧你又犯糊涂不是。”高汉亭说,“肥城是鬼子的地盘,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不要太多人,我就带彪子去。”

    石彪是高汉亭的警卫员,早年在少林寺当过水火僧,颇会一些拳脚功夫,在那最艰难的三年间,高汉亭好几次遇险,都是靠着石彪的拼死保护,才最终安然脱险的,所以高汉亭对石彪很信任。

    “对了,独立团的人到哪了?”高汉亭又问道。

    “独立团的人?”萧华东闻言愣了下,遂即反应过来高汉亭问的是那个美国记者,还有保护美国记者的独立团官兵,当下回答说,“从时间上看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柯坦了,差不多再过两个小时就能到庐江县城了。”

    “到柯坦了?”高汉亭欣然道,“让警卫连赶紧做好准备。”

    萧华东说道:“司令员,你真打算让警卫连跟人家比武哪?”

    “当然要比,为什么不比。”高汉亭道,“我就是要看看独立团的人究竟如何了得,区区一个团居然就能吃掉鬼子一个支队。”重生从童星开始

    萧华东说道:“可人家不过是个普通步兵排,咱们的警卫连却是从全支队九千多人里挑出来的精锐,这样比有些不公平吧?”

    “你怎知道那是个普通步兵排?”高汉亭不以为然道,“徐锐会派一个普通步兵排来保护美国记者?”

    “也是。”萧华东一想也对,徐锐确实不会派一个普通步兵排前来保护美国记者,那么这个排多半也是独立团里的精锐,这倒是的确可以跟警卫连比试比试了,看看究竟是独立团的精锐厉害,还是四支队的精锐更能打。

    当下萧华东便下去安排去了。

    (分割线)

    何书崖他们此刻却遇到了一点麻烦。

    何书崖他们是在安庆附近的宜秀镇接到美联社记者大卫的,此时安庆以及从安庆北上直到怀宁都还处在国民军的控制下,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危险,因为大卫手上有军政部开具的通行文书,所以沿途关隘是一路畅通。

    过了怀宁就是桐城,这就是新四军四支队的地盘了,四支队是独立团的友军,安全上就更加有保障,所以过了桐城之后何书崖就难免有所松懈,结果眼看着就要到庐江,就要进入四支队的司令部驻地了,却遇到了麻烦。

    经过一处山坳坳时,一伙土匪突然从两侧的乱石滩里窜出来,把他们围住了。

    本来,只要何书崖警惕性稍微高一些,派出几名战士打前站,就一定会提前发现这伙土匪的存在,这样无论是绕道还是打反伏击收拾了这伙土匪,都是小菜一碟,但现在因为一时疏忽大意,却让整个排都险入到危险之中。

    土匪足有一百多人,武器虽五花八门,却是气势汹汹。

    “把枪放下,放下,不然就打死你们!”一个满脸横肉的土匪头子挥舞着手中那把二十响盒子炮,连声的大吼,“快把枪放下。”

    何书崖和护卫排的战士们镇定自若,美国记者大卫,和他花了20美金月薪雇来的汉语翻译梁一笑却是吓坏了,梁一笑出身小地主家庭,自幼娇生惯养,哪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尖叫一声转身就跑,何书崖便赶紧伸手把她给拽住。

    梁一笑这一声尖叫,便立刻将土匪的目光吸引过来。

    有个尖头猴腮的小头目便立刻满脸淫笑说道:“大当家的,没想到这里还有个这么俊的小娘们,咱们抢了回去给大哥当押寨夫人,嘿嘿。”

    一听说要被土匪抢回去当押寨夫人,梁一笑顿时越发害怕,连牙齿都开始格格打颤。

    何书崖握着梁一笑的玉臂,都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恐惧,当下心中一软柔声劝道:“不用害怕,这里有我们呢。”

    梁一笑先愣了一下,遂即反应过来,本能的用力抓紧了何书崖的左胳膊,就像是溺水的小孩抓到了水面的稻草,梁一笑抓的是如此用力,以至于她的指甲都深深的掐进了何书崖的胳膊肉,何书皱了皱眉头,却终究没有表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