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进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86章 进城



    安达僚太手拄军刀站在肥城南门城楼上,正目送一队队的日军步兵从城楼下列队走过,浩浩荡荡的开赴肥芜公路沿线据点。

    尽管派出了五个步兵中队外加一个团的皇协军,可安达僚太却仍旧不觉得保险。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安达僚太刚刚得到了一个紧急情报,驻扎在蒲城的国民军皖南独立团昨天爆发内讧,原本已经跟维新政府暗中达成收编协议的团长王义居然在内讧中失踪,皖南独立团现在已经掌握在了参谋长杨八难手中。

    更令安达僚太感到不安的是,杨八难之所以能在这场内讧中胜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梅山独立团出动了骑兵营,也就是说,新四军大梅山独立团有跟国民军皖南独立团合流的趋势,这对于皖中日军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失去了蒲城的牵制之后,或者说有了蒲城做为大梅山的东部屏障,大梅山独立团就可以腾出手来向西进攻了,从大梅山向西就是芜湖直通肥城的公路,而这也就意味着,新四军四支队跟大梅山独立团已经对肥芜公路形成了夹击态势。

    “川畸桑,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安达僚太拄着军刀,幽幽说道,“徐锐在大通社上的发声,恐怕不仅仅只是威胁,只怕更是他们的宣言,我敢肯定,在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内,大梅山独立团肯定会向肥芜公路发起疯狂的进攻。”

    “这是一定的。”肥城驻屯旅团参谋长川畸哲也点点头,凛然说道,“徐锐此人的性格就像是个街头混混,素来就是睚眦必报,此前大梅山区遭到了皇军的扫荡,那么回过头来徐锐就一定会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

    停顿了一下,川畸哲也又道:“而袭击肥芜公路,无疑是最有效的报复手段,不仅可以大量杀伤皇军的有生力量,更可以威胁北上集群的生命交通线,以徐锐此人的眼光以及战机捕捉能力,他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安达僚太说:“这样的话,肥芜公路沿线据点的守备力量会不会太薄弱了?”

    川畸哲也说:“肥芜公路沿线据点的守备力量确实是薄弱了一些,如果新四军四支队及大梅山独立团合攻一个点的话,则任何一个据点都不可能顶住,但是现阶段,我们能够做的恐怕也就这样了,除非国内再次进行动员,编成更多的野战师团并调来中国战场,否则皇军将始终面临兵力不足的局面。”

    安达僚太便叹息一声,说:“对于帝国来说,中国确实是太大了,眼下皇军才只占领了中国三分之一不到国土,兵力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如果要占领整个中国的话,还不知道要从本土动员多少军队过来。”

    川畸哲也说:“所以,我们必须借重支那人的力量。”

    “是的。”安达僚太点头,又道,“若不借助支那人的力量来控制各个战领区,则皇军整天都会忙于治安肃正,就不用进行正面作战了,值得庆幸的是,支那人中确有许多败类,可以替皇军办事。”

    川畸哲也手扶着垛碟说道:“但支那人中间也不乏像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汉亭这样的人物,像徐锐、高汉亭这样的人一日还没有灭绝,这场战争恐怕也就一日无法结束。”超脑医王

    正在城头交流的安达僚太和川畸哲也并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新四军四支队司令员高汉亭此刻就在城门楼下,正等着日军开过后,进城呢。

    (分割线)

    高汉亭戴着一顶镶嵌祖母绿的瓜皮帽,身穿一袭考究的黑缎面长衫,鼻梁上面还架着一副小圆墨镜,一副典型的乡绅打扮,他的警卫员石彪则是一身黑衣短打,看上去就像是随行的家丁护院。

    高汉亭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跟高汉亭一起来的还有何书崖、大卫、梁一笑以及韩锋等六人。

    高汉亭并没有把徐锐的作战计划透露给何书崖,这么大的作战计划,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因为越少人知道就越不容易提前泄露,所以,既便何书崖是独立团的人,高汉亭也没有把整个作战计划透露给他。

    但高汉亭还是不小心说漏了他跟徐锐见面的事。

    得知高汉亭将要在小鬼子重兵把守的肥城跟徐锐见面,何书崖并不感到意外,可美联社的见习记者大卫却嘴巴大到能塞进一枚鹅蛋,大卫实在想不通,********军官为什么要跑到日军重兵把守的地方去见面?

    当高汉亭通过梁一笑告诉大卫,这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勇气较量,大卫便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极大挑战,于是他也决定要挑战自己的极限,跟着高汉亭前来肥城,并在鬼子重兵把守的肥城,完成对徐锐的第一次专访!

    高汉亭和何书崖自然坚决反对,但美国人执拗起来也是很邪性的。

    约法三章之后,高汉亭最终还是同意大卫的请求,就这样,大卫假扮成了美国前来皖中洽谈茶叶生意的商人,而高汉亭则扮成本地接洽的乡绅,梁一笑、何书崖、韩锋、石柱和花妞则扮成随行的脚夫或者农妇。

    日军过完之后,被拦在城门外的商贩走卒便开始鱼贯进城。

    高汉亭也带着大卫、何书崖大摇大摆的走向检查站,高汉亭举止从容,甚至于有些嚣张,根本就看不出这是在敌人重兵把守的军事重镇,也不知他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性格如此,不知道的,还道肥城是四支队的驻地呢。

    很快,排在前面的商贩走卒都已经进城,轮到高汉亭他们了。

    隆鼻蓝眼的大卫很快就引起岗哨的注意,一个日本兵吼了一嗓子,便有十几个日本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治安岗亭里冲出来,还有原本懒洋洋靠边城门两侧的十几个伪军也立刻打起精神,端着汉阳造逼了上来。

    此时,世界各国陆续站队,已经形成了径渭分明的两个阵营,一个就是以英法两国为核心的同盟国,另一个就是以德意日为核心的轴心同盟,苏联虽然跟德国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但暗地里却在向同盟国靠拢,正在紧锣密鼓备战。仙家三小姐

    这个时候,只有美国仍旧奉行光荣孤立主义,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倾向。

    只不过,美国虽然还没有走出光荣孤立主义,但是碍于母国英国的抗议,已经对日本实施了废钢材、像胶、原油等战略物资的禁运,因此日本跟美国之间的敌对气氛正变得越来越浓郁,至少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友好了。

    日本国内的这种氛围很容易就传导到中国战场,所以连带着,中国战场上的日军对美国人也开始变得苛刻,有时甚至还会故意找碴。

    为首的日军曹长指了指大卫,用日语叽哩呱啦说了一大通。

    立刻就有一个伪军排长上前,大声说道:“小原太桑问你,什么的干活?”

    高汉亭立刻脱下头顶瓜皮帽,点头笑道:“请转告小原太桑,这位是大美贸易洋行的大卫副理,前来皖中收购瓜片,只因六安一带匪患日趋严重,所以想来皇军治理下的肥城碰碰运气,看看能否收到足够茶叶。”

    伪军排长回头,点头哈腰向鬼子曹长报告。

    鬼子曹长一挥手,十几个伪军便立刻上前,对高汉亭他们几个进行搜身,梁一笑、花妞虽然身为女人,却也一样没有能够逃过,好在梁一笑来肥城之前已经化妆成病恹恹的村妇,掩住了那张绝美的面孔,否则还不定惹出什么乱子。

    至于花妞,长得比男人都要粗壮,搜身的伪军实在是生不出揩油的心思。

    搜身完了,鬼子军曹却并没有让他们进城,而是径直走到了大卫的跟前,伸出右手大拇指还有食指搓了搓,大卫看得满头雾水,高汉亭却立刻反应过来,伸手就从衣兜里摸出几块大洋放到鬼子军曹手心。

    鬼子军曹收下了大洋,却并没有就此收手,继续用右手大拇指跟食指搓,一边还用蹩脚的英语反复的说着:“刀乐,刀乐刀乐。”

    这下大卫终于听懂了,赶紧从挎包里掏出一张面额20的美金。

    鬼子军曹收下了美金,这才心满意足的返身挥手,示意放行。

    就这,一行八人有惊无险的进了肥城,不过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在抗战的前两年甚至前三年,小鬼子对占领区的封锁其实并不严密,八路军、新四军都可以从日占区搞到大量的军需物资,譬如磺胺粉啥的。

    一直到了百团大战之后,确切点说是冈村宁次这老鬼子当上华北方面军司令之后,对敌后根据地的封锁才变得严密了起来,最严酷的一段时期,甚至就连一块布都无法流出日占区。

    但是现在,鬼子伪军对过往商旅的盘查却还是相当宽松的,一个是因为鬼子还没有意识到采取高强度治安肃正战的必要性,另一个就是小鬼子仍在正面战场向国民军发动连续进攻,根本就没有多余精力搞什么全面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