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危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83章 危机



    南霸天去而复返,而且自己从肥城宪兵队找了个日语翻译。

    南霸天求见之时,安达僚太正在为接管肥芜公路两侧据点的事伤脑筋。

    原本,肥城驻屯旅团并不需要负责肥蚌公路、肥芜公路的安全,这两条公路的安全一直是由第9师团、第13师团的兵站部队负责,究其原因,是因为杉杉元不信任肥城驻屯旅团的战斗力,不敢把这样一条生命线交给肥城驻屯旅团负责。

    所以从一开始,肥城驻屯旅团就只需要负责肥城以及周边据点的安全,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征粮,去肥城周边的县、乡、村征食粮食,供应前线作战的部队所需,因为日本国内已经无粮可调了。

    但是现在,随着第9、第13师团主力的北上,仅凭少量兵站部队已经不足以保证公路沿线的安全,尤其是新四军四支队刚刚又攻占了庐江、无为县城,已经对肥芜公路沿线的各个据点构成了严重威胁。

    这种情形下,加强肥芜公路沿线据点的安全就变得十分紧迫了。

    于是暂时代行华中方面军司令官职权的冢田攻便命令肥城驻屯旅团分出一部分兵力去肥芜公路沿线的据点加强防御。

    安达僚太正在为怎么调兵伤脑筋。

    肥城驻屯旅团下辖五个步兵大队,除了步兵第1大队驻扎肥城,其余四个步兵大队分别驻扎在肥城四周的四个大型据点,不过四个大型据点距离肥城只有不到十里,急行军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够赶回肥城。

    安达僚太初步决定,从五个步兵大队中各抽出一个步兵中队,去充实肥芜公路沿线的各个据点,但仅凭五个步兵中队只怕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因为肥芜公路沿线的大小据点有二十来个,五个步兵中队看着不少,可是往二十多个据点那么一分,每个据点也就是一个小组,因为你还得留出相当一部分的兵力充当支援队,你不可能将所有兵力都平均分摊到每个据点。

    所以,除了日军,必须选派相当数量的伪军去加强各个据点的防御。

    让安达僚太伤脑筋的,就是不知道该派哪个团前去,黄守义的四团是整个警备师中最可靠的,但也是战斗力最差的,派四团去,非但加强不了各个据点的防御,只怕还会成为日军的拖累。

    罗丰的三团战斗力倒是挺强悍,可忠诚度方面却让人难以放心,安达僚太担心,一旦把三团放了出去,只怕就再收不回来了,没准新四军四支队没来,反倒让三团把肥芫公路这条生命线给切断了,那就麻烦大了。

    想了又想,似乎只能从南霸天的第一旅调兵了。

    可南霸天的第一旅原本就兵少,抽调走一个团之后,兵力就更少,就不足以制衡罗丰的二旅了,看来,确有必要给一旅扩编了,反正眼下广大占领区处处告急,仅凭日军已经不足以维持治安,扩充皇协军已经是势在必行。

    安达僚太这边刚想好,副官就进来报告说,南霸天求见。

    安达僚太便吩咐副官请南霸天进来,稍顷,南霸天进来,点头哈腰说太桑。

    安达僚太摆了摆手,说道:“南桑,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

    “太桑请说,卑职洗耳恭听。”经过几个月的锻炼,南霸天已经越来越习惯于点头哈腰那一套了,不过在内心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是这样的,一直以来南桑你的第一旅表现都非常优异,川口桑在的时候,他就非常的信任你们,我其实也一样的信任你们,所以我决定交给你一项重要任务,我希望你能从第一旅抽出一个团去加强肥芜公路沿线据点的防御。”

    说到这,安达僚太特地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南桑,你应该很清楚,驻守公路沿线据点这样的重要任务,我是绝不可能交给一般部队的,由此也足见我对你们第一旅有多器重,你可千万不要令我失望哟。”

    听完翻译官的转译,南霸天的一张脸就立刻变成了苦瓜脸。

    我曰你妹哟,什么信任,什么器重,谁不知道新四军四支队刚刚攻点了庐江、巢县县城,现在兵锋已经直指肥芜公路沿线的各个据点,现在派他们一旅去守据点,那就是让他们去送死,去当炮灰,狗曰的!

    更何况,独立团眼瞅着就要打肥城了,正是急需他们第一旅助力的时候,这时候从第一旅抽调一个团去充实肥芜公路沿线的各个据点,这不是釜底抽薪呢么?坏了团长的大事可怎么办?

    当下南霸天苦着个脸说道:“太桑,这不合适吧?要说人多,第二旅的人比我们第一旅多多了,要说战斗力强,二旅三团战斗力是全师公认第一,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也轮不着咱们第一旅担当吧?”

    听完转译,安达僚太说道:“南桑,你这么说太让我失望了。”

    失望个屁,南霸天在心里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表面上却满脸谄媚的说道:“太桑非要从一旅调兵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咱们一旅原本就兵力少,这一家伙就调走了一个团的部队,岂不是更少了,所以太桑你看,能不能给招点兵?”

    “招兵?”安达僚太闻言微微一笑,这原本就是准备好要给南霸天的甜枣,当下欣然点头说道,“这个是小事,你自己看着办就是了,不过我得事先声明,武器装备皇军可以提供,给养啥的你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哈依,哈依,卑职明白。”南霸天心愿达成,连连点头哈依。

    送走了南霸天,安达僚太又让副官给肥城四周的四个大型据点打电话,同时通知驻扎在城北的步兵第1大队,让五个大队长前来司令部开会,安排出兵的事,除了出兵,肥城的布防也要重新调整。

    (分割线)

    进入肥城之后,徐锐和狼牙小队并没有去党组织的交通站,也没有去找堡垒户,而是直接藏在了南霸天家里,此刻正是白天,不适合外出活动,所以狼牙小队的队员都在抓紧时间睡觉,养体力。

    徐锐也不例外,就算他是个基因改造人,也一样需要休息。

    只不过,南霸天回来时发出的细微声响,却还是把徐锐给惊醒了。

    徐锐悄悄出门,没有惊动酣睡中的队员,然后在院子里拦住了南霸天。

    “团长,你这就起床了?”南霸天知道狼牙小队昼伏夜出的作风,所以很是有些讶然的说道,“现在离天黑还有好几小时呢。”

    “睡不着。”徐锐一句带过,又问道,“扩编的事安达僚太怎么说?”

    “这事安达僚太答应了。”南霸天点点头,又道,“不过出了个幺蛾子。”

    “幺蛾子?”徐锐心头一凛,沉声道,“什么事?”

    南霸天道:“安达僚太要从第一旅抽调一个团去加强肥芜公路沿线据点,这样一来能参与行动的兵力就更加少了。”

    “这样啊。”徐锐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

    安达僚太从伪军第一旅调兵加强肥芜公路沿线据点这件事本身并没什么,因为现在肥芜公路确实面临着四支队的严重威胁,加强公路沿线据点防御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徐锐担心的是,一旅被抽走一个团之后,肥城这仗的胜算就至少要小两分!

    伪军第一旅的兵源构成复杂,有土匪、流民、保安团甚至是会道门武装,其战斗力也是良莠不齐,但是不管怎样,都有四千多人,打硬仗绝对指望不上他们,但是等独立团打开局面,让他们打打顺风仗,其破坏力却是绝对不容小觑!

    但现在一家伙让安达僚太抽走了一半兵力,其破坏力就要相形见绌许多,而四支队的援军却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这中间的一到两个小时,可就全靠独立团自己了,独立团仅只有不到三个营的兵力,既要肃清城内的鬼子残敌,又要抵御来自城外各个据点的鬼子援军,压力就太大了。

    一个不小心,独立团就真可能全团交待在肥城!

    除此之外,徐锐还有另外一层担心,第一旅第调走一个团之后,南霸天再以招兵的名义将独立团的官兵偷偷的搬进肥城,可这将近一千人的独立团官兵无论身体条件还是气势气质,都跟其余伪军格格不入,如果伪军人多,藏身其中还不怎么显眼,可现在伪军人少,独立团的官兵立刻就会显得非常之碍眼。

    这个时候,如何掩人耳目,如何保密也是个大问题。

    沉吟片刻,徐锐忽然说道:“看来,有必要接触一下罗丰了。”

    “接触罗丰?”南霸天道,“团长,这会不会太冒险了?万一罗丰真的死心塌地投了小鬼子,那岂不是要麻烦?”

    “无妨,我心里有数。”徐锐摆了摆手,又道,“正好趁这机会接触一下罗丰,如果他真的是个铁杆汉奸,那就趁机干掉他,先把肥城的水搅混,坏了安达僚太派兵增援肥芜公路沿线据点的事情,如果他不是个汉奸,嘿嘿,那这一仗咱们拿下肥城的希望就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