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第384章 转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384.第384章 转机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危机往往也蕴含着转机。

对于徐锐来说,事情也正是如此,安达僚太突然要从伪军第一旅调走一个团去加强肥芜公路沿线的防御,打了徐锐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这也促使徐锐下定决心去接触伪军第二旅的旅长罗丰。

徐锐是系统的研究过抗日战争的,所以对于88师也有着相当的了解,88师能够跻身三大御林师之一,不是没有原因的,88师的师长孙元良或许是个草包,也是国民军中有名的逃跑将军,但是88师本身却绝对是一支精锐之师!

所以,徐锐绝不相信88师的官兵会出现大规模投敌的情形,要说有个别官兵投敌这不奇怪,这世界上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难保不会出现败类,小日本不也一样有败类?所以88师出个把败类并不奇怪。

但是,要说88师官兵会出现大量投敌的情形,徐锐却不信。

何况,中日两国的战史资料上也没有关于88师战俘大量投敌的记录。

所以,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罗丰的这个团最终肯定脱离了日军,又重新回归了国民军的战斗序列,如果是这样,那也就可以解释得通,在南京保卫战之后,为什么88师会被老蒋冷遇,从一线精锐退居二线部队,因为88师的残部有过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记录,自然就不可能重新获得老蒋的信赖了。

当下徐锐又问道:“老倭瓜,罗丰家在哪里?”

“团长你这就要去找罗丰?”南霸天道,“罗丰并没有在肥城安家,他就住在二旅的旅部,要不这样,我以找他商量公事的名义,带你前去?”

“不用。”徐锐淡淡一笑,说,“罗丰的旅部又不是龙潭虎穴,恐怕还难不住我,你直接告诉我他的旅部在哪就行。”

南霸天对徐锐的本事还是很佩服的,当下说出罗丰的旅部所在,徐锐又向南霸天要了一身伪军的制服,军衔是少尉,少尉军衔在军中不高也不算低,走在军营里既不怎么引人注目,又不用担心被盘查。

这可不是徐锐异想天开,而是经由古往今来无数间谍、无数鲜血换来的宝贵经验!

徐锐换上伪军少尉制服,离开了南霸天的家,便顺着大街,径直前往伪军第二旅的旅部而来,这一路上遇到了好几拨鬼子、伪军的巡逻队,却没有一拨鬼子、伪军的巡逻队拦他,更没人盘问他。

找到伪军第二旅的旅部,徐锐抬腿就从正门扬长入内。

守门的那四个伪军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斜一下,任由徐锐昂然入内,显然,他们已经把徐锐当成了真正的伪军,当然,他们也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有人冒充伪军,至少自从第二旅组建以来还没有过。

进了旅部大门,徐锐便看到两个伪军军官正在前面走,一个少尉,一个上尉,两人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什么,徐锐便隔着七八步,不疾不徐跟在后边,这点距离,根本就不足以对徐锐的听觉构成影响。

“强哥,你说安达僚太这老鬼子这次会怎么处理咱们?”

大荒蛮神

“处理?是一旅的那些个土匪挑衅在先,安达僚太凭啥处理咱们?”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安达这老鬼子却不会跟咱们讲理。”

“不讲理就不讲,大不了就是死,反正老子也不想活了,怕个球。”

说到这,两人的声音陡然轻下去,不过徐锐却仍然可以轻楚的听到。

一人说:“强哥,听说三位营长跟参谋长闹的挺厉害,有这事没?”

“是有这么回事,陈世团这王八羔子把大伙都给卖了,害咱们当了二鬼子,我也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何况鹏哥他们几个,鹏哥他们几个原本全都拿陈世团当亲兄弟看待,就格外受不了这个。”

“强哥,我一直没有闹明白,这到底咋回事,参谋长到底干啥了?”

“陈世团到底干什么了?上次在屋檐坑,这王八羔子明知道咱们要打的是36师的友军,却骗营座说只是一伙土匪,营座信以为真结果就把36师的友军给打了,现在咱们手上已经沾了36师友军的鲜血,怕是再回不去了,唉。”

“说啥,上次在屋檐坑咱们打的是居然是36师的友军?”

“可不?我听营座说,宋希濂都已经把状告到了蒋委员长那里了。”

“妈的,这下可咋办,咱们不得一辈子给小鬼子当奴才,当狗了?”

“唉,谁说不是?所以说兄弟,随他安达老鬼子怎么处理,反正无所谓了,大不了抄家伙跟鬼子拼了。”

听到这里,徐锐就基本弄清楚罗丰投敌的始末了。

看来这个罗丰应该是被他的参谋长陈世团给骗了,个中情节徐锐很容易就能够猜出来一个大概,罗丰和88师的残兵原本应该在战俘营,陈世团因为怕死所以首先暗中投降了小鬼子,然后再跑到罗丰的面前推销曲线救国。

罗丰应该也想把88师的残部带出去,所以答应对鬼子虚以委蛇。

但小鬼子也不是傻瓜,既然是投靠,那你肯定得奉上投名状才行,于是就有了前面两人口中的屋檐坑之战,这一次战斗,陈世团应该是配合安达僚太骗了罗丰,骗了88师所有残兵,导致88师残部剿灭了36师的一伙残部。

36师跟87师、88师同属于第9集团军,也是第一批接受德械的三大御林师,可以说是同气连枝,所以88师残部把36师残部给剿了,这性质可就恶劣了,这一来,罗丰和88师残兵就基本不要想归建了,既便是回去也逃不过被枪毙的下场。

弄清楚罗丰所部投敌的来龙去脉,事情就简单了,显然,罗丰所部是值得争取的,看来这次肥城之战,独立团甚至可以获得伪军整个皖中警备师协助,哦不对,还有黄守义的那个第四团,那是绝对不可能帮助独立团的。

徐锐正思索之时,三个肩扛少校军衔的伪军军官怒冲冲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那三个少校军官,走在前面的那个少尉还有上尉赶紧闪到道路一侧,挺身立正,徐锐也顺势闪到道侧,挺身立正。tfboys之你我的约定

那三个少校军官带着一身的怒火,径直从徐锐身边走过,眼睛都没斜一下。

徐锐嘴角便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显然,再前面的这个院子想必就应该是第二旅旅长兼第三团团长罗丰的办公场所了,果然,那两个伪军军官走进了小院之后,便径直进了两侧厢房,徐锐却径直往上房走过来。

上房的大门敞开着,门口却并没有卫兵。

徐锐一脚跨进大门,一眼就看到了一架摇椅,一个扛着少将衔的伪军旅长正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想来,此人就是罗丰无疑。

听到脚步声,罗丰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皱着眉头问道:“谁呀?”

“我是谁并不重要。”徐锐微笑笑,又说,“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嗯?”听到声音有些剧生,罗丰霍然睁开双眼,便看到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尽管此人身上穿着伪军军装,可是罗丰一眼就看出来,眼前此人绝对不是什么伪军,因为伪军绝对没这样的气势!

“你是谁?”罗丰沉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一边说,罗丰的右手就下意识的伸向了摇椅一侧,在摇椅右侧有个暗格,里面藏了枝勃朗宁手枪。

徐锐瞥了罗丰右手一眼,淡然说:“罗营长不必紧张,我并没有恶意。”

罗丰听了却是更紧张了,对方连他投靠小日本之前的军中职务都这么清楚,多半就是复兴社派来的锄奸杀手。

不过紧张之后,罗丰却立刻又放松下来。

自打知道在屋檐坑剿灭的是36师的友军之后,罗丰就已经预感到会有这天,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当下罗丰收回手,叹息一声说:“你动手吧。”

“看来罗营长真误会了,我真不是锄奸队的。”徐锐笑道,“我就实说吧,我是新四军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

“你说什么?你是徐锐?!”罗丰霍然起立,两眼圆睁死死盯着徐锐。

这个时候,刚才罗丰因为心烦打发得远远的警卫终于听到了响动,端着步枪呼喇喇的涌了进来,拿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徐锐。

“滚出去,全都给我滚!”罗丰赶紧又将一众警卫给轰走。

轰走警卫,罗丰又用异样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徐锐半天,问道:“你真是徐锐?”

“怎么,我看起来不像?”徐锐笑道,“却不知罗营长以为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罗丰死死的盯着徐锐,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已经是信了,不冲别的,就冲对方这分处变不惊,临危不惧的气势,就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装得出来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罗丰说:“徐团长真是好胆识,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献给安达僚太?”

“你会吗。”徐锐反问罗丰。

“或许会。”罗丰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