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斗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81章 斗殴



    徐锐道:“黄守义确实是个潜在的威胁,那就趁这机会把他干掉。”

    徐锐不怕黄守义手下的那一个团的伪军,不过是一群二鬼子而已,其战斗力甚至就连三流都算不上,独立团随便出动一个连就能把他们轻松打垮,徐锐担心的是黄守义的背景,这家伙是黄世勋的儿子,且还是黄守信的二哥,通过黄世勋,黄守义就极可能获取根据地的机密情报,这绝对是个不可忽视的潜在威胁。

    所以,最好还是干掉黄守义,将可能的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趁这机会把黄守义干掉?”南霸天听了之后却是一愣,问道,“团长,你在大通讯简讯上说,让小鬼子洗干净屁股等着,该不会是想要打肥城吧?”

    “老倭瓜,你猜对了,这回咱们独立团还就是要打肥城!”徐锐狞声道,“咱们独立团从来只有占人便宜,什么时候吃亏过?此前小鬼子大举扫荡大梅山根据地,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咱们不报这仇还行?还是那话,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是独立团有仇就报,而且是立刻就报,一天也不能够多等。”

    “我的乖,我的乖!”南霸天闻言立刻兴奋起来,他想到了徐锐在粉碎了川口支队的扫荡之后,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事实上,鬼子华中方面军的高层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无论是他南霸天还是鬼子高层,都没有想到徐锐居然会把主意打到肥城头上,老天,这可是鬼子前进基地!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如果真的拿下了肥城,那么对于鬼子华中方面军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肥城一旦失守,不仅意味着整个皖中的沦陷区大部被光复,更意味着北上徐州的第9、第13师团被截断了退路!

    一旦国民军第五战区反应过来,集中所有兵力对第9、第13师团形成合围,那么鬼子的这两个精锐师团就极可能会在皖北战场上全军覆灭!

    自从投奔徐锐之后,南霸天就像是走进了大观园,又像是推开了一扇窗,整个人的眼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只知道耍横的土匪头子了,也开始具备一些战术眼光了。

    当下南霸天兴奋的道:“团长,你这是打算要把北上徐州的第9、第13师团逼入绝境,你这是打算要了杉杉老鬼子的命啊!”

    徐锐摇头说:“要把第9、第13师团逼入绝境恐怕是不能够,你可能不知道,徐州战场的局势已经严重恶化,现在五战区的一百多万国民军已经陷入困境了,现在他们面临的是如何撤退的问题,已经威胁不到鬼子的北上集群了。”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不过,要了杉杉老鬼子的命却还是有可能的!只要攻占了肥城,拿下了囤积在肥城的海量的军需物资以及武器装备,杉杉老鬼子就算不死只怕也要脱层皮!”

    南霸天说道:“团长,杉杉老鬼子这次就挺狼狈的。”

    “哦,是吗?”徐锐闻言来了兴致,问道,“怎么个狼狈法?”

    南霸天说道:“我也是听小鹿原私下里跟我说的,他说杉杉元事实上已经被大本营暂停了方面军司令官的职务,现在行使职权的是参谋长冢田攻,哦对了,冢田这个老鬼子已经晋升中将了,团长,你说怪不怪?”美国大地主

    徐锐摇了摇头,他不关心杉杉元或者冢田攻,反正对他来说,只要不是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别的哪个老鬼子来当华中方面军司令官他都不在乎,当然了,既便是岗村宁次来了,徐锐也一样无所畏惧,一个老鬼子而已,有何可惧?

    徐锐真正关心的是小鹿原俊泗,没想到这小鬼子竟然还没死!

    当下徐锐问道:“老倭瓜,你刚才说小鹿原俊泗?他没有死?”

    “哦对,团长,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南霸天这才想起来,说道,“这小鹿原也真是命大,小李庄战斗之后,小鹿原就被川口平次赶回了肥城,却没想到这小鬼子竟然因此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真他娘的。”

    “是这,那就有些麻烦了。”徐锐的眉头一下就蹙紧了。

    因为徐锐清楚,小鹿原俊泗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鬼子军官,这小鬼子可是真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受过训的,狼牙小队对付普通鬼子那是小菜一碟,可要是对上小鹿原的特战队那就有些吃力了。

    小鹿原的特战队将成为极大的变数!

    南霸天连忙说:“团长你不用担心,小鹿原现在已经不在肥城了,两天前他就被冢田攻召回南京了。”

    “他的特战队呢?”徐锐道,“特战队有没有回南京?”

    “哪还有什么特战队。”南霸天哂然道,“小李庄一战,他的特战队也遭受了灭顶之灾,最后就活着回来仨人,其中一个还受了重伤。”

    “这样啊。”徐锐闻言松了口气,却不免又有些失望。

    南霸天道:“不过团长,咱们的兵力是不是少了些?就算加上我的旅也不过四五千人,可肥城光是鬼子就有差不多一万人,何况还有罗丰、黄守义的部队,更加要命的是,我们旅只有极少量的弹药储备,根本打不了大仗啊。”

    徐锐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你只要去办好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南霸天说:“什么事?”

    徐锐道:“找个借口,跟罗丰的二旅干一架,最好吃点小亏,然后跑去跟安达僚太那里诉苦,就说罗丰仗着人多势众欺负第一旅,你再要求扩编。”

    “这可真是巧了。”南霸天闻言说道,“刚好这阵子我们一旅在跟二旅闹摩擦,二旅的人还刺伤了我们一个弟兄,至尊宝和老酒已经带着部队报复去了,不过我估摸着,他们两个还是要吃一个小亏。”

    “至尊宝,老酒!”徐锐沉吟道,“老倭瓜,这两人跟你投靠小鬼子之后,有没有干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有没有表现出死心塌地当汉奸的苗头?”

噬天仙皇

    跟南霸天不一样,至尊宝和老酒当初并不知道这是个苦肉计,这两个家伙是真的打算劫了南霸天投靠鬼子当汉奸,徐锐当初之所以决定整顿军纪,主要也是针对至尊宝、老酒及他们手下的各年惯匪。

    南霸天知道徐锐的意思,忙道:“团长放心,至尊宝和老酒也就是好个赌,或者是好个酒,本性还是不坏的,跟我投了鬼子之后,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心里对鬼子更是没有什么认同感,至少跟黄守义根本不是一路人。”

    徐锐道:“你确定这两人在关键时刻,会无条件服从你?”

    “确定!”南霸天点头,“我们是过命的交情,错不了。”

    “好,我相信你。”徐锐拍拍南霸天肩膀,并没有说什么你肩上挑着全团一千多官兵的性命之类的话,那不仅是给南霸天压力,更是对他的不信任,既然决定了信任南霸天,那就要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就在两人聊天这会功夫,伪军皖中警备第一旅跟第二旅之间爆发了大规模的斗殴,一旅出动了一个营的兵力,二旅更是出动了两个营的兵力,一旅惨败,参与斗殴的五百多人全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有十几个被打成重伤。

    由于这次事情闹得有些大,甚至都惊动了肥城驻屯旅团的鬼子,安达僚太派了一个中队过来弹压,将参与斗殴的一千多个伪军全都关进了战俘营里,南霸天、罗丰还有黄守义也被叫到了安达僚太的司令部。

    安达僚太个头不高,大约一米六刚出头的样子。

    事实上,根据有据可查的资料,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日军所募新兵的平均身高也就是一米六刚出头,可见那个年代的小日本真是小日本,小日本的人种还真是后来引进外来基因改良后,平均身高才增高的,不像咱们中国,或者是高丽棒子,生活水平上去了,身高自然也就变高了。

    只不过,安达僚太长得很壮实。

    这也是这个年代日本人的普遍形态,个子虽小,但都很壮,所以在拼刺中,鬼子还是占据很大的身体优势的,因为这个时代的中国兵大多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既便是北方的兵,虽然牛高马大,却一个个都瘦得跟麻杆似的,风一吹就能倒。

    而独立团的战斗力之所以强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徐锐很注重伙食,许多新兵入伍之前一个个都瘦得不行,可是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下来,胳膊上还有腿上就都长出结实的肌**子了。

    言归正传,安达僚太走到南霸天和罗丰面前,不由分说就各自扇了两人一个耳光,只有黄守义没挨耳光,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南霸天和罗丰。

    南霸天表面上恭敬,心里早将安达僚太骂了个狗血淋头,狗曰的安达僚太,老子看你能猖狂到什么时候,回头等独立团打下肥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罗丰却是一声不吭,既没有像南霸天那样点头哈腰,也没有发怒,那表情,好像安达僚太打的就不是他,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