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军火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388章 军火库



    三人边喝边聊,十分投机。

    酒楼喝完之后,三人回到罗丰的旅部又接着再喝。

    喝到凌晨一点,冷铁锋回来了,还带来了鬼子军火库的布防详图。

    看着桌上摊开的军火库布防图,高汉亭瞪大了眼睛,罗丰也懵了。

    都是军人,而且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高汉亭和罗丰又岂能不知道军火库的戒备有多么严密?要是没有内线接应,你别说搞到军火库的布防详图了,只怕就连接近军火库都办不到。

    “徐团长,你怎么搞到的这个?”高汉亭急声问道。

    罗丰虽然没问,可是从他的眼神,显然也急于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徐锐嘿嘿一笑,对冷铁锋说道:“老兵,你跟高司令员还有罗营长说说,怎么搞到的这布防详图?”

    徐锐这倒不是存心想要显摆,而是为了坚定罗丰和高汉亭的信心。

    尽管罗丰、高汉亭都表态会全力以赴打好这仗,但若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到了某些最要紧的关头,他们仍可能会动摇。

    所以,有必要给他们点信心。

    “是!”冷铁锋答应了一声,指着布防详图开始讲解,“鬼子军火库的岗哨基本是一天六换,换岗时间分别是八时、十二时、十六时、二十时,零时、凌晨四时,我们趁二十时鬼子换岗时人员混杂展开行动,从军火库侧墙翻越进入……”

    “等等,等等。”高汉亭立刻打断说,“翻墙进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鬼子军火库的围墙上面应该有高压电网的吧?”

    事实上,高汉亭也打过肥城军火库的主意,不过他派出侦察兵绕着军火库转悠了一圈之后,就很干脆的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发现围墙上架设了高压电网,人根本就无法翻进去。

    “没错,军火库围墙上的确架了高压电网,不过这没什么。”冷铁锋说道,“只要找到军火库这一片的输电网,再制造一场意外事故,就能导致军火库停电,围墙上的高压电网也就形同虚设了。”

    罗丰立刻说道:“鬼子军火库有备用电力。”

    冷铁锋淡然道:“是,鬼子军火库确实有备用电力,但等他们启动发电机,我们早就已经翻过围墙进入军火库并且潜伏下来了。”

    罗丰哑口无言,虽然冷铁锋说的轻松,但是他知道,在他们88师,只怕是找不出这样的小部队的,早听说大梅山独立团有一支特战队,名叫狼牙,看来参与这次刺探行动的应该就是这支狼牙了。

    高汉亭又问道:“你们有几个人?”

    冷铁锋回答说:“总共九人,三人负责外围警戒,三人负责接应,另外三人负责进入军火库踩探。”停顿了下,又道,“鬼子军火库虽然戒备森严,堪称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但是那么多库房,露天也堆放了大量物资,藏下太多人不可能,但是隐藏区区三五个人却是绰绰有余。”

    徐锐说道:“老兵,别扯这些没用的了,直接说重点。”

    “是。”冷铁锋答应一声,又接着说道,“经过踩探,我们发现鬼子军火库的常规守备兵力为一个步兵中队,其中一个步兵小队守大门,一个步兵小队以班组为单位,在军火库内实行没有固定路线、没有固定时限的随机巡逻,另一个步兵小队以班组为单位,躲在三间库房里构筑了三个隐蔽火力点,这三个隐蔽火力点的位置,我已经标出来,分别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高汉亭对于军火库的具备布防却不关心,他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你们还能不能再进一次军火库?”

    冷铁锋说:“当然没问题。”

    “太好了。”高汉亭狠狠击节,然后扭头对徐锐说,“徐团长,只要你的人能够再进一次军火库,并把小鬼子的军火库给炸了,鬼子的肥城驻屯旅团顷刻就会成为拔了牙的老虎,老子就有六成把握把肥城拿下!”

    “炸掉军火库?”徐锐微笑说,“为什么要炸掉?”

    “什么意思?”高汉亭倒吸了一口凉气,悚然说,“你还想夺取军火库?”

    罗丰也是勃然色变,假如徐锐的人真能夺下军火库,那这一仗的胜算就更大!

    “那是当然,要不是为了夺取军火库,我又何必费这手脚派人先行踩探?”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你们还别不相信,鬼子的肥城军火库我还就拿定了,老兵,把你的行动方案跟高司令员还有罗营长汇报一下。”

    “是。”冷铁锋道,“具体行动方案是这样的……”

    (分割线)

    就在冷铁锋向高汉亭、罗丰讲述作战计划时,安达僚太已经赶到军火库,这会正在聆听工兵小队的小队长稻叶次郎的调查报告。

    “司令官阁下,卑职已经仔细检查过从发电厂到军火库的整个输电系统,最后发现一号变电站的电路出现短路故障,因而导致军火库突然停电,所幸的是,军火库的备用供电系统及时运转,并未造成太大影响。”

    “一号变电站出现短路?”安达僚太皱眉说,“一号变电站不是刚建的吧,怎么这么快就出现了电线短路?”

    稻叶次郎说道:“司令官阁下,按理说新建的电路是不会发生短路故障的,但如果很不巧有不明生物譬如说老鼠、猫等动物闯入,却还是会造成短路故障的,一号变电站的短路就是因为一只老鼠造成的,所以这并不奇怪。”

    “原来是这样。”安达僚太闻言释然,又对身后随行的川畸哲也说,“川畸桑,看来我们有必要在全城搞一次灭鼠行动,同时也要强化供电系统的保护工作,确保供电系统不出任何故障,我绝不希望今晚这样的事情重演一次。”

    “哈依。”川畸哲也说,“卑职这就前去安排灭鼠行动。”

    “川畸桑,现在就算了。”安达僚太摆了摆手,又说道,“还是等天亮之后再让皇协军出动,全城灭鼠吧。”

    (分割线)

    伪军第二旅的旅部,冷铁锋已经讲解完了整个行动方案。

    高汉亭和罗丰已经被刺激得说不出话来了,他们既吃惊整个行动的严密性,更吃惊狼牙小队的作战方式,毫不夸张的说,狼牙小队的作战方式,整个的颠覆了两人对传统战斗方式的认知。

    高汉亭和罗丰从未想过,打仗还能这打法。

    一支区区不到十人的精锐小部队,凭借火力小组、狙击小组、突击小组之间的交替掩护、精准配合,竟能够抗衡鬼子一个步兵中队!当然,直到目前为止,两人都还没有亲眼目睹过,只有这个名叫老兵的老兵在这说白话。

    但是直觉却告诉高汉亭,这个老鬼绝对没有瞎说,他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一霎那间,高汉亭内心就萌生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个老兵从独立团挖来,不过,这事先不着急,等打完这一仗,有的是时间慢慢的跟徐锐说,大不了老子拿一个连的装备跟他换!

    罗丰倒是没有想过挖人,他想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罗丰说道:“徐团长,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徐锐说道:“罗营长有话尽管直说,你我兄弟不必这么见外。”

    罗丰说道:“在整个行动方案当中,我就只找到一个小破绽,所以我想就这个小破绽提出一点建议。”

    停顿了下,罗丰又说:“根据这行动方案,是由狼牙小队事先渗透进入军火库,然后等主攻部队从正门发起进攻,之后狼牙小队再从内部发起突击,配合主攻部队里外夹击消灭鬼子守军,我想要说明的是,入夜之后,各条主街道皆有鬼子的巡逻队,所以主力部队如何运动到军火库外就是个问题。”

    冷铁锋立刻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应急预案里已经做出说明……”

    罗丰立刻抢白说:“紧急情况有很多种,你不可能每种情况都事先做好应急预案,所以我有一个更好的建议。”

    徐锐跟冷铁锋对视一眼,问道:“什么建议?”

    “主攻军火库的任务交给我们88师。”罗丰直截了当的说,“因为我们第二旅晚上也会有巡逻任务,我们完全可以借巡逻的名义,堂而皇之的运动至军火库外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甚至还有机会抵近军火库的大门,从更近距离发动突然袭击!”

    冷铁锋闻言顿时心头一动,如果能有88师来担纲主攻,无疑比姚磊的和尚连担纲主攻把握更大,当下冷铁锋便回过头,以热切的眼神看向徐锐。

    徐锐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兴奋之色,皱眉问道:“那么,罗营长的条件呢?”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罗丰微微一笑,说:“我们88师可以担纲主攻,负责夺取鬼子军火库,作为交换,徐团长得取消我们之前的赌约。”

    “取消赌约?”高汉亭闻言立刻来了精神,这两个人之间还有内幕交易?

    徐锐闻言却是心下一叹,看来罗丰对于加盟大梅山独立团还是心存抵触,不过这也不奇怪,88师虽然落魄,却毕竟曾经是三大御林师之一。

    所谓强拗的瓜不甜,当下徐锐说道:“也好。”